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文成会供奉(五更!)

    “没有想到你竟然帮姚家化解了一场危机”君意妃以一个诱人的姿势躺在床上,吐着丁香小舌,媚眼如丝地看着楚尹,两节白腻细滑的小腿就在楚尹面前晃啊晃。

    楚尹讪然一笑:“只不过是恰巧碰上了,所以只好出手相救了”。

    “你还真是性情中人啊,我是不是运气很好,恰巧被你碰上了,小男孩”君意妃红唇轻启,语气中自有别样的魅力散发而出。

    “呵呵”楚尹越来越觉得君意妃是个妖精了。

    “小男孩还傻站着干什么啊,赶快来治病啊”君意妃幽怨了一声。

    “哦”楚尹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咯咯咯”看到楚尹傻乎乎的样子,君意妃咯咯笑了起来,房间内的温度又上升了几分。

    “哎,不用脱衣服的“楚尹慌忙叫住了君意妃。

    只见君意妃回眸一笑:“还是个害羞的小男孩”。

    虽然是第二次帮君意妃治疗了,但是楚尹比第一次还要紧张。因为君意妃不断摆出诱人的姿势在自己面前,这让楚尹无法静下心来,只能尴尬地挠挠鼻子。

    看到楚尹的囧样,君意妃嘴角含笑,决定不再逗这个小男孩了,于是规规矩矩地躺好。

    默默地运了下云天诀,楚尹压住了心中的躁动,然后轻轻地覆上了君意妃的玲珑小脚,说真的,君意妃的两只玉足很是好看,玲珑小巧,是个脚趾如贝壳一般饱满,俏皮地翘着,并且泛着淡淡的光泽。

    轰!

    被楚尹握住玉足的一刹那,君意妃像是浑身触电一样,娇躯猛地震颤了一下。玉足可是说是君意妃的敏感点,同时也是禁地,从来还没有男人动过自己的脚呢。

    一时间君意妃竟然有点羞赧,爬着的她微微转头,偷看了一眼正在认真按摩的楚尹。

    从玉足上传来的阵阵热流,带起了君意妃内心深处的悸动,随着楚尹按摩部位的上移,君意妃体内的温度也是越来越高,舒爽酥麻的感觉不断地充斥着君意妃的娇躯,让君意妃差点失声呻吟起来,不过君意妃还是忍住了。

    就这样君意妃在享受着舒服的同时,还是极力抗拒那令人着迷的刺激感觉。

    云卷云舒按摩手,一张一弛,楚尹掌握了一个很好的节奏,直把君意妃按摩地娇喘吁吁,香汗淋漓,满面潮红地瘫软在床上。

    “你恢复的很不错,都不用针灸了”楚尹在一旁笑道。

    而此时的君意妃满脸潮红,媚眼如丝,吐气如兰道:“小男孩你怎么停了啊,人家还要你继续治疗呢”。

    “······”

    楚尹满脸的黑烟,这个妖精明显是诱惑自己嘛!

    “你还是洗洗吧”接着楚尹看了君意妃一眼,淡淡地道。

    楚尹没有说君意妃还没有注意,一感觉浑身大汗淋漓,并且嗅到腥臭的味道,再一看时,发现自己裙子下面的肌肤上布满了一层黑色的杂物,看起来恶心无比。

    “怎么不早说?”君意妃埋怨了一句,然后慌忙起身朝浴室走去。

    楚尹微微一笑:“那可是你多年来积累的病毒,今天我一并给它排了出来”。

    大约等了二十分钟左右,身袭蓝色睡裙的君意妃从浴室出来,这一出来可谓是惊艳全场啊,瀑布般的长发还滴答着水珠,潮红尚未褪去的俏脸和脖颈看起来性感无比,再加上君意妃婀娜多姿的身段,就是一副美人出浴图。

    看到楚尹呆呆地望着自己,君意妃妩媚一笑,然后用白皙的柔荑捋着正滴答水珠的秀发,抬手之间,自有一番别样的风情。那双勾魂摄魄的美目就那么灼灼地盯着楚尹,让后者一阵震颤。

    楚尹喉咙有点干了,君意妃真是天生的妖精,楚尹心中不禁暗叹道。

    告别了君意妃,确切地说应该是落荒而逃,到了金色海岸的门口还隐隐约约听到了君意妃那玩味的笑声。

    到了门口,姚镇天如期而至,时间刚好是一个小时,楚尹不禁高看了姚镇天几眼。

    酒席定在了皇天府,一听酒店的名字就知道这家酒店十分地高端大气,一般也只有姚家这样的家族在这里聚餐,平常的老百姓一年的工资都不够在这里吃一顿的。

    今天楚尹可是座上宾,就在前一阵子姚镇天将在金色海岸发生的事情尽数告诉了姚文成与盛叔,这让姚文成觉得自己真是因祸得福啊!

    “哈哈,楚老弟你可算是来了!”楚尹刚从车里面下来,姚文成热情地上前。

    周围众人都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本来猜想的是姚文成要宴请一位大人物,没有想到竟然是楚尹。

    “本来以为姚老大要请什么大亨呢,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毛头小子,啧啧”。

    “你懂什么,人家那叫扮猪吃老虎,你也不想想,能让姚老大亲自迎接的人能是小人物嘛”。

    “对啊,这个年轻人肯定不简单,说不定是京城来的大公子呢”。

    低下议论纷纷,不过最多的就是猜想楚尹的身份。

    此时的楚尹就像是一个贵族王子一样,集万千关注于一身,在左拥右护之中进了皇天府。

    姚文成并没有邀请其他人,只有姚镇天,盛叔,还有姚文成的三个心腹。

    姚文成为人圆滑,摸清楚了楚尹是喜欢不喜欢喧嚣的,所以并没有请其他苏杭市的名人。

    楚尹被姚文成安排在了上座,楚尹并没有推脱,坐了上去。

    “楚老弟,首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犬子与盛叔,想必你不陌生了,这三位分别是我的心腹手下影杀,天狼,广目”。

    “楚少爷好!”影杀三人上前道。

    “好”楚尹点了点头,而且楚尹知道这是姚文成给自己摊牌呢。

    果然不出楚尹所料,接着姚文成继续道:“想必楚老弟已经知道我姚家是干什么的了吧,台面上是有一家天正公司,但是底下还是黑帮的性质,而这三位就是我姚文成最大的依仗,广目的情报堂专门搜集情报,影杀的影杀组主要负责暗杀,天狼的天狼组自然负责主攻的事情了”。

    “我的文成会已经安逸了小五年了,本来还想继续安逸下去,但是苏杭要起祸水啊,我也是没有办法,只好逆流而上了,所以最近我都在招兵买马,扩展地盘,肯定是人暗中对我不利,所以就出现了昨天晚上的一幕,还好楚老弟出手相救啊”。

    楚尹眼睛微眯:“那你老的意思是?”

    姚文成也不好再继续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我想让楚老弟加入我文成会,哪怕是老大我也听从楚老弟的意思”。

    轰!

    在场的众人没有想到,姚文成为了拉拢楚尹,竟然将自己老大的位置都可以交出来,这也是楚尹没有想到的,没有想到姚文成竟然如此的诚心诚意。

    在场众人纷纷盯着楚尹,等待着他的答案,只见楚尹缓缓道:“我对什么帮主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帮主姚老你还是可以的,这样吧,我就在文成会挂一个供奉的虚名吧”。

    听完楚尹的这话,姚文成差点激动地大叫起来,楚尹不但要帮助自己,而且也不做帮主之位,这可是一箭双雕啊!

    姚镇天其他几人也是很开心,身为武者的几人知道有了楚尹的加入,文成会的实力将提升一大截,说不定还能笑傲苏杭,与韩家、紫家争上一争的。

    “八嘎,包厢没有了?”

    啪!

    正在此时包厢外响起了喧闹声,立时姚文成眉头紧蹙,身上不威自怒的气势散发了出来,本来是宴请楚尹的,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的喧嚣。

    “天狼给我出去看看!”姚文成大佬的气势毫不保留地散发了出来,就连楚尹也是一怔。

    “慢着,”楚尹挥了下手,然后对姚镇天道:“镇天你跟我去看看”。

    既然楚尹这样说了,姚文成几人直好呆在包厢里面。

    出了包厢,赫然几个身袭西装革履的家伙映入楚尹的眼帘,只不过他们的动作有点怪异,就连讲话声音也有点怪异。

    东岛人!楚尹确切地辨认来了一下便知道了他们是东岛人,而且楚尹还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气,与昨晚刺杀姚文成的杀手同出一辙。

    姚镇天也是眉头紧蹙,显然他也发现了些什么,悄悄地在楚尹耳边道:“楚少我怀疑这些人与昨晚的那些人是一伙的”。楚尹点点头。

    “八嘎,怎么没有包厢了呢,我们就要这间了!”一个东岛人飞扬跋扈在一个服务员脸上闪了一巴掌。

    姚镇天本来以为楚尹要动手教训这群东岛人了,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楚尹换了一副嘴脸,笑嘻嘻地走到几个东岛人面前:“几位兄弟今天这个包厢我让给你们了”。

    “要西,这才像话嘛!”东岛人笑着拍了拍楚尹的肩膀。

    自始至终姚镇天都不知道楚尹葫芦里面买的是什么药,而姚文成和盛叔则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七个人在大厅里面吃了一顿晚餐,倒也很是舒心。

    终于等到了四个东岛人要离开了。

    “镇天跟我走,姚老你们先回去”,楚尹招呼了一声。

    ps: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