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看起来像白痴和看起来很好吃!

    第二章、看起来像白痴和看起来很好吃!

    银白色的职业套装难以遮掩那丰腴起伏的娇躯曲线,惊险高耸的酥胸因为主人过于气愤而在激烈的颤抖。即使脸上戴着一幅看起来有些老气的厚实黑框眼镜也难以压住她的凌厉干练以及喷勃而出的成熟时尚。

    作为朱雀中学的副校长,陆朝歌确实太年轻了些,也着实太美艳了些。

    陆朝歌毕业于美国常青藤名校,毕业之后留在纽约最好的townsendharris高中执教,因为教学风格大胆多变在美国高中界极具名气。

    据说是朱雀中学的校长三顾‘茅庐’,才把她从美国请回来担任学校副校长。

    陆朝歌在读书时就迷上了插花,觉得这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这盆‘登天梯’是她失败了很多次后才灵感爆发创造出来的杰作,她对其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和感情。

    现在,她最喜爱也最骄傲的艺术品被人为破坏,陆朝歌自然火山爆发,难以接受。

    在吼出‘你在干吗’这句话后,她便疾步朝着方炎所在的方向冲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他‘在干吗’他回答‘没’这个字眼的含意到底有多么的流氓色情。

    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办公室?秘书处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快给我住手。”陆朝歌只觉得自己整个小宇宙都要燃烧起来,如果她能变身奥特曼的话,一定把这个无耻下流的歹徒送到外太空让他去和外星人谈恋爱,然后根据他和外星人的爱情故事写一个剧本《来自地球的混球》,在外星电视台播出,保准大火。

    方炎住手了。

    他转身看着那个漂亮的有些不像话的女人气势汹汹的向着自己扑过来,双手立即做出防御姿势,说道:“有话好好说,你不要冲动--------就算冲动你也打不过我。”

    陆朝歌真的不敢冲了。

    不是因为她准备和这个男人‘有话好好说’,而是,那个混蛋手里挥舞着寒光闪烁的剪刀呢。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就怕流氓和gay。

    陆朝歌退到办公室门口,大声喊道:“来人-----保安,来人。”

    咚咚咚-------

    办公室主任郑经快速的跑了过来,把他那球一样的身体挡在陆朝歌的前面,指着方炎喊道:“你干什么?方炎,你在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们陆校长。”

    冲着你来?

    看着他憋得紫红色的大脸以及厚实肥肉上的一层油光,方炎在心里拒绝:你想的美!

    “我在帮忙修剪这些花花草草啊。”方炎腼腆的笑着,指着那盆被她修剪过的登天梯,一幅做好事不留名的高尚模样,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陆朝歌都快要气哭了。

    哪是花花草草吗?那是插花,是艺术品。

    用得着你修剪吗?普通人能够修剪的了吗?

    不过,听两人的对话,好像郑经认识这个无赖。

    方炎?不就是自己要见的哪个新来的老师?

    “方炎?”陆朝歌像是打量怪物一样的打量着方炎。这样的家伙来做老师,不会误人子弟吧?

    不行,这件事情得慎重考虑。

    如果这个家伙没有真才实学的话,不管他是谁的关系介绍进来的,她都要把他挡在门外。做为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她要为学校负责,更要为那些学生负责。

    “方炎,这是我们的陆校长。”郑经在中间做介绍人,看到方炎手里还举着剪刀,呵斥道:“还不把手里的刀子放下。你举着刀子想干什么?想吓唬谁啊?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就别想动我们陆校长一根-----头发。”

    “我又不是理发师,我动你们校长的头发干什么?”方炎解释着说道。“再说,我手里拿着的不是刀子,是剪刀。”

    刀子和剪刀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对方有心追究责任的话,后果也是极端不同的。

    方炎说话的时候,还是听话的转身把剪刀放回窗台上面。

    剪刀归位,危险解除。

    陆朝歌快步走到花瓶面前,指着她的‘登天梯’问道:“谁让你碰它的?没有别人的许可,你怎么可以胡乱碰别人的东西?你有没有礼貌?还讲不讲素质了?”

    “是艺术让我碰她们的。”方炎解释着说道。

    “什么?”陆朝歌瞪大了她原本就很大的眼睛。艺术是谁啊?学校有这么一个人吗?她有什么权力让人动我的插花?

    “是艺术之心,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让我情难自禁,让我忍无可忍的碰她们。”方炎一脸诚挚的看向陆朝歌:“是对作品的加工和完善,是你我喜好的心有灵犀--------”

    天地良心,在看着他清秀认真的表情,在注视着这个男人深情坚定的眼神时,陆朝歌几乎有种被他说服的感觉。

    “一定是这样。”她的心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可惜,陆朝歌终究是陆朝歌,她是美国高中界的教育女王,是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她见过的男人比方炎-------见过的还多,怎么可能会被方炎这种用来哄骗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几乎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讨好方式给征服?

    “不需要。”陆朝歌手臂用力的挥舞下去,斩荆截铁的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你凭什么动别人的东西?是谁给你的权利?”

    “我已经解释过了啊。”方炎一脸无辜的说道。

    “艺术之心?情难自禁?”不提这个理由还好,提起来陆朝歌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我看起来一定很像个白痴吧?”

    “没有没有。”方炎连忙否认。“你看起来一定是很好吃的样子。”

    “------------”

    陆朝歌傻了。

    这小子是在调戏自己吗?他在和自己**?

    郑经也傻了。

    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他怎么可以和校长这么说话?

    他------难道他不知道,陆朝歌校长是学校有名的威严冷酷被称为‘冰山女神’的传说存在吗?

    郑经决定发挥起来他办公室副主任的职责,快速的滚到方炎的面前,指着方炎吼道:“方炎,你在说些什么?快给我们陆校长道歉。”

    “道歉?为什么?”方炎觉得自己很冤枉。“难道你觉得陆校长不好吃?”

    “当然不好吃-------”郑经及时的闭上了嘴巴。陆校长当然很好吃了,可是,就算她很好吃-----我们也不能吃啊。

    我为什么要和你讨论这种问题?这种问题是能够在陆校长的面前讨论的吗?

    “你觉得不好吃,我觉得很好吃啊。”方炎说道。“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人各有爱,咱们的审美品位不同。我觉得陆校长就挺好的,身高腿长,脸蛋漂亮,如果用世俗的评估标准,满分是一百分的话,我一定要给她打上一百零一分------她超越了我以前对美女的认识和定义。”

    “我没说陆校长不好吃-----------”郑经急声解释。

    看到陆朝歌冷洌的眼神扫向自己,郑经满头大汗,赶紧把矛头转移,指着方炎喝道:“方炎,你什么态度?你是怎么和领导说话的?你还要不要在朱雀中学当老师了?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应聘者。你这样的人还想做老师?做梦。出去,给我滚出去。”

    方炎耸耸肩膀,看着陆朝歌说道:“对不起,确实是我冒昧了。但是------如果你当真喜欢插花的话,你应该能够理解这样的心情。”

    方炎又看向郑经,说道:“等到我长成你这样的好身材,我一定会把自己当成个球滚起来。”

    “你----------”郑经又想发飙。

    “看来我面试失败了?”方炎耸耸肩膀,笑着说道,迈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不许走。”陆朝歌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那盆被方炎修剪过的‘登天梯’,大声喝道。

    (ps:小伙伴们的热情,不,激情把我给惊呆了。新人新书,红票月票和收藏都不能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