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两更!求收藏!)

    “哗”

    全场一片哗然,没有想到这个老头竟然这么幽默,不过深得男同胞们的心那!

    “楚*同学该回去上课了吧?打情骂俏的下课时候再来,呦呵,这不是我的班长嘛,你小子有几下子啊”。

    看着任国良暧昧的笑容,徐诗涵脸上晕起一抹红晕,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让徐诗涵没有想到的是楚尹刮了自己的秀鼻一下,便痞气十足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第一节针灸基础课主要讲的是针灸发展的历史,任国良笑嘻嘻地在白板上写下了这节课的题目,然后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众人,看得大家一阵发毛。这个老家伙该不会要提问吧?

    “好的,这节课我要采用问答的形式来上,不然显得太枯燥无味,那样的话不仅你们要睡着,连我都要睡着”。任国良道。

    “哈哈哈······”下面哄笑一片。

    任国良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华夏针灸的历史久远,哪位同学能够说说针灸的起源?”

    任国良用期望的眼神打量着大家,然后不给大家反应的机会:“看到大家热切的眼神,我很欣慰,这样吧,第一个就徐诗涵来吧,你的眼神最热切”。

    徐诗涵一脸黑线,我的眼神那里热切,我明明低着头的。

    虽然如此,但是徐诗涵还是起身答道:“据考证,针灸的起源传说可以追溯到我国原始社会的氏族公社制度时期,有伏羲”尝百草而制九针之说”。

    “啪啪啪啪······”滚雷般的掌声响起,楚尹没有想到徐小妞还有两下子嘛。

    “下一个问题,针灸真正诞生的时间?楚*吧,我看你都三番五次地想站起来了,不能寒了这样有上进的同学的心啊”任国良眯着眼睛在笑。

    妹的,我是想上厕所,被你这个老头子说成想站起来回答问题。

    楚尹站起来后,朝大家挥了挥手,立时有不少女生眼中流露出异彩,而霍霈雪则幽怨地瞪了楚大官人一眼,弄得后者心中直疑惑,这个是什么眼神,难不成这个小妞看上我了?

    楚尹抓起桌上的水狠狠地喝了一口,道:“针灸真正诞生的时间应是新石器时代,《内经素问》载有砭石治病,这最初是用于刺破肠疡,刺络泻血之用,再加上徐小···大班长的答案,这就是针灸的起源”。

    任国良刚要说好时,楚尹却白了他一眼:“搜瑞搜瑞,还没有完呢,从战国至秦汉时期,以《内经》成熟为标志,形成了针灸学理论体系的形成。《内经》包括《素问》和《灵柩》,其中《灵柩》所载针灸理论更为丰富和系统,所以《灵柩》又被称作《针经》”。

    “魏晋隋唐时期,皇甫谧编撰《针灸甲乙经》成为一部最早的,体系比较完整的针灸专书,是继《内经》之后对针灸学又一次总结,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宋金元时期,王唯一设计了两具针灸铜人,明清时期,杨继洲完成《针灸大成》,在腧穴里列出来”奇穴”这个类别。近代,鸦片战争之后,针灸学术受到了严重挫折”。

    “呼”楚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说完了!

    接下来楚尹不等任国良说坐下,便急匆匆地跑向外面,刚才憋尿可是憋坏了。

    一节课就在任国良提问的方式下进行,答不上的或者答不全的由任国良自己来答和补充,虽然弄得大家人心惶惶,但是这样经过这样的一节课,针灸的发展史大家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这样的效率让大家不禁咋舌。

    晚上放学,楚尹给谁都没有打招呼便一溜烟消失。

    夜色生香夜总会。

    楚尹看到这个夜总会的名字不禁浮想联翩,这家的主人还真会起名字啊,高端大气上档次,高调奢华有内涵!

    一层是舞厅,楚尹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然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师兄汪洋订好的包厢。

    刚进包厢,楚尹就被里面旖旎的香烟场面所吸引,四个着装极其暴露的妖艳女子正正水蛇一般缠绕在自己师兄汪洋身上,时不时用自己的肌肤挑逗汪洋。

    “我去,二师兄你什么时候性取向转变了啊,你不是那个什么背~背山,玻璃什么的吗?”

    突然楚尹开口,吸引了四女一男的注意力,尤其那个帅气男,用暧昧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楚尹,就像是在打量着一丝不挂的羔羊。

    “哇靠!你该不会对我有兴趣吧?我不喜欢男人好多年了,更不喜欢玻璃什么的调调”楚尹惊恐地后退了两步。

    四个妖艳女人听到后,再次打量起汪洋这个帅气的男人,刚才明明很雄伟的嘛,怎么会是背背山呢?应该是这两个男人在插科打诨,哎呦,这个男孩好嫩啊,小脸白白的,一副小受样。

    不由分说,两个穿着暴露的妖艳女已经附在了楚尹的身上,然后白皙光滑的手在楚尹脸上摸个不停。

    楚尹心中暗骂,真把老子当柳下惠了啊!要是你们再深入挑逗的话,老子这就回去把紫慕情上了!

    楚尹朝着自己的师兄挤眉弄眼,汪洋就是笑笑,继续喝着红酒享受着两个美女的按摩。

    我靠!楚尹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挑逗啊,不过还得忍住。

    看到楚尹吃瘪的样子,汪洋很是痛快,从小在自己这个小师弟手里吃了不少亏,现在终于报仇了啊,哈哈哈······汪洋笑得很放荡,看得楚尹很生气。

    看到楚尹真有点生气了,汪洋挥挥手,尽管四个女人不愿意,但还是出了去。

    尤其是挑逗楚尹的那两个,丁香小舌舔着绯色红唇,在这个场所什么男人没有见过但是像楚尹这样的确实是第一次见,所以她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们家的宝贝最近在那高就啊?我听说还去上学,啧啧”汪洋又开始取笑起楚尹来。

    听到宝贝这两个字,楚尹觉得有点恶心。怎么二师兄变得跟蔡华三师兄一样骚包了呢,实在让人受不了。

    楚尹道:“我只不过是无聊,所以才去上学的,顺便泡泡妞什么的”。

    汪洋眼前一亮:“呦呵,就你还泡妞呢,尿床娃你还是个雏呢吧,好像身边是有那么多小妞呢”

    我靠!竟然调查小爷!

    “不说我了,师兄你过得怎么样呢?”楚尹话锋一转。

    汪洋脸上浮现出一抹愁色,但只是一闪而过,不过这些都被楚尹尽收眼底。

    缓了缓,汪洋道:“师兄我每天那个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美啊,小酒喝着,大鱼大肉吃着,晚上睡觉美女都得楼三四个呢”。

    楚尹知道汪洋师兄是给自己打哈哈,于是开口问道:“师兄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给我说说”。

    汪洋知道楚尹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肯定是刚才自己的表情变化被楚尹瞧见了。

    汪洋摇摇头:“师兄的狂神保安公司现在是越做越大了,在道上名誉也越来越重了,最近更是供不应求,公司里面所有的高手都有任务,而最近来自宝岛台湾的大明星雪音韵将要来燕京举办演唱会,她的经纪人主动找我们公司要保镖来保护雪音韵的安全”。

    “这不我们公司没有高手了嘛,况且雪音韵的名头太大了,亚洲第一当红女星啊,她要是出事了,那我的狂神公司也就完了”。

    “学什么的音乐的啊?没听过啊”楚尹一脸的茫然。这要是被雪音韵的粉丝听到,一个一滴唾沫都能把楚尹淹死!

    “雪音韵就是现在当红的大明星啊,她的那首《娃娃亲》就很好听呢。”汪洋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楚尹,这年头还有亚洲人不知道雪音韵的?

    “什么娃娃亲,娃娃脸的?一听歌名就不好听,还是《最炫华夏风》最好听,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楚尹还哼了几句。

    汪洋有点无奈了,楚尹是不是现代人啊,虽然他一直住在二龙山。

    “最近很烦恼啊,一直找不到适合做雪音韵的保镖之人,前段时间我给大师兄提过这个意思,结果被他一口回绝,现在看来只好我自己上了,但是自己的这一堆烂摊子怎么办呢?”汪洋一脸的烦恼。

    楚尹眉开眼笑:“大师兄当然不会理你了,不如找三师兄吧,他不但把人给你保护得好好的,而且还能保护出一个孩子出来哦”。

    汪洋一脸苦相:“当然不能让小花来了,况且他出去执行任务了,好像是勾引一个东岛社长的夫人”。

    蔡华师兄果然很强大,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蔡华师兄我为你代言好了,楚尹心中乐呵呵的,对了,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蔡华师兄了,有点想念了,还有大师兄天鉴。

    汪洋一脸的遗憾:“要是以前的你就好了,保护一个人那是小菜一碟,但是现在,哎!”

    “怎么了,现在的我怎么了?”楚尹反问道。

    见到汪洋欲言又止,楚尹知道他现在还认为自己是个废人呢,虽然自己现在不能时时运起内力,但是自己爆炸性的力量还在啊。

    蓦地,楚尹双眸中射出两道接近实质化的光芒,右手轻轻在大理石茶几上面一拍。

    咔嚓,本来稳稳的茶几突然间变得四分八裂的,四个腿竟然变成了粉末。

    就连楚尹没有想到自己的力量可以恢复到以前,恐怕这还是那玉佩的功劳吧,要是自己的内力可以运起,那自己岂不是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没有对手啊,这一幕想起了电视机上《ln春晚》上赵大神演的世界拳王大罗卜司机!汪洋蓦地站起身来,一脸的惊恐。久久不能说出话来:“小师弟你的武功恢复了???”

    “没有,只是一身的力量还在,对付你是不成问题的”楚尹笑着道。

    “好啊,好啊,真是天助我也,师弟你就帮师兄一次,保护一下雪音韵,无论什么条件师兄我都答应”汪洋道。楚尹在汪洋的肩头拍了几下:“师兄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咱们师兄弟谁跟谁啊,反正我也没事,保护一下大明星也是可以的,最好能保护一个胖小子来”楚尹一个劲地嘿嘿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