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郁闷的窦毕(两更)

    “你谁···”窦毕刚要骂,却想到了姜军是霍霈雪班的教官,自己要是到他班去,岂不是更有机会接触那个极品!还有可能会被自己高大的形象感到而以身相许,嘿嘿!

    旋即嬉皮笑脸道:“帅哥教官我愿意去你们班改造!保证好好军训!”说着窦毕敬了一个极不标准的军礼。

    姜军岂能不知窦毕的小九九,但没有立马点破,而是冷冽地道:“以后你就是我中医系的军训人员了,马上过去集合!”然后姜军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边的状况楚尹知道地一清二楚,他很是纳闷为什么在姜军面前那个教官竟然表现得如此紧张呢,而且直接将窦毕四人直接拉到了自己的班级,绝对有猫腻!

    “师父你等等我啊!”窦毕大喊了一声,然后提了提松垮的裤子忙追上姜军。

    到了地方后姜军道:“趁着休息的时间你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窦毕马上一震身躯,做了一个自己认为完美的pose道:“大家好!我是化工学院112班的,我的名字叫窦毕,希望以后的十天与大家同甘苦!谢谢大家!”窦毕率先鼓起掌来。

    结果路了了冷不丁说了一句:“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噗!

    “哈哈哈···”随即全班都笑喷了,而窦毕一脸苦相地站在上面,心中已经把路了了和红孩儿骂了十八遍了。

    楚尹也是哈哈大笑,然后他鼓起掌来道:“大家欢迎窦毕同学加入我们中医系啊!”

    “欢迎窦毕同学!”大家哈哈笑道。

    ······“好了!时间到!”

    在姜军的号令下大家纷纷起身,然后迅速地站好,而此时霍霈雪也加入了战团,窦毕看到后双眼放光,立马厚脸皮地站到了霍霈雪的旁边,霍霈雪厌恶地看了他一眼。

    “军姿三十分钟!”姜军命令道。

    大家精神抖擞地挺起了腰板以自己最好的状态来诠释军姿的站法,不过窦毕几人还是依然我行我素,一腿直挺,一腿弯曲,懒散地站着!

    “窦毕你,你,你还有你,都给我好好站!”姜军指着窦毕几人教训道。

    “哦,好”窦毕漫不经心地应付了一句,身子稍稍有点挺直,但那里符合严格的姜军的标准呢,而且窦毕的注意力全在霍霈雪身上,那里有时间理会其他事情。

    “窦毕你的态度极不端正!在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姜军有点生气。

    “我态度很端正的好吗?”窦毕那里让人这样教训过啊,一般都是他欺负别人的,所以立马还击道。

    姜军冷笑一声:“看样子你好像很不服吗?”

    窦毕立时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我就是不服,凭什么我们交了钱让我们来站无聊的军姿啊!要我看就是学生们自由活动,这样可以学到很多很多的知识”说着窦毕开始骄傲起来,脸上一副道貌岸然的表情。

    “我的地盘你不想服从都不行,除非你们把我打败!”姜军开始放出狠话。

    窦毕眼中突然一亮:“此话当真?”

    “当真!”

    “要是将你打败了,你就不会干涉我们了?”

    “嗯,这点我答应!”

    窦毕开始高兴起来:“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窦毕指了一个跟班:“葫芦娃上去教训下他!”

    姜军冷笑了一下:“你们四个一起吧,要是解决不了你们我还混什么混”

    “好啊,这可是找虐的,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啊!”窦毕冷笑了一声。

    军训进行地如火如荼,而中医系这边却出现了奇异的画面,四个学生和教官对峙了起来。所有学生以及教官都纷纷围了过来,此时由于其他组还是休息时间。

    看到一下子围过来这么多人窦毕不禁更加开心起来,这下在这么多人面前狂虐教官,自己还不成一代名人啊,那样的话自己的形象更加地高大,那霍霈雪还不得哭着喊着扑倒自己的怀里来啊,嘿嘿。

    窦毕憧憬了会,然后朝自己三个跟班下命令:“兄弟们干死这丫的!”

    “杀啊!”窦毕四人开始冲了起来,四人也是打架好手,比起街边的小混混那可是强了不少,所以四人才有恃无恐。

    姜军雕像般耸立着,冷笑着看着来犯的四人,等到四人凌厉的拳头杀来时,姜军动了,狡兔般骤然跃起,如同惊虹划过虚空。

    窦毕四人不禁有点停滞,而且一股危险的气息从他们心底升起,四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半空中如同神龙摆尾的那一条钢铁一般的腿。

    砰砰砰砰!

    一只铁腿毫无征兆地轰砸在窦毕四人脖颈处,四人闷哼一声倒飞出去。

    “一招!”王想不禁惊呼道,他的眼中此时战火浓浓,楚尹不禁有点想要看到王想大战姜军的画面了,同时计算着王想能够几招之内解决姜军,因为他感到了王想体内浩瀚无匹的能量了。

    “你们服吗?”显然这一脚姜军卸去了很大一部分的力,只是将窦毕几人踢翻在地而已。

    “服,我们服了”窦毕惊恐道,他引以自豪的身手此时却连人家的一招都接不了,还有什么不服的。

    “那好,你们四个先去跑个五千米!”姜军命令道。

    “嘎!···”

    五千米?没开玩笑吧,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窦毕带着苦瓜脸与其他三位跟班跑了起来。

    “还有谁不服吗?”姜军冷冽的眼神扫过楚尹,王想,左木以及张天衡四人。

    “教官你英明神武,神功盖世,天下之人谁敢不从啊”路了了拍马屁地道。

    噗!

    楚尹几个差点笑出声来,还神功盖世,还天下之人谁敢不从,敢情路了了这丫的拍古装剧呢!

    “你再拍马屁你也跟他们去跑!”姜军瞪了路了了一眼。

    楚尹几人幸灾乐祸地看着路了了,路了了没好气地瞪了几人一眼,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军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窦毕他们也完成了三千米的任务,然后又来了100俯卧撑,最终回到了站军姿大军中。

    下午五点,随着结束的哨音,大家一哄而散,疯了似的冲向宿舍,而楚尹班的学生们则老老实实地排好队,在一二一的口号中缓缓走向宿舍。

    ······“哎呀,累死小爷我了!”路了了一进宿舍就软到在床,其他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过楚尹王想四人还是精神抖擞,一副没事的样子。

    樊东流喝了一瓶水然后道:“楚尹我看那个窦毕怎么跟你有仇似的,今天盯着看了你一下午”

    楚尹呵呵一笑:“我也发现了,可能是他嫉妒我帅呗”,其实楚尹心中暗惊:这窦毕是什么人,怎么感觉专门冲自己来的呢。

    这时东岛留学生左木也道:“我也发现窦毕君盯着楚尹君你呢,楚尹君还是小心点吧”。

    “好的,多谢左木君提醒!”楚尹谢道。

    “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楚尹下午喝了三瓶水,此时感觉尿意浓浓,于是朝厕所走去。

    “窦哥那小子听说身手好着呢,我们恐怕干不过啊”远远地楚尹就听见厕所里葫芦娃说着什么。

    “那咋办?我哥说让我们给那楚尹那小子制造点麻烦”楚尹听清了,这个声音是窦毕的声音,而且还要对付自己?

    楚尹索性停了下来听了起来,而且他发现窦毕他们将其他人都赶出了厕所,只有他们四个。

    “窦哥你不要忘了,老大只是让我掌握那小子的动向而已,没必要对付他啊“葫芦娃道。

    “你是没看见他今天竟然背着我的校花妹妹,你说这口气我能咽下吗?”窦毕显得有点愤怒。

    接着葫芦娃嘿嘿一笑:“窦哥我们不是买了鞭炮吗?然后半夜的时候引爆在臭小子他们宿舍,你觉得姜军会放过他们吗?”

    窦毕哈哈一笑:“绝啊!你小子有两下子啊!”

    楚尹听到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起身到楼下去上厕所,身怕打扰了窦毕四人。

    五点半到六点是晚饭的点,所有学生在一曲“团结就是力量”罢后冲入食堂。

    吃完饭后还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楚尹将王想悄悄地拉到一边:“王想跟我去做件坏事吧”。

    “什么坏事?”王想不解道。

    然后出将自己在厕所偷听到的事情如实地给王想说了遍,接着王想很是赞同地跟楚尹去做坏事。

    七点到九点还是军训的时间,不过期间一小时是拉歌的时间。

    姜军率先问道:“有谁会唱“小弹壳”吗?”

    楚尹给路了了挤了下眼睛,后者立马会意,然后道:“报告教官,窦毕同学会,我刚才还听到他唱来着”。

    嘎!

    那是小情歌好不好?什么弹壳炮弹的,还原子弹呢。

    随即窦毕一副苦瓜脸:“报告教官,我不会唱原子弹,哦,不,小弹壳,我刚才哼唱的是小情歌”。

    姜军肃杀的眼神扫在窦毕脸上:“那你先把小情歌给大家唱一遍,然后再学小弹壳!”

    窦毕的脸刷一下绿了,自己平时哼哼也就罢了,要是让自己真唱,那不是出丑吗?自己的公鸭嗓唱个毛线啊。

    但摄于姜军的严威,窦毕犹豫一二,最终还是开口:“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公鸭嗓音瞬间扩散整个*场,堪比噪音的歌声顿时引起了公愤。

    “草,这那个煞笔狼嚎呢?”

    “你妹啊,我耳朵都要聋了!”

    “不行了,心脏坏了,快送我去医院!”

    ······楚尹四人开始的时候都有点幸灾乐祸,但现在被窦毕大规模杀伤的音波武器弄得实在受不了了,立马开口道:“人家唱歌要钱,你丫的唱歌要命啊!窦毕你快下来吧!”

    “哈哈······”

    在哄笑声中窦毕极度尴尬了下了台,不过他狠狠地瞪了楚尹等人几眼,眼中全是恶毒的凶光。

    当看到苏梦雅也开怀大笑的时候,窦毕更加尴尬,同时心中对楚尹几人的怨恨越深。

    接下来姜军开始教大家唱军旅歌:“小弹壳”,教了三四遍后大家都会唱了,于是整个*场歌声滚滚,此起彼伏,气势磅礴!

    一个小时的拉歌后,第一天的军训算是圆满地结束,大家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宿舍回撤。

    “老大我们去洗澡吧?”一回到宿舍路了了就脱得只剩一条印有海绵宝宝的大号裤衩了。

    楚尹鄙视地看了路了了一眼道:“你不知道现在所有的人都去洗吗,去了还要排队,还不如迟一点去呢”。

    “对啊,老大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路了了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ps:感谢忘尘岁月和落叶为谁而落两位各打赏一百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