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神说要有光!

    第六十九章、神说要有光!

    方炎刚刚推开院门,秦倚天就从他的身边穿了进去。

    她满脸好奇的打量着这个院子,说道:“不会吧?朱雀中学的老师福利待遇这么好?可以住这么漂亮的房子?”

    她朝着院子里的那些盆栽花卉奔了过去,惊呼着说道:“这些花都是你种的吗?修剪的好精致啊。不过应该不是你种的,因为你才刚刚来到这所学校不久------”

    方炎站在门口无奈地看着她,说道:“秦倚天同学,现在是放学时间,你不回家你爸妈不会担心吗?”

    秦倚天转身微笑,说道:“放心吧。就算我在外面一年半载不回去,我爸妈也不会担心的。”

    “那你还真不招父母喜欢。”方炎说道。看到她臭屁的样子,就想给她一些打击。

    秦倚天笑咪咪地看着方炎,对他的心理了如指掌。

    她招了招手,说道:“进来吧。”

    “拜托-----”方炎把院门给关上走了进来。“我才是这个院子的主人。怎么轮到你来招呼我了?”

    “你也不是这个院子的主人。”秦倚天仰起脸想了想,说道:“陆朝歌校长的房子,是吗?”

    方炎诧异地看着她,说道:“为什么这么想?”

    “第一,你和陆朝歌校长关系密切,这在学校不算是什么秘密。第二,并不是每一个老师都能分到这样一幢院子。在过来的路上我数过,一共只有十一幢这样的独门小院,这个数量只能够提供给学校领导使用,不可能所有老师每人一套。倒是西区那边有一幢幢的高层公寓,那些才是给其它老师住的房子。综合这两点,那么答案就显而易见了。陆朝歌校长并不住在学校里面,所以把自己的院子让给了她所信赖的方炎----方炎,我应该把陆朝歌校长当成我的对手吗?”

    “------”

    秦倚天认真的想了想,说道:“和学校副校长竞争同一个男人,应该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吧?”

    “秦倚天。”方炎双手抓着秦倚天的肩膀,眼睛都快要喷火了。“我再一次严肃的告诉你,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我们只有这种关系,也永远只有这层关系。从今天开始,从现在这一秒开始,不要再挑战我的底限说那些不着边际的话。”

    “那些不着边际的话是指我喜欢你这件事情吗?”秦倚天问道。

    “--------”

    “如果是的话。”秦倚天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道:“我从来都不会欺骗自己,更不会欺骗你。”

    “秦倚天,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我改成不成?”

    “要是别人说这句话,我一定会觉得很烂俗无聊。”秦倚天抿嘴娇笑。“但是,如果这是你说出来的话-----你说这句话的样子好可爱哦。”

    “--------”

    秦倚天把方炎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来,走进屋子里四处打量,说道:“简洁素雅,是陆朝歌的风格。”

    “你和她很熟吗?”

    “不熟。”秦倚天说道。“只是路上遇到过两次。从她的穿衣打扮上就能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风格了。”

    “秦倚天,我们真的应该好好谈一谈了。”方炎跟着进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道:“坐吧。”

    秦倚天坐在方炎的对面,说道:“如果你想和我谈从此以后要尊重你爱护你和你保持距离,那么我们的谈判一定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我不愿意。”

    “秦倚天,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方炎表情认真,苦口婆心地劝解着说道:“你想想,如果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他们会怎么想?”

    “我不在乎。”

    “我在乎。”方炎的音量提高了一些。“我是老师,我要爱惜自己的名誉。在我眼里,你还只是一个孩子-----”

    “方炎,你多大?”

    “-------”

    “吴奇隆出道时,刘诗诗还在读幼稚园。”

    “他们是明星。和我们不一样。”

    “我们不是不能在一起。”秦倚天很冷静的分析。“只不过需要一点时间等待而已。我念书晚,今年十七岁,明年就成年了。两年之后我就读大学,如果我愿意的话,只需要一年的时间----等我读大学了,我们在一起还会有什么阻力吗?”

    “秦倚天,你会不会骗我?”方炎看着女孩子清丽可人的小脸,问道。

    “什么?”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方炎直截了当的说道。“说实话,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喜欢的男生成百上千------”

    “应该比这个数字更多一些。”秦倚天补充。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会主动的----喜欢我?”

    “因为你很优秀啊。”秦倚天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一定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的优秀吧?”

    方炎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说实话,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很优秀吗?”

    “很优秀。”秦倚天肯定的点头。

    方炎羞涩的笑了,说道:“看来我对自己还缺乏了解。”

    “是的。”秦倚天说道。“任何一个女孩子,如果有我一样超前的眼光,她们都会喜欢上你的。”

    “那我们约法三章。”方炎说道。

    “哪三章?”

    “第一条,公众场合不许向我表白。”

    “继续。”

    “第二条,在同学面前要叫我方炎老师,私底下我允许你叫我方炎。”

    “还有呢?”

    “你不要和我走的太近。最好表面上咱们还保持一定程度的矛盾-----”

    “就这些?”

    “就这些。”

    秦倚天笑,说道:“方炎,这三条我一条都不答应。”

    “--------”方炎很受伤。感情自己白说半天了。

    “方炎,知道我为什么确定你一定会接住我吗?”

    “不知道。”

    “我还确定一件事情------你一定会喜欢我。”

    “-------”

    -------

    --------

    陈大海站在讲台上面,很是威严的扫视了全班学生一番,说道:“最近大家的表现,总体上来说我还是满意的。但是个别同学-----一定要注意了。黄浩然,你上课的时候和同学说话了吗?”

    “老师,我没有。”黄浩然脸色憋得通红,站起来说道。当众被老师点名批评,让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学生心里很是难受。

    “没有?那是我眼睛看错了?”陈大海怒声喝道。“今天上午第二节历史课,我看到你和同桌在小声说话----你还敢否认?”

    “老师,那是段老师让我们自由讨论。”

    “借口。”陈大海压根就不相信黄浩然的话,也不愿意相信。我拉拢你你拒绝,还跑到学校领导面前去打我的小报告。你以为有方炎罩着你就了不起了?他能够把你的临时语文课代表给转正,我也能够把你给抹下去。“以后注意了。再让我发现你在课堂上面讲话,我就扣你的操守分。”

    黄浩然满心委屈,却也难以辩驳。

    因为他确实在课堂上面讲了话,就算这场官司打到天上去,也是陈大海占着理字。

    陈大海对自己表演杀鸡儆猴的这一出大戏很是满意,说道:“刚刚开学的时候,大家互相都不太熟悉。我也只是临时的任命了班长以及各课的课代表。现在,大家相处过这么长时间了,对彼此也都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所以,我准备拿一节课的时间选出值得我们信赖的学生干部。”

    陈大海的眼神在郑国栋的身上稍微停留,说道:“当然,之前任命的同学已经为我们大家无私服务了很长时间。如果贸然选择新人上来,对以前的同学是不公平的。所以,我想我们就和谐简单一些。”

    “仍然是以前的那几位同学,如果大家觉得他们的工作做的还可以,大家对他们还满意,那他们就留任。如果大家对这位同学的工作不满意,那我们就选择出新的同学出来顶替。”

    陈大海这么做有着自己的私心。他知道郑国栋是什么样的货色,他也知道班里的学生都不喜欢郑国栋。如果票选的话,郑国栋很难再继续留任。

    可是,如果他轻易就把郑国栋的班长职务给撤掉,郑国栋不满意,就连郑天成校董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施行否定制的话,对郑国栋是极其有利的。郑国栋是唯一的班长候选人,如果大多数人都不满意的话,才会票选出新的班长出来。

    以郑国栋在班级里面的威势,恐怕没有几个人敢当众站出来反对郑国栋留任班长吧?

    陈大海笑了起来,说道:“好吧。那我们先举手表决班长人选吧-----同意郑国栋同学继续担任我们班班长的同学举手?”

    除了郑国栋身边的李阳陈涛,其它人都低头沉默。

    郑国栋脸色难堪,心里愤怒不已。心想,总得找机会收拾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家伙。

    陈大海的脸色也不好看,同时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他干涩的笑了笑,说道:“可能同学们还没有考虑清楚,我再给大家一次选择的机会------不同意郑国栋做班长的同学举手。”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举手。

    陈大海乐了,说道:“如果没有人反对的话,那么郑国栋同学就接着担任我们班的班长一职,继续为同学们服务。”

    秦倚天离开桌位走上讲台,扫视全班一眼,说道:“同意秦倚天做班长的同学举手。”

    哗-----

    无数只手臂举了起来。

    神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有了光明。

    秦倚天说我要做班长,她就成了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