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令人嗔目的证据(一更求收藏推荐)

    季林交给曲风的证据很多,有文字也有光盘,文字和一些数据只是季家和范阳两家的金钱往来,在笔记本上放进光盘后,季林的头像便显示了出来,季林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曲风,当你看到这光盘时我们季家和潘家已经势成水火,季家已经没了立足于世的颜面,衰亡是早晚的事情,只是有些事情我要告诉你,这光盘是我瞒着家人录制的,我们几家本是范阳两家的一个不起眼的附属势力,之所以崛起也是因为掌握了范阳两家出卖华夏利益的把柄。

    范阳两家多人身居华夏高位,不以华夏利益为本,反而利用职权大肆出卖国家的绝密情报,并且和境外的恐怖势力和分裂势力勾结,大肆敛财支持这些势力,因为我们季家掌握了他们的把柄,所以便遭到了两家的血洗,季家本来有着男丁十八口,可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五人,我便是其中之一,我妹妹也因为救我而出现了心理障碍,对我依赖性很强,所以我们才做出了令世人不齿的事情,我也想结束这段孽缘,但不忍抛下妹妹,以至于越来越乱。

    闲话不多说了,我直接说正事,说起正事,我希望你找到天狼,如果不是视频之事,我也许不会做出玉石俱焚的决定,我已存必死之心,所以必须把话说清楚,三年前,天狼因为龙脉事件被关进了监狱,但他的威名之盛,在首都无人能出其右,为什么提到天狼呢,就是因为潘柳两家与范阳两家不对眼的根源便在龙脉之争上。

    万家是范阳两家支持的,万家良更是丧心病狂,瞒着万家家主与倭人勾结,明知道他买的那块地是龙脉所在之地,偏偏计划闲置一年,租给东瀛小鬼子饲养一种神秘生物,据说那种生物是靠龙脉中的精气进化的,而且一旦进化成功,无视一切阻碍,不管是什么材质的地面都能钻透,而且是深有剧毒,被咬者铁定无幸。

    于是我便通过别的途径泄露给了潘家,这才有了潘家和万家之争,本来计划是让范阳两家和潘柳两家直接开战,从而引起中央的介入,却不料中途出现了变故,万青青的失踪引起了万家良的警觉,一直没有将地租给东瀛小鬼子,紧接着万家良也失踪了,范阳两家这才着急,命我查出其中的内情。

    我也感觉出了不对劲,便去了萧雨那里劝她暂时搬离去别处居住,萧雨的事情也是个意外,亡夫的一个助手跳槽进了潘岳的公司,潘家得知了萧雨手中有这个软件,便起了觊觎之心,几番索要无果的情况下,萧雨便将软件交由我保管,然而在与潘家的对抗中,我发现潘家使用的程序不是萧雨的那个,所以我就知道另有内情,而萧雨一定和你有联系。

    再说天狼,三年前他因为龙脉理论遭到柳范阳三家的联合抵抗,根本原因就是三家不想让中央引起对龙脉的重视,如果中央重视了,任凭三家如何势大也不是对手,所以才联合施压,让天狼入狱,而万家也趁机在三年中抢购了不少疑似有龙脉的土地,以天狼不吃气的脾性,出来后肯定会对付三家,而最先开刀的一定会是潘家,所以我也乐见其成,本来准备坐山观虎斗的,却不料潘家竟然将矛头对准了我们季家,我激愤之下,便准备与他们同归于尽,拖柳家范家和阳家下水,无奈式微,这一次三家再次联手,欲将季家和潘家灭掉,这就是现在的情况。

    下面就是范阳两家以及潘家的犯罪证据,倒卖国家绝密信息和情报,贩毒走私,贪污受贿,什么事缺德他们做什么,曲兄是昆仑派弟子,肩负守护华夏万祖之山的重任,是值得我托付之人,拜托了。”

    接下来的画面便是范阳两家出卖华夏绝密信息和情报的录音和一些片段画面,以及潘家走私贩毒的路线图,以及一些交易画面,中间还出现了金三角的大毒枭察塔!

    “老大,这季林看来还没坏到家,不如伸手帮一把吧。”王一鸣沉思说道。

    “你想帮?”曲风歪头看着王一鸣问道。

    “我觉得可以帮一下。”

    “那你去帮吧。”曲风淡淡一笑。

    “呃~~”王一鸣愣住了,他知道曲风还有下文。

    “你就没发现其中的破绽和疑点吗?”曲风看着王一鸣问道。

    “没有啊。”

    “那你去帮吧,别拉上我。”曲风没好气地说道。

    “老大,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啊。”王一鸣委屈地说道。

    “笨蛋,你真是猪,我都看出来一点了。”王一鸣的老婆此时骂道:“曲风的意思是怀疑季林在使用苦肉计,他只说了那四家的犯罪事实,但季家和范阳两家是怎么勾搭在一起的却一句未提,就是为了保住季家。”

    “还是嫂子见识深,谁说头发长见识短啊,看嫂子是头发长见识更长。”曲风大笑着说道。

    王一鸣恍然大悟,冲着自己的老婆竖起了大拇指,却不料被曲风拍了一巴掌,“继续找疑点。”

    曲风说完之后,便打电话给刑利,刑利半小时内便感到了,看了一遍光盘后,刑利直接说道:“老大,这季林是个人物啊,不但使苦肉计还使了移花接木之计,再来一招金蝉脱壳,我艹,这家伙明摆着想跑啊。”

    “这就是我叫你来的目的。”曲风笑着看着王一鸣骂道:“一根筋的东西,这么多年了也不长进一点。”说着对刑利说道“你给他上上课!”

    刑利这才拍了一下王一鸣的肩膀,板着脸喝道:“老王,听好了,我现在就给你上课!”

    “尼玛,你怎么天天穿你老婆的内裤啊。”王一鸣直接骂了一句。

    “我艹,你也能看到?”刑利大惊失色,从座位上一跳而起跑进了卫生间,接着便跑出来的,大骂道:“你大爷,竟敢诈我,我以为我有穿错了呢。”

    曲风三人哈哈大笑,刑利尴尬地冲着王一鸣的老婆说道:“嫂子,你别在意啊,我们开玩笑都习惯了。”

    “你们聊着,我去给你们炒几个菜,你们边喝酒边聊。”说着便走进了厨房。

    刑利这才正色说道:“老王,这个季林一开始就把自己摆在了弱者的位置上,颇能赢得同情心,他看准了老大年轻,所以打的是感情牌,只要同情心一起,那么他的第二步就来了,先是提到了天狼,那么以他的推断,老大肯定会去寻找天狼的踪迹,可去哪里寻找的,问题就出来了,老大救了离若的事情早就传开了,季林就推测老大肯定会去离家询问。”

    “我懂了。”王一鸣一拍大腿说道:“季林知道天狼是中央首长的头号爱将,一旦老大进入离家询问,那么离家肯定也会被拖下水,离家卷进来了,赵家也不可能坐视不理,如此一来,这水就浑了,季家趁机倒向离家或者赵家,将柳范阳潘四家扳倒。”

    “对,所以他才两次提到了老大的代号,并重点提到了三年前的龙脉事件,最后还给老大戴了一顶高帽,哈哈。”刑利笑道:“就算不成,他也会在最后时刻逃离华夏,让老大以为他被潘家刺杀了,然后让老大和潘家火拼,自己却隔岸观火。”

    “这计策真毒,要不是你这么分析,我还真上当了,刚才还劝着老大帮季家一把呢。”王一鸣惭愧说道。

    “其实我还在怀疑一点,季林是不是在嫁祸万家,我们手里没有任何季家的犯罪证据,万家在我的印象中也是比较爱国的,关键是这个万家良,季林说的是滴水不漏,说他瞒着家里私自行事,你们觉得可能吗”曲风皱眉说道。

    “老大,上些手段吧。”刑利说道:“我总觉得我们现在有些低调了,你真早回归算了。”

    “不急,这场戏还没演完呢。”曲风笑了笑,将光盘递给了刑利,“把潘家的犯罪片段和录音重新刻录一下,我利用它再去点一把火,欲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季家和潘家都还没疯狂呢。”

    “我越来越觉得谁坏都不如老大坏,谁狠都不如老大狠。”王一鸣笑道:“要是三年前,老大早就提着军魂将两家杀干净了,留下个把人录制口供,这才是老大的作风,现在老大真是改性子了,会玩阴谋诡计了。”

    “你丫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把嘴闭上。”曲风笑骂了一句,“喝完酒你送我狼穴,我得亲自见一下那个万家良。”

    “老大,我是警务人员,你竟敢让我酒驾?你也太坏了吧?”王一鸣哀嚎道。

    “滚一边去,你这张脸一露,首都的警察都得给你敬礼,谁敢查你啊?”刑利笑骂了一句,紧接着促狭地敬礼,大声叫道:“王副局长好!”

    “我靠~”王一鸣伸脚便踹向了刑利。

    “别闹了,喝酒吧。”王一鸣的媳妇端着两个菜走了过来,将菜放在了桌上,又拿出了几瓶特供酒,这还是刑利送给王一鸣的呢。

    “嫂子别忙活了,一块喝一杯吧。”刑利叫道。

    “等会,你们先喝,我再去炒两个。”

    “老王,我给嫂子找了个工作,去李澜那里做内勤行不行?”刑利说道:“你这副局长不出面安排,你的属下安排你总没意见吧?再说了,现在孩子也大了,嫂子自己在家也闷得很,在李澜那里,绝对安全。”

    “随便!”王一鸣为二人倒上酒,“她愿意就行。”

    正欲端杯的曲风听到安全这两个字后,脸色一变,旋即冷笑了几声,刑利和王一鸣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