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迎战东岛天才(两更!求收藏!)

    “······”

    你偌大的围棋社不找,找我们两个不知名的新生,这不搞扯吗?

    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楚尹可不敢说出来,“李校长不是我们妄自菲薄,就我们大一新生能敌得过棋道天才吗?何况围棋社高手如云,我估计有赢的希望”。

    突然李大珩义正言辞:“楚尹我想你要明白的是,这不仅仅是一场较量,这关乎到华夏文明的荣辱问题!”。

    接着李大珩又道:“围棋社那些兔崽子的水平如何,我心里明白的很。不然我也不会摆局去亲自招人啊。而且那天的棋盘就是黑幕与棋鬼的残局,黑幕赢下棋鬼也仅仅用了二十五步,和你一模一样”。

    扣上了华夏文明的大帽子,楚尹这次不想去也不行了。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之下,楚尹和樊东流跟着李大珩出了教室。

    ······在去围棋社的路上,李大珩对楚尹道:“楚尹我知道你们的水平如何,樊东流不在我之下,而你却要在我之上,”

    “李校长你这点折煞我们两兄弟了,你是何人,华夏第一国手,竟然说我们的水平与你相差无几,这不是在折煞小子我们吗?”楚尹客气地笑道,其实在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你老小子还有一那么一点眼光的嘛!

    李大珩拍了拍楚尹的肩膀:“你小子就给我拍马屁啊!”

    “我这是实话实说”。

    “好,不过你拍的马屁我喜欢!”

    “哈哈······”。

    这次东岛国访华团是从明珠市过来的,也就是说京华大学是第二站,而且他们直接叫京华大学的欢迎团在围棋社候着,直接来围棋较量。

    刚进围棋社一道如刀般的锐利目光便盯住了楚尹,让楚尹感觉极其地不舒服。而且楚尹还隐隐察觉到了杀气,武者的杀气!

    抬眼望去,只见一高大帅气的青年正倨傲地盯着自己,赫然就是那姜君所谓的男朋友尹天仇,也就是京华大学围棋社社长。也是萧潇说过“被诅咒的美男子”。

    对于瞪自己的人,楚尹一般是选择瞪回去的,而且比他还要瞪得狠。

    “校长好!校领导好!”由尹天仇带头,所有的围棋社成员齐声喊道。

    当他们看到李大珩身边的楚尹和樊东流时,眉头都紧蹙了起来,这两个不是大一新生吗?怎么会和校长在一起?

    其他围棋社成员也很是纳闷,这个校长不是那个老头嘛?还有这两个新生怎么会和校长在一起?

    “大家都知道了,东岛访华团这次来主要是感受我们的棋道文化,你们准备好出战了吗?”

    “准备好了!”围棋社成员大声喊道,气势磅礴!

    忽然外面喧哗了起来,楚尹心道东岛访华团来了。

    果然一群嚣张之极的人走了进来,神态倨傲,一副不把什么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为首的一位老者,狭长的眼睛半眯着,脸上古井无波,见到以李大珩为首的京华代表团,半眯着的眼睛突然放出炽烈无比的光芒。

    而他旁边的一俊美青年立时吸引了楚尹的注意力,修长的身姿套在白色和服里面显得风度翩翩,翩若惊鸿。瀑布般的长发垂落道双肩,妖异的脸庞看不出一丝表情,乌黑明亮的双眸清澈如水。

    此人就是黑幕?

    其他的人都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围棋社成员,脸上的神态就像是来到了自己的附属国家一样,自己这些人都是他们的下人!

    “失野兄一别十年,风采依旧啊!”李大珩率先走了上去。

    为首老者突然睁开半眯的双眼,立时两道无形精光射出,接着老者笑道:“大珩兄过奖啊!老了,世界是孩子们的了!”

    没想到这个老者竟然会讲华夏话,而且还是这么流利。

    接着李大珩对着楚尹道:“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最终还是你们的”。

    然后话锋一转,李大珩问道:“久闻东岛棋道天才大名,今日有幸一见,实乃人生一大幸事!”

    “大珩前辈过奖,晚辈的雕虫小技在华夏第一国手面前不值得一提”俊美青年拱手谦虚道,也是一口流利的华夏话。

    黑幕的这番话听起来是对李大珩的夸奖,实则是贬低华夏的棋艺。

    李大珩明显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然后笑道:“黑幕贤侄严重了,雕虫小技怎么会连挫我华夏国七大名宿呢”。

    全场一片哗然。

    “妈的,小鬼子竟然说我华夏棋道是雕虫小技!”

    “待会尹社长出马杀他个片甲不留!”

    ······黑幕对此熟视无睹,然后开门见山道:“这次来华夏第一学府就是为讨教棋艺而来,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打脸啊!直接对着围棋社叫嚣,这是*裸的叫嚣。

    突然尹天仇插了进来:“哈哈,不知在场的诸位有没有听过夜郎自大的故事呢,我们的来宾恐怕没有听过吧,那我就讲一讲,以前有个国家······”。

    “啪啪啪······”全场掌声轰鸣,尹天仇以故事的形式还击了回去。

    东岛国代表团听得懂尹天仇的意思,个个面色阴寒,想着待会黑幕在棋艺上狠狠地羞辱对方一把。至于黑幕和自己的师父连尹天仇连一眼都没有瞧过,仿佛尹天仇就不配做对手一般,这让后者愈发气愤!

    欢迎仪式马上开始,围棋社馆内嘉宾坐什么的早已摆好,李大珩邀请东岛访华团率先坐了上去。

    紧接着进来两名老者一名中年人,而他们的身边有不下二十名高手在保护,楚尹眼睛蓦地微眯。从这二十人的龙虎步上来看,应该是军中之人。

    其中一名老者高大威猛,一身黄色戎装彰显铁骨铮铮,棱角分明的面庞隐隐有几分姜军哥妹的影子,姜建国,华夏军界的第一元老!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军界第一元老,楚尹不禁觉得自己有种人品爆发的感觉。

    第二名老者富态的圆脸给人一种亲和的感觉,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朴素的布衣一点穿起来十分合身,不过一股上位者的威压却从他身上自然散发出。

    而最后一名中年人,方正的国字脸,正气显露无疑。一身黑色公安装昭示着人民警察的尊严。

    没想到燕京四大举足轻重之人全部到场,尤其是姜建国的到来!

    “姜总司令,徐老,肖局长没想到你们也来了”李大珩笑道。

    “哈哈,东岛第一棋道天才我们岂能错过此等对战”姜建国大笑道,瞬间全场感到一股泰山般的压抑,这就是王者的气势,是用敌人的鲜血一点点积攒起来的。

    “爷爷你也来了?”尹天仇连忙上前恭敬道。

    “咦,天仇也在啊”姜建国欣喜道,明显对尹天仇很是满意,不过楚尹怎么有点嫉妒的感觉。

    尹天仇然后自豪地道:“爷爷我就是京华大学围棋社社长啊”。

    姜建国以及徐老、肖局长三人明显诧异了一下,然后姜建国欣喜地问道“莫非天仇今天要迎战棋道天才?”

    “爷爷正是我出战!”尹天仇大声回答道。

    “可有把握?”

    “七成以上!”

    “哈哈哈······我姜家女婿岂能是平常人等?”姜建国爽朗地大笑了起来。

    “恭喜姜老家有一个好女婿啊!”徐老以及肖局长祝贺道。

    黑幕已经连挫华夏棋道七大名宿,而自己的准女婿却说有七成以上的把握拿下东岛第一棋道天才,这放谁身上谁也高兴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突然一道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全场哗然,纷纷朝黑幕看去,但黑幕还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眼神飘在楚尹和樊东流身上。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有些人总是那么夜郎自大”尹天仇冷哼了一声。

    “对啊,小鬼子就爱说大话!”围棋社的成员纷纷声援尹天仇。

    “好了,大家静一静!”李大珩摆了摆手。

    “首先呢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来欢迎东岛国访华团!”

    “哗哗······”虽然不和,但终究大家还是热烈地鼓起了掌,这是礼貌和气度问题。

    “华夏文化源远流长,而东岛文化也颇有底蕴,其中围棋就是历史文化的产物,这次东岛访华团来京华大学主要是感受围棋的魅力,而东岛国也出现了一位棋道天才,黑幕,过去的几天连挫我华夏七大名宿,不丢人,输了才能知道自己的不足,才能进步,不然我上下五千年的文化怎么能保持到今天!”李大珩显得慷慨激昂。

    现场掌声雷般滚动,而棋道天才黑幕起身后对着李大珩深深鞠了一躬。

    姜建国几人眼中闪过赞许的目光,此子不简单啊,不仅围棋上不简单,做人更不简单。

    姜建国心中不免有点后悔,这要是尹天仇对上黑幕的话赢的机会太小了,首先为人处世的态度上已经有很大的差距了。

    东岛国那边已经有人按耐不住了,用生硬的华夏语讲道:“赶快比赛!这段时间黑幕已经赢了三位你们华夏的大师了!”

    嚣张!

    全场又有暴动的趋势,均被李大珩一挥手震了下来。

    “好吧,那现在就开始围棋比赛吧,我们华夏国这边由尹天仇出场”本来李大珩是想让楚尹出场的,但是尹天仇已经对姜建国几人说过自己会出场,所以不好驳了他的面子。

    尹天仇在万众瞩目之下高调出场,而且让楚尹没有想到的是姜君也到场了,对着尹天仇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尹天仇顿时飘飘然起来。

    “东岛晚辈黑幕出场!”黑幕起身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

    棋盘早已摆好,最终黑幕手持黑子,尹天仇白子,尹天仇先手。

    尹天仇看了一眼姜君后,便开始落棋,棋手为将帅,棋盘是战场,棋子皆甲兵,将帅运筹惟惶,战场硝烟四起,兵卒殊死搏斗,斗阵变法,刀砍斧劈,勾心斗角,暗器伤人。

    观棋如观人,尹天仇的棋风非常的迅猛锐利,使用的是剑走偏锋,大刀阔斧,一往直前的战术,一开局便展开了凌厉的攻势,虽然表面上将黑幕封死,但这样通常会导致自己的城门失火,难以后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