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秃子眼瞎!

    第四十七章、秃子眼瞎!

    看到方炎果然被自己的手枪所征服,胖子来了精神,他快步走到方炎面前,大笑着喊道:“来啊。来啊。你打我啊。你打我啊-----你敢再打我一次试试?朝这儿打。朝脸上打。”

    啪!

    方炎一巴掌抽在胖子的脸上。

    胖子懵了!

    狼哥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胖子走南闯北,从一个青皮小混混起步,后来带着数十兄弟和人冲街砍杀,这才获得这赫赫威名。

    夺人生路,断人手脚,缺德的事情他没少干。

    而且,他也愿意干。

    他这一生遭遇过无数次的危险,但是,只要有枪在手上,他大多数都能够找到一些谈判的本钱或者做人的尊严。

    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狼狈,即使他被人扑倒在地上后背被人砍了十几刀的那一次也不例外。

    “他怎么就真打了呢?”胖爷想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现在枪在我手上你要是敢碰我一次老子就一枪毙了你----听说你是个老师,你怎么就听不明白人话呢?

    胖爷先是错愕,然后便是恼羞成怒。

    他用枪指着方炎的脑袋,狠声说道:“他妈的你找死-----”

    方炎的眼角红光弥漫,原本柔软的头发突然间变得坚硬翘挺。

    他眼神冷酷的盯着胖子,一字一顿的说道:“从前有一个人用枪顶着我的脑袋,后来被我打残了。”

    “------”胖子的心不由一颤。这家伙怎么突然间变得杀气腾腾起来?他不是走犯贱路线吗?

    而且,当胖子注视着方炎的眼神时,他心里的杀意会瞬间瓦解,然后变成了胆怯和恐惧。

    和他相比,好像他才是那个杀人如麻的侩子手,自己只是一只手。

    方炎伸手握住顶在他脑门上的那把枪,说道:“开枪。往眉心打。”

    “------”

    胖子握手的枪开始发抖。他想把枪从方炎的手里拔出来,他想大声喊道老子的枪老子想往哪儿打就往哪儿打我就打你大腿我就打你睾丸我就打你脚板我往地毯上打往天上打你管得着嘛你?

    方炎握枪的手突然间发力,向空中一顶,然后再九十度旋转。

    锦鲤翻身!

    嗖!

    胖子只觉得自己的手臂被大力的拉扯了一下,然后便悲剧的发现枪口瞄准了自己。

    他的胸口。

    “啊-----”

    包厢里的女人们发出惊呼的声音。

    “闭嘴。”方炎吼道。这些女人太可恨了。刚才胖子拿枪指着他的时候,她们静悄悄的跟个死人似的。现在轮到自己翻盘了,他们就大喊大叫的跟要被人非礼似的。你当老实人好欺负啊?

    眼神凶狠,手段凌厉,身上鲜血淋漓,现在的方炎仿若杀神。

    他这么一吼,还真是管用。那些女人果然都闭嘴不敢吭声。

    方炎看着胖子,喝道:“跪下。”

    “你不敢杀我-----”

    砰!

    胖子话音刚落,腹部就中了一枪。

    血流汩汩,胖子的身体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我不敢,你敢。”

    胖子看着自己手里的枪,眼角流出屈辱的泪水。

    “我其实----也不敢。”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方炎走到狼哥面前,柔声问道:“现在,是你给我一个答案还是我给你一个答案?”

    “青爷。”狼哥面若死灰的说道。“是青爷要动你。”

    “黄毛收不收回去?”

    “收。”

    “记者撤不撤走?”

    “撤。”

    “你向不向我道歉?”

    “道歉。”

    方炎对狼哥的态度很不满意,说道:“你有没有觉得你们很对不起我?”

    “------”

    “你们是混混流氓,你们擅长的是什么?流氓混混玩起了阴谋诡计,逼迫一个斯斯文文的中学老师拳打脚踢。你们亏心不亏心?”

    “------”狼哥也哭了。

    谁都别拦我,让我捅自己两刀吧。

    “青爷。”方炎嘴角念叨这个名字。然后,他微笑着对狼哥说道:“代我向青爷问好。”

    看到方炎灿烂的笑脸,狼哥心里突然间开始担心青爷的安危。

    然后,他赶紧把这个荒谬的念头从他的脑海里赶出去。

    青爷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会被这种人威胁?

    -------

    -------

    记者来的轰轰烈烈,一幅为民除害要把方炎这个勾搭女学生的色狼老师给驱逐出校绳之于法给他上竹签让他坐老虎凳浸猪笼还要骑上木马去游街的凶恶模样。转眼间,他们就走得干干净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湖面虽然沉静,他们舍不得往湖心丢下一颗石子。

    小黄毛出院了,出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到朱雀中学学校门口送上了自己的道歉信。

    秃子站在学校门口举着道歉信高声念道:“我叫刘发财,是一个整天无聊的不知道要去干什么的无业游民。有一天我没招谁惹谁的走在路上,看到有一个女孩子很漂亮,然后我的荷尔萌----他写的是可爱萌,不是草字头的蒙。”

    学生们大笑,觉得这个小黄毛真‘萌’。

    “我的荷尔萌就发作了。我上去找他要电话号码----他写的是单人他,不是女也她。”

    于是,学生们笑得更欢了。感觉这家伙还是个基佬。

    小黄毛站在人群中间,任凭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抽打自己的脸。

    他的眼里饱满着泪水,但是他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

    他是一个立志要成为混混王的男人,他知道前路崎岖,还要忍受这些学生的耻笑和侮辱,但是,终有一天,他会成为让世人瞩目的花城大享。

    是的,他一定能够做到。

    因为,他的男神是----海贼王。

    “因为方炎老师阻止了我非礼女学生这种不好的习惯,所以我对他怀恨在心。我想把他的名声搞臭,想要把他从学校里面赶出去。但是,经过方炎教师苦口婆婆的教育,我终于改邪归正,坦白从宽。方炎老师,我错了。方炎老师,你是学生的好老师。方炎老师,请原谅我,一个迷途小羔羊深深的canhui。忏悔打的是拼音字母----”

    学生们再笑。

    秃子念完后,就把道歉信送到保卫科赵大海手上。赵大海接到道歉信后,又送到教导主任李明强手上。

    李明强接过道歉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长久才嘘出一口气,说道:“古有刘备三请诸葛亮,今有咱们三请方炎----三次都没请出去。”

    “-----”

    因为秃子搞出朱雀门前念信那一出,小黄毛向方炎道歉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学校。

    “听说了吧?方炎老师是被冤枉的-----”

    “对。听说是那个小混混想调戏学生,被方炎老师阻止了。所以他们才跑到学校门口大吵大闹-----”

    “听说方炎老师还打了他。长的好看,还能打得了流氓----好帅哦-----”

    ------

    最高兴的莫过于九班的学生了。

    他们对方炎的感情很复杂,通过短暂时间的接触,他们都知道方炎是一个幽默风趣有才华情调的老师,但是,这个老师的能力和他惹事的能力一样的优秀。

    他们喜欢他希望他能够一直留下来执教,但是,他又像是大海中的小船暴风雨中的烟火,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颠覆熄灭。

    幸运的是,每一次他都能够化险为夷。

    方炎能够感觉到大家看向自己时眼神的留恋和热情,这让他讲起课来也更加的精神抖擞神采飞扬。

    下课铃声响了,方炎没有拖堂的习惯,把手里的半截粉笔丢进粉笔盒,笑着说道:“放学。不过,同学们明天来上课时最好带上雨衣。”

    “老师,明天是不是要下雨?”

    “是不是上课道具?一定是。”

    “方老师,我们明天学什么啊?”

    ------

    方炎笑而不答,摆了摆手,说道:“再见。”

    方炎把课本送进办公室,收拾了一番准备回家。走到学校门口时,发现有两个女孩子正一脸焦急的在等待自己。

    看到方炎出来,两个小女生快部朝着方炎奔跑过来。

    一个跑得快,另外一个就加油跑得更快。

    另外一个看到小伙伴竟然敢超越自己,然后双腿就迈得更快了。

    谁也不服输,谁也不愿意被另外一个给比下去。

    她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自己冲了过来,吓得方炎转身就朝学校门口的保卫室走过去。

    “方炎----”蒋钦娇声喊道。

    “方老师----”袁琳的声音也非常的甜美细腻。

    方炎只得停步,拼命的对两个小姑娘打手势,意思是说你们在前我在后咱们在公交车站汇合别让人看出来咱们很熟悉----

    风波刚刚平息,这两个当事人女主角就跑过来找她。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方老师,回家啦?”秃子端着个塑料大茶壶站在保卫室门口,咧开一嘴大黄牙笑嘻嘻地向方炎打招呼。“哟,这两个学生娃----不就是照片上那个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