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六零章 我是雇佣兵(五更,求基础花)

    水遥遥如此一说,众女也都明白了,想来想去,曲风自己进入的确是个好办法,门户被毁有利有弊,弊端就是不能自由出入,好处就是曲风能够掩饰自己的行踪。

    接下来的几天,曲风的身影频频出现在华夏媒体上,英俊的外表和人畜无害的笑容征得了无数女人的芳心,如果不是他身上那身象征着身份和地位的无军衔军服,恐怕就连那些美女记者也会表达爱意的。

    这种活动一直持续了接近一个月,曲风每天除了作作秀之外,便是和众媳妇呆在一起,大肆造人,在确定阳玉波、纪云和红衣怀孕之后,曲风这才有了离开的意思。

    “一个月了,那边应该打起来了吧?”曲风笑着问道。

    “没有,只是局势很紧张。”水莲儿开口答道:“唐歌在这里,很多情报隆发雇佣团都不知道怎么传过来,不过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还得一个月才会打起来,所以你还得再等一个月,还有半个月就是春节了,过完年再走吧,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曲家的家主。”

    “好~”曲风点了点头,每天相妻教女,小日子过得倒也逍遥无比,只是他也没闲着,下达了集训反恐的命令,狼军迅速出动,或演习或配合公安武警,完成了一次全国性的机动实战演练,取得的效果和战绩让曲风感到非常满意。

    春节之后,曲风告别了众女,他不担心众女的安危,因为有小紫在,也不担心众女的修炼,因为在他看来,众女能够永葆青春就好,实力越高和他厮守的时间越长,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并不指望众女帮助自己什么。

    天屠等人的修炼也让曲风很是欣慰,天屠已经到了天龙道巅峰,有着足够的混沌之气,天屠等人的修炼自然也不成问题,有了这些力量在,曲风根本不用担心华夏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危机,而他自己则是要面临步步危机。

    曲风离开了,他从谁也没想到的酆都鬼门关进入了地心世界,为了掩饰身份,有了人皮面具,还带走了天屠的短刀,死神之刃太过显眼,只要一露便会暴露身份,而天屠的短刀不管是样式还是形状与地心世界中常见的武器没什么两样,根本引不起注意,就这样,曲风扮作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进入了地心世界。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荒郊野外,由于地心世界没有四季之分,也没有什么地域差别,曲风很难从植物的特征分析出自己所处的方向,在过去的近一年时间里,曲风的活动轨迹很有规律,基本上就是三点一线,最多也就是曾经在炎黄阁的辖地转悠过几圈,接着便是沿着长兴河跑过一段,去了几趟死神城还是小紫带着去的,所以说,地心世界对于现在的曲风来说还是陌生的。

    连续走了四天,曲风竟然没有看到一座城池,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只有无尽的大山和森林,幸亏在俗世当兵时进行野外生存训练让曲风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换个人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一路行来,曲风嘴里美味,便咂摸着嘴巴走进了森林,准备开荤了。

    就在这时,曲风突然听到了一阵噪杂的呼喝之声,心中喜道:“我艹,终于碰到能问路之人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竟然看到长兴河,否则的话,我沿着河走也能回到混沌之地,到时我就认路了。”

    曲风此时就像个迷路的小孩子突然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一般,脚下发力便朝着人声传来的方形疾奔而去。

    奔到地方后一看,发现有两伙人正在激战,你来我往的,打得好不热闹,只是双方激战之人的肤色各异,有黑人也有白人,也有少数的黄种人和棕色人种。

    这是个怪异的组合,双方说着曲风听不太懂的方言,说的也是古老的拉丁语,这让曲风感到了一阵头大,他的拉丁语就是个半吊子,能听不会说,如果说的话一定会露馅,这让他开始犯难,不知道是出去还是继续呆着。

    突然,一道大喝声传来,“那位兄弟,我们都是雇佣兵,过来帮把手,将这些王八蛋全部宰了,一人有百两黄金,血神殿的这帮杂碎太欺负人了!”

    曲风闻言笑了,立即冲了出去加入了战团,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血神殿的人,不杀白不杀,杀了也白杀!

    曲风的杀人手段干脆利索,看似毫无章法,却是将孤舞剑的精髓用短刀展现了出来,猛地一看,和莽汉打架无异,只是曲风却是每次出手必会见血,杀伤力惊人,每倒下三人,便有一人是被曲风所杀,让血神殿一方苦不堪言,而且曲风的境界在两帮人中也算是最高的,天虚境四品,当个普通的雇佣兵绰绰有余了。

    血神殿的一方惧怕曲风的勇猛,为首之人急忙喊道:“这位兄弟,我们也是雇佣军,只要你帮我们杀了这群噬魂殿的混蛋,我们愿意出二百两黄金。”

    曲风闻言有些懵了,血神殿和噬魂殿的雇佣军混战,这哪跟哪啊,于是跳出了战圈,大声问道:“两家不是同盟吗?怎么打起来了?”

    双方的首领闻言不由一愣,齐齐问道:“那你又是谁?”

    曲风哈哈笑道:“我是雇佣兵啊,你们谁出价高我就帮谁!”

    “耍单的雇佣兵?”两人都愣住了,惊愕地看着曲风。

    “没错,你们现在出价吧,一个人五十两,我只管杀人,不管你们是哪一方的,我就是个雇佣兵,跑单的雇佣兵!”曲风说着汉语,嘿嘿笑道:“我是炎黄阁辖地之人,没办法,境界太低不受重用,只能出来赚点外快。”

    “我艹,你是炎黄阁的人,不是雇佣兵!”两人齐齐怒吼。

    曲风闻言故作失言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挥舞着短刀便攻了上去,见人就杀,见人就砍,根本不管谁是谁了,说到杀人,没人比曲风更利索,当然了这是同境界来说,曲风的手法干净利落,一击必杀,加上先天步法,哪怕两家人多势众,也伤不到曲风一丝一毫,不到半小时,便被他杀了一半,百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

    “帮你们杀了这么多了,一共五千两金子,给钱!”曲风一边左砍右挡,一边冲着两个为首之人叫着,无差别攻击,竟然还给要钱,差点没把两人直接气晕。

    “杀了他!”看着自己的人还在互斗,没看到曲风的行为之后,两人都急眼了,齐齐怒吼!

    “尼玛比,不讲信用,我记住你们了,你们别到我们的地方,如果到了我们的辖地,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曲风再次砍倒几人后身形暴退,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这是怎么回事?血神殿和噬魂殿的雇佣兵怎么打起来了?难道第二次地心世界大战还没鸣锣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来早了啊?早知道如此,就在家多呆几天了,当和尚实在是没意思了。”曲风心中一肚子疑问,可是没人给他解答,只好郁闷地走在森林之中,抓了几只野味,找了个被风的地方开始烤制。

    草草吃了点东西,曲风再次上路,看了看挂在树梢的阳光,不禁骂道:“我艹,这三足金乌真他吗的邪门,你就不能按照太阳那样走吧?最起码让我知道东西南北吧?偏偏三只一轮,方向都他吗不带换的。”

    没办法,地心世界就是这样,三只金乌只管时间不管方向,早上、中午和晚上,至于方向嘛,根本不管,因为长兴河绕着地心世界转了一圈,地心世界压根就是一个圆形,分东西南北还真没什么用,曲风哀叹了一声,只好继续上路。

    又是一阵打斗声传来,曲风都懒得去看了,不过也算是看出了门道,他正在走向人类居住的地方,因为在此之前他连续走了四天没碰到人影,如今一天就碰到两拨了,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争斗,只要走到人类聚集地便能打探消息了。

    “啊~”一声小女孩的惨叫声传到了曲风耳中,听声音,曲风可以判断出这小女孩的年龄最多和囡囡差不多,同情心一起,曲风便朝着惨叫声发出的方向奔去。

    看了一眼之后,曲风想都没想便冲了过去,因为他看到了一群挥舞着武器的大男人正在屠杀一群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这种只有禽兽畜生做出来的事情,曲风看着都恨,怒意滔天之中,曲风连续砍翻了十几个人,将这群老弱妇孺救了下来。

    看着浑身是血的小女孩,曲风走上前去,在小女孩身上点了几指,这是个金发碧眼的小美女,只有六七岁的模样,和囡囡差不了哪里去,于是开口问道:“小朋友,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什么会遇到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