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上茶!上好茶!

    第五十二章、上茶!上好茶!

    文能惊天地通鬼神!

    古神话中,一篇好文呈世,必将天降异像。祥云漫天、鼓瑟齐鸣、仙女散花、圣人显像、七十二圣作揖朝拜-----

    武将有杀心,文人有风骨。

    当一个文人不畏强权不畏生死,那么,他就是无敌的存在。杀他辱他,只为成全他青史留名。

    司马迁如此,陆睁也可以如此。

    方炎眼睛圆睁,思想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他的外公,这辈子都很少和人红脸的教书匠,在面对杜青这样的黑道枭雄时竟然能够表现的攻势十足寸步不让,这太让人意外又惊喜了。

    他昂首挺胸,眼神坚韧固执。瘦脸微仰,银发无风自立。

    他是全场身材最矮小的小老头,但是,在这一刻,他散发出来的气势却笼罩全场。

    尊天地。敬道德。畏民心。

    区区一个流氓,何惧之有?

    方炎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男儿当如是!

    他的丹田一阵灼热,仿佛有人拿着火柴在轻轻的撩拨。长期以来停止不前的‘太极之心’开始有了反应,那坚固的外壳终于要融化了吗?

    他的脑海里有无数种灵思闪烁。他努力去追寻,却又得不到任何结果。就像蚯蚓在松土,像种子要顶破头顶的薄膜----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再稍微用力,就可以破土而出。

    缺少什么?

    到底缺少什么?

    看到陆睁咄咄逼人的模样,杜青气愤之极。

    多少年了?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叫嚣。

    当然,曾经也有过,那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后来,他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和一辆满载沙石的大卡车相撞,他当场死亡,而大卡车司机则弃车逃逸----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呢?

    有些巧合是天意,有些巧合就是人意了。

    正如陆睁说的那样,他家财万贯,小弟众多,结交权贵,以青皮的身份挤身上流社会-----他只要说一句话,甚至只是一个眼神暗示,就有无数人愿意为他行动奔走把这一老一少给从这世界上给抹掉。

    是的,他的小弟们也等得不耐烦了。

    此时能够站在这间办公室的人,都是当年跟着他一起打天下的兄弟。这些骄兵悍匪听到陆睁的话,早就眼睛通红握紧了拳头。杜青还听到蛮牛粗壮的喘气声音,那是他要动手前的预兆。

    “退下吧。”杜青说道。在一场惨剧即将爆发之前。

    “大哥----”蛮牛粗声粗气地喊道。

    “退下。”杜青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蛮牛看到杜青的笑脸,立即就没有了火气,灰溜溜的转身离开。

    不怕杜青叫,就怕杜青笑。这是兄弟们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如果杜青对身边的人大喊大叫,那么证明你还是他的兄弟。如果他对你笑,这个时候你最好不要招惹他生气。

    蛮牛走,其它人也跟着走。

    很快的,那些黑衣人就走的一个不剩。

    “陆老,何必如此?”杜青看着陆睁,笑呵呵地说道。“虽然我杜青出身草根,现在身上又沾满了铜臭味,但是,陆老的大名我还是景仰已久的。花城以前是教育弱市,陆老以一已之力扭转乾坤。发动募捐,广办学校。事必躬亲,遍邀人才。最让人打心眼儿里佩服的就是,陆老九让学校校长,这实在是常人所不能及----我杜青心眼再坏,姓格再不好,也不能伤害这样有情有义一心为公的老先生。是不是?”

    从杜青的话中可以知道,他对陆睁确实是有一些了解的。

    而且,他心里非常的清楚,他确实不能把陆睁怎么样。

    这个小老头是花城教育界的怪胎,他无权无职,但是,很多时候,他说话要比市长省长还要有用。

    他说自己一介书生身无分文,这个杜青没办法确认。

    但是,他说他学生万千,这是他最骄傲的资本,这一点儿杜青心知肚明。

    何止万千哪?

    他担任了九所中学的学校校长,在找到更加适合的人选之后立即就退任让贤。在他第九次出让校长之时,连中央都被惊动了。历任国家总统和首相访问花城,都会点名要求要见一见这位名动华夏的‘书呆子’。

    九所学校的校长,他的学生又有多少人?

    这些人当中又有多少担任市县高官甚至部委要职?那位视其为师为父的张姓官员现在已经是一座直辖市的一把手,上升国家权力中枢指曰可待。

    杜青面子再大人面再广,他敢动这样一个老先生吗?

    想到这点,杜青心里就暗自腹诽那位花城四秀之一人称‘江中竹’的江大公子。你不是说你要搞的人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学老师吗?陆睁老儿都出面了,这还是普通的中学老师吗?

    坑爷啊!

    杜青服软,而且所说的话都击中了陆睁的软肋,老头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

    他正色看着杜青,说道:“我来并不是倚老卖老,就是为我的孙儿讨还一个公道。我只是想知道,我孙子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因为何事得罪了杜先生,招致你们如此报复?杀人不过头点地,毁人名誉那就是万万不可饶恕。”

    “一场误会。”杜青笑呵呵地说道。“这是一场误会。陆老先生,你也清楚,我现在的精力主要放在青云集团,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早已经是过眼云烟。不过,毕竟在江湖中走过一趟,江湖兄弟们还是给杜某一个薄面的----我找人来问问?”

    “问。”陆睁说道。

    杜青知道,必须要给这爷孙一个交代了。

    他打开手腕上的通话系统,说道:“李秘书,让天狼过来见我。另外,带人进来泡壶好茶。”

    “是。”李雅甜美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陆老先生,还有这位方炎小兄弟----来,稍等片刻,很快就会把人带来。咱们喝喝茶聊聊天。我杜青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读书读的少,所以非常的敬重文化人哪。”

    杜青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陆睁和方炎也没办法不给他面子。

    杜青按了下手表上的按钮,银白色的墙壁竟然自动的向两边收缩,高尔夫球场边缘出现一道大门,大门里面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房间里面茶几桌椅一应俱全。

    以方炎的了解认识,这些茶几桌椅全部都是以紫檀或者海南花梨木等名贵材料制造而来,而且有些是从数百年近千年的朝代传承下来的,仅仅是这个小茶室的装饰布局大概就得数亿资金。

    陆睁对这些雕刻精美制作精致的木制家具很感兴趣,认真的欣赏了一番,说道:“现今很少能够看到紫檀所做的大件家具了,做工这么精美的更是罕见,杜先生一定要好好收藏,这是国之重宝啊。”

    “陆老先生教育的是,杜青一定遵命。”杜青温和的笑着,答应着说道。

    三人说话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秘书李雅带着两个旗袍少女走了进来,一个捧茶壶,一个提开水,朝着茶室这边走来。

    旗袍少女显然受过茶道训练,她们进来之后就立即在茶几上面忙活开来。洗茶、净杯、冲泡,动作熟练而优美。只是闻茶香看茶艺表演就是一桩很美的享受。

    李雅在一边恭敬的站着,时不时的打量一眼和陆睁坐在一起的方炎。

    茶泡好了,旗袍少女用茶镊将茶杯分送到众人面前。

    杜青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陆老,请。”

    陆睁端起茶杯闻了一闻,赞道:“好茶。”

    杜青来了兴趣,说道:“陆老,敢问好在哪里?”

    陆睁看了一眼身边的方炎,说道:“我这孙儿嘴刁的很,听听他的说法吧。”

    杜青笑,说道:“那就请方炎小兄弟点评点评?”

    听到杜青让方炎品茶,李雅以及两个旗袍少女的眼神立即就放在了方炎的脸上。

    方炎闻其香观其色,又小口的抿了一口含在嘴里细细回味,吞咽等到喉咙回甘之后,这才说道:“我暂不评茶,先说这水吧。没有漂白粉的味道,不是自来水。没有人为添加的工业原料,不是矿泉水。清洌甘甜,来于自然。我想,这水一定是来自于名山大川或者风景秀美之地的泉眼----最高明的是,不知道这水到底是怎么运送过来的。它不霉涩,不拗口,还保持着清丽新鲜的口感。就像是刚刚才从泉眼里打捞上来的一般。”

    杜青大赞,笑呵呵地说道:“这水是虎居山的水。我的人在那里发现了一处泉眼,水质甘甜,适合煮茶。用木桶盛水,桶不加盖,用新鲜茶叶覆盖其上遮尘。然后用木船从水路运送而来,木船人为摇橹,所以水里面不会沾满任何的机油味道。方兄弟高人哪,说的一点不错。”

    顿了顿,又说道:“方先生,你再评评这茶?”

    “茶没什么好评的----”方炎淡然说道。“茶配不上这水。这一定不是杜先生珍藏的好茶吧?”

    杜青愣了一下,大笑,转身对李雅说道:“上茶,上好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