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见准岳丈大人(求收藏!)

    “不错嘛!”楚尹夸奖一声。

    接着无匹的爆发力从右臂汹涌澎湃而出,抓住楚尹右拳的尹天仇砰一下被震开。然后蹬蹬蹬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一脸吃惊地看着楚尹。

    楚尹在姜君的香肩上拍了拍,示意她没事。

    看到楚尹亲昵的动作,尹天仇没由得心中蹿起一道邪火。

    “啊!”野兽般低吼一声朝楚尹冲去。

    楚尹目光微凝,将姜君推到自己的后面。然后双手一摆一个太极起手式!

    看起来尹天仇对于棒子国的跆拳道很有研究,如风伺动的身法,凌厉霸道的侧踢,带起一阵劲气,擦得人脸火辣辣地生疼。

    太极拳金刚捣硾!金刚捣硾双手起势,重心右移,双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扣住了尹天仇的右脚踝,霸道的力度震得楚尹虎口生生发痛。

    千钧一发之极,楚尹在重心右移左脚探上之极,同时右手往后一捋。左手转前往左挤,而后重心左移右足横摆而出,拳击面门膝盖击向尹天仇的*。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失去重心的尹天仇猝不及防,门面与*皆受到了攻击,闷哼一声身子朝后飞去,砰一声砸在墙上。

    “臭小子你下手也太重了吧?”尹天仇后面一个人骂道。

    楚尹眉毛微微上挑:“对不起,我下得是死手!”。

    姜君已经吓得面色苍白,扑倒了尹天仇身边:“天仇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啪!”

    “滚你妈的!丑婊~子!”高贵优雅的尹天仇罕见地爆了粗口,然后又狠狠地给了姜君一巴掌!

    “你tm的是不是男人?”楚尹上前刚要出手教训,就被小脸梨花带雨的姜君拦了下来:“楚尹不要动手!求求你不要动手!”

    尹天仇擦拭了下嘴边的血丝,然后狰狞恐怖地道:“楚尹你等着,老子让你不得好死!你等着!”

    “滚!”楚尹趁着姜君松手的一刹那一脚将尹天仇踢飞了出去。

    等到尹天仇被扶走后,楚尹走到姜君的近前递给她一包纸巾:“你现在看到他的真面目了吧?”

    “走!你也走!呜呜······”姜君哭喊着叫楚尹离开。

    看到姜君的样子,楚尹知道她是一时间心里接受不了这种落差,让她安静一段时间最好了。

    ······满脸不悦的楚尹连报告都没有打,直直就闯进了教室。中年高数老师刚要教训几句,但是忽然看到这人就是当日被校长请走的楚尹,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

    大家都很是疑惑,楚尹今天是怎么了,平时总是笑呵呵的,今天这脸色好像是要杀人一般。

    “小处你怎么了?”路了了试探性地问道。

    楚尹沉默没有回答,看到楚尹杀人的目光路了了等人也不好再追问。

    等到下课的时候徐诗涵走了过来,关心地问道:“楚尹出什么事了吗?”

    看到两双美目灼灼地望着自己,楚尹只好开口:“没什么事,谢谢”。

    徐诗涵很是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平时自己要和他说几句话,准得被调戏几句,但是今天却对自己说谢谢。

    整个上午中医系都沉浸在一种压抑的气氛中,大家都不知道怎么了。

    到了中午下课后,楚尹刚要走却有一只细腻柔滑的柔荑塞给自己一张纸条,看着离开的身影楚尹知道了是霍霈雪,她竟然来上课了。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我爸爸要见你,今晚放学后等我。

    楚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脑中闪过姜君哭成泪人的样子,楚尹就觉得心很痛,难道是自己喜欢上姜君了?这是楚尹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女孩。

    整个下午只有一节课,所以楚尹在下课以后就坐在座位上等着霍霈雪,并叫路了了他们去武馆,自己今天先不去了。不过楚尹心底里面倒想发泄一番才好。

    偌大的教室就剩下楚尹和霍霈雪,由于下节课还得等半个小时,所以其他班的学生都没有来。

    “你今天这样是因为姜君吗?”霍霈雪问道,眼中闪过幽怨。

    楚尹知道这样的消息是瞒不过霍霈雪这样的人的,所以点了点头。

    霍霈雪得到答案后,觉得心中隐隐疼了一下。不过还是道:“你知道尹天仇是什么身份吗?”

    楚尹摇了摇头。

    见状,霍霈雪道:“尹家是没落了的燕京大家族,原来乃是燕京第一大家族,但是由于改朝换代,现在已经退了燕京四大家族的队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尹家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尹家的主体已经迁到了美国,到了美国后,尹家的实力日渐恢复,估计现在燕京除了姜家其他几家都不是其实力”。

    楚尹点了点头,原来尹家还有这样一段历史,而且现在到了国外实力恢复到可以与姜家抗衡了。

    “尹家恢复实力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开了一家兰谱的武器研发公司,受到了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这次一步步到了大家的地步”霍霈雪继续道。

    “我管他实力多大,只要他们动我一下,我一定要让他们不得好死”。

    霍霈雪从楚尹的风轻云淡中看到了深邃的坚毅,还有那透发出来的自信。那种自信不是与生具来的,而是经过那种生与死的锤炼才具有的。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支持你的”霍霈雪深呼吸了几下后道。

    楚尹心中很是感动,霍霈雪的意思就是站在自己这边了,但是恐怕霍霈雪不能左右霍家吧。楚尹也很是郁闷,来了才一个月,就得罪了这样一个劲敌。好背啊!

    今天霍霈雪是开车来的,香车美人无疑是很吸引人眼球的,如果再加上一个小白脸那就更加震撼了。

    而且还是被誉为大一校草的校园白王子,所有人纷纷猜测他该不会被富婆包养了吧?不过当大家看到那个美人是校花榜前十的霍霈雪时也就释然了,校花配校草,这才有点门当户对的味道。

    劳斯莱斯幻影不断地在马路上穿行,超过一辆辆前面的车。

    轰!

    劳斯莱斯幻影二十分钟后在一家庄园里停了下来。整个庄园相当于一个普通大学的大小,里面绿树成荫,像是绿色的海洋。

    这下楚尹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富人的生活了,;两个篮球场大小的露天游泳池,还有器械齐全的健身馆,以及旁边的篮球馆,露天篮球场。

    在一人造湖后面一一幢白色的欧美式别墅横立着,紧接着别墅后面是个小山坡,到了山坡上之后就是正规的一个高尔夫场地。

    啧啧,楚尹没有想到霍霈雪家竟然这么有钱,这个别墅的价值估计都不菲吧!

    而且吓到楚尹的是这个庄园守卫森严到可以媲美军营,一个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背着手站在那里,腰间别着警棍,手枪等装备,更有一队队牵着狼狗的巡逻兵四处巡逻。

    本来以为楚尹会吃惊不已,但是当看到楚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后,霍霈雪觉得自己低估楚尹了,能够破坏皇家规矩全身而退的人肯定不一般,恐怕自己的父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自己邀请楚尹的吧。

    在霍霈雪的带领下楚尹来到了别墅,蓝与白的地中海风格,显得大方,自然,散发出古老尊贵的田园与文化品位。

    进了别墅,楚尹感觉有点宫殿的感觉,金碧辉煌,偌大的水晶吊灯闪耀着奢华与高贵。

    “小姐,老爷在二楼等楚少”一位管家模样的老头走了过来,从他稳健的步伐来看,楚尹敢肯定他是个高手!

    霍霈雪对着楚尹笑笑:“我父亲要单独见你,所以我就不去了,我希望你能注意点,我父亲有点脾气不好。”

    楚尹点了点头便跟管家上楼。

    “楚少老爷在里面等你”管家在一门口停了下来。

    “谢谢”楚尹道了句谢谢,便轻轻地敲起了门。

    “请进”从里面传来一个洪亮略带点磁性的声音。

    哐当,楚尹轻轻地推开门进了去。

    原来是个书房,一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上挂满了的书画,竟然还有一副清明上河图!

    而书房的主人穿着一身白衣正对着自己在桌上写着字!

    楚尹轻轻地走到其近前,定睛望去,一副桌子般大小的宣纸上面赫然写着欧阳修的一句: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惟独酒字缺了一撇。

    “好字!”楚尹心中赞叹道,气势恢宏,有一种放荡不羁在其中,再细看又有一种精心雕琢的细心在里面。

    那人听到楚尹的赞叹这才转过身来,打量起楚尹来,那如同刀锋一般的眼神像是能够把人看穿一般。

    不过楚尹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就凭对方看几下就心慌的话那就不叫做楚尹了。

    不过忽然从对方眼中读到了一丝不屑与不满,楚尹蓦地就怒了,睁大了眼睛瞪了回去,在这个方面楚尹是占优势的。

    果然在楚尹发动攻势以后,霍连收回了灼灼的眼光。不过面上却是满满的不悦之色。

    这样楚尹就越发生气了,本来今天就心情不好,你丫的还不给我好脸。

    “好字,那你说是怎么个好法?”霍连笑意吟吟地问道,眼中有种不可捉摸的味道。

    楚尹冷哼一声:“好字,我说好字了吗,我明明说的是好纸,白白浪费了这样的好纸了,还有老家伙你不会写汉字吗,酒的左边明明是三撇的。”

    “哈哈······”霍连一脸的笑意。

    楚尹脸上更加地不悦:“老头我看你就是吃饱了撑着,而且还是很没有素质,第一你知道客人来,却叫客人来到你的书房,第二我进来后,你背对着客人,第三我作为客人在你后面站了半天,而你连却连一句客气的话都没有,第四你看见我之后,没有最起码的礼貌,而是用嘲笑的目光打量着我,所以总的来说你就是个没有素质,没有礼貌的老混蛋!”

    “哈哈哈······”霍连忽然继续笑着,并不说什么。

    楚尹简直忍无可忍了,胡乱地拿起毛笔在宣纸上胡乱勾了一笔,但是霍连突然发现楚尹是添上了酒字的那一撇,整个字像是被点点睛了一般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