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小白脸!

    第五十章、小白脸!

    “他的样子好像一条狗哎。”

    如果有人站在高处,恰好又看到他离开的背影,会不会发出这样的惊叹声音?

    方炎想,一定会的吧。

    他一直生活在方家对他的庇护照顾当中,父亲对他要求极高却又极度包容,母亲经常呵斥却又把他疼到骨子里。师兄对他百般迁就,师弟对他极其仰慕。除了每年都要被叶温柔那个暴力女给狠揍一顿,他的人生其实相当的安稳平静。

    父亲的骂不是真骂,师兄弟的打也不是真打。父亲骂的凶狠,师兄弟出拳残忍,可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伤害过自己。

    外面的那些人会。

    他们夸你不是真的夸你,他们骂你却是真的骂你。他们打你会痛,他们捅你会死。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变态。

    方炎觉得自己受伤了。

    “方炎----方炎-----”身后有急促又甜美的声音传来。

    方炎转身,看着背着书包跑得气喘吁吁的袁琳,说道:“你怎么跑出来了?”

    不待袁琳回答,又说道:“你应该叫我方老师。方炎方炎----方炎是你叫的?”

    “呼----”袁琳双手撑在膝盖上面,身体前躬喘着粗气,说道:“我---我才不要叫你方老师呢。蒋钦都没叫,为什么要让我叫?”

    又说道:“我当然要跑出来啦。我要回家啊,不然我要睡在哪里?”

    “我以为你要睡在蒋钦家呢。”方炎说道。

    “不行不行。我妈妈不允许我在外面过夜----”袁琳摆手说道。“方炎,你要去哪里?”

    “我啊,四海为家。”方炎笑着说道。“如果实在没地方睡,就去桥底下将就一晚吧。”

    “不行不行。”袁琳着急的说道。“那里怎么可以住人呢?那里又脏又乱,还很危险----”

    她咬着嘴唇努力地思考着,突然惊喜地说道:“要不你睡在我家吧?”

    方炎瞪大眼睛看着袁琳,这个小丫头敢带男人回家?

    “我告诉妈妈,我找了一个很厉害的家庭老师回来。”袁琳笑嘻嘻地说道。“正好你可以帮我补习补习语方嘛。”

    方炎笑,这小丫头还真是太天真无邪了。这大晚上的领一个男人回去,却说是自己的家教老师----怕是她的爸妈会立即报警吧?

    “放心吧。我有地方住。”方炎安慰着说道。“学校原本已经给我分配了房子,不过我想着既然这边已经租了房子,就先住着吧。现在看来,我也不适合再住在这边了。”

    “其实-----”袁琳小脸幽怨的说道:“其实蒋钦很舍不得你走。我第一次看到她哭的这么厉害呢----这又不怪你。那些坏蛋做坏事,总要有人站出来行侠仗义才行呢。要怪也得怪我才是。”

    方炎笑,说道:“怪你长的太好看了,吸引了流氓的注意?”

    袁琳又喜又羞,说道:“我才没有蒋钦好看呢。”

    这丫头,还真是间接承认自己好看了。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你再不回家你爸妈得着急了。”

    “我想陪你走走。”袁琳说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

    “我有什么心情不好的?不就是换一个住的地方吗?”方炎笑着说道。“学校里的房子更好。不收房租。”

    “好人没有好报,谁心里都不会开心。”袁琳说道。

    方炎精神一振,眼神惊诧的看向面前这个清秀可爱的女孩子。

    他是第一次如此认真如此仔细的打量她,有时候觉得她青涩稚嫩,有时候她又表现出与年龄段不相符合的成熟。

    她竟然能够看穿自己的内心,这是方炎完全没想到的。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你为什么表现的这么惊奇?”

    “你有烟吗?”方炎问。

    “没有。”袁琳摇头。“我不抽烟。”

    “你有钱吗?”方炎又问。

    “我去给你买烟。”袁琳说道,转身朝着路边的便利店跑过去。

    很快的,袁琳就捧着烟和火机回来。

    方炎坐在公车站台的长椅上,把烟盒撕开,把烟叼在嘴里,却并不点燃。

    袁琳坐在方炎旁边,好奇的看着他,问道:“不用点吗?”

    “不用。我怕呛。”方炎说道。

    “-----那你买烟干什么?”

    “我就是想试试抽烟喝酒能不能解掉心里面的忧愁。”

    “解了吗?”袁琳瞪大眼睛问道。

    方炎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感觉是好了不少----难怪大家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喜欢找人陪着聊天。”

    “我也试试。”袁琳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

    方炎一把把烟抢走,训斥着说道:“学生不许抽烟。”

    “-------”

    公车一辆接着一辆,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站台上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两个孤单的身影。

    方炎不走,袁琳也不走。

    方炎不说话,袁琳也不说话。

    两人就那样肩并肩并排坐着,看着面前的车来车往人潮流动。

    灯火明灭,世界也逐渐安静下来。

    噗-----

    方炎把嘴里叼的烟吐在地上用脚碾的粉碎,说道:“回去吧。”

    “好。”袁琳说道。

    她手里把玩着手机,然后又皱起眉头。

    “把你的手机借我用用。”袁琳说道。

    “你不是有手机吗?”方炎说道。

    “我的手机没钱了。打不出去。”

    方炎把手机递了过去,心想,现在的学生真可怜,手机经常欠费停机。

    袁琳接过手机一阵翻找,果然在黑名单里面找到自己可怜兮兮的号码。

    “可恶的蒋钦。”袁琳在心里暗骂。

    她的手指快速的拨动,把自己的号码从黑名单里面恢复出来,然后又把蒋钦的号码给丢进了来电拒接名单里面。

    做完这一切,她这才心满意足的把手机还给方炎,说道:“算了。这么晚了,还是不要打电话打扰别人了-----”

    袁琳从长椅起身,说道:“方炎,我回去啦。”

    “叫方老师----”方炎生气的说道。

    “方炎,再见。”蒋钦笑嘻嘻地说道。伸手招来一辆出租,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这些孩子-----”方炎摇头。

    -------

    -------

    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

    方炎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淡淡的幽香便扑鼻而来,嘴里鼻里心里肺里全都是那桂花的香气。

    院子门口有棵桂花树,桂花开了。

    “这样的感觉真好。”方炎在心里想道。

    在家里的时候,他也能够享受这样的生活。清晨醒来,花香四溢,百鸟轻啼,有人唱戏,更多的师兄弟在打太极。生活舒适安逸,好像生活在世外桃园里。

    他在这里也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呢?

    方炎的心莫名疼痛起来,她想到女孩子被母亲抓住挣脱不得泪流满面一遍又一遍地喊‘都是我不好’的画面-----

    “都怪我不好。”方炎轻声说道。

    天色迷蒙,云层压的很低,看起来风雨欲来。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大雨,看起来他们也有预报准确的时候。

    起床打了几圈太极,又帮陆朝歌侍养的那些花花草草锄草浇水,剪掉一些繁琐的枝叶,这才洗澡更衣收拾完毕。

    忙完这些,方炎打开院门出去。

    李自强胳膊窝底下夹着一份报纸正准备去学校,看到从陆朝歌院子里走出来的方炎,表情不由得一愣。

    “李主任早。”方炎笑着打招呼。

    “嗯----”李自强应了一声。“方炎,你为什么在这里?”

    “陆校长说她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所以就借给我使用。”方炎说道。

    “学校里有规定-----”

    方炎打断李自强的话,说道:“李主任,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去和陆校长谈吗?你们才是一个级别的,对不对?”

    李自强心想也是,自己和一个老师有什么好谈的?如果不是陆朝歌把房子让给他,他有什么资格住进这里面来?

    李自强正想说几句狠话,让他安份守已别以为住进这里就成了学校领导嚣张狂妄不可一世。他还没来得及这么做的时候,发现方炎已经转身走远了。

    “小白脸。”李自强朝着他的背影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

    骂完之后,心里又觉得有些悲哀。

    他也有一颗爱美的心,却没长一张美丽的脸。

    方炎并没有走出教师小院,而是沿着雀河一路向东。走过新建的教师楼,穿过别墅小院,然后在雀河入口处的一幢小楼门口停了下来。

    这幢小楼大部份是木制机构,比陆朝歌那幢小楼要陈旧一些。但是楼高三层,院子的占地面积也要比陆朝歌的院子要大上好几倍。

    方炎敲门,木门应声而开。

    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银发老人走了出来,虎目浓眉,精神充沛。看起来有一种令人生畏的气势。

    方炎笑着打招呼,说道:“外公,还没吃早饭吧?”

    老人看了方炎一眼,说道:“走吧,公道比吃饭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