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明天就不和我玩了是吧?

    第七十四章、明天就不和我玩了是吧?

    陆朝歌没笑,她脸色严肃的看向方炎,说道:“你知道这次比赛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方炎点头。他知道陆朝歌在担心什么,他也知道她为了帮助自己说话肯定在董事会或者学校领导层承担了相应的责任。“这是面子之争,也是里子之争。往大了说,这是国气之争。”

    国有气,国人才能傲然挺立。

    国不能立,国人说话就相当于放屁。

    要知道,以前和武仁中学的交流比赛都是由尖子班一班负责。这一次突然间把这件重任交到九班手上,一班的老师学生岂会甘心?学校的领导老师又怎会放心?

    陆朝歌想要摆平领导的忧虑以及一班的反抗,必然在里面做了很多的工作。

    方炎在课堂上面讲了坐井观天的故事,把武仁考察团比喻成那只坐井观天的青蛙。虽然他没有说的很明白,但是这种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按照双方联谊规则,方炎的这一番话其实是出格的。有破坏两校关系之嫌疑。

    但是,由始至终,陆朝歌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怒意。甚至,在贾思亭等人鼓动陆朝歌站出来说句话呵斥方炎几句时她仍然保持沉默。

    方炎只是学校的一名老师,他可以口若悬河,可以唇枪舌剑。但是,陆朝歌不可以。她是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她是朱雀中学负责接洽武仁考察团的主要负责人。如有荣誉,她可以领功。如有问题,她也要承担责任。

    她愿意包容方炎,也愿意给他争取一次这样的机会。

    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是方炎的领导,也不仅仅是因为她和方炎的关系比较好。

    而是因为,任何一个华夏人,在遭遇这样的挑衅时都不可以后退。

    绝对不行!

    听了方炎的回答,陆朝歌终于放下心来。

    之前还担心方炎嘻皮笑脸的没有正形,没能认真对待这次的比赛。现在听到他说的这句话,就知道他心里对此事有着清晰的认识。

    甚至,比自己认识的还要更加深刻一些。

    “你能这么想就好。”陆朝歌说道。“比赛时间在明天上午。第一场茶道,第二场书法,第三场击剑。三场比赛,你准备派谁出战?”

    方炎眯眼笑了起来,说道:“我们班人才济济,随便派个人上去都能够把他们打趴下。”

    “认真一些。”

    “说实话,书法和击剑都有了人选。不过茶道这一块,我还得再回去做个调查。”方炎说道。“毕竟,我还没和学生一起喝过茶。如果实在找不着人,就在其它班借一个?”

    陆朝歌看着方炎,心想,你没和学生一起喝过茶,难道就和学生一起击过剑了?击过贱倒是很有可能。

    “我有个人选。”陆朝歌说道。

    “谁?”

    “秦倚天。”

    “秦倚天?”方炎一愣。这个女人当真是无所不能的奥特曼吗?还有什么是她不懂的?

    “是张校长推荐的人选。”陆朝歌说道。陆朝歌也没有和秦倚天一起喝过茶,甚至两人还从来都没有过直接的接触。不过,散会之后张绍锋校长特意打了个电话推荐茶道人选,陆朝歌就记在了心里。

    她相信,张绍锋校长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面耍什么花枪。毕竟,如果比赛输了,她陆朝歌颜面受损,张绍锋校长才是最丢脸的人。谁让他是朱雀中学的校长呢?

    “张校长。”方炎若有所思的看向陆朝歌。“秦倚天是张校长送到九班的,他们关系很好?秦倚天会不会是张校长的女儿?”

    “--------”

    “养女?”

    陆朝歌脸色微变,说道:“领导家事,不要瞎猜。”

    “哈哈,开个玩笑。”方炎打了个呵呵,说道:“知道陆校长公务繁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去找秦倚天谈谈,看她明天能不能抽点时间过来上课-----当老师的当成我这种地步还真是可怜啊。”

    “一定要赢。”陆朝歌无比坚定的说道。

    “放心吧,想输都难。”方炎无所谓的摆手,说道。

    他走到门口,又转身看向陆朝歌,说道:“如果赢了,你当真答应我一个条件?”

    “是。”陆朝歌说道。想了想,又不放心的补充道:“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放心吧。我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家伙。”方炎说道。“刚才说欠的钱不用还这个条件是玩笑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明白。”陆朝歌点头。

    “如果你当真愿意答应我一个条件的话,那就再借我一笔钱吧,我现在手头比较拮据,生活压力很大------”

    “滚。”陆朝歌把桌子上的笔筒砸了过去。

    -------

    -------

    清风茶馆。

    茶馆老板叫做段佑军,他把茶馆开在学校门口,一是因为这边是热闹的主干道,人流量比较多,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拉拢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的生意。

    学校老师想要和朋友谈个事,不得到他的茶楼喝杯茶?学生家长来接自己的孩子,闲得无聊时,不也会到他的茶馆来坐坐?

    可是,段佑军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今天一下子来了一大群学生?

    不仅仅有身穿朱雀中学校服的学生,还有说着东洋语的东洋学生。

    既然想不明白,那也就不想了。

    他吆喝服务员热情周到的迎接客人,尽可能的满足客人的各种要求。一定要让这些学生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之所以到清风茶馆,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学校有会议室,但是没有相应的茶具。

    校长室以及副校长们的办公室倒是有茶具,一是茶具不齐全,另外,空间太小也没办法一次性的容纳这么多的观众。

    于是,方炎提议到学校门口的清风茶馆进行比赛。他经常和黄浩然的父亲黄文强在这边喝茶,知道清风茶馆的环境不错,而且时常有人在这边斗茶,各种茶具器皿一应俱全。

    既然是比赛,那就需要先设定好评委。不然的话,公说公的好,婆说婆的香,争执不下非要打架不可。

    陆朝歌和松岛纪商量了一番,她们俩人都兼任评委,另外一名评委就由这清风茶馆的老板段佑军担任。

    陆朝歌过去和段佑军沟通,段佑军自然满口答应。

    他之所以在这边开茶楼,本身也是喜茶好茶之人。他不仅仅自己喝,还时常接受别人的斗茶挑战。算是花城很有名气的茶道好手。

    段佑军了解了事情缘由,知道朱雀中学的学生将要在这里和东洋学生进行茶道比赛。立即让人开辟了平时不对外开放的‘清风阁’包厢,这个包厢极大,可以同时容纳几十人就座。是他用来和人斗茶以及对内部员工进行培训的高级茶室。

    一部份人坐着,另外一部份人分散站开。倒也不让人觉得拥挤。

    一切准备妥当,只待双方选手入场。

    方炎坐在陆朝歌的身后,李自强坐在方炎的旁边。

    李自强目不邪视的注视着前方,却对方炎说道:“方炎,我很不喜欢你。也不能喜欢你。”

    方炎愣了一下,没想到李自强会在这个时候对自己说这句话。如此的坦诚,如此的直白。

    他真想去摸摸他的脸,看看他的脸上有没有戴着什么面具。难道坐在身边的这个家伙就是以前满脸傲气都不愿意拿正眼看他的李主任?

    当然,他现在也没有拿正眼看方炎。甚至斜眼都没有。

    方炎心里不舒服,仍然笑呵呵地说道:“听起来让人觉得非常的遗憾,不过----这样倒也公平。我同样不喜欢李主任。”

    “年轻人,要懂得谦虚低调,谁没有年轻的时候?谁不是从年轻的时候熬过来的?凭什么你就和别人不一样?凭什么你来了之后就想着一鸣惊人?”李自强接着训斥着说道。“再说,你招惹了郑董事,郑董事对我有提拔之恩。我更不可能喜欢你了。”

    “对对。就应该这样。”方炎连连点头。“李主任说的相当好。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大可以直接当面说出来-----就算我一个字都不会改,至少你心里会舒坦一些,对不对?”

    “-------”

    “李主任,你继续。继续。我听着。”方炎‘热情’的说道。你好好释放,千万别把自己给憋坏了。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李自强怒声说道。“就算我一百个不喜欢你,但是,今天------我还是希望你赢。你也必须要赢。”

    “-------”这一次,轮到方炎哑口无言了。

    他像是初次认识李自强似的,眼神诧异地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这还是他认识的李自强吗?这还是那个千方百计的想要把他踢出学校的李主任吗?

    “怎么?很奇怪?”李自强冷笑出声。方炎那是什么表情什么态度啊?“今天,我们都是华夏人。”

    “李主任的意思是说-----过了今天,明天你就不和我玩了是吧?”

    “--------”

    (ps:打赏好疯狂,书评区红通通的一大片啊。好喜庆。

    另,如果你们还和我玩的话,就把红票月票投给老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