正文 第七十八章、千万不要得罪我!

    第七十八章、千万不要得罪我!

    有一种对手,就算输了也让人尊重。

    千叶薰就是如此。

    看着千叶薰梨花带雨的小脸,秦倚天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主动伸出自己的手,看着千叶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她说的是东洋语,千叶薰不需要翻译也能够听的很清楚明白。

    千叶薰瞪大眼睛看着秦倚天,一幅难以理解的模样。

    “不愿意吗?”秦倚天说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我的朋友。”

    “我愿意。”千叶薰赶紧伸出自己的手和秦倚天的手握在一起。“这是我的荣幸。”

    啪啪啪-----

    松岛纪率先鼓掌。

    陆朝歌鼓掌、方炎鼓掌,武仁考察团成员和朱雀中学的师生也跟着鼓掌。

    松岛纪走到千岛薰面前,把她轻轻地搂在怀里,说道:“薰子,你做的很好。非常好。在我们心里,你没有输。你能够有勇气承认自己的不足,这比赢了这场斗茶比赛更让我们高兴。”

    “谢谢老师。”千叶薰感激的说道。她的选择得到了认可,她的人格仍然让人喜爱和尊重。

    她的老师同胞没有责怪自己,怨恨自己。千叶薰的心里真是很欢喜。

    “不用谢。你的表现太好了。”松岛纪笑着说道。她掏出手帕递给千叶薰,说道:“擦擦吧。我认识的千叶薰可不是一个喜欢哭泣的学生。”

    “是。老师。”千叶薰接过手帕擦拭眼泪。

    松岛纪转身看向藤野三郎,说道:“藤野老师,千叶薰已经尽力了,不是吗?”

    “是的。”藤野三郎低头说道,心里沮丧无比。第一场斗茶比赛,他故意隐藏了‘核武器’,以为稳赢不输。没想到朱雀那边也出动了核武,武仁这边充其量是枚神行导弹,朱雀那边直接丢出去原子弹。太欺负人了。

    “所以,请保持仪态,好吗?”松岛纪并没有轻易放过藤野三郎,眼神犀利的说道:“你要知道,你代表着我们武仁的骄傲和东洋的颜面----”

    “是的。我明白了。”藤野三郎连声道歉。“是我过于激动。”

    松岛纪也知道,在外人面前过于呵斥已方队员会让人看轻。即使心有不满,此时也只能把情绪隐藏在心里面。

    她走到陆朝歌面前,说道:“第一场茶道比赛,武仁输了。心服口服。”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陆朝歌轻声安慰。这个时候,她也不好意思笑的太明显。虽然她心里确实很高兴。

    “那么,我们就直接进行第二场书法比赛吧?”松岛纪说道。“我希望接下来的比赛武仁能够赢回来。”

    “没问题。”陆朝歌说道。“我很期待接下来武仁的表现。”

    斗茶结束,秦倚天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

    她对着方炎招了招手,说道:“方炎,扶我下楼。”

    方炎赶紧跑到秦倚天的面前,小声提醒:“这么多人,给我留点面子-----”

    “好吧。”秦倚天同学还是很好说话的。“方炎,送我下楼。”

    “-----后面带声老师吧?”

    “不可能。”

    “------”

    方炎扶着秦倚天下楼,站在茶馆门口没两分钟,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又轻快平稳的停泊在了两人的面前。

    这一次方炎不等那小老头下车,就抢先走过去打开了后车车门。

    方炎对秦倚天说道:“今天辛苦了,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

    秦倚天笑嘻嘻地看着方炎,说道:“方炎,你是不是希望我赶紧离开走的越快越好?”

    “怎么可能?”方炎一幅被冤枉了的模样。“你知不知道你说这种话很没有良心?你是我的恩人,帮我赢了茶道比赛,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么的感激你。我们武林中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受人滴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对待我的恩人?”

    “是吗?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秦倚天好整以暇的问道。

    “我不是已经报答过你了吗?”方炎说道。

    “什么时候报答过?”

    “我给了你一桶水。”方炎说道。天地良心,他从外公家里提了一桶虎居山山泉水,他一口都没舍得喝,全部都给了秦倚天使用。一滴水的恩德用一桶水去报答,难道这还不够吗?

    秦倚天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方炎,你真是贱得可爱。”

    “------”方炎想了又想,还是不觉得这句话是在夸奖自己。

    秦倚天对着方炎伸手,说道:“把手机拿来。”

    “你要我手机干吗?”方炎觉得很奇怪。怎么他认识的女孩子都喜欢找自己借手机用?蒋钦如此,袁琳如此。现在连秦倚天也是这样。

    “拿来。”秦倚天说道。

    方炎无奈,只得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递了过去。

    秦倚天打开方炎的手机摄像头,然后把自己的脑袋靠近方炎的肩膀,咔嚓咔嚓按动了快门。

    方炎吓了一跳,说道:“你想干什么?你别以为你掌握了我的把柄我就会对你负责----反正我什么事情都没做。我清清白白问心无愧。”

    “你那么激动做什么?”秦倚天奇怪的问道。她把方炎的手机丢了回去,说道:“我难得穿回汉服,陪你拍两张照片留给你发到微博上去炫耀炫耀-----和你清不清白有什么关系?”

    “原来是这样。”方炎握紧手机,这才放心下来。自从上次被那些媒体记者给拿到他和蒋钦跳舞的照片后,他都成了惊弓之鸟。一看到有女孩子主动靠过来拍照就担心他们图谋不轨。

    “你以为是什么样?”秦倚天鄙夷地说道。“方炎,收起你那些猥琐的心思。”

    “-----我警告你,你别骂我。”

    “不然呢?”

    “我就让你语文考试不及格。”方炎威胁着说道。

    “白痴。”

    “你又骂我。”

    秦倚天冷笑一声,提着裙摆钻进了豪车车厢。

    坐在副驾驶室的小老头虽然没有机会帮秦倚天开门,但是仍然钻了出来恭敬的站在一边。

    等到秦倚天上车之后,他帮忙把后车车门关上。然后对着方炎笑笑,说道:“方老师,再见。”

    “老人家再见。”方炎欣慰的说道。心想,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秦倚天那般的没有礼貌。

    等到车子走远,方炎还站在原地招手。心想,就是斗个茶而已嘛,租这么漂亮的车子干什么?得多少钱啊?

    方炎重新回到清风阁包厢,第二场书法比赛也要正式开始了。

    清风茶楼虽然是茶馆,却专门为一些文人雅士摆着大号书桌和文房四宝。只要是茶馆里的客人,都可以尽情挥毫泼墨。

    所以,书法比赛就没有另寻它处的必要,直接在茶馆接着举行就可以了。

    第一场开局不利,藤野三郎低调了许多。

    他走到方炎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怎么个比法?”

    “双方选手各写一幅字。然后进行品评。”方炎说道。

    藤野三郎讥笑,说道:“如果一方写的是华夏字,一方写的是东洋字,又该如何比拼优劣?”

    方炎也笑,说道:“问出这个问题,就显得藤野先生很外行了。只要笔力在,写任何字都是漂亮的。就是画个圆圈,也要比别人画的更具备美感一些。难道一个人的华夏字写的好看,写英文字母就不好看了吗?它仍然好看。”

    “说的容易。书法之道博大精深,语言不同,内容不同,书体不同,效果自然千差万别。”藤野三郎并不赞成方炎的观点,说道:“我们应该统一语言,统一内容。这样才更方便比拼,鉴定胜负。”

    “大家写自己擅长的不是更好?我方选手自然是写华夏字,你方代表也可以写华夏字-----反正你们写毛笔字不也是从练习华夏字开始吗?”

    “荒谬之极。”藤野三郎嘲讽着说道。“坐井观天,大概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然免开尊口,免得殆笑大方。我东洋书法自成一体,和你们华夏书法有什么关系?”

    “书法源于华夏,又逐渐流传到汉文化圈的各个国家。华夏各个朝代书法变革,不断给东洋书法以全面深刻的影响。只是在东洋平安时代后期,东洋特有的假名书法才兴起,形成了与华夏书法不同的‘和祥’系统。但是,在我看来,和祥系统仍然是在华夏书法的基础上面稍作改变而已----有些事情,可以说是借鉴,也可以说是抄袭,关键是看双方的关系。对不对?”

    方炎看着藤野三郎,说道:“你要是时不时地讨好我,我也可以说你是借鉴。你要总是用这样冷嘲热讽的态度和我说话,我就会骂你们抄袭-----我是一个情感很脆弱的男人,刚才还被人打击过。所以,千万不要得罪我。”

    “-------”

    方炎又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你看,你昨天得罪了我,第一场茶道比赛就输了吧?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