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贱人有没有剑?

    第三十二章、贱人有没有剑?

    从陆朝歌的办公室里面出来,看到小文员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方炎就迈着自己自认为最帅气的步伐走了过去。

    “我是方炎,方是方方正正的方,炎是上下两把火的炎,美女怎么称呼?”

    “我叫张梦。你可以叫我小梦。”小文员红着脸笑嘻嘻地说道。

    “你是陆校长的秘书?”

    “是啊。平时都是我为陆校长服务。不过,郑主任----也会帮忙。”小梦说到郑经的时候,表情有些不自然。显然,两人相处的一定不是很愉快。

    “嗯。最近学校出了什么大事?”

    “大事?”

    “和我有关系的大事。”

    “有啊,你被辞退了,又被特招进来了。”

    “对对,就是这件事情。”方炎笑呵呵地点头。“这是为什么呢?”

    “你还真是问对人了。”小梦得意的说道。“这两天我一直跟在陆校长身边,所以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其实你真的被学校开除了,只不过------”

    听了小梦的讲解,方炎当真要感谢自己的那些可亲可敬的学生。

    他确实在学校的高层会议上被投票开除了,陆朝歌也着实准备放弃朱雀中学副校长的位置另谋出路。

    但是,方炎的学生们却让方炎重新回到学校,陆朝歌也从这些学生身上看到了一种宝贵的素质,她又决定留了下来。

    在方炎不在的曰子,学校里发生了很多大事。

    方炎前脚离开,黄浩然就后脚回到了家里。他把学校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给自己做记者的父亲黄文强,黄文强听了之后大怒,立即就跟着他来朱雀中学进行调查,采访了多名九班学生以及事件当事人之后,写了一篇《好老师坏老师,谁说了算?》的文章发到《华夏都市报》晚报副刊上面去。

    这篇文章一经见报,就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讨论。

    学生们眼里的好老师,却被学校认为是教学方法离经判道被开除,这样的结果让学生家长非常的不满意。

    落水女生朱芳的父母赶到学校,原本是想找学校的麻烦。但是听了女儿的解释以及九班学生的说情,他们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给学校送来了感谢信----感谢信到了,感谢的人被被赶走了,他们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在学校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

    孩子在朱雀中学读书的父母们也向自己的子女打听这件事情,听现场见证那一场‘诗歌朗诵’的孩子讲述当时发生的事情,看着他们眼里流露出来的兴奋羡慕光芒,家长们的心思也活动开了,纷纷打听能不能把自己的孩子转到九班-----

    朱雀中学的高层再也坐不住了,由校长张绍锋亲自牵头召集,再次开会讨论要把方炎给重新招聘回来。

    可是,刚刚把人赶走,又立即把人请回来,学校的面子难堪,当事人心里也肯定一百个不乐意。

    于是,他们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决定给予他一些赔偿:直接迈过三个月试用期,成为朱雀中学的正式老师。

    这件事情没办法和方炎直接沟通,张绍锋就亲自找了陆朝歌谈判。在答应了陆朝歌的诺干要求后,陆朝歌也答应收回辞呈继续留在朱雀。

    方炎一去一回,最丢脸的就是李明强一伙。他们耗费心机想要把方炎给送出去,没想到还得这么大费周章的把他给请回来。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好看?”方炎看着小梦问道。

    “有。”小梦低头。这人怎么这么直接?现在就表白----是不是太快了些?

    “既然他们都说过,那我就不说了。”方炎朝着小梦摆摆手,快步朝外面跑去。

    他要去见他的学生们,去见那些可爱的孩子。

    “---混蛋”小梦看着方炎的背影咬牙切齿。

    --------

    --------

    别克车在别墅门口停下,郑经推开车门下车,抹了把脑袋上的头发,让它们看起来更加熨贴柔顺,又整理了一番中山装的衣领,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整洁干净一些,这才小心翼翼地按响了院子门口的门铃。

    咔-----

    门开了,郑经推门走了进来。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老人迎了上去,做了个欧式古老的邀请手势后,说道:“少爷在后园等您。”

    “谢谢。”郑经感激地说道,跟在老人的身后朝着别墅后院走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真是难以想象,别墅的后园就是一个巨大型的高尔夫球场。

    不仅仅是这一幢,这一整排的别墅后院,都是高尔夫球场,他们随时都可以提杆走出来打几球。

    一个男人背对着他们正挥杆准备击球,身材挺拔,姿势标准,一看就是这方面的行家高手。

    嗖!

    男人一杆挥出去,球纹丝不动。

    抽空了!

    男人转身看过来,随意地把手里的球杆递给身边的老人,笑呵呵地说道:“郑经,你每次过来都会影响我发挥----”

    郑经额头汗水密集,滚圆的身躯努力的向下弯曲,惶恐的说道:“江少,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个时候来。”

    “我让你这个时候来,你不这个时候来,准备什么时候来?”男人板着脸问道。

    “是是,大少让我来我就立即来----”郑经连连点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什么‘是’。

    江逐流大笑,上前拍拍郑经的肩膀,说道:“好了老郑,和你开个玩笑----怎么了?你老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有事要和我谈,是什么事情呢?”

    “江少,是这样的----”郑经瞥脸看了旁边的老管家一眼,犹豫不决。

    “说吧。柳叔是自己人。”江逐流随意的说道,对自己的这个老管家很是信任。

    “是陆校长的事情。”郑经小心翼翼地说道。“她和一个男人走的太近,我担心-----”

    “嗯?”江逐流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什么样的男人?”

    “老师。”郑经说道。“学校新来的一个语文老师。”

    “老师?”江逐流大笑。“老郑,你觉得我应该担心?”

    “不是担心。江少谁也不用担心。”郑经赶紧解释。“我就是觉得---觉得这个人有些与众不同。江少应该对他有所关注。”

    “怎么个与众不同法?”

    “很贱。”

    “------”江逐流很是诧异地看向郑经,问道:“这算是什么评价?”

    “江少,这个----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怎么说呢?如果要我找一句话形容他,我想到的第一个字眼就是这个贱字。他真的----很让人讨厌。”

    “既然这样-----”江逐流似笑非笑地看着郑经。“我为什么要关注这样一个贱人?”

    “或许男人不喜欢他,可是女人----女人大概都会喜欢这样的男人吧?”郑经不确定的说道。反正他心里是一百万个不喜欢方炎的,在他没来之前,自己就是陆朝歌的头号心腹大将。他来了之后,抢走自己的马屁台词不说,还让陆朝歌越来越疏远自己。因为他的事情,陆朝歌好几次都毫不留情的训斥自己。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胖人也是人好不好?他们这样对待自己,得让人心里多难受啊?

    江逐流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郑经,说道:“你觉得陆朝歌有可能喜欢上这样一个----贱人?”

    “陆校长为他做了很多事情。”郑经说道。

    “是吗?说来听听。”江逐流很感兴趣的说道。

    “好几次他出事,都是陆校长出面把他保下来。这一次他被学校开除,结果陆校长-----”

    “如果你下次说话不说完整,下半截话就永远不要说了。”江逐流说道。

    “陆校长要跟他一起离开。还说他走,她也走。”郑经慌忙说道。

    “老郑,这样就对了嘛。我最讨厌说话的时候绕弯子了。”江逐流笑呵呵地说道。

    他对着管家招了招手,管家立即把手里的高尔夫球杆送了过去。

    江逐流接过球杆,双手握紧后,猛地朝着江逐流的脑袋抽了过去。

    “啊------”

    江逐流猝不及防下被人袭击,捂着脸痛呼着倒在地上。

    江逐流可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挥舞着球杆一杆又一杆的击打在他的脸上身上。

    啊啊啊-----

    郑经双手抱头,惨叫连连。

    啪-----

    球杆脱手而出,江逐流这才停手。

    他接过老管家递过来的白色丝帕擦手,蹲下去看着脸上伤痕累累的郑经,伸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关切地问道:“老郑,你没事吧?”

    “---没事。江少,我没事。”郑经语带哭腔的说道。

    “没事就好。我这人啊,就是个臭脾气-----”江逐流满脸歉意地说道。“不过,你让我发泄发泄就好了。是不是?”

    “是是。我明白----明白。”

    “老郑啊,你太让人失望了。我把你安排在这个位置上,就是为了让你照顾好陆朝歌。结果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没有和我打声招呼?”

    “事情发展的太快了,我来不及-----”

    “多快?”

    “那个方炎,他才来两天。”

    “两天?”江逐流脸上的笑容凝固。“两天,陆朝歌就要跟他一起走?”

    “是的。”

    江逐流沉思不语。

    良久,突然间出声问道:“老郑,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有魅力的人。”

    “不不。你没说实话。”江逐流摆手,俊朗的脸上带着莫名的嘲讽。“我是一个变态。对不对?”

    “------”

    “你说,贱人怕不怕变态?”

    “一定怕。一定怕。”郑经说道。

    “那就好。”江逐流满意的点头:“看来,我应该和他好好谈一谈了。就是不知道----贱人手里有没有可以杀人保命的剑?”

    “-------”

    (ps:每天万字更新,老柳很努力。大家伙看完帮忙点个收藏丢几张票票,新人新书,需要鼓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