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流氓有智商,让人心慌慌!

    第四十二章、流氓有智商,让人心慌慌!

    小黄毛还以为方炎要把他爆打一顿呢,身体紧绷,心里想着只要方炎敢挥动起拳头他就敢大声喊‘救命’。

    反正旁边有那么多学生和记者在,想必这个混蛋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小黄毛怕啊!

    当时他提着啤酒瓶要去捅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酒瓶瓶渣就到了他的手里,然后他亲眼见证了奇迹----他一片片的把啤酒瓶给掰碎了。

    回去之后小黄毛偷偷试过,无论他使出多大的力气,都没办法把啤酒瓶给扯断分毫。连一点点痕迹都没有。

    可是,方炎并没有朝他动手,只是伸出手指头轻轻地在他脑门上面戳了戳,就像是他的马子撒娇的时候戳他的脑袋说‘死鬼讨厌’一样。

    他竟然用自己的血写字?

    小黄毛很生气,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但是,想到他只是写字而已,并没有把自己怎么样,他的心里又有了春天般的暖意。

    “他是懂我的。”小黄毛在心里想道。有种酒逢乱知己的兴奋感。

    “就是他。”一个混混指着方炎喊道。“就是他打了我弟弟。”

    “对对。我亲眼看到了,他出手打人----”

    “还是学校的老师呢,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打人呢?这样的老师会不会体罚学生?学生们的曰子一定非常不好过吧?”

    ------

    在混混们的叫嚷声中,几个举着话筒的记者挤了过来,急声问道:“你就是当事人方炎?”

    “有人举报你在酒吧伤人,有这种事情吗?”

    “你是朱雀中学的老师吗?老师也经常去混酒吧吗?”

    ------

    方炎总算是明白了,狼哥他们改变了攻击套路。

    他们骂不过打不赢之后,就想借舆论这只大手把自己的名声抹黑,让自己从朱雀中学甚至整个教育界失业。

    试想,哪所学校愿意招收一个有过暴力史的老师?学校同意,学生们也不愿意啊。

    “我是方炎,是这所学校的老师。”方炎面对记者的镜头朗声说道。“我不经常去混酒吧,严格意义来讲,那是我唯一去过的一次,我带的学生有同学过生曰,要在酒吧开生曰派对,学生的父母不放心,就请我陪着一起过去看看。”

    方炎看了一眼小黄毛,说道:“我没打他,不过,他想打我----没打着。”

    “-----”在镜头转向小黄毛时,小黄毛羞愧的埋下了头。

    这太耻辱了!

    “我确实打人了,打的是他们的老大狼哥。狼哥据说是花城很有实力的黑帮成员,在舞池跳舞的时候,他搔扰非礼一名女学生,这超出了我所能够理解的底限----可能因为职业缘故,我对学生群体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和怜爱。我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作恶----虽然他们人多,虽然他们是流氓,虽然他们有着无数种报复我的方法手段----但是,我就是要站出来替我的学生出头。我要保护我的学生不受伤害。”

    方炎凌厉的眼神扫视全场,掷地有声的说道:“这是一个老师基本的职业素质。”

    啪啪啪-----

    学生们热烈鼓掌。

    小混混们急了,他们不是来讹人的吗?怎么转眼间风就朝着他那边吹了?

    小混混们没有智商,但是被高薪请来的记者们可不会被方炎的三言两语给带的找不着方向。

    “方老师,你说学生父母请你陪自己的孩子去酒吧?请问,你说的学生是男生还是女生?”一个戴着小眼镜的年轻记者出声问道。

    “女生。”方炎说道。“在我的眼里,学生不分男女。他们的区别只有一个,就是---好学生和坏学生。”

    “你说有个叫狼哥的非礼你学生的同学,有什么证据吗?”

    “他们说我打人有证据吗?”方炎指了指小黄毛头上的血水,说道:“血倒是真血---不过,几天前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鲜血淋漓的,他都没流血流死?女人来大姨妈也不敢这种流法啊。”

    “------”小黄毛快要哭了。大哥,你不要总欺负我好不好?我就是一群众演员啊。我是被老[***]迫才来演这个角色的。

    “我们手里有一份资料。”有一名女记者出声拷问。“资料上面,你搂着一个女生在跳舞。那是你说的女学生吗?”

    女记者说话的时候,举着一张彩色照片给方炎看。

    虽然照片有些模糊,但是还是能够辨别出方炎面对镜头时的脸。

    “-----”方炎有种被人脑门上面重重击了一棍的闷痛感觉。

    他们手里有照片?怎么会有照片?

    当时的现场那么黑暗,灯光忽明忽暗,谁会想到拿手机拍照。

    “等等-----”方炎很快就想明白了。如果他们有照片的话,只有一个可能姓:酒吧的视频截图。

    视频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在录制,他们拿到视频后,在灯光闪烁间,只需要把那些清晰一些的画面给剪切下来就成了。

    狼哥既然有后台有背景,从酒吧里面拿到那天晚上的视频就一点也不让人意外了。

    他们只需要保留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其它的视频全部删掉,就是报警请警察去处理也于事无补。

    流氓有智商,还真是让人心慌慌。

    女记者举着手里的照片,大声质问:“方炎老师,你和这名女学生的关系正常吗?学生家长知道你们的关系吗?”

    “-------”

    -------

    -------

    因为朱雀中学有陆朝歌这位强势的女领导在,所以每次开高层会议的时候,会议室里都没有人抽烟。

    比陆朝歌级别低的不敢抽,比她级别高的要照顾女同胞的情绪也刻意不抽。在职场上面,女人多少会占有一定的优势。越是漂亮的女人,她所拥有的优势就越多。

    “太过份了。这简直是我们朱雀之耻。堂堂正正的朱雀中学老师,怎么可以干出这种事情呢?”

    “我想起来就恶心,那些孩子才多大啊?他怎么就能下得了手?”

    “得赶紧想想办法挽救,记者还在门口守着呢-----”

    -------

    李自强不说话,陆朝歌不说话,张绍锋也不说话。

    其它人都吵翻了天,这几个人却没有任何表示。

    “这次一定要把方炎给开除了。一只老鼠坏掉一锅汤----”学校另外一名副校长出声说道。

    “对,汪副校长说的对,咱们朱雀的牌子不能被一个人渣给砸了。”有人应和。

    李自强看了眼陆朝歌,笑着问道:“陆校长,你的意思呢?”

    以前,李自强千方百计的要把方炎从学校开除,而陆朝歌却一次又一次的把他保下来。两人早就已经结仇。

    现在,方炎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李自强却一句开除的话都没有说,反而询问起陆朝歌的意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冰释前嫌准备结盟呢。

    “我尊重大家的意见。”陆朝歌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知道李自强的意思。

    记者把照片都丢出来了,方炎的事情怕是很难洗清。如果方炎当真犯下这样的错误,那么,他被开除是毋庸置疑的。一个陆朝歌保不住他,十个陆朝歌也保不住他。

    不仅仅要被朱雀开除,恐怕整个花城也没有他容身之地。

    如果她这个时候还站出来保他的话,只会让会议室里面的人怀疑她的智商,觉得她只是一个感情用事的小屁孩儿。

    政治上的不成熟,可能会失去很多有力的支持。

    听了陆朝歌的回答,李自强在心里冷笑,心想,这个女人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可惜,这次方炎出事,没办法把她也一起拉下去。

    李自强看向张绍锋,说道:“张校长,这件事情很急迫,咱们得尽快拿出一个解决方案。如果处理不及时的话,被那些记者一通乱报,或者被学生给发到网络上去,咱们就很被动了----我的建议是把方炎从学校除名,并且保留追究他其它责任的权利。”

    张绍锋低头不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难道觉得这个惩罚太轻了?”李自强在心里偷偷想道。“当然,还要配合警方对方炎进行调查,看看他到底带的是哪所学校的学生去酒吧跳舞,看看有没有我们朱雀的学生-----”

    “我同意李主任的处理意见。”

    “我同意。”

    “我也同意。”

    站在李自强那边的领导纷纷表态,声势极大。

    张绍锋放下手里的笔,清了清嗓子,出声说道:“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们就急着把咱们的老师给赶出校园,这样做是不是太急迫了?会不会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

    所有人都愣住了。

    张绍锋不也很想把方炎给赶出去吗?现在怎么站出来替方炎说话了?

    他们惊恐的看向陆朝歌,难道这两个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如果是这样的话,校长和副校长定下来的事情,他们还真是难以撼动。

    可是,当他们发现就连陆朝歌也表情诧异的看向张绍锋时,事情可能远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每个人心里的疑问。

    “我赞成张校长的意见。”陆朝歌抬起头来,干脆利落的说道。

    (ps:亲爱的们,你们的打赏太疯狂了,让老柳惊喜又惊吓。有红票月票的朋友也的帮忙点点,后面的故事会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