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我看你长的真好看!

    “什么?”李自强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被杯子里刚刚倒的开水给烫着了舌头。“你说什么?”

    “那些混混就那么走了。”赵大柱哭丧着脸说道。“他们和方炎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根本就没和方炎发生冲突,也没跟方炎动手。”

    “没有冲突?没有动手?”李自强伸着舌头,气呼呼地骂道:“他们来干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你不是让人盯着吗?你怎么不知道?”

    “这事是有些奇怪。”陈大海脸色阴沉,心里也很不好受。他们想的多美好啊,方炎被流氓揍了,他们再去治方炎一个勾结流氓的罪名把他赶出学校-----那些混混怎么就走了呢?还讲不讲职业道德了?配不配做一个全职流氓啊?“我刚才站在楼上瞄了两眼,那些流氓围着方炎,看起来是要动手的架势-----是不是方炎答应了他们的什么条件?”

    李自强从抽屉里摸出个小镜子,伸出舌头查看舌头烫伤的情况。

    “这件事情要调查清楚。”李自强结结巴巴的说道。“虽然没有发生直接姓的冲突,但是,被一群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找上门来,把学校门口围得水泄不通,这像什么话?”

    “是是。我这就去调查。”赵大柱说道。

    等到赵大柱转身离开,陈大海走到李自强面前,说道:“主任,这小子的运气还真是好啊。没有发生冲突,也就只能训斥他几句----想要拿这个借口开除一个正式教员,怕是不太容易。”

    “先放一放。”李自强摆了摆手,说道:“大海,我知道你和方炎有矛盾。不过,这件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吧。记者的报道余威还在,做的太明显了,会显得咱们这些人没档次。”

    “主任,我明白。我和他倒是没有什么私人矛盾,就是觉得----这事不能让郑董心里不舒服。对不对?”陈大海笑呵呵地说道。

    李自强点头,说道:“放心吧。有咱们在,他在朱雀的曰子别想好过。”

    -------

    -------

    “方老师,你没事吧?”

    “方老师,连小流氓都想请你做家教,你太厉害了。”

    “方老师,那个男的是狼哥吧?在西街很有名气-----”

    ------

    方炎打发了围上来嘘寒问暧的学生们,正准备往公车站走去的时候,身后有人喊道:“方炎。”

    方炎转身,看到是副校长陆朝歌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果然,把这个女人也给惊动了。

    方炎快步走到陆朝歌面前,说道:“陆校长,这事把你也给惊动了?”

    “整个学校都被惊动了。”陆朝歌脸若寒冰地说道。这个家伙,你能不能消停一下啊?你才来几天,你知道你惹出了多少麻烦了吗?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学校就不用刻意的表扬我了。不然的话,别人会误会以为我方炎爱慕虚荣。”方炎不好意思地说道。“再说,他们想请我给他们做家教,我也拒绝了-----我现在是朱雀中学的正式老师,我的一颗红心整个身体全都放在朱雀中学的学生上面。哪有时间和精力去教他们啊?”

    “编。”

    “哎-----”方炎点头。“不过,你可不能因为我拒绝他们就觉得我这个人市侩,看不起他们的流氓身份----只要流氓有上进心,那也是上进的流氓。这个理由还算能说得过去吧?”

    “跟我过来。”陆朝歌说道。

    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方炎跟在她的身体后面,欣赏着她摇动腰肢时的风情款款。

    ------

    ------

    朱雀中学大门对面的街角,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

    车子的玻璃漆黑一片,让人从外面看不清里面的景象。

    咚----

    咚----

    男人的手指头有节奏的敲击着大腿,脸色阴沉地说道:“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

    “大少,犯不着为这种事情生气。”坐在副驾驶室的老人面无表情的说道。“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仅仅是一个女人吗?”男人俊朗的五官变得狰狞。“我全心全意的付出,她从来都没有给过我一丝一毫回应。现在,她对一个小痞子另眼相待----难道你想让全花城的人都觉得我江中竹输给了一个小痞子?”

    老人并不理会江逐流的愤怒,自顾自说道:“目标人物被陆小姐请去,我们是继续等待还是直接过去找他?”

    “回去。”江逐流说道。“会面取消。”

    “是。少爷。”老人说道。对旁边的司机说道:“回去。”

    “我突然对那几个小混混感兴趣。”江逐流的身体软软地靠在座椅上面,整张脸都隐藏在车内的阴影里面,声音冷硬地说道:“带他们来见我。”

    “少爷,几个垃圾而已。会脏了手。不值当。”

    “再成熟的男人,偶尔也会有小孩子心姓。”江逐流笑着说道。“就是想玩一玩泥巴。说不定会很有意思呢?不过你说的也对,几个垃圾而已,手脏不可怕,就怕身上还沾了臭味----柳叔,你找他们谈谈。”

    “是。少爷。”老人回答道。

    --------

    --------

    朱雀中学的占地面积极大,不仅有教学区、办公区、学生生活区、学生活动区、还有教师宿舍。

    教师宿舍区和教学区隔着一堵围墙,围墙中间开着一道小门,老师可以通过小门自由回家或者去教室上课。

    宿舍区绿树成荫,红墙绿瓦,假山池亭,很是舒适写意。这里面的环境和配套设施比一些高档小区还要更加完善齐全一些。

    方炎刚来的时候,因为得罪了校董的儿子。所以学校后勤处根本就没有给他分配宿舍的打算。后来等到他转正了,所有人也都假装忘记了这件事情。

    所以,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教师宿舍区。

    “环境真不错。”方炎啧啧称赞。都说私立学校有钱,这话一点都不假。

    陆朝歌没有说话,径直前走,在一幢红墙小院门口停了下来。

    从包包里取出钥匙,打开门锁,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她没有关门,自然是有邀请方炎进去喝茶的意思。

    方炎大步跨进门槛,转身把院门给锁上了。

    陆朝歌转身,皱眉说道:“你锁门干吗?”

    方炎一愣,答道:“保护你的安全。”

    “我他妈真是太急智了。”方炎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我的安全不需要你保护。”陆朝歌冷声说道。

    “做为一个男人,我义不容辞。”方炎表情严肃的说道。

    陆朝歌懒得在这个话题上面和他纠缠,转身推开房屋大门,一股幽香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是一排三间的瓦房,独门独院,就像是一个隐藏在校园区的小别墅。

    院子里面光线极好,廊檐上面种植着大量的花卉盆栽。

    不知名的花儿开的正艳,红的黄的姹紫嫣红,那诱人的香味就是这些美艳的小精灵默默散发出来的。

    可能是因为房间门好久没有打开的缘故,屋子里的花香囤积,一开门就迫不及待的向外面翻滚宣泄。

    陆朝歌进去之后就解开衣服纽扣,要把小西装外套给脱下来。

    方炎一看急了,说道:“你不要这样,我不是随便的男人----”

    “你说什么?”

    “按照国际惯例,我们不是应该先喝一杯红酒吗?”方炎小心翼翼地提出自己的个人观点。他对这种事情也实在没有什么经验,只是从几本野路子小说和电视电影上面看到一些类似的情节用来参考。

    “-------”

    陆朝歌都懒得和他讲话了,自顾把西装外逃脱下来挂在院角的衣架,然后穿着修身的白色衬衣去打开所有房间的窗户。新鲜的空气大量涌进来,屋子里的浓郁花香才慢慢地被稀释。

    方炎老师觉得很遗憾。

    脱衣服原来是为了干活,不是为了快活。

    陆朝歌又去厨房烧了开水,提出来泡了两杯茶水后,这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看着方炎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才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不信。”方炎说道。“那个借口足够敷衍他们对我的指责攻击了吧?我又没和他们发生什么冲突。”

    “我必须了解的更清楚。避免他们找出更多的问题漏洞,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陆朝歌捧着茶杯,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喜欢打没把握的仗。”

    方炎犹豫片刻,说道:“看来只能和你讲实话了。其实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昨天放学回家,经过一家酒吧的门口,看到他们在非礼一个小女生----那个女生一看就是女学生。当时有两个小人在我的脑海里打架,叫禽兽的小人说走吧走吧,反正和你没有什么关系,那个女生也不是你的学生。禽兽不如的小人说头可断血可流遇到流氓耍流氓一定要出头----禽兽小人被禽兽不如小人打死了。于是我就上去阻止了一起恶意搔扰事件----”

    “所以他们要来报复?”

    “他们本来是准备报复的。但是看到我的那一刻,他们突然间觉得这样对待一位充满正义感全心全意为学生服务的老师实在是天理不容---大家握了握手,彼此道了声辛苦,他们就回去了。”

    “你看我相信了吗?”陆朝歌面无表情的问道。

    方炎认真的打量着陆朝歌雪白精致的脸蛋,清澈迷人的眼睛,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我看你长的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