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斗茶!

    第七十六章、斗茶!

    秦倚天无视众人的眼神注视,松开方炎的手臂径直朝着千叶薰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千叶薰看到秦倚天出场的那一刹那,便知道面前这个美丽又霸道的女人就是自己今天的对手了。

    酒品看人品,看的是喝酒时的豪迈以及醉酒后的姿态。

    人品看茶品,看的是一个人的衣着打扮精神气质。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处于巅峰,那么,茶仗人势,风生水起,所煮出来的茶水自然也饱满圆润,回味无穷。

    苦不喝酒,因为喝的是苦酒。伤不点茶,点出来的茶水也会带着一股子血腥味道。

    秦倚天一步步朝着千叶薰走近,每走一步,那高傲的姿态以及强控一切的气场便逼近一些。

    咚----

    咚-----

    咚------

    秦倚天脚步不重,却像是每一步都能够在千叶薰的心里激起回声。

    千叶薰有种心神失守,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她躲开秦倚天的眼神直视,避免承受那越来越强大仿佛能够席卷吞噬一切的气流。

    “要输了。”她的心里冒出了这样荒谬的念头。

    也只是短短一秒钟的时间,她立即收回心神重新正视秦倚天的眼睛。

    “一定要赢。”千叶薰双手紧握,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她知道,她的对手是故意的。她故意用自己的气场来蹂躏自己,故意用自己的美丽来压制自己。她利用上了自己身上所有的优势,她的精、气、神正处于合三为一无可匹敌的亢奋状态。

    这样的对手是可怕的,也是值得尊重的。但是,自己一定要赢。

    秦倚天在千叶薰的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千叶薰,声音冰冷,脸上也没有任何笑意,说道:“我是秦倚天,你一定会记住这个名字。”

    她说的是东洋语。她说的竟然是一口流利的东洋语。

    方炎的英文还稍微凑合,东洋语几乎一窍不通。除了影视作品中时常出现的几个单字词。

    方炎问前面的陆朝歌,说道:“她说什么?”

    “我是秦倚天,你一定会记住这个名字。”陆朝歌面无表情的说道。心想,早就听说过秦倚天的大名。但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交集。

    百闻不如一见。这次亲眼所见,终于感受到她的与众不同之处----这样的学生,当真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吗?

    在她的眼里,怕是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东西吧?

    陆朝歌又想到了方炎。心想,秦倚天主动从一班转到了方炎所在的九班,难道当真如校园传闻的那样,秦倚天喜欢方炎?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糟糕了。

    “什么都好,就是眼光不好。”陆朝歌暗自在心里对秦倚天进行了一个恰当的评价。

    方炎也被这句话给震撼住了,心想,这个女人真是嚣张,任何时候都是一幅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

    千叶薰坐不住了。

    她站了起来,微笑着对秦倚天鞠躬,说道:“千叶薰,请多多指教。”

    “应该的。”秦倚天说道。“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茶道。”

    “-------”千叶薰很吐血。那只是谦虚的说法,‘多多指教’是他们东洋人的口头语,这个女人怎么就当真了呢?

    秦倚天走回旁边自己的座位坐下,等待着比赛正式开始。

    “音乐。”段佑军出声喝道。

    舒缓的古典音乐响起,年轻女孩子悦耳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清风阁包厢。

    方炎仔细听去,歌者吟唱的是北宋大学士范仲淹所作的千古名篇《斗茶歌》。

    “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暧冰微开。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载。新雷昨晚发何处,家家嘻笑穿云去。露芽错落一番荣,缀玉含珠散嘉树。终朝采掇未盈谵,唯求精粹不敢贪。研膏焙乳有雅制,方中圭兮有贺中蟾。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

    段佑军是评委,同样也是本场斗茶比赛的主持。

    他站在两位斗茶者的面前,说道:“茶是普洱。由清风茶馆提供。水分矿泉水和自来水两种。矿泉水品牌极多,可自由选择。”

    段佑军说话的时候,已经有茶馆的侍者送上来十几种矿泉水品牌摆在两位斗茶选手的面前。段佑军是开茶馆的,本身也是茶道高手,因为时常和人斗茶的缘故,所以在馆里准备了足够多的矿泉水品牌种类。

    要知道,每一个斗茶者所偏好的水质都不一样。多备一些,尽可能的兼顾到每一个斗茶者的要求。

    秦倚天摆手,说道:“我自己带水。”

    秦倚天话音刚落,就见到有几个男生抬着一个小火炉走了进来。

    火炉里面炭火烧的正旺,火炉上面,一个铜壶正哗啦啦作响。

    水刚刚沸腾,白烟翻滚,水汽弥漫。

    茶仙陆羽《茶经.五之煮》说:煮茶,其火用炭,次用劲薪。

    像是沾染油污的炭、木柴或腐朽的材质都不能做为燃料。

    不重小节,难出精品。由此可见,茶之一道的文化是多么的博大精深。我们的古人对此研究的又是多么的清晰透彻。

    斗茶技巧,茶品以‘新’为贵,斗茶用水以‘活’为上。矿泉水是加工过的死水,自来水更是水质堪忧,难堪大用。

    但是,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斗茶者也只能选用矿泉水。因为除此之外,别无它选。总不能大家跑到深水老林里去斗茶吧?就算找到了适合的泉源,你又怎么把斗茶工具给带过去?

    秦倚天也不隐瞒,指着炭火上的铜炉说道:“这是虎居山里面的活水,走水路运来,荷叶遮面,不惹灰尘,不沾废气。清洁自然。”

    段佑军非常为难,秦倚天这边用的虎居山运过来的活水,东洋人那边觉得不公平怎么办?

    可是,就算他们不满意,段佑军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他自己和人斗茶还用矿泉水呢,哪里去搞到虎居山的活泉?

    虎居山虽然也属于花城地界,但是路途遥远,山路尚未开发,只能走水路才行。谁有心思有能力跑到那边去提一桶泉水回来啊?

    段佑军想不到的是,还真有人那么做了。而且,做这种雅事的人还是花城有名的灰色大享杜青。

    是的,秦倚天这水是由杜青提供的。严格意义上来讲,杜青这水是提供给陆睁的,为了这次的斗茶比赛,方炎才特意从外公那边把这泉水给转借过来交给秦倚天使用。

    有人把段佑军的话翻译给武仁考察团听,藤野三郎急了,说道:“这是作弊。谁不知道茶道最讲水质。如果水质不好,泡出来的汤水又怎么能好的起来?这对我方不公平,我强烈抗议----”

    其它人也纷纷质疑,说是的是的,华夏人太狡猾了。因为我们远道而来,所以他们就在原材料上占我们便宜。这样赢了也不算本事我们心里不服气,有本事到我们东洋去再比拼一场----

    秦倚天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说道:“铜壶之水,武仁可和我共用。”

    此言一出,全场沉默。

    那些刚才叫嚣正欢的家伙仿佛被她一巴掌掴倒在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们不是说我要占你们便宜吗?抱歉,这样的便宜我不屑为之。茶是一样的茶,水是一样的水,我照样赢你。

    方炎乐了。

    虽然以前挺不喜欢秦倚天嚣张狂妄目中无人不可一世唯我独尊直来直往-----的这种性格,但是,今天发现她这样还是挺可爱的嘛。

    也只有她才能做出这样的范儿,也只有她这么说这么做的时候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又和谐自然。

    这就是秦倚天,从不掩饰锋芒的秦倚天。

    陆朝歌也微微点头。心想,就凭这句话,此次茶道高下立断。

    斗茶,不仅仅斗的是茶色汤水,还有斗茶者本身的胸襟格局。

    秦倚天这般大气,在场无人可及。自己也远远不如。

    听到秦倚天的邀请,千叶薰并不觉得高兴,反而脸色黯然。

    她站了起来,对着秦倚天微微鞠躬,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还是决定用矿泉水----初学茶道时,家父曾经说过,如果你的心是甜的,那么你用的水也是甜的。我知道这场比赛意味着什么,所以,我自当竭尽全力-----我有诚挚之心,那么,我用的水必然也是诚挚之水。”

    她不能接受秦倚天的邀请。因为如果她那么做了,这场茶斗比赛就已经提前分出了胜负。

    她的老师同学不懂,但是她懂。

    她决定以柔克刚。

    听了千叶薰的话,武仁师生脸色凝重。看向千叶薰的表情充满了尊敬。

    在这一刻,因为千叶薰的这几句话,武仁考察团空前团结起来。

    就连朱雀众多师生,在听到千叶薰的话后也对她刮目相看。

    这个女生,她有资格成为秦倚天的对手。

    千叶薰看也不看,随手取了一瓶矿泉水倒进铁壶,按响了电炉开关。

    她用的是矿泉水,而且用电炉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