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头条了(两更)

    “那有没有解救之法?”苏家臣小心翼翼地问道。

    楚尹有点遗憾地道:“有,不过以我的能力还是解救不了”。

    苏家臣听到了有希望,立马摇着楚尹的胳膊道:“那何人可以解救?啊?”

    “我师父”楚尹缓缓道。

    “那你师父在那里?”苏家臣再次焦急地说道。

    楚尹再次遗憾道:“家师云游四海,我已经快两年没有见到他了”。

    苏家臣差点一屁股坐到在地,继续试探性地问:“有什么方法见到他吗?”

    “没有”楚尹不想骗苏家臣。

    最惊讶的莫过于舞幽梦,自己的先天之毒还能解?莫非他是那个人的徒弟?

    “家臣你还是回去吧?”舞幽梦开口道,语气中不带有一丝情感。然后又道:“晴儿你到我这来,我要送给楚尹公子半斤早晨采摘的西湖龙井”。

    楚尹听到送自己半斤龙井诧异了下,就连苏家臣也很是诧异,自己认识舞幽梦那么长时间了,从未有送过自己茶啊。

    当楚尹从一个古装美女手中接过一包茶叶时,有诧异了下,这明明是一斤那,那是半斤。

    最后楚尹和苏家臣以及吴伯出了幽梦茶馆,不过楚尹提出一个走走,苏家臣心情不好,自然由楚尹而去。

    当苏家臣离开以后,楚尹竟然折返而回。

    “楚尹公子你怎么又来了?”看到楚尹折返而回,舞幽梦疑惑地问道。

    楚尹惺惺一笑:“幽梦小姐明明是送给我半斤茶叶的,没想到却多给了半斤,我特地来还那半斤茶叶”。

    “楚尹公子真是聪明”舞幽梦嫣然一笑,不过楚尹当然没有看到,“幽梦姑娘夸奖了”楚尹谦虚道。

    舞幽梦开门见山道:“这次叫楚尹公子来,是有两个问题要楚尹公子帮忙”。

    “幽梦姑娘不必客气,随便问吧”楚尹落落大方道。

    “第一个问题,他是不是你的师父?”

    “是”。

    “第二个问题,你是不是可以解我的毒?”

    “可以,只不过现在是废人一个,只能望洋兴叹了”楚尹叹道。

    舞幽梦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好了,楚尹公子你可以走了,那半斤茶叶就不用还了,一块送给你了”。

    楚尹知道舞幽梦这是下逐客令了,然后拿着茶叶离开。

    出了门楚尹才发现这里离紫慕情的阳光公寓好远的,而且一摸身上竟然没有一分钱,换衣服的时候没取过来。楚尹想死的心都有了。

    楚尹找准了阳光公寓的方向便迈步走了起来,对于楚尹来说步行也是很不错的,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美女。

    让楚尹没想到的是竟然走到了惠民堂,当看到惠民堂门口万人空巷的景象时着实吃惊了,难道惠民堂又有什么义诊吗?怎么这么多人啊?

    楚尹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人都是奔着他的名头来的,有的人甚至传出楚尹是赛华佗小师弟的消息,不过三人成虎,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整个燕京老年人界中传开了。

    突然楚尹看到了神医赛扁鹊,他正帮一位老人在治病,额头上已经大汗淋漓,很明显已经看了许多病人了。

    楚尹想到自己也没什么事干,就想着帮赛扁鹊以及这些病人一把吧。

    楚尹缓缓朝前走了过去,由于楚尹穿的是衬衫牛仔裤,所以那些老人没有认出楚尹。

    不过老人们认不出就不代表其他人认不出来,赛扁鹊的徒弟看清楚是楚尹后,嘴巴张得大大的:“师···师···师父”。

    “怎么了?”赛扁鹊不耐烦地问道。

    “师父,小神医来了!”徒弟的话吓了赛扁鹊一个激灵。

    赛扁鹊惊魂未定地问道:“是谁来了?”赛扁鹊放下手中的银针起身望去。

    “师父,是那天的小神医!”赛扁鹊徒弟激动地说道,由于看到了自己的偶像脸颊涨得通红通红的。

    “是小神医!”赛扁鹊激动道,因为他看到了正吊儿郎当进来的楚尹。

    赛扁鹊急忙跑到楚尹身前,道:“小神医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盼来了”。

    楚尹一脸错愕,疑惑地问道:“盼我干嘛?”

    赛扁鹊当然不会给楚尹说让他打发门前的人,面上客客气气地道:“这不想跟小神医学点东西嘛?”

    要知道赛扁鹊可是华夏官方医学界的泰斗,此时却如此低声下气地对楚尹说话,这要是让外人看到,肯定会震惊不已。

    赛扁鹊拉着楚尹来到了惠民堂门前,对着众人大喊道:“静一静,大家都静一静,今天我们惠民堂再次请来了小神医,待会将进行为期半天的义诊,请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赛扁鹊的这番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深深地炸在众人心中,天哪,小神医就在眼前,刚才他还从自己旁边经过。

    楚尹已经知道赛扁鹊已经把自己买了,于是落落大方地走到众人前道:“大家好,晚辈幸运地得了个“小神医”的称号,不过这只是个虚称而已。不过今天来到了这,我必要竭尽全力来给大家看病治疗,将我一生所学都用在点子上”。

    楚尹的一番讲话将大妈大爷激动地不行了,呱唧呱唧的掌声响个不停,楚尹又飘飘然起来,自己的粉丝好多啊,真想给大家一个飞吻。

    接下来楚尹和赛扁鹊开始了义诊,这让惠民堂的管理人员激动不已,虽然这是义诊,但是开的草药还是要从惠民堂买的啊,其中有些草药的价格不菲,惠民堂的收益自然很高。

    江柔是燕京晚报的记者,今天由于休息而出来逛街,走到惠民路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惠民堂万人空巷的画面,本来以为是赛华佗或者赛扁鹊在义诊,这样关于民生的新闻在燕京是很吃香的。

    江柔不愧为敬业的同学,出来逛街,包包里面还带着摄像机,江柔拿出摄像机悄悄地溜了过去。

    当她到人群前面的时候也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小神医?而且赛扁鹊亲自道出了小神医的称号,而且从赛扁鹊的语气中江柔听出了对前辈尊敬的意思。

    接着赛扁鹊口中的小神医登场了,着实将江柔再次吓了一跳,一个词年轻,而且看起来不像是骗人的,因为人群中的大妈大爷眼中全是崇拜之色,江柔很想知道这个有点稚嫩的男子如何征服了这些平时最难缠的大妈大爷。

    江柔急忙拿起相机记录下一个个画面,大妈大爷激动的表情,楚尹同学脸上的自信,赛扁鹊的欣赏,惠民堂伙计的崇拜。

    今天楚尹的压力俱增,因为方才赛扁鹊已经费了大量的体力,基本上都是自己在挑大梁。

    额头上汗珠成股流下,不过楚尹从未休息,一直在给别人治病,有个大爷看不惯了,心疼地开口道:“孩子咱们还是停一停吧,我们明天再来怎么样?”

    “大爷我没事,这样也挺锻炼身体嘛,年轻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嘛”楚尹微笑道,示意自己没事。

    大爷无奈地摇了摇头,后面排队的一些阿姨都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甚至可以称为纨绔的楚尹,但是此时完全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医生,救世济壶用在楚尹身上也不为过。

    江柔一边拍照一边抹着眼泪,看到楚尹苍白的小脸心中觉得什么被揪了一下,心道一定要将这种最美丽的画面传播开来,让正能量传播下去。

    到了最后楚尹双手开始瑟瑟发抖,拿着的银针晃来晃去,楚尹稳定了下心神,尽量是自己沉稳下来。

    “呼“终于楚尹将最后一个病人治完,然后砰一下摔倒在地。

    楚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惠民堂的房间里面,旁边赛扁鹊和他的徒弟们正愁眉苦脸地等待着。

    看到楚尹醒来,赛扁鹊连忙上前问道:“小神医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有点虚弱而已”楚尹道。

    “快,大补汤端上来”赛扁鹊喊道。

    楚尹闻着味道就知道是赛扁鹊熬制的上好大补汤,没有犹豫一口气喝完。

    喝完大补汤楚尹的气血明显好多了,然后楚尹坐了起来准备离开,想必紫慕情此时应该着急坏了吧。

    赛扁鹊看着虚弱的楚尹,急忙道:“小神医还是住在这里吧,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没事,我的身体我清楚”然后楚尹不管不顾赛扁鹊的劝阻离开。

    当赛扁鹊提出开车送楚尹的时候,被楚尹一口回绝,要是让他知道自己住哪,那还得了,估计得把病人引去阳光公寓。

    不过出来以后楚尹知道自己错了,自己身上还是没有钱。楚尹想再次回去借钱那就不好意思了。

    楚尹拖着疲惫的身躯缓缓前进,此时他没什么心思去欣赏路边白花花的大腿了,只想快点回到紫慕情的身边。

    突然楚尹眼前出现一道橘黄色的身影,高挑的身姿曼妙婀娜,瀑布般的长发灯火映衬下乌黑明亮,清纯的瓜子面庞白皙无比,一双大眼温润如水。

    “你没事吧?”楚尹本来也没有想搭讪的想法,只想赶快回去休息,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美女却主动搭讪。

    楚尹抬头微笑道:“没事”。

    江柔很是不明白这个小神医是怎么撑到现在的,就是铁打的身体也不一定能行啊,那可是几百号人呢。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江柔问道。

    楚尹犹豫了下道:“谢谢”。

    楚尹并没有让江柔直接送他到阳光公寓,而是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

    下车时候江柔突然道:“我叫江柔”。

    “楚尹”楚尹淡淡地道,然后留给江柔一个冷酷的背影。

    “楚尹少爷你怎么了?”王妈看到脸色苍白的楚尹着急地问道。

    楚尹赶忙坐在了沙发上,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王妈我哦没事,我去锻炼了,我没事”。

    “你没事吧?”紫慕情穿着紫色的丝绸睡衣从二楼走了下来问道。虽然语气平淡,但里面的关心之意不留痕迹地漏了出来。

    楚尹顿时眼前一亮,果然还是美的东西好啊,这身子顿时有了三分力气了。

    “我没事,去锻炼了”。

    楚尹不知道的是自己明天将风靡京城,将出现在燕京晚报头条。

    这要是让歌星王大神知道非得气死不可,自己努力了那么久连头条没上过,没想到楚尹才来燕京几天就要上头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