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你欺负过我你还记得吗?

    第六十四章、你欺负过我你还记得吗?

    什么叫做文人风骨?

    凡史官记事,善恶必书,这是文人风骨。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文人风骨。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文人风骨,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是文人风骨。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同样是文人风骨。

    当然,方炎手里没刀,刀在心里。

    时代变化了,科技发展了,再喊文人风骨就要被人骂傻了。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事情让我们值得为之坚守。

    从屈原到韩非,从司马迁到班固,从嵇康到陶潜,从李杜到八大家。从辛弃疾到方孝孺,从王夫之到龚自珍。从陆睁到方炎。

    这些人让华夏文化源远流长,这些人撑起华夏国文骨脊梁。

    读书之人,原本伟大高尚的职业,为什么在很多人眼里变得一文不值?是人心变了还是社会病了?

    方炎和朱坚无亲无故,完全可以将他的事情丢到一边不闻不问。

    可是,他还是决定参与进来。

    为一个好老师挽回名誉,为一个女学生讨回公道,同样,也给那些坏人一个惩戒打击,让他们知道天网恢恢报应不爽。

    方炎心里还有隐隐的担忧。他和郑国栋陈涛李阳三人同样发生过多次矛盾,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是没办法唤醒他们的心智促使他们改邪归正的。而他们也同样不愿意在上次受辱后就此罢休,师生之间的关系恶劣之此,一次大的冲突在所难免。

    上一次,他们能够用毒计赶走朱坚,致使他身败名裂。下一次,他们难道就会对自己手下留情吗?

    他们时常受到方炎的挖苦打击,却死扛着不肯更换班级,不就是为了给他致命一击吗?

    他们的那点儿小心思,他们看向自己的恶毒眼神方炎怎么会丝毫不知?

    “谢谢你的好意。”朱强倾诉一番,而且能够得到同行的信任,心里好受多了。“不过,方老师还是不要掺和进这件事情里面来了。太复杂。”

    “因为郑国栋的父亲是郑天成?”方炎出声问道。

    “郑天成是花城著名企业家,家底殷实,人脉广泛。我们只是穷老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朱强摇头苦笑,他怕因为自己的事情把方炎也给栽进去了。那样的话,他的心里就更加的愧疚难安了。“再说,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我们要人证没人证,要物证没物证,有什么办法讨回公道?以前郑国栋就不会承认,现在更不会承认了。”

    “那就任由好人蒙冤坏人逍遥快活?”方炎反驳。“大家都不愿意得罪坏人,那样的话,坏人不是越来越坏?”

    朱坚嘴巴张了张,说道:“我是怕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了方老师----说实话,我自己受罪也就算了,已经把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给搭进来了。我不能再把方老师也给害了。”

    “放心。”方炎笑着安慰:“他们还动不了我。”

    朱坚诧异的看向方炎,不明白他的意思。郑天成是朱雀中学的校董,学校高层里面有不少人经他一手提拔。只要他发一句话,方炎立即就会被他们扫地出门。

    为什么一个小老师敢口出狂言说他们动不了自己?

    方炎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天花板,说道:“我上面有人。”

    朱坚会意,说道:“你是----哪一家的公子哥?”

    “千万不要说出去。”方炎小声提醒。“我要保持低调。”

    “明白。”朱坚点头答应。“你怎么想着来朱雀中学教书来了?”

    “为了一个女人。”方炎说道。冲冠一怒为红颜,不正是那些纨侉大少富贵公子哥们应该干出来的事情吗?电视电影也都是这么演的。

    “谁?”

    “陆朝歌。”

    “呀-----”朱坚倒吸一口凉气。这货竟然想着去泡校长。

    -------

    -------

    嘎!

    黑色宾利欧陆缓缓在校园门口停了下来,陆朝歌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我送你去学校?”江逐流笑着问道。“还有一段路要走呢。”

    “不用。”陆朝歌拒绝。要是坐着这样一辆豪车走进校门,恐怕学校又要炒起有关她的八卦新闻了。

    她是一个认真严谨的女人,她希望大家熟悉她是因为她的能力因为她的工作,而不是其它的什么东西。

    “别人都知道的事情,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吗?”江逐流说道。

    “知道什么?”陆朝歌转身看向江逐,出声问道。

    “大家都知道,你以后会是我的女人。”江逐流咧开嘴巴笑了起来。笑起来的时候脸颊就会露出两个深邃的酒窝,很迷人。

    出身不凡,气势卓越,名车豪宅,这样的男人确实容易让女人深陷痴迷。可是,这显然不是陆朝歌喜欢的那盘菜。

    “江逐流。”陆朝歌冷面寒霜,出声喝止。

    “我明白我明白。”江逐流笑着摆手。“我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我也知道你现在对我还没有那种感觉----可是,总会有那么一天,你会被我征服,不是吗?”

    “不是。”陆朝歌说道。“江逐流,你应该清楚,你做的很多事情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譬如把郑经放在你身边?”江逐流心如明镜。“郑经这个人虽然没什么大智慧,但是小聪明还是有的。眼明腿快,在学校里还是能够帮你做不少事情的。”

    “这只是其中之一。”

    “还有呢?”

    “还有----你不用为我做任何事情。”陆朝歌说道。

    真是很奇怪的感觉。对于女人而言,一个男人对你如此的温柔体贴死心塌地,不应该感到很开心幸福吗?

    为什么她没有这样的感觉,反而觉得这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他每为自己做一件事情,陆朝歌都觉得自己对他亏欠一分,好像以后如果不嫁给他就是负了他似的。

    可是,陆朝歌又实在没办法在他身上找到男女朋友那种感觉。

    “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陆朝歌在心里想道。她也不是很明白。

    “这句话还真是伤人。”江逐流笑呵呵地说道。“喜欢一个人,就喜欢他的一切。不喜欢一个人,也就排斥他的一切。看来我想抱得美人归还任重道远。”

    陆朝歌不想再和他说些什么,因为应该说的话她已经说过无数遍了。

    她推开车门下车,江逐流在身后喊道:“陆朝歌,你记住,你是我的。不是别人的,更不是姓方的姓李的。那些混混小丑,他们配不上你。”

    陆朝歌猛然转身,眼神犀利地盯着江逐流的脸。

    “反应很激烈。”江逐流笑。“怎么?难道我说中了什么吗?”

    “你想表达什么?”陆朝歌看着江逐流问道。

    “方炎,这个人你熟悉吗?”江逐流问道。“即使你不愿意接受我,也不需要找一个老师来侮辱我吧?”

    陆朝歌气极,说道:“第一,方炎和我只是同事关系。第二,我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第三,没有人侮辱你,是你在侮辱自己。”

    “听到第一条我就放心了。”江逐流朝着陆朝歌摆了摆手,说道:“赶紧去上班吧,再晚可就要迟到了。你的车修好后,我会让人取来送到学校。你就不用再麻烦跑去一趟了。”

    “我自己会取。”陆朝歌说完,转身朝着学校大门走去。

    看着陆朝歌摇曳多姿的背影,江逐流的眼里满是欣赏。

    “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女人。”

    江逐流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按下车窗,从口袋里摸出铜制烟盒,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点燃。

    烟雾缭绕中,他眯着眼睛打量朱雀中学的拱形大门。

    这所学校里面有自己的情人,也有自己的情敌。对他来说,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

    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进去过。

    因为陆朝歌的拒绝。每次他送陆朝歌到学校,她都强制要求自己在学校门口停车。

    他相信,总有一天,陆朝歌会邀请他进去,搂着他的手臂陪着他一起走进去。

    他在等待那么一天,所以,他绝对不会自己走进去。

    这是他的骄傲。

    下午两点,阳光正暧。

    身穿朱雀中学校服的学生正成群结队的走进校园,因为再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上课时间。

    江逐流对那些身穿校服的甜美学生不感兴趣,从小到大,他喜欢的都是比自己年纪大的女人。

    是的,陆朝歌也比他大上三岁。用他母亲的话来说就是女大三抱金砖。这也是他妈一直鼓动着两人早些结婚的原因。

    咚咚咚----

    有人敲击车窗。

    江逐流皱眉。

    对他来说,敲击他的车窗是一种极端不礼貌不尊重的行为。

    他的车牌号众人皆知,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他。

    他转过身去,就看到一张年轻俊逸但是嘻笑起来的时候却让人无比讨厌的脸。

    “你欺负过我你还记得吗?”男人看着江逐流问道。就像是一个孩子在问‘泡泡糖多少钱一颗’一样的轻松随意。

    (ps:第四章送到!两点三十八分,老柳总算是没有失信于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