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你们主任住哪里,我去给他送点礼!

    第十四章、你们主任住哪里,我去给他送点礼!

    “听你这么说我很难过,要不你说你有事骗骗我?”

    郑国栋只觉得喉咙一甜,有种当场喷血的冲动。

    想要骂他一句贱人,担心全世界的贱人都提出抗议。

    “你没走?”郑国栋恶声问道。父亲明明说会出面解决这件事情,为什么这个混蛋家伙还大摇大摆的走进他们的病房?

    “你是说离开朱雀?我是想走来着,但是学校领导觉得我知识渊博,对学生耐心包容,现在想找我这样的好老师实在是太困难了----我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盛情难却,就决定留下来,把我的青春和身体奉献给这所学校。”

    青春?身体?

    郑国栋三人明白了一件事情,他们以后还要经常和他打交道。

    “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方炎很是大度的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来,说道:“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喜欢记仇的男人,反正我之前也没有吃过亏----”

    “-------”

    “按照年纪,我是你们的长辈。按照身份,我是你们的老师。你们让我占点便宜怎么了?吃亏是福,年轻的时候多吃些亏,以后就能像我一样享福。只要咱们能够保持这种正常健康的关系,我相信以后我们一定会生活的很愉快。你们觉得呢?”

    “不可能。”郑国栋的眼睛都红了,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方炎,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不是你走,就是我们走。你和我只有一个人能留在朱雀。”

    “就是。别得意。我们一定会把你赶走的-----”

    “这次不行还有下次,下次不行还有下下次----总有一天你会被赶滚蛋-----”

    -------

    “都表态完了?”方炎问道。

    “出去。”郑国栋指着门口说道。

    “你们说这个世界上有人愿意给一群混蛋做老师吗?”

    “-------”

    “没有吧?方炎自个儿回答道。

    “-------”

    “所以,你们能理解听到你们这么说我有多开心吗?”方炎笑起来像是一头狡猾的狐狸。“借用一位前辈的话来说就是-----我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不不,是我的知识没有那么廉价。”

    “-------”

    直到方炎离开病房,郑国栋和李阳陈涛三人还傻乎乎地愣在哪儿。

    “郑少,要不----咱们换班吧?”李阳说道。

    “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以后咱们也做老师,打狗曰的儿子----”陈涛说道。

    砰!

    郑国栋一拳砸在墙壁上,吼道:“不走。死也不走。要走也是他走。”

    --------

    --------

    方炎很快就遭到了对方的报复。

    他看着这窗户绣迹斑斑,墙壁漆黑发霉,天花板还在向外面渗水的小单间,问道:“这就是教师宿舍?”

    朱雀中学有明文规定,如果在职老师有需要,可以提出住校申请,学校会为每一位单身老师安排一个房间。

    但是,明文里面没有规定,具体要把老师分配到哪一个房间。

    走在校园的时候,方炎觉得朱雀中学的硬件设施还是很不错的。绿荫葱葱,万紫千红。篮球场足球场游泳池健身室一个都不少,比一些二三流大学的条件还要更好一些。

    学校不差钱!

    但是,来到自己的宿舍后他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如果老师全都安排进在这样的房间里,学校的老师不全都要跑光了?

    “还是说,只有自己是这样?”方炎的心里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是的。”小李说道。小李是学校后勤处的工作人员,负责安排方炎的食宿问题。至于后勤处的主任是哪位----抱歉,方炎的级别太低,根本就没见着主任大人的面。

    “其它老师也住这边?”方炎伸头朝外面看过去。“我怎么没看到其它的老师在啊?”

    不仅仅没有发现其它老师,整条走廊连个人影都没见着。难道说,今天所有的老师都在忙着上课?

    “别的老师不住这边。他们另有安排。”小李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小兄弟-----”

    “谁跟你是兄弟了?”小李生气的说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就比我年长很多了?

    在社会上工作,就怕别人说你‘小’了。小不仅仅代表你年轻,还代表你没资历。以后分房没你,升职没你,你就永永远远都是一个‘小弟弟’。

    “大哥,我就是想请问一下,为什么其它的老师都住在别的地方,我住在这里?你看看,这地方能住人吗?屋子发霉不说,还在向外面渗水-----能不能给我换一间?”方炎小声哀求。

    小李对方炎叫他‘大哥’的态度很满意,见到周围也没别人,小声说道:“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没有啊。”方炎说道。“我今天才来报道,怎么会得罪人呢?来不及吧?”

    “奇怪啊。”小李说道。他也没办法想象一个第一天上班报道的老师就把学校高层给得罪完了。“明明教师区那边还有房间,怎么把你给分到这杂工区了?”

    “杂工区?”方炎一愣。

    “你知道这地方住的都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方炎摇头。看来里面的水还真是深啊。

    这就是那些人给自己的下马威吗?

    “门口看门的保安食堂做饭的阿姨还有烧锅炉的-----他们住的房间都比你这间好。这一间屋子以前没人住,一直做杂物间使。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把你给分来了。为了给你腾地儿,我们后勤处还专门派了两个人过来把屋子里的破桌子烂椅子给搬空了。”

    “这不是欺负人吗?能不能给我换一间?”

    小李耸耸肩膀,说道:“这是主任亲自安排的。我可没权利做主。除非主任发话,或者说你能够找到比主任级别还高的领导帮你说话-----不过,主任既然这么干,肯定有这么干的理由。你啊,肯定是得罪人了。”

    “太过份了。”方炎怒了,喝道:“你们主任住在哪儿?”

    小李吓了一大跳,说道:“你想干什么?你可别乱来啊-----”

    这些情况是他告诉方炎的,如果方炎跑去找主任的麻烦,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我去给他送点礼。”方炎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说道。

    “--------”

    小李差点儿被这个答案给噎死。傻站了好一阵子,然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有悟姓。”小李对着方炎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