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原本以为是兄弟,没想藏着两卧底!

    第八章、原本以为是兄弟,没想藏着两卧底!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还有一条韩愈没好意思说出来:揍学生。

    你看看这些文人,该说的不说,总是喜欢故意误导观众。

    学生耍流氓,那就是流氓学生。先是流氓,然后才是学生。

    揍之!

    方炎也看过一些教师题材的影视作品,里面的坏学生们k粉泡妞喝酒砍人,也只是一笑而过,不会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但是,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光荣的伟大的要为朱雀中学的女生和陆朝歌做牛做马的教师,他有责任有义务对自己班里的这种坏学生严加看管大加训斥------其实他们只是单纯的耍流氓也就算了,他们爹妈都不管,方炎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们醉酒闯进教室影响了其它学生的正常学习,让班级里充满了难闻的酒气。最最不可容忍的就是,他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骂方炎是一坨屎------被一坨屎骂一坨屎,方炎觉得自己受到了双倍的侮辱。

    方炎又蹦又跳又是倒背《道德经》又是卖萌搞笑还是有效果的,看到孔国栋辱骂方炎,就有学生看不过去了。

    “孔国栋,你在干什么?怎么可以这么和方老师讲话?”第一个站出来的就是学霸黄浩然。

    “就是,太过份了。一点礼貌都没有。”许影也打抱不平。

    “酒味难闻死了,快出去-----”

    ------

    孔国栋冷笑出声,他摇摇晃晃的走到黄浩然面前,按着他的脑袋威胁道:“小四眼,你信不信我让你脑袋开花?”

    “你敢。”黄浩然不服气。

    “你看我敢不敢?”孔国栋说话的时候,重重地在黄浩然的脑袋上拍了一记。黄浩然一瘦弱学生,被这么一拍,脑袋磕在书桌上,发生沉重的响声。

    等到他抬起脑袋的时候,眼镜镜片裂了,额头上紫红一片。

    “啊-------”

    班里的女生发出尖叫的声音。

    “闭嘴。”孔国栋大声吼道。“还有谁敢站出来的?下场就和黄浩然一样。”

    “------”

    班级里安静下来。所有学生都一脸惊诧的看向孔国栋,看来对他极为忌惮。

    方炎在心里冷笑,看来这几个家伙很有威信嘛。

    方炎走下讲台,朝着后门走过来。

    孔国栋就站在黄浩然旁边,眼神挑衅地盯着方炎。

    就连孔国栋的两个跟班李阳和陈涛也丝毫不在乎方炎的老师身份,一左一右的簇拥在孔国栋的身后,脸带笑意,得意洋洋的看着方炎。

    方炎在孔国栋的面前站定,说道:“你是九班的学生?”

    “九班孔国栋。你出去打听打听,整个朱雀中学没有人不知道大爷的名字。”孔国栋很是骄傲的报出自己的大名。“我说,那个什么两把火老师,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是我劝你还是别想着把第一把火烧到我的头上-----就怕烧不着别人,反而把自己给烧毁了。”

    “你们俩也是九班的学生?”方言看向李阳和陈涛,问道。

    “当然是了。不然站这干什么?”大块头的陈涛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你们是九班的学生,我以九班语文老师的身份要求你们-----出去。”方炎看着面前这三个不良学生,表情冷峻,声音严肃的说道。“你们影响了其它学生的正常学习。”

    “有影响吗?”孔国栋笑嘻嘻地审视着其它的学生,大声喊道:“我有没有影响你们?”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孔国栋大笑,说道:“两把火老师,看到没有?他们表示学习完全不受影响。因为我们的到来,他们反而充满了学习的激情和**。”

    方炎对其它学生的懦弱或者‘逃避’有些失望,却也明白自己初来乍到和学生们的感情没有深厚到让他们不惜得罪一群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恶霸来维护自己,他指着门口,说道:“这节课是语文课,你影响了我的教学。出去。”

    孔国栋怒了,骂道:“我说你到底是两把火还是二百五啊?我说的话你没听清楚吗?大爷心情好的时候,我才认你这个人做老师。惹怒了大爷,你就是一坨狗屎,一坨随时都得被人踩在脚下被赶出朱雀中学的臭狗屎----很不幸,大爷现在就生气了。你准备滚出朱雀吧。这天上地上谁也救不了你。”

    “你嘴巴长痔疮了?”方炎盯着孔国栋,一脸认真的问道。“说话怎么总是带着一股屎臭味?”

    文采好的人骂人都毒,谁让人家词汇量丰富比喻又生动形象呢?

    “妈的,敢骂老子------”孔国栋恼羞成怒,想要出嘴反驳,却发现自己实在骂不出比这句更恶毒的话,气极之下,一拳打向方炎的左脸。

    学生打老师,真是不怕死。

    方炎右手一探,绕着孔国栋的手臂划了一个圆圈。

    扫清尘!

    咚------

    “啊------”李阳捂着眼睛惨呼出声。

    他只是看热闹的,怎么这一拳打在他的眼眶上面了?

    孔国栋愣了一下,只当是自己喝多了酒手脚不灵活。

    怒吼一声,再次出拳打向方炎的胸口。

    方炎再次出手划圈,然后手背向后一推。

    展凤尾!

    砰!

    陈涛胸口中招,身体连连后退。

    陈涛和李阳被打懵了,老大这是怎么了?怎么专朝他们下手?

    “还不上来帮忙。”孔国栋酒意上涌,仇恨攻心,一边朝着方炎扑过去一边大喊大叫。“今天我要撕了这杂种。”

    陈涛和李阳赶紧起来助战,不敢让孔国栋一声吃亏。

    于是,全班学生都见到了神奇的一幕。

    “我打死你,你敢插我的眼睛----”李阳一拳打在陈涛的脸上。

    “你这个王八蛋,你踢我的蛋,我和你拼了-----”孔国栋的鼻梁中招。

    “你们竟敢打我,你们竟敢打我-----”孔国栋追着李阳爆打。

    ---------

    方炎被三人围攻还轻松惬意,时不时的招招手划个圈,胜似闲庭信步。

    表面上看起来,正在发生的这场很不文雅的乱斗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他只是一个处在局内的局外人。

    “我还以为他们是好兄弟,原来有两个是卧底。”一个学生呆滞良久,无限感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