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杜青评方炎,一等一少年!

    第五十三章、杜青评方炎,一等一少年!

    李雅取来了新茶,方炎接过来重新冲泡,茶和水相得益彰,香气四溢。好茶配好水,冲泡出来的效果确实与之前大不相同。

    一杯香茗入肚,现场的气氛又融洽了几分。就像是应酬场合接过对方的烟同饮一杯酒感情就瞬间升温一般。

    “真是好茶啊。”杜青对那两个旗袍女人说道:“小白,小婷,你们俩要多向方炎先生学习-----方先生是茶道高手啊。”

    两个旗袍女人在杜青邀请方炎点评的时候还有些不以为然,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能有什么见地?

    即便是听了方炎的点评之后,她们心里也有些不服气。这好茶好水,谁喝到嘴里品不出味来?

    直到方炎一道功夫茶表演完毕,她们亲口喝到方炎泡的茶汤,这才对方炎心悦诚服。这盒老树大红袍她们也冲泡过,味道可没有这般的醇厚香郁。

    听到老板让她们向方炎学习,两人就眼睛闪亮的盯着方炎,说道:“方先生,还请多多指教。”

    方炎摆手,说道:“指教不敢当,你们俩茶艺不俗,就是对材料还缺少了解。曰子久了,积累的多了。好茶好水一眼可知。”

    “谢谢方先生。”鹅蛋脸女孩儿温柔细气的说道。

    在几人品茶论茶的时候,天狼也被人带过来了。

    他是坐在轮椅上面被人推过来的,看着坐在杜青对面的方炎,他的眼里有着压抑不住的仇恨。盯了方炎好几秒钟,这才向杜青问好,说道:“杜先生,你找我----”

    “天狼,我问你一件事情。”杜青走到天狼面前,说道:“你和方先生之间有什么矛盾?”

    天狼又看了方炎一眼,低声说道:“一点小误会。”

    “现在误会解了吗?”

    “解了。”天狼说道。来的时候就有人给他交代过了,他哪里还敢乱说话啊?

    “以后是不是没什么问题了?”杜青看着天狼脸上的瘀血,心里对方炎又有了新的认识。下面的人只是向他汇报说天狼受伤,却没想到伤成这幅模样。这小子的手段也黑着呢。

    “没有了。”天狼心有不甘的说道。“误会已经解除了。”

    杜青就转身看向陆睁,说道:“陆老爷子,你看----当事人的态度还是不错的。要不,就让杜某在中间做个和事佬,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

    陆睁摆手,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让他下去吧。”

    杜青拍拍天狼的肩膀,说道:“好好休息。”

    “是----”天狼的眼眶泛红,声音哽咽的说道:“谢谢杜先生。”

    杜青摆了摆手,天狼就被人推了出去。

    “也是一条好汉子。”杜青笑着说道。“不打不相识嘛。方炎兄弟,以后大家还是可以成为朋友的。对不对?”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方炎笑着说道。“杜先生,我和狼哥有过比较深入的沟通,他说他是听命行事----听说背后有人想要陷害我。我实在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和我有这样的深仇大恨非要致我身败名裂啊?”

    杜青沉吟不语。

    显然,天狼只是一节楼梯,让双方不用撕破脸都可以下得了台。但是,对方是对这个交代很不满意的。

    杜青看向方炎,问道:“方炎兄弟是个雅人,梅兰菊竹四君子最喜欢哪一位?”

    “竹。”方炎说道。有节骨乃坚,无心品自端。几经狂风骤雨,宁折不易弯。依旧四季翠绿,不与群芳争艳。你听听,对竹子的评价有多高啊。

    “方炎兄弟应该最不喜竹才对啊。”杜青笑着说道。

    方炎眼神一凛,若有所思的看着杜青。

    “哈哈,喝茶。喝茶。”杜青笑呵呵地说道。“陆老,这茶叶放在我这儿真是糟贱了,回去的时候把茶叶带上。我知道你的府邸,回头我让人把新打上来的泉水送过去----雅人就应该做这种雅事嘛。我这种粗人喝这个实在浪费。”

    陆睁拒绝,说道:“无功不受赂。这茶水再好喝了心里不安。心里不安,这茶水就没滋没味。”

    “那外公就送杜先生一幅字吧。”方炎笑着说道。“外公的字可不比记功先生的差。”

    杜青大喜,说道:“那就实在太感激了。能得陆老先生赠送墨宝,杜某三生有幸啊。”

    陆睁看了方炎一眼,终究没有拒绝。

    “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

    两行楷体大字呈现在名贵宣纸上面,墨汁饱满,力透纸背。

    陆睁想了想,又在下面用小楷落了自己的款。

    杜青如获至宝,再三向陆睁作揖,说道:“谢谢陆老赐字,我一定裱起来挂在墙上。曰曰揣摩欣赏。”

    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这是下台总统黎元洪的秘书长撰写的一幅对联,形容的是当年的上海大享杜月笙。杜月笙是近代青帮中最著名的人物之一,被称为‘华夏黑帮老大’和‘华夏第一帮主’。一生叱咤风云,出入黑白两道,游刃于商界、军界、政界等领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就像那些普通的小混混把《古惑仔》里面的陈浩南当作男神偶像一样,杜青自己也有崇拜者,那就是数百年前的风云人物杜月笙。

    同姓一个‘杜’字,而且都以黑道起家,谁不想成为杜月笙那样的当代春申君?

    可以说,陆睁这份对联将他的心事给表达的淋漓尽致。

    “闲事一桩。”陆睁无所谓的说道。他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

    “李雅,把茶叶包起来送给方炎兄弟。还有,陆老的润笔费我会亲自送到府上----”

    送走了陆睁和方炎,杜青站在那幅墨宝前喜滋滋的欣赏。

    李雅推门走了进来,说道:“杜叔叔,平时别人送你那么贵重的礼物,也没见你开心成这个样子----不就是一幅字吗?”

    “小孩子懂得什么?”杜青笑呵呵地说道。“你知道前任首相是怎么称赞陆老头的?首相的原话是说,我是政界首相,你是学界丞相。千百年后,民众会忘记我,但是仍然会记住你。”

    “学界丞相啊。这位学界丞相铁骨铮铮,可从来没听说过他给谁送字。”

    “我看出来了,原本他是不愿意的---只不过那个姓方的家伙贪财好色,所以才要求外公拿字来换。”

    “贪财好色?”杜青笑。“这就是你对方炎的评价?”

    “是啊。他不就是想要咱们的老树大红袍吗?眼睛也一直朝着小白小婷大腿上瞄,看得我都想把他的眼珠子挖掉。”

    杜青摇头,说道:“李雅,千人千面,我让你跟在我身边,就是要让你学会相人。看人下菜,人看的不准,这下的菜一定不合胃口。这个方炎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相反,他还是一等一的人物。”

    “他有什么了不起的?”李雅有些不服气了。

    李雅是杜青一位老友的女儿。在一次帮派冲突当中,他冲过来帮他挡下了致命的一枪。杜青活了,他的那位老友却死了。

    从此,李雅就成了他杜青的养女。他自己没有子嗣,完全把李雅当做自己青云集团的接班人在培养。所以,在有时间的情况下,他愿意教导她更多一些的东西。

    “在我的眼里,他比陆老头要更加可爱一些。”杜青说道。“有些人,因为被神话,所以我们这些凡人就很难接近。所有人都知道陆睁的姓子,所有人都不能把他怎么样,只能对他保持尊重----可是,过刚易折,陆睁的姓子注定他只能是一个孤家寡人。”

    “可是,人活在这大千社会,又岂能没有朋友?陆睁是文化人,他可以承受孤独,甚至享受这清名带来的孤独。但是,别人也可以吗?如果陆睁今天拒绝了我的好茶,那么,以后我和他就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杜青的嘴角带着一抹笑意,说道:“但是,方炎却在中间圆了一场,让我和他之间有了互动的机会。我送他茶水,他赠我字画,然后我再寻机去府邸给他送润笔费----这一来二去的,大家不就熟悉了吗?”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李雅问道。“那些文化人总是看不起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和他交朋友?”

    “不是我要和陆睁交朋友。”杜青笑。“是方炎要和我交朋友。他的外公可以与世隔绝,他可做不到。人面、场面、情面,他没有,我有。”

    “------”

    李雅翻了翻白眼,说道:“你们男人的心思怎么就那么复杂呢?直接说开了不是很好嘛?转来转去的,不怕头晕啊?”

    杜青无奈摇头,说道:“有些话,谁说出来,谁就落了下乘。”

    杜青指了指脑袋,说道:“要悟。”

    顿了顿,又表情玩味的笑了起来,说道:“这样不是很好吗?江逐流对上方炎炎----花城沉静好久了,也应该热闹热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