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没文化,真可怕!

    第三十七章、没文化,真可怕!

    上课铃响了,黄浩然回教室上课。

    方炎懒散的坐在石椅上,心绪不宁。

    秦倚天,你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

    “在想我吗?”一个女孩子坐在方炎的身边,出声问道。

    “是啊。”方炎答道:“你怎么----怎么跑出来了?”

    现在是上课时间,秦倚天却出现在方炎的面前。这丫头一来就翘课?太狂妄了吧?

    “可能有些事情黄浩然还没有说的太清楚----”秦倚天说道。

    “我可没问他什么。”方炎慌忙解释。这个女生是怎么回事?她以为她能够了解所有人的心思吗?

    “你有没有发现你脑袋上插着一块牌子,牌子上面写着‘此地无银三百两’七个大字’?”秦倚天说道。“不打自招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好吧。”方炎也懒得隐瞒了。“他什么事情没有说清楚?”

    “我和朱雀中学有约定,所有老师的课我想上就上,不想上可以自由出入。”秦倚天说道。“这一点他不知道,你也一定不知道。”

    “你这么嚣张,你让老师心里怎么想?”

    “那是他们的事情。”秦倚天笑。“短时间内心里会有一些不舒服,长时间他们就会习惯的。改变不了别人,那就努力改变自己。”

    方炎打量着秦倚天近乎完美的侧脸,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从一班转到九班?对你来说,一班和九班能有什么区别?或者说,一班不是比九班更适合你一些吗?”

    “你带九班的学生到雀河边学习《再别康桥》的时候,我正好躺在河边的草丛里睡觉。你第一个出场,站在秃子的那艘破船上。那个时候阳光明朗,你的身上披上一层金黄。”

    “你读诗,也作手势。看起来有些傻,又有些----忧伤。恍惚间有一种错觉,我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想----”

    “所以你就决定来追随我这样的名师?”方炎情不自禁的得意起来。看来《再别雀桥》让他在朱雀中学一炮而红了,他得再接再励多和雀桥道别几次才行。

    秦倚天摇头,说道:“你教不了我。”

    “-------”

    方炎敢拿叶温柔的名誉发誓,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是个女人的话,他一定跳起来把他爆打一顿。

    什么叫做你教不了我?

    我怎么就教不了你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比老师还厉害?

    你比别的老师厉害也就算了,难道你还能比我厉害?

    “我来的原因是-----”秦倚天咬着嘴唇,很是坦率直接地说道:“我有预感我会喜欢你。”

    “--------”

    这是表白吗?一定是了。

    “秦倚天,不要拿这种事情随随便便和老师开玩笑。”方炎生气的说道。

    “方炎,你不用试探我了。”秦倚天眼神笃定地看着方炎,没有任何羞涩和躲闪,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从来都不需要隐瞒自己。”

    “我是你的老师----”方炎说道。

    “那又怎么样?”秦倚天不屑地说道,好像根本就没有把方炎的老师身份放在眼里。“历史上老师和学生恋爱结婚的事例还少吗?”

    “-------”

    “再说,我只是感觉我会喜欢你,只是觉得你和别的男生有些与众不同-----我会不会喜欢你,还要看你的表现和我的眼睛所见。”秦倚天无所谓的说道。“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强烈,也有可能会一天比一天清淡。谁知道呢?”

    “就为了这个----你就特意转班?”方炎觉得自己难以理解现在女孩子的心理。她们都在想些什么?

    “爱情呵-----”秦倚天仰脸看着天空,轻声说道:“虽然没觉得有多么的重要,但是,能够体会一下心动的感觉,不也挺好吗?”

    “抱歉。”方炎说道。“我没时间也没义务陪你体验。”

    秦倚天咯咯地笑。

    “你笑什么?”方洛有点生气。

    “方炎,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喜欢上我?”

    “我一定不会喜欢你。”

    “这样啊?”秦倚天拍手站了起来,说道:“方炎,在我看你表现的同时,你也好好看看我吧。有些事情,身不由已。那个时候你才会知道,老师这个身份,真的不值一提。”

    “------”

    秦倚天对着方炎摆了摆手,说道:“方炎,下节课见。”

    “叫我方老师。”

    “不。”秦倚天拒绝。“我不会叫你方老师的。”

    “因为我教不了你?”

    “也不是这样。一班的老师也教不了我,但是,我还是愿意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秦倚天转身,精致无暇的小脸很是认真的在解释这件事情。“我不叫你老师,我们就是平等的关系。如果我叫你老师,那样只会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黄浩然告诉过你我不笨吧?这种程度的选择题可难不倒我。”

    说完这番话,秦倚天昂着脑袋,像只骄傲的小天鹅一样扬长而去。

    方炎的整个身体躺倒在石椅上面,随手拔一根狗尾巴草塞进嘴巴里,冷笑着说道:“秦倚天,你竟敢挑逗我的威严----我真他妈太优秀了。”

    --------

    --------

    下午放学时间,是学校大门最热闹拥挤的时刻。

    方炎当然做不出和学生们一起挤校门的事情,他都是提前给自己下班。

    方炎现在已经有了朱雀中学的教师证,把证件别在衣服的胸口,骄傲的从门岗保安羡慕的眼神中走过,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境界和生活档次再次得到了提高和升华-----他之前出出进进都需要在保安岗登记,并由保安打电话朝里面报备。实在是太麻烦了。

    很快的,方炎的好心情就变坏了。

    因为他刚刚走出学校大门,就被人给包围了。

    “是方火火。”一个小黄毛指着方炎叫嚷着喊道。

    啪!

    小黄毛的脑袋挨了一巴掌,狼哥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冷笑着说道:“他不是什么方火火,他叫方炎。”

    “对对。就是方炎。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要不要脸啊?”小黄毛指着方炎骂道。

    “我没说我不是方炎啊。”方炎冷笑出声。这些流氓他都认识,就是陪蒋钦去酒吧遇到的那些企图非礼袁琳的小混混。小混混们平时无所事事,一无所有却又将面子看的比天大,他们找上门来报复方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不过,这么快就找对位置,证明他们还是很有实力的嘛。“如果我当时告诉你们我叫方炎,你们知道‘炎’字怎么写吗?”

    “老大,他骂咱们不识字。”一个光头气呼呼地说道。

    啪!

    光头的脑袋上也挨了一记耳光。

    “我知道。”狼哥没好气的说道。狼哥眼神凶恶的盯着方炎,狠声说道:“姓方的,我们又见面了。”

    “别搞出一幅和我很熟的样子。我认识你吗?”方炎鄙夷地说道。

    “可我认识你。”狼哥指了指胸口,恨声说道:“当时你把脚踩在这里,你还记得吗?”

    方炎乐了,说道:“被你这么一提醒,我还真想起来了。怎么会不记得?你躺在地上居低临上的看着我时,有没有觉得我这个姿势很帅气?”

    “方炎-----”

    “嘘嘘-----”方炎把手指头放在嘴边示意他们安静一些。“小声点。”

    “怎么?怕了?”狼哥显然误会了方炎的意思。“怕我们把事情搞大影响你的名声?害怕自己工作保不住了?”

    狼哥心里很得意。

    是的,我们就是奔着这个目标来的。你伤害了我,还想一笑而过?

    门窗都没有!

    “你想多了。”方炎摆手。“你的声音这么大,会让人误会我和你们一样的没素质。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一个人的对手决定一个人的成就,要看一个人优秀不优秀,就看他的对手是谁-----有什么矛盾咱们私下处理就好了,你大白天的跑到学校门口来侮辱我就不太好了吧?”

    “--------”

    什么叫做唇枪舌剑?

    当了流氓那么多年,狼哥终于体会到这四个字的力量了。

    他们圈子里骂人都是你妈的我妈的你他妈的,**直接,却又隔靴搔痒。因为这几个字眼他们太熟悉了,平时说话不带上母亲就感觉吃饭没有辣椒头发没有发胶泡吧没有女人发搔一样,总是感觉缺少一些什么东西。

    今年今天。此时此刻。

    站在面前的那个男人说话没有一个脏字,没有说爹也没有带妈,可是----怎么就让人感觉呼吸不畅血脉喷张有种想要把他砍成肉泥再捏成丸子的冲动?

    狼哥想回应一些什么,或者说说出一些更有力度骂人更恨的脏话。可是,他的脸色憋得通红,两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他的眼眶红了,泪水即将夺眶而出,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第一次生出这种感觉,当初早早退学是多么愚蠢的决定。

    没文化,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