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一棋惊人(一更!求收藏!)

    所以,尹天仇以攻为主,以进攻来代替防守。这样的棋风,好处是常常让人措手不及,从而慌了手脚,节节败退。劣势则在于若碰上了以防守见长的对手,在滴水不漏的防守下,久攻不下,则会逐渐地暴露出自身弊端,而偏偏黑幕就是一个以防守见长的棋手。不对,是攻防兼备的一个棋道天才。

    黑幕的下棋风格非常的的沉稳,稳中有变,变中求生,每一步的落子都会牵扯到下几步甚至十几步几十步以及全局的布局,所以黑幕利用尹天仇求功心切的心理,让他先声夺人,实则是请君入瓮!

    尹天仇越下越感到“轻松”,浑然不知自己已经陷入陷阱之中,看到黑幕的黑子已经被自己团团围死,尹天仇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幻想着自己赢了黑幕后全国轰动的事情,以及姜君对自己崇拜到死!

    啪!

    一声像是敲在了众人心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棋盘之上,刹那间随着黑子的落下,整个局面骤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刚才的险境完全换了过来,几个设下的暗点如同激光一般链接了起来,将白棋完全分割开来,一时间所有的白棋成了狼口中的羔羊。

    一子落,狼烟起!

    千军变,绞杀阵!

    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原来已经取得准胜利的白子此时却成了阶下囚,一点翻盘的可能性都没有,回天乏术啊!

    尹天仇像是被抽光了气力一般,脸色惨白地软到在地,眼中不甘地望着棋盘,出道以来,九十九盘全胜的记录没想到正在今天却被打破!

    不甘!

    不甘啊!

    “承让了!”黑幕黯然起身,对着众人鞠了一躬。

    “胜败乃兵家常事,黑幕贤侄连挫七大名宿,实力略见一斑,尹天仇输得合理,再说七大名宿中有一位就是上届国手王林”突然李大珩说出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国手王林也败了?这黑幕真是逆天啊!连败七大名宿,而且里面还有上届华夏国手第一名宿王林,那可是大师王林那!当真妖孽啊!

    “输?谁说输了?”突然楚尹起身说道,语气不大,但足以在场众人听得到。

    而黑幕突然咧嘴一笑:“你才是我需要的对手!”

    “呵呵”楚尹在众多诧异的目光之下走上了棋台,步履轻盈,颇有大师的风范。楚尹表上古井无波,实则心中乐开了花,终于有了自己装*的机会了!

    李大珩脸上欣喜之色显露无疑,而姜建国三人眼中闪着异色目不转睛地望着楚尹。

    “你是谁?你凭什么挑战黑幕?”东岛国社团中一人不满地问道。

    楚尹没有说什么,将头偏向一边,看着李大珩,后者会意,然后道:“楚尹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师弟,棋艺在我之上!”

    “哗!”

    全场一片寂静,李大珩的师弟?棋艺在华夏第一国手之上?天哪!这不是做梦吧?竟然冒出来一个李大珩的师弟,而且棋艺还要在李大珩之上。

    看得出大家的疑惑,李大珩缓缓道:“家师一生只有两个门生,一个是我,一个就是楚尹,而且师弟天分过人,棋艺早在我之上,这次我是专门请他出山!”

    咚!

    全场震惊无比,许多记者将摄像机对准楚尹咔嚓一通拍。

    楚尹有点无语的感觉,这个老爷子直接说自己是你的徒弟不就完了,偏要整出一个师父,还棋艺在你之上,而且这次又要上头条了,这不是气死汪哥的节奏吗?

    “我相信李前辈的话!”黑幕突然开口。

    全场再次哗然,很明显黑幕是将楚尹当做了对手,相比较于前面的尹天仇,楚尹才是黑幕真正的对手,谁强谁弱,一比便知。

    尹天仇更加气结,本来输得一塌糊涂的他就有点抬不起头的感觉,现在黑幕将楚尹当做对手,更加让他丢脸不已。看了一眼姜君,发现自己的未婚妻眼中闪着异色正打量楚尹,尹天仇噗一下吐出一团鲜血!

    “这盘还没输?”黑幕眼中闪着异色问道,饶是他也认为尹天仇这盘输的一塌糊涂,毫无回天之力。

    而全场之人多多少少都懂一点棋,按照常理来说这棋就是输了,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这其中就有李大珩以及樊东流这样在棋道上造诣高深之人。

    众目睽睽之下,楚尹坐到了黑幕的对面,然后淡淡地点了下头,随即手持一粒白子轻轻地落到了棋盘之上,一个让人们意想不到的位置,一个让人们认为楚尹不会下棋的位置,天元。

    又是天元起手!李大珩和樊东流不禁纠结了起来,上次在李大珩那盘残局上楚尹也是天元起手,这不是肆意乱为,这是胸有成竹,看到楚尹胸无城府的样子,李大珩心中松了一口气。

    黑幕浑身抽搐了一下,眼睛开始迷离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过稍一调整,眼中透出前所未有的自信与冲劲。

    一道黑子落下,继续吞噬着白子大本营,同时有意卡住天元白子,那颗与整个战局毫无关联的棋子。

    啪!

    楚尹再次落下一子,还是很偏远的地方,看似与天元一样无关紧要。

    黑幕的身躯再次震颤了一下,眼中不可思议的表情透在棋盘之上,不过下一刻黑子再次绞杀起来。

    啪!

    啪!

    ······一直到楚尹落下十子,而此时白子已经被吞噬地七零八散,那叫一个惨啊!而且黑幕心思敏捷,防止楚尹剑走偏招,用诡异的棋法将胜局搬过来。所以针对性地进行了对楚尹落下十子的围追堵截。

    啪!

    楚尹再次波澜不惊地落下一子,不过这次不是落在那些偏远的位置,而是落在了主战场中。

    黑幕诧异了下,然后思考了起来,整整五分多钟,才堪堪将黑子落下。

    啪!

    又是一子,又落在主战场中。

    啪!

    黑幕争锋相对。

    啪!

    十二子!

    啪!

    再次堵截!

    啪!

    十三子!

    而楚尹也缓缓起身,径直走向观众席。

    ······静,整个围棋馆静的可怕,落针可闻!

    轰一声!

    黑幕一下软倒在地,瞳孔收缩到极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补天十三棋”

    黑幕缓缓吐出这几个字眼。

    而李大珩听到后,身子猛地一怔,嗖一下就站了起来,也是别人不知道“补天十三棋”意味着什么,但李大珩清清楚楚,当年轰动了整个华夏,棋道大明王,棋道八大泰斗,均败在一人手下,而且是一人同时对战九人!

    而这个人当年创出了一套棋法,名曰:补天十三棋,而且此人凭着补天十三棋最终战败东岛第一棋道高手北天智辉。

    而这个黑幕传说就是北天智辉的传人,这个传奇的人物却再次败在补天十三棋之下。

    “我输了”黑幕朝楚尹恭敬地鞠了一躬,眼中有着对对手的尊敬。

    “你没输”楚尹淡淡地回了一句。

    “怎么可能?”黑幕再次震惊起来,补天十三棋的奇妙之处就是一开始对方就被牵着鼻子走,如果自己想要占据主动,那用不了五步必败无疑,如果跟着走下去那么十三步过后也是必败无疑。

    此时的整个棋盘已经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了,白子虽然七三零落,但有着十三个子的主心骨作用,整个白子摆成了一个奇妙的杀阵,如同刺猬一般,到处都是刺,到处都是杀招。

    全场之人再次惊讶,没输?怎么又是没输?这棋局明明是黑子已经输了,输的一塌糊涂,和方才尹天仇那局一模一样的结果了。

    看到众人的疑惑,楚尹再次开口:“如同按照华夏亘古不变的规则来看,你输得一塌糊涂,但按照东岛国的规则来看,这局只能是和棋,来者是客,所以这局是按照东岛的规矩来的,所以你没有输”。

    静了几秒钟,一道掌声响起,接着轰雷般的掌声响彻起来。

    而黑幕再次对楚尹鞠了一躬:“谢谢您的好意!不过这个平局我无法接受,输了就是输了,不过我一定会破了“补天十三棋”!”

    啪!

    楚尹率先鼓起掌来,他对黑幕很是赞赏,刚直不阿,输了就是输了,但从不放弃,即使知道这是逆天的“补天十三棋”,也能表现出强大的自信来。

    不过以黑幕无上的天分确实有破了“补天十三棋”的可能,黑幕是第一个*楚尹用出“补天十三棋”的人。

    “我等着你”楚尹含笑道。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楚尹”

    “楚尹君一年后再来挑战!”

    “好的!”

    ······今天对于华夏来说是一个值得皆大欢喜的日子,东岛第一棋道天才最终败给了华夏一位妖孽天才的手里,而且七大名宿的面子也找了回来。

    楚尹一棋成名,被燕京市几位举重若轻的大人物所熟知,而且同时交到了一个大人物为朋友,黑幕,东岛一个传奇的人物。

    “老大你这次碉堡了!”路了了竖起了大拇指道。

    一旁的樊东流和王想眼中也泛着崇拜的目光,而围棋社的成员更是激动,纷纷跑到楚尹近前来要签名。

    红花还得绿叶配,毫无疑问这场楚尹是红花,黑幕是绿叶,而尹天仇同学悲催到连绿叶也没得做的份了,这场他自动被所有人忽略,只是扮演了一个小插曲里的小丑而已。

    当尹天仇看到一旁姜君用赞赏的目光打量楚尹时,一时气结,晕了过去。然后被自己的跟班抬了下去。

    “楚尹师弟啊,今晚有个欢迎会,你务必要参加啊”李大珩语重心长地说道。

    “好的,师兄”楚尹有种想笑的感觉,这个假师兄可是要比自己真正的师兄们老的多了。要是让他们知道还不得笑死啊。对了,是时候去看看自己奇葩的师兄们了。

    与此同时姜建国三人也来到了楚尹近前。

    “好!”

    “好!”

    “好!”

    三个好字就是对楚尹最大的赞赏!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华夏男儿就应当如此!”姜建国重重地拍了拍楚尹的肩膀。

    “小子楚尹见过几位前辈”楚尹赶忙恭敬道。

    取得如此成就却不骄不躁,而且还能注重礼仪,此子了不得啊!姜建国三人重重地点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