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回家(二更)

    第二天一早,曲风和离若登上了飞往首都的航班,距离曲风离开首都过去了整半个月,在飞机上,曲风仔细想了一下后续的计划,虽然不知道现在的态势,但据他估计,以潘家和季家的实力,要想分出胜负,没有一两个月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乐见其成,陪着离若游山玩水,要不是二号给他下达了半个月返回的命令,他非得带着离若玩够一个月不可。

    当然了,曲风也有遗憾,这个遗憾便是不能使用自己心爱之物,金枪在华夏只有两把,是故去的以国老总理亲手送给他的,他的乌尼莫克全球只有一辆,也是孤品,金针是他的独门暗器,路人皆知,只有军刺可以以假乱真,也是他唯一能使用的东西。

    “老公,你在想什么?”离若从曲风怀中抬起头来问道。

    “没什么,在想以后的事情。”曲风冲她笑了笑,离若很聪明的不问了,很明显,曲风所想的事情是不可对人语的,毕竟飞机上不只他们两人。

    飞机降落后,曲风带着离若打车直奔市区,在警戒区外下车,直奔离家,他之所以亲自送离若回家,根由便是要问问是什么人在追杀离若,不管哪个势力,曲风都不会允许它存在。

    曲风的到来大大出乎了离家的预料,尤其是现在的二号首长,主管国务院的总理离尘,简单的寒暄之后,离尘便带着曲风和离若来到了书房。

    一进书房,离尘脸色大变,变得暴怒无比,拍着桌子对离若吼道:“若若,你也是大人了,怎么还是如此不懂事,竟然一个人跑出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离家便是华夏的罪人,你太让我失望了。”

    “见面就凶人,脾气还是不改!”曲风见离若挨骂,撇嘴嘟囔道:“再不改脾气早晚会得脑梗的,变成弱智。”

    “你!”离尘闻言一指曲风,恨恨地又将手放下了,没好气地问道:“你来我家干什么?”

    “这是你家吗?我记得这是离家啊,离家家主不是你吧?你的家好像在最中央的那个四合院里呢。”曲风没好气地说道。

    “不对!”离尘突然盯着曲风看了一会,惊奇问道:“你怎么这么护着若若?”

    “她喊我老公,我不护着谁护着?”曲风很无耻地说道。

    “你说什么?!”离尘一下子抓住了曲风的衣领,怒吼出声,那声音恨不能把屋顶掀翻。

    “干嘛?打架啊?你行吗?”曲风大咧咧地说了一句,拂开了离尘的手,拉过离若坐在了书房的沙发上,“没事发那么大的火干嘛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你少发火,身体不行吧还硬充健康人。”

    “服你了,你小子什么时候要是有点规矩,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离尘骂了一句,坐回了书桌后面,“你是来问是什么人追杀若若的吧?”

    “嗯。”曲风点头说道:“龙脉一事我们心知肚明,华夏的每一个势力都在打龙脉的主意,若若身上的龙脉走势图是天生的,所以华夏的各大势力不会杀若若,抛却华夏势力,也就只有境外势力了,但是华夏自古以来就尊崇这些,龙脉早就被各大风水大师点破,修建了各种陵墓,难道还有我们未知而境外势力知道的龙脉节点吗?”

    说到这里,曲风一顿,表情变得很是怪异,接着说道:“还有就是是谁将若若的情况说出去的?这才是最大的疑点!”

    “知道此事的人很多,当时的八大家族的核心人物都知道,因为那时还没有这么多纷争,你师傅也就没瞒着众人。”离尘苦笑着说道。

    “这就难办了。”曲风摇了摇头,“我杀了不少人,但没看出来身份。”

    “看来我也不能给你答案了。”离尘亦是苦笑不已,说到这里,离尘惊呼道:“你这次跑来这里,没遮没拦的,被人怀疑怎么办?”

    “不是有若若吗?”曲风笑道:“我半途救了她,谁能怀疑什么?我离开时就对潘家说了我要赶回师门,回来途中凑巧救下若若不行吗?”

    “可你在东海出现过!”离尘怒哼道。

    “那又证明什么?东海市的公安局长是我师侄,我找他有事吩咐,传达师门命令,只是凑巧碰到,帮了他一把。”

    “你真会扯虎皮拉大旗,是不是我离家在以后的一段时间也得成为你借势的目标啊?”离尘没好气地说道。

    “当然了,要不这趟岂不是白来了?”曲风笑了笑,“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难分难解,胶着着呢,估计都等你这个杀手出现收拾残局呢。”离尘意有所指。

    “呵呵,我有离家做挡箭牌,柳家也不敢把我怎么着。”曲风笑着站了起来,“我不便久待,先回去了,别再凶若若了,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惹急了她我就带她回师门。”

    “你敢威胁我!”离尘怒道。

    “不敢!”曲风嘿嘿说着,转身朝房门走去,“我没回归前,只是昆仑派弟子。”

    离若见曲风要走,急忙叫道:“老公,记得经常来看我啊,我会听你话,乖乖得,不胡闹了。”

    “没问题。”曲风笑了笑,开门走了出去。

    曲风一走,离尘便大笑着问道:“闺女,厉害啊,怎么套住这匹野马的?”

    “没什么啊,只是玩了他一次。”离若淡淡说了一句,紧接着急吼道:“他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你们再敢欺负他,我死给你看!”

    “你敢威胁你爹,我是你爹,他现在还不是你男人呢。”离尘气的不知道说啥了。

    “你这么了解他?”离若像是被打败了一样,悻悻出了书房。

    离尘苦笑了一下,“傻闺女,你认识他才十来天,我都认识他十来年了。”

    再说曲风,从离家出来后,便将电话卡换了,换成了以前的那个,一换上电话卡,信息提示音就没断过,等手机彻底不叫了,曲风才打开了信息,粗略一算,季家和潘家竟然给自己打过近三百个电话,从自己到东海那天开始算起,前后不到半个月,平均一天二十个,尤其是最近几天,每天都在三十个以上,看完这些后,曲风不由冷冷一笑,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辗转换乘之后,回到了别墅内。

    五女和囡囡早就回来了,萧雨依旧没在别墅住,因为有囡囡在,曲风不好大开杀戒,只好哄了囡囡一会,这才找借口跑了出来,跑进了萧雨的住处。

    “快憋死我了。”曲风猴急地进入了萧雨体内后,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舒爽地喊叫出声。

    “不是有美女陪着你嘛,怎么会憋坏呢?”萧雨一边配合着一边问道,她也是久旱逢甘霖。

    “你说若若啊?我哪里敢动她啊。”曲风一边冲刺一边说着,最后便不再开口,两人陷入了**之中。

    事罢,两人聊着天,曲风的手机响了,看着潘岳的电话,曲风嘿嘿一笑接通了,“曲兄,你终于回来了,你现在在哪啊?能不能来我家一趟?”

    “潘兄啊,听你语气很着急啊?发生什么事了?我刚下山,还没买到机票呢,你有什么事直接说。”曲风假装关心问道。

    “你走后,也不知道谁将我们的计划透给了季家,季家恼羞成怒,立即和我们潘家开战了,潘家已经伤了元气,所以急着找你商量对策呢。”潘岳在电话里急声说着。

    “哦,怎么这么巧?我一走就出事!你等我啊,我最晚后天到,到时我给你打电话。”

    “好!”潘岳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萧雨问道:“你这招够他们打得两败俱伤的了,你就不该说自己回来。”

    “必须回来,不回来怎么打破胶着状态啊,我再给他们添把柴,火越旺,他们露出来的破绽就越多,另外你得帮我一下了。”

    “帮你什么?泻火吗?”萧雨娇笑一声,再次爬了上去,“我只会做这个,别的都不会。”

    “晕。”曲风无语了。

    “咯咯~~”萧雨娇笑着,看着皱眉的曲风,伸手将他的眉头抹平,笑道:“早就帮你看了,他们现在还没到关键时刻,用不着那些反制措施的,人越绝望也就越疯狂,现在还没到绝望的时候,所以不用担心。”

    “哇塞,还是老婆好。”曲风大叫了一声,便开始巴结萧雨了,非常卖力的耕田干活,惹得萧雨哈哈大笑。

    和萧雨厮混了一个下午,为萧雨做好晚饭,看着她吃完后才回到了别墅,再次为四大一小做晚饭,自己也吃了一些,还未收拾,季林的电话也到了。

    “曲兄,这些天你去哪里了?我正有事找你呢,不知你是否有空?我想和你聊聊~”

    “季大公子啊?不好意思啊,我回师门了,恩师他老人家要传位给我,所以我必须回师门一趟,这不一忙完我就下山了,后天才能回首都,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吗?”

    “事关重大,我后天再给你打电话吧。”季林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四女谁也没开口相问,曲风也没说,抱着囡囡一边逗着一边问花芗和林盈:“然你俩学驾照去学了没有?”

    “报名了,过两天就去考理论!”花芗说道。

    “嗯,咱那法拉利不能白买啊。”曲风笑着说道,扭头看向了林盈,“媳妇,你想要什么车?”

    “你那辆乌尼莫克!”林盈调笑道。

    “我靠!”曲风将怀中的囡囡递给了花芗,抱起林盈就朝卧室走,但下一刻便被囡囡的一句话给吓回来了,“叔叔又要和阿姨嘿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