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你的拉链没有拉上!

    第十八章、你的拉链没有拉上!

    上班的路上,方炎感觉身后有人在跟踪自己。

    猛一转身,就看到穿着一身蓝色校服娇俏可人的蒋钦就站在不远处气呼呼地瞪着自己。腮帮子高高地鼓起,看起来受了很大的委屈。

    “骗子。”蒋钦生气的骂道。

    “我怎么是骗子了?”方炎转身就走。

    咚咚咚----

    蒋钦快步追了上来,跟在方炎的屁股后面,数落着说道:“你还不是骗子?你明明答应我不给我补习的----”

    “我是答应了。”方炎辩解着说道。“可是后来你妈问你意见的时候,你又爽快的答应了,我以为你通过短暂时间的相处对我有了一定的了解,发现我是一个知识渊博人品正直的好老师后,又改变了主意呢。哪个女学生不想有一个英俊潇洒还容易亲近的补习老师?你被我的魅力倾倒我一点也不会觉得意外。”

    “啊哈哈哈-----”蒋钦笑得喘不过气来。“方炎----老师,你怎么那么厚脸皮啊?我不知道你知识渊博人品正直,可是我知道了你的脸皮真的比城墙还厚耶。这么不要脸的话你怎么好意思说的出来?”

    方炎站在公交车站台,对身边脸颊红润就连修长的脖颈都爬上一层薄薄淡粉的小姑娘说道:“老师最重要的就是言行一致,说实话做实事。事实就是这样,我也不能假装谦虚地去掩盖什么,那样是对学生的欺骗和智商上的亵渎。”

    十九路公交车驶过来了,方炎对着蒋钦摆了摆手,快速的朝着门口冲了过去。

    他只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其它挤车人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不要坏我大义,我会倚天和屠龙

    我愿情义交融,让我有始有终----

    才刚刚跑到一半,四面八方的人流就涌过来把他包围了。

    他夹在中间进不去出不来,模样极其的狼狈。

    “大姐,我可是太极高手。”方炎拍拍身前一个挤得最起劲并且很不厚道的把自己的高跟鞋踩在他皮鞋上的中年妇女,说道:“很危险的。”

    “老娘还会绝户撩阴腿呢,你信不信我撩你阴?”大姐回头很是嚣张的说道。

    “啊-----”

    大姐踩着方炎的脚背猛地一跃,就跳上了公车车门。

    看着方炎站在原地惨叫,背着书包的蒋钦笑得眼泪花子都流出来了。

    好不容易上了车,方炎站得离那位会绝户撩阴腿的大姐远远的。

    能够在上班高峰期迅速挤上公交车的,哪一位不是实战经验丰富的绝世高手?方炎会的那几招太极根本就不够看的。

    有人拍打肩膀,方炎转身,就看到蒋钦那精致无暇的俏脸就在他身后。

    “你怎么上来了?”

    “我要去学校啊。难道只许你坐十九路车啊?”

    “哦。”方炎应了一声,又转身过去。

    蒋钦用手指头捅捅方炎的后背,笑着说道:“方老师,你真的是太极高手哦?”

    “这还能有假?”方炎认真的点头。“今天没有机会发挥。下次打给你看。”

    于是,蒋钦就笑得更厉害了。

    “这人有病。”方炎盯着蒋钦看了几分钟后,心里有了判断。

    “方老师,你不要这么搞笑好不好?你要知道---笑死人也是要偿命的。”蒋钦娇喘吁吁地说道。

    “我没有搞笑。”方炎很不满地说道。他本来就是方氏太极传人,这么严肃的事实,怎么是搞笑呢?

    “你这句话就很搞笑好不好----”蒋钦又笑。她真的很喜欢笑。

    方炎沉默,不想和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说话。

    “喂?生气了?”蒋钦站在方炎的身后,因为个头没有方炎高,所以说话的时候只能垫起脚尖,不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小姑娘对着一个年轻男人的后背在讲话。

    “没有。”方炎面对着窗户,看着车外花城的清晨街景。

    “哼,小气包,你就生气了。”

    “-----”

    “你真的是老师?”

    “真的。”

    “你真的是朱雀中学的语文老师?”

    “真的。”

    “我不相信。”

    “随便。”

    “你给我证明。”

    “不给。”

    “骗子。”

    “我骗你什么了?”

    “骗我你是朱雀中学的老师----”

    “我真的是。”

    “骗子。”

    “------”

    -------

    车厢拥挤,每个人拥有的都只是那么一点点立足之地。方炎和蒋钦挨得很紧,蒋钦为了和方炎说话,半个前胸几乎都贴在了方炎的后背上面。

    只不过小姑娘还是很矜持的,用手撑在方炎的背部,努力的在两人之间撑出一小片空隙。

    “啊----”蒋钦突然间惊呼出声,身体也重重地朝着方炎的身上压了过去。

    方炎猛地挺腰,把女孩子前倾的身体给接了下来。

    直到蒋钦重新站直身体,方炎这才转身看过去。

    “怎么了?”方炎问道。

    “他推我。”蒋钦指着身后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说道。

    “谁推你了?”男人扶了扶眼镜,说话的态度十分恶劣。“是车子颠簸,我不小心压上来了。”

    “谁让你那么靠近的?你站那么近干什么?”蒋钦也不是个胆小的主,指责中年男人的罪行。

    “车子这么小,我能站到哪儿去?怕挤?怕挤打车去啊。”

    “你-----”蒋钦词穷,对付这种身高马大还死不要脸的男人,她实在没有更好的反击方式。

    方炎上下审视了一番中年男人,对蒋钦说道:“我来处理。”

    他把蒋钦拉到前面,然后自己站在蒋钦刚才站立的位置。他的身体正好把蒋钦和那个中年男人给隔离开来。

    方炎转身看着那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说道:“感觉怎么样?”

    “什么?”男人满脸的厌恶,对方炎‘换座’的行为十分的不满。

    “我都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男人眼神躲闪,急声辩解。

    “不用那么紧张----”

    “我没有紧张,我什么都没做。”中年男人很不喜欢方炎的眼神,他的眼神很清澈,但是微微眯起来的时候,给人犀利刺人的感觉。也不喜欢他的笑脸,一种他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的样子。

    “白痴。”方炎骂道。“我什么都没问,你就忙着说你什么都没做----难道你不知道这种行为叫做欲盖弥彰吗?”

    “神经病。”男人骂了一句,准备撤离。

    “你的拉链没有拉上。”方炎出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