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认真的男人最帅!

    噗!

    楚尹差点将刚喝进去的水喷出来,什么?赛扁鹊要拜自己为师父?那他师父赛华佗怎么办?

    “前辈你这不是折煞小子嘛,你扎过的针比我吃过的饭还多,怎么叫你拜我为师呢?不行!不行!”

    赛扁鹊心中有些微微失望,不过还是一脸希冀地道:“师父经常教导我们说达者为师,你在针灸方面远远胜于我等,你必然就是我等的师父”。

    楚尹对赛华佗赛扁鹊的好感大增,他们这样济世救人的神医都能放下自己的高姿态求知,我们年轻人所学的还有很多很多。

    楚尹不忍赛扁鹊失望,然后道:“我知道前辈主要想学一学气运针,其实不难,但前辈主要不会运气,这一点是气运针最主要的一点,不过我可以给前辈一本运气的功法,前辈只要勤加练习,我相信学会气运针指日可待!”

    得到楚尹传授的运气功法,赛扁鹊如获至宝一般激动,看着楚尹道:“楚兄弟要不这样,你就担任我们惠民堂的主治医师,我想这也是百姓们所愿意看到的”。

    楚尹知道赛扁鹊有收留之意,而且一上来就拿百姓来压楚尹。不过楚尹自由自在惯了,怎么会做一个主治医师呢。

    所以楚尹拒绝道:“想必前辈也看出来了,小子就是一个懒人,这样的事情实在做不来,不过有时间的话我会主动来帮忙的”。

    也算是楚尹给了赛扁鹊一个承诺,然后楚尹喝了一杯茶水便匆匆离去,走到门外才想起来今天的正事还没有办呢?然后又匆匆折返,还好惠民堂有紫落叶这种药材。

    燕京的夜景还是很不错的,在各种炫灯的映衬下璀璨无比,而真正吸引楚尹同学的还是白花花的美腿。

    正在考虑那个长腿美女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咆哮声,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在楚尹身边停了下来。

    随着车窗的下落,一张带着冷酷清纯的面容映入楚尹的眼中,酒红色微卷的长发披在肩头更添几分妩媚,极品啊!

    然后女人甩出一沓钞票,酷酷地来了句:“你今晚归我了!”

    嘎!

    敢情自己被当做小白脸包养了!这不是在怀疑我高尚的品德嘛!我答应了!谁让人家是美女呢!

    楚尹木讷地拿起钱然后钻进了法拉利中,然后欣赏这个开豪车的美女,一时间那高耸的双峰一下吸引住了楚尹的眼球,从规模来看估计和紫慕情有得一拼。

    远处两个带着黑色眼睛的家伙将这一幕抓在了高清摄像机中。

    轰!一声火红色的法拉利飞也似的跑了起来,等到楚尹稳住身形的时候,法拉利已经来到了高速路口,旁边还有两辆豪华跑车,而她们车上也是坐了一个美女还有一个小白脸。

    蓦地楚尹一下就怒了,难道将自己当玩具了?老子是小白脸吗?也就是脸色苍白一点。

    “你们是要赛车吗?”楚尹冷冷地问道,眼神肆无忌惮地打量着美女身前荡漾出的雪白。

    陈雪儿心中微惊,以前找的小白脸哪有跟自己这样说话的,这让她重新打量起楚尹来,白色长袍,清秀的面庞,灿若星辰的双眸。

    楚尹外在的名片竟然让陈雪儿一时入迷,以至于楚尹在她眼前晃了晃手都不知道。

    “喂!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楚尹出声道。

    “啊!”陈雪儿赶忙反应了过来,然后恢复冷若冰霜的常态。

    楚尹笑了笑,然后道:“敢不敢跟我打一个赌?”

    “什么赌?”陈雪儿好奇地问道。

    楚尹心中暗暗欢喜,这妮子果然上当了,像这样的小富婆什么都不缺,就是缺激情,一旦切中她的兴趣,她就会听你的。

    “看得出来你的伙伴们都是赛车高手,今晚由我来帮你赛车,如果我赢了,你今晚归我,如果我输了,一辈子听你的”楚尹目光灼灼地盯着陈雪儿。

    “成交!”

    然后陈雪儿又冷笑道:“我可要说明一点,她们两个都是职业车手,参加过不少比赛,拿了不少的奖”。

    “是吗?”

    接着楚尹和陈雪儿交换座位,在换座的过程中陈雪儿感觉有什么东西似的,不明白是什么东西。

    原本以为楚尹是打肿脸充胖子,想傍自己的小白脸。不过当看到楚尹灵活的手法,陈雪儿有了危机感。

    “比赛的路程是从这到那?”楚尹开口问道。

    “到香山脚下”。

    轰轰轰!随着拿旗人的旗子落下,三辆跑车风驰电掣一般倾出,带起了小旋风一般的尘土。

    让陈雪儿没有想到的是楚尹开始的速度奇快无比,不到三十秒就将其他两辆车远远拉在了后面,而楚尹还在加速,尤其在过弯道的时候,不但不减速,反而一脚油门踩下,陈雪儿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陈雪儿的红色法拉利足足等了十分钟,其他一辆兰博基尼一辆宝马才到。要知道这种跑车比赛之间差几秒都算很大了。

    “雪妹妹你今天人品爆发了?不对!难道是他开的车?”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看到了驾驶座上的楚尹惊呼道。

    “是他!”陈雪儿没好气地道,心中其实非常震惊,马路上随便拉一个人,他的车技怎么这么出众,这恐怕是车王级别的啊!

    “雪妹妹能不能把他借给我们两天吧?开车这么猛,想必床上的功力也差不到哪去,而且还是一个小正太,真是越看越喜欢啊!”两个女人笑得花枝乱颤。

    楚尹没有理会两个女人的叫喊,朝陈雪儿勾了勾手指道:“我赢了,今晚你属于我了!”

    “愿赌服输”,陈雪儿面色开始绯红起来,一向内心矜持的她也曾经幻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不过幻想中都是和自己喜欢的人,这下可好马路上捡一个便要自己交出第一次,虽然他是个帅哥。

    轰一声,在四双震惊的目光注视下红色风情的法拉利扬起尘土飞驰而去。

    到了高速路口,楚尹将车停了下来,然后道:“我累了,你送我到阳光公寓就行”。

    “什么?你不去开房吗?”陈雪儿疑惑地问道,“开房”这个词从她嘴中说出格外的别扭,脸色立马绯红了起来。

    楚尹淡淡地看了陈雪儿一眼:“对你没兴趣”。

    什么?对我没兴趣?我这么一个大美女送给你你都不要,你是不是有病啊?陈雪儿心中大骂道,嘴上刚要骂,结果换过座位的楚尹闭上眼睡着了,不一会儿鼾声响起。

    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陈雪儿已经杀死楚尹几十次了,陈雪儿气鼓鼓地撅着嘴然后驾着车朝阳光家园驶去。

    “喂!到了!”

    楚尹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阳光公寓的门口了,再看了眼陈雪儿,发现她正用幽怨的眼神盯着自己。

    “谢谢啊!”楚尹道了句谢谢便下车。

    陈雪儿心中一喜,不过楚尹又道:“谢谢你的一万块啊!”

    “喂,我叫陈雪儿,你叫什么名字啊?”陈雪儿喊道。

    楚尹抬头看了看灰蒙蒙即将下雨的天空道:“雷阵雨”。

    雷阵雨是吧?早晚有一天我要你让你倒追姑奶奶,姑奶奶我就是不答应,哈哈。

    “小尹来了,还没吃饭吧?赶快来吃饭”看到楚尹进来,王妈热情地道。

    “好嘞!”楚尹便又狼吞虎咽起来。

    听到了下面的响动,身着轻薄睡衣的紫慕情缓缓走了下来,修长白皙的美腿就在楚尹眼前晃啊晃,而且娇躯若隐若现。

    楚尹同学赶忙将注意力放在了食物上。

    “你来了?”紫慕情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楚尹还是从她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丝关心之意。

    “来了,还有草药我也买到了,一会熬给你喝”楚尹趁机献媚道。

    “哦”然后紫慕情便朝楼上走去,留给楚尹一个无限遐想的背影。

    咕嘟!

    楚尹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继续自己的战斗。

    在楚尹同学精心料理下,一碗中药被熬好。

    楚尹开心地端着朝紫慕情的房间走去,心中不禁气血翻腾起来。

    铛铛铛!

    这次紫慕情没有拒绝,说了声:“请进”。

    紫慕情的房间收拾地干干净净,而且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与她身上的味道一样,粉红色的床铺,上面还有一只小熊。

    楚尹小心翼翼将中药端到了紫慕情面前,然后轻轻地道:“可能有些苦,不过一口气喝下去就没事了”。

    “好,”紫慕情的面色有些绯红,接过楚尹的草药,然后稍微犹豫了下,放到了嘴里,然后一扬。

    噗!突然紫慕情将喝进去的草药一口喷了出来,而且手一哆嗦将剩余的药尽数撒在了楚尹的长袍上。

    “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会这么苦”紫慕情连忙给楚尹擦拭了起来。

    楚尹抓住了紫慕情的手,很柔软,第一感觉,真是柔若无骨,然后温柔地道:“没事,我自己洗洗就好了”。

    在紫慕情愧疚的眼神下,楚尹迅速的将长袍洗的干干净净,紫慕情看得目瞪口呆,看着楚尹那个纨绔的样子,那里想得到他洗衣服洗得这么熟练。

    然后楚尹再次回到了厨房,重新为紫慕情熬制草药,这次他加进去了蜂蜜,已改善口味,刚才他已经知道了紫慕情怕草药。

    楚尹在熬药,而紫慕情在一旁看着,两人彼此都不说话,呈现出一个很默契的状态。

    认真的男人最帅气,楚尹现在无疑就是最帅的男人,紫慕情看着认真熬药的楚尹心中泛起了一丝涟漪。

    楚尹其实不知道紫慕情已经早原谅他了,只是楚尹不知道而已。

    大概过了四十分钟,一碗草药又被熬好,楚尹端着小碗递到紫慕情手中,安慰道:“这次我加了蜂蜜,没有那么难喝了,赶快喝了”。

    看着紫慕情一口气将草药喝完,楚尹才松了一口气,他当然不能告诉紫慕情她活不过两个月了。

    喝完草药后,紫慕情脸上带起了一丝羞涩的微笑,精致的面庞白里透红,有种水蜜桃熟透了的感觉。

    楚尹同学忍住了咬一口的冲动,然后又屁颠屁颠跑去将熬药用的锅碗洗了。在这个过程中紫慕情已经含笑离开。

    ps:看过了的书友还请在书评区留下你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