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无可奈何做家教!

    第十七章、无可奈何做家教!

    “方老师,吃只鸡腿----”

    “方老师,我做的香煎鱿鱼可是一绝,下酒最适合了----”

    “方老师,你吃菜啊,别客气,在嫂子这里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

    -------

    方炎看着面前盘子里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食物,知道自己答应蒋钦的事情可能很难完成了。

    吃人嘴软啊!

    李嫂的屠夫丈夫蒋大业捧着酒杯嘿嘿地笑,时不时地对方炎说方老师咱们走一个。不管方炎手里那杯酒有没有‘走’,反正他是‘走’的彻底,一滴不剩。差点儿就裸奔了。

    李嫂市侩、热情,又有着这城中村妇女特有的精明。蒋大业话少憨厚,除了‘方老师,咱们走一个’这句话,几乎和方炎没有共同语言。

    李嫂腰粗臀圆,蒋大业肉乎乎的,不像是屠夫,更像是一个慈眉善目的酒店厨师或者小饭馆老板。

    可是,这样的一对夫妻却生了一个古灵精怪-----模样看起来还非常好看的女儿。

    说实话,蒋钦真的很好看,除了叶温柔-----呸呸呸,叶温柔那样的能算是女人吗?

    大大的眼、细细的眉、翘挺的鼻梁,就算不用任何胭脂也仍然让人充满食欲的樱桃小嘴。

    吹弹可破的皮肤,天真烂漫的神情,乌黑长发随意飘散,认认真真的坐在父母面前吃饭,就像是这城中村的小公主。

    每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都是自己家里的小公主。

    小丫头的眉眼还没有完全长开,却有一种顾盼生姿的媚意。这媚意仍然含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涨,真不知道她会绽放出如何妖艳让人惊心动魄的美丽。

    “方老师,吃块牛肉。菠萝牛肉,你们北方也是这种做法吧?”李嫂说话的时候,又在方炎面前的食物小山上面做了些贡献,让它看起来更加的高耸险峻。

    “是的。”方炎点头。

    “方老师,朱雀中学的学生还好教吧?”李嫂漫不经心地问道。

    “还好----我也是刚去。”方炎知道正题来了。

    一直安静吃饭的蒋钦听到母亲的话,偷偷给方炎打了个眼色,提醒他要记得遵守自己的承诺。

    “朱雀中学是名校,那里面的学生素质一定是相当高的。”李嫂自顾说道。“不像我们家亲亲----”

    “亲亲?”

    “妈。”蒋钦脸颊微红,生气的说道:“我叫蒋钦。”

    “哦,对,亲亲就是蒋钦。”李嫂赶紧改口。

    “------”蒋钦恨不得把脑袋埋在面前的海鲜汤里。老妈怎么可以在一个外人面前叫自己的小名呢?还是这样一个----太给人亲昵感的小名。

    “蒋钦小学的时候没有发挥好,只考上了二十六中。二十六中也算是好学校-----可是,可是前面还排着那么多的好学校,她想考上朱雀高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有志者事竟成。蒋钦聪明伶俐,一定可以考上朱雀中学的。”方炎婉转的拒绝着。

    方炎话里的潜台词就是你女儿很聪明了,用不用家教其实都可以考上朱雀中学的。

    “如果发挥超常,说不定会考上比朱雀中学更好的高中。”

    蒋钦嘴角牵扯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对方炎的回答一般满意。

    为什么是一般呢?

    因为这家伙太歹毒了,聪明伶俐就一定能够考上朱雀中学了?每年中考高考失利的学霸还少了?如果到时候自己考不进朱雀中学,那就是自己不够聪明伶俐?

    “方老师也觉得我们家亲亲聪明?”李嫂高兴的说道。“不是和你吹,我们家亲亲从小就聪明,说话比同年龄的孩子早,走路比其它的小孩子快。三岁给我讲英文,五岁都可以给我背唐诗----白居易的那什么?那什么那么长,她都能背下来。”

    “太厉害了。”方炎跟着夸奖。“我不如她。蒋钦都可以给我做老师了。”

    扑哧-----

    蒋钦笑出声音。这拒绝的理由也太假了吧?

    她用筷子敲打着碟子,说道:“妈,你有完没完啊?在你老眼里,我就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是吧?”

    李嫂讪讪的笑,说道:“我说的也是实话----”

    她又帮方炎夹了一筷子青菜,说道:“方老师,虽然咱们是第一次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但是,李嫂的姓子你也是知道的,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我不把你当外人,你也别和我见外----是这样的,蒋钦今年已经是初三了,是中考前最重要的一年。花城是教育强市,以她现在的成绩,想要考上重点高中有些危险。”

    李嫂嘿嘿地笑着,一幅很不好意思的模样:“方老师不是朱确中学的语文老师吗?那一定是有大学问的。我想请你给我们亲亲补习补习语文,给他的中考再加一道保险。方老师,你觉得这样行吗?“

    方炎看了蒋钦一眼,小丫头正偷偷对着她晃动手指头:不许答应。

    “李嫂,不是我不肯答应,实在是----学校的事情多,我上下班也没个准点。我怕我回来太晚,耽误了蒋钦同学的学习,那不是得不偿失吗?”方炎为难地说道。

    “不会。不会。”李嫂赶紧劝解。“怎么会耽误学习呢?你回来了,就给亲亲补习一会儿,你没回来,就让亲亲自己温书。这怎么会耽误呢?再说,再说你也要吃饭不是-----以后啊,你晚上回来就在李嫂这边吃饭,不就是多一双筷子吗?想吃什么,李嫂就给你做什么,我们家老蒋是杀猪的,别的不敢说,什么猪头肉猪大肠猪肋排什么的,绝对不缺你的----”

    “这样怎么行呢?”方炎有些动心。如果晚饭在这边吃,可以节省不少钱呢。至少,在发第一个月工资前,自己不会担心财政危机问题。

    至于以后,可以说自己工作繁忙再推掉嘛----李嫂做的菜还是非常可口的。

    “可以的。可以的。方老师,你就答应我吧?每一家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好,我不希望她成龙成凤,总得考个好高中,考个好大学,以后有一份能够吃饱饭的工作吧?”

    方炎沉思良久,说道:“李嫂,我不图你的饭,也不图蒋钦以后报恩,我就图你说的这句话-----是啊,谁家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好成绩好以后考个好大学有个好前程呢?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虽然我还没有孩子,但是,我也是有父母的人。我能够体会他们在我身上付出的辛苦和心血。他们苦啊。”

    啪----

    方炎的小腿被踢了一脚,那是蒋钦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方炎指着蒋钦,说道:“就怕蒋钦不愿意。”

    “怎么会不愿意呢?”李嫂一把抓住蒋钦,说道:“亲亲,你快说,你愿不愿意请方老师给你补习?”

    “愿意。”蒋钦哭丧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