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你缺少精神!

    第五十四章、你缺少精神!

    陆睁属于花城教育界的传奇人物,被前任首相称之为‘学界丞相’,屡受国内外国家领导人的接见。.由此可见他的地位之高资历之深。

    几十年前,华夏广南属于教育弱省,和北方的一些高考大省相比,能够考上名校的学生屈指可数,升学率也极不理想。

    陆睁留学归来,立即投身于强化南国教育的事业。他对教育方式进行改革,主导了由政斧投资以及民间募捐等多种渠道筹集资金加大对教育产业的投入,遍邀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优秀人才来此担任要职。

    他先后担任过花城高中、花城二高、三高、九高、广南一中、华师大高中等九所学校的校长。不敛财,不贪权,当他发现有人比他更适合校长之位时立即退位让贤。

    朱雀中学的前身是花城二十九中,也是他担任最后一任校长的学校。二十九中是花城最差的学校,无论是学校环境还是学生成绩都排在最后一位。

    他提议对学校进行改制,引入民间资金来筹办精英学校。政斧接受了陆睁的提议,二十九中改名为朱雀高中,得到外界资金的注入之后,对学校硬环境进行改造,以丰厚的薪水来招揽社会上的优秀老师,经过无数人十几年的努力,终于将它打造成为花城甚至在整个华夏都首屈一指的名校。

    几十年间,南国的教育产业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每年考入全国排名前十名校的学生数不胜数,直接被国外名校特招的学生也不在少数。

    陆睁老了,也累了,在辞掉朱雀高中校长一职后就留在他在雀河边的老房子里颐养天年。

    朱雀中学后来重新建设了一批教职工用房,并且给学校领导准备了专用的独幢小院。陆睁不愿意搬进这些新房子,仍然住在他之前住的小楼里面。

    方炎跟着外公跨进小院,一个面相慈祥的老太太快步迎了出来,满脸笑容的说道:“方炎,你们爷孙俩跑出去一趟,早饭都没吃吧?”

    “喝了一肚子茶水。”陆睁说道。“还有没有红薯稀饭?”

    “还在锅里热着呢。我再去给你们炒两个小菜?”

    “不用。稀饭就行。”陆睁说道。“方炎,你也吃一碗。”

    “好。”方炎爽快的答应着。

    “还是炒两个菜。”老太太坚持说道。以前想外孙,可方炎一直生活在北方,他们老俩口也很少有机会见到。现在外孙跑到他们身边工作,她自然得把方炎的生活起居给照顾好了。

    “随便吧。”陆睁摆手说道。

    老太太乐滋滋地去炒小菜,方炎和陆睁坐在餐桌面前,每人盛了一碗红薯稀饭吃起来。

    “外婆熬的稀饭真不错。”方炎称赞着说道。

    陆睁抬头扫了方炎一眼,仔细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并不说话。

    方炎明白外公的意思,也知趣的闭嘴。

    他知道,外公谨守着食不言寝不语的生活习惯。吃饭的时候,他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听别人讲话。

    外婆动作麻利,很快就端上来两个下饭的小菜。一个耗油油麦菜,另外一个是青豆炒肉。

    方炎吃的过瘾,又去添了一碗稀饭。陆睁却放下碗筷,表示他已经吃饱了。

    方炎就着小菜又吃一碗,这才满足的放下筷子。

    “跟我去书房。”陆睁说道。说完就起身先走。

    “好。”方炎答应着。

    “刚刚丢碗,也不让人坐下来歇歇-----”外婆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埋怨的说道。

    陆睁不应,带着方炎上了二楼的书房。

    陆睁的书房足足有两百个平方,占据了整个二楼一大半的面积。另外一半是露台,可以坐下来喝口茶抽抽烟或者打两遍五禽戏锻炼锻炼身体。

    书房里除了一张木桌木椅,便全都是书架。书架上面摆满了颜色各异大小不一的书籍。

    有明清时期孤本,有野史手抄本,有名家传记,有华夏历史世界通史,有唐诗宋词,有哲学教育学音乐美术-----与其说这是一个书房,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型图书馆。

    最让方炎叹服的是,陆睁不是那种附庸风雅的人为了向外人显示自己才学渊博所以才故意购置这么些书藏在家里,他是真正的爱书之人,这些书他大部份都读过,甚至还在里面做了大量的批注和写了几十本读书笔记。

    陆睁之所以提前退休,也是因为他觉得冷落了这些‘老朋友’。

    方炎来南方的机会不多,能够进入外公书房的次数更是寥寥几次。他满脸羡慕的打量着这巨大的书房,伸手就要抽书架里面的一本线装本《左宗棠逸趣集》。

    “住手。”陆睁喝道。

    方炎赶紧缩手,不解地看向陆睁。

    “先净手。”陆睁指着墙角说道。

    “我的手是干净的。”

    “那是你以为。”

    方炎苦笑,只得跑去洗了手,用白净毛巾擦拭干净,这才敢去抚摸这些小宝贝。

    “每一本书都是作者的心血。要对文字怀有恭敬之心。”陆睁教育着说道。

    “我明白了。”方炎看向手里的这本《柳三变风流史》立即就充满了尊重。

    陆睁在书桌前坐定,看着方炎说道:“方炎,你要交杜青这个朋友?”

    “也不能算是交朋友。”方炎笑,他走到陆睁面前,解释着说道:“算是彼此借势。他想借你的势,我想借他的势-----”

    “好好教书育人,借什么势?”

    方炎苦笑,说道:“外公,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实际情况你不也看到了?我没招谁惹谁的做我的语方老师,结果他们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出----双拳难敌四手,再强的boss也抵不过群殴。总得有一个队友在关键时刻帮忙才行。就算不出手帮忙站在一边吼一嗓子那也好-----”

    陆睁沉吟,说道:“幕后之人找到了?”

    “算是找到了。”方炎说道。

    “是谁?”陆睁眼神凌厉,冷声说道。

    方炎知道外公的倔脾气,如果让他知道敌人是谁,必定和对方来个不死不休不可。他对自己要求严厉,但也相当的宠爱。

    “外公,这件事情就交给我自己来处理吧。”方炎笑着说道。“什么事情都让一个老人家出头,不也显得你孙子无能不是?”

    “注意安全。”陆睁叮嘱说道。“现在不像以前。”

    “我明白。”方炎答应。

    “好好的教书育人,多带出几棵好苗子----我不要求你能做到让你班的学生人人如龙虎,我也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但是,多带一些好学生出来,这就是为社会做大贡献了。”陆睁苦口婆心的劝解着说道。他做了一辈子教育工作,所以,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教育’人。

    这也是外婆再三要求挽留方炎仍然坚持在外面租住房子的原因。他不怕自己会武功的外公和父亲,就怕这个身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外公。

    “我会努力向外公学习。”方炎顺势拍了一个马屁。

    陆睁的脸色好看了一些,说道:“以前我就不赞成让你学武,和平年代,整天学那些打打杀杀的技能干什么?每天早上起床练一遍《五禽戏》打几圈太极不就够用了?多读书才是正道,腹有诗书气自华。”

    “外公说的是。”方炎又想到丹田犹如火烧的那种感觉,他知道,自己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给触动了,不然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说道:“爷爷今天面对众多强敌不避不让,看着让人热血沸腾钦佩不已。”

    “强敌?混混而已。”陆睁冷笑。“他们对我有畏惧之心。我对他们可没有。杜青从底层打拼而上,自然体会到生活不易。他们把我这把老骨头折腾散了有什么好处?”

    “我要是能够做到和外公一样就好了。”方炎笑着说道。这句话倒不完全是讨好,也有他的真实想法。当他看到外公傲骨凛凛的说出那句‘我知你家财万贯徒众众多我今天倒是看看你能奈我何’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是真的被触动了。

    “你为什么做不到?”陆睁反问。“你自小广闻博记,功夫力压同门,写的一手好字,画的一手好画,懂琴艹,会吹笛----机灵聪慧,观察力强,你拥有的比我也比很多人都多上太多,你为什么做不到?”

    “------”方炎诧异的看着外公,这老头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吗?

    “因为你缺少精神。”陆睁正色说道。“人无言不重,人无魂不立。夫人之所以为人者,非以八尺之身,乃以其有精神也。拿破仑五尺二寸,却策马纵横剑指天下成为一代伟人。方炎,你有如此多的才华,为何还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精神!

    你缺少精神!

    方炎像是入了魔,心神里翻来覆去的都是这句话。

    丹田处的灼热感再次强烈,有种将那处皮肉烧出一处破洞的感觉。

    他的额头大汗淋漓,脸色也变得难堪之极。

    轰-----

    他的脑海一阵剧痛,就像是烟花炸裂星系爆炸。

    漫天星雨,灿烂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