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摆脱追杀(一更)

    不知道过了多久,曲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让一个美女还是大姑娘时就死掉不是我的风格,嘿嘿。”

    离若闻言睁眼一看,就看到自己正身处一处不大的平台之上,前后左右只有两尺见方,曲风后背紧贴着峭壁,双手托住了自己的翘臀。

    “我们没死?”离若惊奇问道。

    “你还是大姑娘呢,我可舍不得你死。”曲风笑着说道,“我也没玩够大姑娘呢,更舍不得死了,所以我们都没死。”

    “你真恶心,还玩大姑娘?咱俩到底谁在玩谁还说不定呢。”离若没好气地啐了一口,突然一伸手,从峭壁上抠下来一个圆球,拿到曲风面前问道:“这是什么啊?这么圆,难道是人工造的玉石?”

    “也许是那些造假之人故意埋在这里的,然后假装大发现再高价卖给那些喜欢收藏之人的东西,没什么用,扔掉吧。”曲风笑着说道。

    “我不~”离若小嘴一嘟,“和你生死一游,怎么也要有点纪念品吧?以后这个就是了,帮我带回去!”说着便拉开曲风后面的背包塞了进去。

    这一动不要紧,本来保持平衡的曲风失去了平衡,从平台上再次掉落,曲风惊而不乱,反手抽出军刺便插入了峭壁中,足足下滑了三十多米,两人的下坠势头才停了下来。

    “呼~”离若呼出了一口粗气,柔声说道:“跟着你就是有安全感,换个人的话早就死翘翘了。”

    曲风笑了笑,往下面一看,发现离着地面还有十多米高,便深吸了一口气反手一抽便将军刺从峭壁中抽出,在离着五米多时再次插进了峭壁,一坠到底!

    “日出看不成了。”离若没有脱险后的惊喜,而是仰头看着看不到顶的峭壁,哀声说道:“好不容易来次泰山,连日出都没看成。”

    说到这里,突然又转悲为喜,在曲风嘴上印了一口,吧唧出声,“不过得了个俊俏郎君,还经历了一次浪漫之旅,又有纪念品,也值了。”

    “你神经还真是大条。”曲风苦笑了几下,抱着离若手持军刺开道,沿着峡谷走出了泰山山脉,将军大衣扔掉后,两人以驴友的身份问清了方向,来到一处乡镇上,买了两身换洗衣服,便赶往了曲阜。

    有了前车之鉴,曲风决定不再北上,而是带着离若一路南下,经过豫皖苏浙等地,游历了苏杭扬州,然后取道东南来到闽省省城,住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亲,你太好了,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玩的如此痛快!”离若偎依在曲风怀中不断地亲着他的俊脸,一边亲一边兴奋地大喊大叫。

    “我真怕你玩疯了,回到家没几天又跑出来。”曲风笑着说道。

    “不会。”离若呵呵一笑,拉着曲风的双手让他帮自己脱衣服,“在你没把我变成女人之前,我不会再出来了,你还没被我玩呢,我也不想有遗憾。”

    “我艹!”曲风爆了粗口。

    “你敢吗?”被脱光的离若扭动着翘臀,嗲声喊道:“你来啊,你来艹啊,哈哈~~~”

    “啪~~”翘臀上挨了一巴掌,离若顿时痛叫着蹦到了床上,“死男人,你这么大力做什么?”

    “看你兴奋被你泼点冷水!”曲风没好气地说道:“我都憋了十多天了,别在诱惑我了行吗?”

    “哦。”离若怜惜地应了一声,钻进了曲风怀中,柔声问道:“那你告诉我,在你没有那些女人之前你是怎么解决的?”

    “你不知道?你不是经常看小电影吗?”曲风没好气地说道:“没和苍老师波多老师学几手吗?”

    “你说这里啊?”离若指着自己的小嘴,瞪大了眼睛,很彪悍地叫道:“凭什么啊?人家电影中男的还为女的亲呢,我那么难受你为什么不给我亲?”

    “呃~”曲风无言了,总不能说越亲越难受的话吧。

    “洗澡去吧,现在我们完全摆脱追杀了,我去楼下订机票去,我们明天回首都。”曲风正色说道:“要不夜长梦多,我怕他们很快就能找到我们的。”

    “亲,到底是谁要追杀我?”离若说着慢慢褪下了曲风的裤子,看着虬龙小嘴一撅,“真丑,越看越丑,让我亲的话,真担心我会吐了,不管你了,反正明天回去了,自己去找你的女人吧。”说着便给曲风又提上了。

    说到这里,不待曲风回答,拉着曲风到了床边,自己向后一仰,一对玉足勾住了曲风的脖子,压到了自己的桃源圣地,“我的很漂亮,而且香香的,你给我亲。”

    离若说的没错,她的玉门真的是老天的杰作,粉红细嫩,唇瓣微张之际,只有一扇小小的洞口,周围光滑无比,体毛蜷曲着呈倒三角形,红、黑、粉、白四色交相辉映,加上浓郁的香气,的确是一处难得的美景圣地。

    咽了几口唾沫,曲风没有行动,而是拿下了离若的一对玉足,把玩了一会,这才说道:“乖了,不闹,等我能吃你的时候一切都随你好不好?”

    “那我不管了,是你自己不吃的,如果我被别人吃了你别后悔!”离若翻了翻白眼,一个后滚翻便翻到了床头,也不洗澡了,直接钻进了被中。

    曲风通过这十几天早就摸着了离若的脾气,苦笑了几下,起身出了房间,在一楼大厅订了两张回首都的机票,办完手续后,拿着离若的身份证回到了房内,低头看了看宛如女神般的证件照,曲风笑了,“美女就是美女,就连最丑的证件照都是女神级别的。。。”

    十几天下来,曲风的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摆脱了追杀,他的神经也就放松了下来,洗了一个热水澡后,便上床躺下了,不多时,就真的睡着了,十来天他还没好好睡过觉呢。

    轻微的鼾声响起,离若突然动了一下,扭头看了看睡熟了的曲风,知道他这些天很疲惫,一脸柔情,在曲风额头上亲了一下,旋即便钻进了被中,小脑袋也不断地下移,最后停在了曲风的腰际。

    “好丑哦。”离若在被中扶着软小的虬龙,看着它没精打采的样子柔柔一笑,“这些天饿坏了吧?姐姐犒劳你一下。”说着便试着舔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异常后便张开小嘴含了进去。

    睡梦中的曲风舒爽地发出了声音,虬龙也越来越大,变得更加狰狞,肉刺凸起,布满了虬龙全身,就像是癞蛤蟆的表皮一样,坑洼不平。

    “咦,这怎么像是凸点套套啊?”离若一边吃着一边发出了惊叹声,此时的她没有了**,纯粹是为了好玩,学着小电影里的镜头,慢慢进入了状态。

    许久之后,曲风的嘶吼声响起,“小妖精,你竟然暗中使坏!”下一刻,便喷入岩浆,准备不及的离若被喷的满脸都是。

    “死东西,这么多!”离若娇叱了一声,看着仍在断断续续喷出的液体,不禁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接着又含进了口中,在发现没有液体再出来后,这才一掀被子,跑进了浴室。

    曲风也跟着走了进去,离若一边哼着歌一边冲洗着,看到曲风进来,笑道:“哈哈,被我玩了吧?”

    “你太坏了,我睡得正香呢。”曲风怜爱的笑了一下,走上前抱住了离若,“如果不是你特殊,我真的忍不住的。”

    “等你能爱我的那一天。”离若仰头亲了曲风一下,“你可得抓紧啊,别到时干不动就糟了。”

    “我还得和你爸提亲,唉~~头疼,我现在一点都不愿意见他们。”曲风帮离若涂上了沐浴露,哀声说道。

    “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打算嫁给你,还提什么亲啊?”离若紧贴着曲风的身体,抓着两只大手按在了自己的一对椒乳上,“你想娶谁就娶谁,我不在乎的,我只想做你的女人,至于那些名分我不在乎。”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是我的男神嘛,再说了,几个少女不怀春?天狼是首都八大家族中所有少女的男神,不是因为他帅,而是因为他的威名,只是我有幸看到了天狼的真面目,帅得掉渣,又救我疼我宠我,不管有没有名分我都不亏!”

    “可我以后会有很多女人。”曲风老话重提了。

    “呵呵,我早就问过花芗了,一开始我也奇怪她们为什么不争风吃醋,最后才知道你在床上根本就不是人,是牲口,就算谁想独霸你也做不到。”

    “所以你才想试试?并且不断地诱惑我?”

    “嘿嘿~~”离若笑了。

    “放心吧,我会去你家提亲的,你爸敢不答应,我就把你抢上昆仑山,带着你们不下来了。”曲风坏坏笑道。

    “我以后也喊你老公,行吗?”离若弱弱问了一句。

    “随你便,喊什么都行。”曲风的大手摸上了那一片绒毛。

    “老公!”

    “哎~”

    两人一喊一应回到了床上,相拥在了一起,因为特殊原因,让一对彼此爱恋的少男少女隔着一道鸿沟,不能逾越,不能相交。

    “老公,我听大哥说他想把龙盾局并入狼穴,直接由你领导。”离若轻声说道:“我爸也答应了,估计回去就会和你说这事的。”

    “你那三个哥哥倒也是人物,我考虑一下吧。”

    “他们早把你当成妹夫了,都说只有你才能配得上我。”离若娇笑着缩进了曲风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