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帘幽梦(一更)

    看到楚尹笑意吟吟的样子,紫慕情三女真怀疑楚尹进的不是警察局,而是休闲场所。

    “楚尹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开心啊?”萧潇眨巴着大眼问道,有着好奇心的孩童一般都会十万个为什么。

    楚尹又是一阵无奈,不过还是道:“警察局挺好的,有茶喝,有美女调戏,还有警车可以坐啊,哎,警察哥哥你们可不可以把我们送回去啊?”

    “······”

    一群警察真想把楚尹拖出去枪毙了,这货太强大了,是第一个让冷艳警花队长夏冰凝吃瘪的人。

    到了警局门口,一辆加长的林肯已经在等待,楚尹当然知道是紫慕情她们打的电话,不让自己非得在那个女警花手里吃尽苦头不可。

    “小姐你们没事吧?”一上车,楚尹才知道是吴伯亲自来接的。

    “吴伯我们没事,让您和爸爸担心了”苏梦雅娇羞道,还望了望楚尹。

    吴伯憨厚一笑:“你们没事,老爷和我就放心了”。

    很快就到了苏梦雅家的别墅,一进门萧潇就急忙问道:“慕情姐姐你今晚是不是要和楚尹哥哥一块睡啊?”

    噗,楚尹真想敲开萧潇的脑袋看看这小妮子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紫慕情脸上浮现一丝绯红,嗔怒道:“萧潇不许胡闹”。

    最终楚尹当然没和紫慕情住在一块,自己人一个房间,然后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燕京郊区不知名的一片树林。

    “楼主好像是他来了”一个黑衣人弯着腰对一个背影恭敬道。

    那个背着身的男子沉思了半天道:“哦”。

    翌日,楚尹还是早早地起来在院子里面打太极,一招一式就是人生,时而平静,时而激重。

    萧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窗户中看到了楚尹的身影,然后惊呼道:“慕情姐姐,梦雅姐姐你们看,楚尹哥哥打太极呢”。

    紫慕情倒是一脸平静,毕竟她知道楚尹就是在早上打太极的,而苏梦雅则是一脸痴迷地望着楚尹,眼中无限的迷恋让紫慕情很是诧异。

    由于紫慕情还要喝草药,所以和楚尹用完早餐以后便离开,萧潇和苏梦雅依依不舍地目送楚尹离开,萧潇主要是感觉楚尹做的早餐太好吃了。

    蓝色的兰博基尼飞驰着,楚尹在副驾驶座闭目养神,心中总有种不详的预感,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紫慕情认真地驾着车,时不时地看一看楚尹,楚尹给她越来越神秘的感觉,尽管她知道凌青竹就是神秘之极。

    蓦地一黑一白两辆三菱跑车追了上来,一左一右将紫慕情的兰博基尼夹在了中间。

    这下可将紫慕情吓坏了,明显是两辆车来者不善,紫慕情技术也是很不错的,急忙利用速度的优势加速飞驰。

    本想甩掉了两辆车,没想到这两辆三菱跑车明显是经过改装的,性能明显提高了不少,两辆车还是紧追不舍,而且有蚕食兰博基尼之势。

    砰砰,改装过的三菱撞在了兰博基尼上,车内的楚尹突然被惊醒,终于明白心中的不安是怎么回事了。

    楚尹开始指挥紫慕情:“刹车,向左打,加速!”

    紫慕情丝毫没有犹豫地执行了楚尹的命令,最终兰博基尼轰一声冒着黑烟飞奔而去。

    不过楚尹低估了三菱车司机的实力,在紫慕情刹车的一刹那,两人就识破了楚尹的小计,两人朝斜左方向加速,企图堵住兰博基尼。

    楚尹心中冷笑了下,然后继续指挥道:“加速!”

    紫慕情犹豫了下,此时加速无疑是直接往三菱车上撞啊,不过看到楚尹胸无城府的样子,紫慕情还是毅然加速,兰博基尼冒着黑烟如同利剑一般蹿出。

    看到加速的兰博基尼,两个三菱司机心道疯了,同时心中也升起了恐惧感,这要是撞一起得车毁人亡啊,但是现在箭在弦外了,怎么也收不回来了。

    要是不怕那是假的,紫慕情心中很是害怕,甚至有点后悔,突然一只宽大的手搭在了她握着方向盘的手,瞬间紫慕情感到了安全感冷静了下来。

    “右!”

    在车头接触到左边三菱的车的时候,楚尹大喊一声,然后用力将方向盘朝右猛地一摆,兰博基尼一个飘逸,然后冒着火花在两车缝隙之间穿过,然后扬长而去。两辆三菱砰撞在了一起。

    这次顺利摆脱,主要是楚尹算准了三菱车司机不敢拼命的心理,以及对于时间差的把握。

    紫慕情有点后怕地望着楚尹,心有余悸地问道:“你是不是会开车?”

    楚尹摸了摸鼻子道:“没有啊,电影里面看过这段,没想到来真实的了。”

    紫慕情当然不相信楚尹的鬼话,哪有电影上演过这段啊。

    楚尹疑惑了,是什么人要对付自己和紫慕情,开口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没有啊,倒是你昨晚得罪人了,该不会是他们吧?”紫慕情问道。

    楚尹道:“应该不是他们,那个金不二昨晚就好了,我只不过是扎了他一针而已,还有他们也只是小混混而已,哪能请来两个赛车职业高手。”

    紫慕情点了点头,楚尹确实说的有道理,可是又是谁呢?楚尹才来没几天,这些人应该是对付自己的,难道?

    然后楚尹和紫慕情平安无事到了阳光公寓,看到紫慕情脸色有点不好,楚尹问道:“怎么了?”

    紫慕情摆了摆手道:“没事”。

    紫慕情喝完草药便去休息,正当楚尹无所事事的时候,吴伯开着车来了。

    “吴伯你怎么来了?”楚尹问道。

    吴伯笑了笑道:“楚尹少爷啊,老爷请你去帮个忙,不知楚尹少爷有没有时间啊?”。

    楚尹对苏家臣与吴伯的影响都不错,恭敬地道:“苏叔叔的事就是我的事,就算我有事也要去,还有吴伯这点小事那能麻烦您亲自来呢,直接打个电话不就完了”说完楚尹才想起来自己没手机的。

    “楚尹少爷不必客气,那我们现在就走?”吴伯客气道。

    楚尹道:“等我一下”,然后楚尹跑到楼上对紫慕情说了声,这才跟吴伯离开。

    楚尹到了苏氏集团,才知道苏家臣是多么的土豪,苏氏集团的规模足足是紫荆花的四倍。

    苏家臣的办公楼在十八楼,一路上楚尹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大家都在疑惑楚尹是什么人,吴伯对他很恭敬的样子,要知道吴伯是苏家臣的大管家,在苏氏集团那是绝对的存在,现在却亲自给楚尹指路。这得多大的身份啊。

    “哎呀,小尹来了啊”苏家臣见到楚尹像是女婿来了,立马眉笑颜开了。旁边的秘书见到苏家臣竟然如此看重这个年轻人,连忙给楚尹倒茶。

    “苏叔叔好,谢谢”楚尹一面打着招呼,一面接过茶水。

    “怎么样,叔叔这不错吧?比慕情那差不了多少吧?”苏家臣从见到楚尹第一眼起就觉得楚尹很顺眼,现在是越看越顺眼。

    楚尹尴尬地摸了摸头道:“苏叔叔开玩笑了,紫姐姐那里怎么会比得上苏叔叔这啊”。

    “其实吧,叔叔今天找你来是叫你帮忙的,自从你治过叔叔的腰以后,这一天了再也没有痛过,叔叔想让你给一个人看下病,怎么样?”苏家臣道。

    楚尹知道苏家臣找自己帮忙就是帮看病,毕竟自己让人家看得上就是医术了。

    “苏叔叔的事就是楚尹的事”楚尹说出来的话让苏家臣很是受用,受用之极。

    并没有楚尹想象中那样去个老房子给老人看病,而是在一家幽梦的茶馆前停了下来。

    楚尹很诧异,但还是和苏家臣吴伯一起下了车朝里面走去,没有进门,一段悠然而空灵的古筝曲传出,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

    茶馆的装修也颇有讲究,完全是古风古色,紫色檀木为主要门面材料,门口还有几根青竹。进到里面也是一样,古色古风,有穿着古代长裙的服务员,还有身着长袍舞剑的侠客。

    看起来苏家臣是这里的常客了,服务员立马领着上阁楼了,楚尹贪婪地吸了几口。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茶香,有西湖龙井,有铁观音,有武夷山的大红袍,有春尖······苏家臣真会享受啊,楚尹心中羡慕道,而且心中想着这家店主的主人恐怕来历不凡吧。

    到了二楼,那空灵的古筝声戛然而止,楚尹放眼望去,只见一个小阁一片紫色纱帘后面坐着一个女子,而她的面前有一架古筝。

    莫非是她?楚尹脑中思考着,这个女子好神秘啊,楚尹集尽目力也无法看清女子的面容,总有一层屏障挡在眼前。

    “幽梦我请来了小尹,让他给你看看吧?”看到苏家臣眼中深情的目光,楚尹惊呆了,难道苏家臣喜欢这个叫幽梦的女子?

    舞幽梦点了点头,苏家臣一脸欣喜,然后对楚尹说道:“小尹麻烦你了,不过幽梦不希望被别人看到,小尹你看能不能电视里那样用线号脉呢?”

    用线号脉,亏苏家臣想的出来,不过楚尹就是会,楚尹点了点头道:“好的”。

    楚尹没有想到的是苏家臣连红线都准备好了,细长的红线直接从紫色屏障内牵了出来。

    楚尹像是古代的宫廷御医一般将手搭在了红线上,然后静静地感觉这红线上的波动。

    楚尹号脉的同时却在打量着叫幽梦的女子,虽然一点都看不清,眼中竟是模糊。

    渐渐地,楚尹心中大骇,这女子竟然中了先天之毒!在没有出生的时候已经中了先天之毒!所以说她现在的身子弱到了极致!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歹毒,竟然中下先天之毒!

    看到楚尹阴郁的面庞,苏家臣心中大骇,面色刷一下就变了,而且顿时变得大汗淋漓,有点底气不足地问道:“小尹情况怎么样?”

    原来舞幽梦早就给苏家臣说过她的病是先天的,根本没有方法治疗。

    “先天之病,很难,很难!”楚尹连道两个很难。而苏家臣的心一下揪住了。

    苏家臣对楚尹本就很是信任的,此时楚尹又说出了先天之病,那就更加确认了,此时楚尹不想告诉苏家臣舞幽梦中毒的事。

    其实心中大骇的还有舞幽梦,她没有想到的是苏家臣叫来的楚尹竟然看出了她的情况,虽然楚尹说得是先天之病。

    ps:感谢恨雪非十年和七力铺火车各打赏一百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