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暧昧中的痛苦(二更)

    就在曲风和离若在赶往泰山的路途中时,首都确实乱成了一锅粥,季家和潘家互相攻击大打出手,潘岳和季林都杀红了眼,两家旗下的企业股票连续下跌,五天来竟然出现了三个跌停,两家的资产短短五天便缩水了近一半,两家各自掌控着一套洗钱程序,大量的黑钱被洗白后支撑着这场经济战,没有硝烟的战场却充满了血腥味道。

    但是两家都没想到,随着大量黑钱流入国内,华夏公安部已经开始展开了调查,季家和潘家背后的势力也出手了,继三年前的龙脉事件后,再一次展开了对峙!

    此时的离若趴在曲风的腿上沉睡着,小嘴中呼出的热气刺激着本来平静的虬龙,而曲风此时也在假寐,一只手轻揽着离若的身体,熟睡中的离若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嘴边的凸起,先是惊诧了一下,接着便坏坏一笑,伸出小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接着便发现凸起更大了。

    “别闹!”曲风低声呵斥了一句,将醒了的离若扶正了身体。

    “到哪了?”被发现了,离若红着脸问道。

    “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曲风淡淡说道。

    “好累啊,不如坐火车舒服。”离若伸了一下懒腰,接着又趴在了曲风腿上,“我再睡一会,不会闹的。”语气甚是俏皮,只是小舌头不舔了,不代表小手不发坏,伸出食指在凸起上来回摩挲。

    剩下的一个小时曲风是在痛苦中度过的,涨得是相当难受,离若太坏了,死趴在腿上就是不起身,玩了个不亦乐乎。

    “你这么坏,你爸知道吗?”曲风黑着脸吼道。

    “你知道就行!”离若咯咯一笑,犹如盛开的百合花,挽着曲风的胳膊笑得花枝乱颤。

    “回去我就给你告状去。”曲风恶狠狠地说着,拉着离若的小手便出了汽车站,打车到了泰山脚下的一家四星宾馆,开了个房间之后便进房了。

    “喂~我可是大姑娘,你拉着我和你开房可是要负责的。”离若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调弄着曲风的神经,突然一抬腿,“亲,帮人家脱鞋子嘛。”

    “我靠~~”曲风脑门又现出了黑线,这离家大小姐可不是一般的刁蛮,可偏偏长得俏皮可爱,让人不忍拒绝,只好帮她脱掉了鞋子。

    “还有衣服!”离若舒展开了双臂,如同一个孩子般,闭着眼睛叫道。

    “自己脱!”曲风脱口而出,感觉出了哪里不对,却又不敢闪人,毕竟一下车他就感觉到自己两人被盯上了。

    “自己脱就自己脱!”离若恨恨说着,瞬间便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光着小脚丫跑进了浴室。

    曲风苦笑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突然身躯一震,便冲进了浴室,发现浴室的淋浴头不是用电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惊一乍的,你以前也是这么保护那些外国要人的吗?”离若没好气地看着曲风,捏了捏软软的虬龙,恨恨地将曲风推出了浴室。

    不多时,离若便一丝不挂地从浴室中走了出来,曲风黑着脸说道:“大小姐,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吗?”

    “不会!”离若缩进了被窝中,没好气地说着,倒头便睡。

    “唉~~长得帅也是错吗?”曲风自恋地叹了一声,看着即将黑下来的天色,缓缓闭上了双眼。

    夜幕降临,假寐恢复着精力的曲风突然睁开了双眼,紧盯着门外,门锁转了两圈后便恢复了原样,磁卡房锁在高手眼中同样是摆设,外面没了动静之后,曲风再次闭上了双眼。

    “喂~~上床睡,我怕!”离若在床上弱弱地说道:“刚才看到窗外有人。”

    “什么?”曲风一怔,立马从沙发上跳起,看了看窗外,眉头皱了皱,这才坐在了床边,双手放在肚子上,闭上了双眼。

    “让你上床你就上床,本是色狼装什么君子啊?”离若恨恨扯着曲风的衣服,蛮横地将其脱下,拉着曲风进入被窝,身子一缩便缩进了曲风怀中,拉过曲风拿过一只大手环抱住自己,不多时便睡着了。

    “我是色狼没错,但你不能动啊。”曲风心中哀嚎了一句,非常痛苦地躺下了。

    “懒猪,起床了!”清晨,离若趴在了曲风的身上,拨弄着曲风的嘴唇笑道:“被你搂着睡觉真舒服,感觉很安全很安全的。”一边说着一边用小脚蹭了蹭变大的虬龙,坏笑道:“你晨勃了,哈哈~”

    “别闹了,穿衣服,我们去吃早餐。”曲风将离若挪到了一边,从床上下来,穿上了衣服。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饿了。”离若脆声说了一句,小脸散发出了红润,休息过来后,身体变好了很多,没一会便穿戴整齐了,将丝带递给了曲风,小脑袋一歪。

    曲风苦笑着帮她扎好了头发,看着坐在床边抬伸着的小脚,从小背包中拿出了一双白色、绣着美羊羊图案的纯棉短袜为其穿上,然后帮她穿上了短靴,系上鞋带,离若这才欢跳着跑进了浴室开始洗漱,那样子和囡囡没什么区别。

    早餐后,两人打车直奔中天门,从中天门开始攀爬,因为有曲风在,离若直接拒绝了索道,“我爬不动了你就背我上去。”离若娇笑着拉着曲风开始攀爬,兴致高的吓人。

    只是爬到十八盘中的紧十八时,离若便爬不动了,“我歇一会!”

    曲风看了看周围,远处的一丝发射光让他产生了警觉,不动声色地坐在离若身边,第一次主动地揽她入怀,身躯将离若完全护住了。

    “等到了山顶再收拾你们!”曲风心中恨恨说着,佛魔真气运转全身,随时防备着。

    休息了大约半小时,离若这才恢复了一些体力,小拳头捶着自己的秀腿说道:“帮我揉揉腿吧,都酸了。”

    “你这是诱惑我!”曲风揉捏着那嫩滑的大腿,心神一荡,没好气地说道。

    “切~~鬼才信你!”离若反手捏住了曲风的脸蛋,“脱光了站你面前你都没反应,才不信我能诱惑你呢,不过好有挑战性,我决定了反追你!”

    “呃~”

    “追上后再踹掉你。”离若咯咯笑着,便欲起身继续攀爬。

    “趴下!”曲风急吼了一声,一把便把离若按在了身下,顺势一倒,便躲在了护栏之下,子弹打在了护栏之上,一块小碎石掉在了地上。

    “怎么到这里还有人杀我?”离若小声地问道,语气却没有丝毫的害怕。

    “我怎么知道。”曲风苦笑了一声,拉着离若站了起来,杀手用的是狙击枪,一击不中定会离去,所以曲风这才敢拉着离若站起,离若笑着拉着曲风继续攀爬,每到一处景色优美之处,还不忘让曲风为她拍照留念,还拉着曲风自拍了很多合影。

    两人一路爬一路歇,一路玩,喝着山泉水,吃着用山泉水洗过的各种瓜果,晃晃悠悠便到了南天门,令人惊奇的是,杀手没有再次出现,曲风想了一下便知道了原委,泰山是华夏历朝历代皇帝祭天之处,亦是五岳之首,那些杀手自然也心有顾忌,不敢乱开枪,以免触怒神灵。

    这些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俗话说得好,心诚则灵,说白了就是一句话,身正不怕影子斜,正气在身,诸邪皆避,神灵比龙脉还要虚无缥缈。

    离若的确是没怎么外出过,来到天街后,看看这看看那,兴奋地在各个店铺转着,不多时,曲风手中便多了好多袋子,虽然他也知道这些都带不走,但为了离若高兴,他只能帮她拿着。

    玩得差不多了,离若这才感到了困乏,拉着曲风在神憩宾馆开了一个豪华包间,一进房间,便瘫倒在床上,“累死我了!”

    曲风笑着将窗帘拉死,离若状若惊奇地问道:“你干嘛大白天拉窗帘?你想干什么?我是好孩子,你别乱来啊。”说着楚楚可怜地捂着酥胸蜷缩在了床上,只是眼神促狭,嘴角还露着一丝坏笑。

    “呵呵,我是有老婆的人,对小女孩也没兴趣的。”曲风更坏,调笑着说道。

    “又戳我痛处!”离若悲呼着跳到了曲风身上,扯着他的头发吼道:“以后不许说我小!”

    “本来就不大嘛。”曲风翻了翻白眼,将离若从身上弄下来,“好了,叫吃的了,今天早点睡,明天看日出!”

    “嗯。”离若这才坐好,让曲风叫了吃的,随便吃了一点后,便洗澡上床,“亲,一会帮我把内内和内衣洗了啊。”

    “什么?”曲风怒声道:“我是保护你,不是你的保姆!”

    “可我把你看做是我的男人了啊。”离若装出一副可怜相,“男人就该疼女人的对吧?我累了啊。”

    “打住,你睡吧,我去洗!”曲风苦笑了一下,走进了浴室,顺便洗澡,弄完这些之后,曲风看了看天色,离着天黑还有一两个小时,便准备先睡一觉,所以不待离若呼唤,便钻进了被窝。

    “这次是你主动进来的,不是我强拉你进来的,所以你得对我负责了啊。”离若突然嘿嘿坏笑,缩进了曲风怀中,紧紧贴在身上,“送上门你都不吃,是不是有毛病啊?”

    “我是不敢吃。”曲风苦笑道:“现在这么多杀手要杀你,你还尽想着玩,如果我吃了你,你走不了路怎么办?那杀手就得逞了。”

    “原来是这样啊!”离若娇笑着,“我还以为本小姐的魅力不够呢。”

    “是这样的,还没熟呢,魅力自然差点了。”曲风打击道。

    “你。。。”离若啐了一口,气的不说话了,拉过曲风的大手抱住自己便睡着了。

    可怜的曲风却不敢紧贴离若,软玉在怀,虬龙早已抗议了,傲立不倒,那滋味可是相当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