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不做鹿不做马,只是要讨一个说法!

    第十一章、不做鹿不做马,只是要讨一个说法!

    朱雀中学。极少对外开放的小型会议室。

    “方炎必须开除。”一个脸膛发红的中年男人声音沉稳的说道。“这样的老师,简直是我们朱雀中学的耻辱。要是被媒体知道了朱雀中学有老师体罚学生的事情,那对我们朱雀的名誉是多么沉重的打击?还有哪家的家长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我们朱雀中学里来读书?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会给我们的学校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说话的人是朱雀中学的校董郑天成,他平时不负责学校事务,但是当学校有什么重要事项需要做决策时,他又必须到场。

    开除一个还没有正式转正的老师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可是,因为事情牵扯到他的儿子,他就特意过来组织了这个会议。

    说到这里,他就抬头瞟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陆朝歌。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坚持,如果他打完那通电话,陆朝歌立即把事情给办妥当了,他哪用得着如此大费周章的动员来开这个会?

    这个女人,还真是骄傲啊。看来得找机会给她一点压力才行。

    美国的教育女王,看来还没有完全适应华夏国的国情呢。

    “我赞成。”一个高高瘦瘦戴着幅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说道。他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李明强,铁杆的郑天成嫡系。“我们学校的校训是团结活泼勤奋善良,我们一直致力于提升学生的个人素养。可是,我们更不能忽略了对老师的严格要求。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带头的老师都是这种低素质人员,我们又怎么能够如此苛刻的要求学生呢?”

    “我建议,对这种有暴力倾向的老师一定要及时,准确的处理。把他清除教师队伍,并且要报警追究他的刑事责任。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也为朱雀中学的广大教师队伍做个警示。这样的错误,只犯一次就够了。以后绝对不能再犯。”

    “我也赞成郑先生和李主任的提议,这样的事情绝不可以姑息。”

    “同意。”

    --------

    陆朝歌冷眼看着这些人抱成一团来迫害一名新来的老师,心里有着压抑不住的怒意以及来自内心深处的悲哀。

    陆朝歌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明明是他们的孩子犯了错,为什么要离开的却是那位被欺负的老师?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好人没有好报,坏人猖獗当道?

    “我不同意。”陆朝歌猛地站了起来,声音坚定态度强硬的说道。“方炎老师没有错,他不应该被我们驱逐。如果我们把一个无辜的老师赶出学校,我们的学校还怎么立足?我们怎么向朱雀中学的两百三十二位教职工交代?怎么向那些亲眼见证了事情发生发展的学生们交代?”

    谁也没有想到陆朝歌的反击是这么的凶猛,这个女人----她吃错药了?还是说,她和那个姓方的老师有什么亲密关系?

    “没有错?把自己的学生打的住进了医院,这还没有错?”李明强冷笑不已。“陆校长,你还真是懂得包容下属啊。”

    “那是学生自己打架受伤。他们还打伤了同班同学黄浩然。”陆朝歌据理力争。

    “一派胡言。据我们所知,郑国栋和李阳陈涛两名学生关系密切,进教室之前还一起吃的午饭,怎么可能自己打架受伤?”

    “就是。肯定是方炎动的手,却把责任推卸到学生身上。”

    “这种没有责任感的老师一定要清除教师队伍,简直是我们的耻辱。”

    -------

    “那就验身。”陆朝歌说道。

    “什么?”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陆朝歌。怎么个验身?

    陆朝歌稍微犹豫,说道:“既然你们认定是方炎老师动手打人,受伤学生的身上一定有方炎老师的指纹。我们对受伤学生进行验伤,如果他们身上当真有方炎老师动手的痕迹-----方炎老师愿意接受辞职的处理。”

    说实话,提出这个解决办法,陆朝歌心里也是没底的。

    他相信方炎没有动手打学生,但是,在拉扯碰撞中,总会有过身体接触吧?

    如果当真在那三名学生的身上找到了方炎的指纹,难道当真让方炎辞职?

    但是,这个办法是方炎自己提出来的。他对自己信心满满,而此时的情况也不会给陆朝歌更多的选择------

    “那就验身吧。”郑天成一语断决。

    --------

    --------

    陈大海站在教室,眼神严厉地扫视全班同学一遍,说道:“太不像话了。老师打学生,这还有天理吗?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老师还靠体罚学生来管教学生?这不只是无能,简直是无耻。”

    班级里噤若寒蝉,所有人都低下脑袋不敢和陈大海的眼神对视。

    陈大海对自己的威严非常满意,声音稍微温和了一些,说道:“新来的语文老师方炎殴打郑国栋李阳陈涛三名学生事件,学校已经知道了。正在开会讨论此事,学校给出的处理是辞退方炎,并且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哗-----

    听到方炎要被赶走,班级里有些搔乱。

    方炎虽然是第一天过来上课,但是他已经用他的博学他的幽默吸引了不少学生。这是一个很好玩也很容易让人亲近的老师,他们不舍得和他分开。

    “安静。”陈大海大声喝道。

    学生们立即噤声。陈大海是数学老师兼班主任,掌控着他们的‘生死大权’。

    “任何人做了错事都要承担责任。老师也不例外。把学生打的住进医院,难道不应该受到惩罚吗?”陈大海厉声说道。

    “方老师没错-----”黄浩然出声说道。

    陈大海的眉头跳了跳,说道:“方老师有没有错,你们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学校说了算。学校已经做出决定,谁也没办法更改。我劝在座的各位同学,最好冷静一下,知道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以后我们相处的曰子还长。”

    方炎走了,陈大海还在。谁敢在这个时候为了一个即将离开的老师而得罪自己的班主任?

    “谁还有什么要补充的?”陈大海问道。

    没人说话。所有人都避开他的眼神注视。

    “这一节课大家自习。”陈大海走下讲台,朝着门口走去:“黄浩然出来。”

    (ps:谢谢你们来参加60225的活动,我也一次又一次被你们感动。我不知道你们的极限在哪里,但是,肯定不是现在。我们,再次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