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麻烦上身(四更)

    “老姐,跟我回首都吧?”曲风赖在素颜身上不肯起身,苏烟也只好由他,腿间的名器也夹住了虬龙没松开。

    “等我研究完这个课题我就去找你,好吗?”苏烟抚摸着曲风的俊脸说道:“我得解决掉长期出海战士们的心理问题后才能安心的离开,现在你身边有着其他女人陪伴,老姐也放心不少,等我研究完这个课题,就算你赶我我也会赖在身边不走的。”

    “嗯。”曲风点了点头,再次动了起来,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

    “我的小男人终于长大了。”苏烟娇呼着吻着曲风的耳垂,极力迎合着,体质特殊的她根本不用刻意修炼也能随时和曲风双修,所以体力根本不是问题,只要曲风需要,她从来都是予取予求的。

    曲风再一次停了下来,两人换了一下位置,苏烟开口问道:“你在首都调查的怎么样了?”

    “收获不小。”曲风笑着将在首都的经历说了一遍,最后说道:“铲除了潘家这颗毒瘤之后,我便会将精力重点转移到情报网的建立上面,有齐扬这家伙在,我想问题不大,到现在我还没见过一号和二号。”

    “那你还敢在首都胡闹啊?”苏烟惊声道:“杀了那么多人,你也不怕触怒一号。”

    “呵呵,我想的等我铲除掉潘家之后,一号就该找我了,现在由我胡闹,就是因为他们觉得我能把水搅浑,打破现在的平衡,如今形势不是三年前了,内忧外患,我们也该行动起来了。”

    “你说的那四个帮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柳家根深蒂固,你要想找到婉婉,必须要花费大力气才行。”

    “老姐,我现在得到了你的一枝独秀,柔儿的六面埋伏,萧雨的十重天宫,金兰的七窍玲珑,加上然然的飞龙穴,一共是五种名器,可我的欢喜禅诀才到第三重,一想到要修炼到九重,我就头大,猴年马月啊。”

    “怎么了?遇到强劲的对手了?”苏烟关切的问道。

    “没有,老一辈的不屑和我动手,年轻一辈的还没人能危及到我的地位,我是担心东瀛鬼子会有动作,东瀛忍术不可小觑。”

    “这个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的还是血蚺和龙脉,我总觉得你会有危险。”苏烟微微蹙眉说道。

    “风险和利益是共生的,龙脉的好处多多,有风险是必然的,反正我不是夭折之相,否则师傅也不会执意传位于我了。”曲风嘿嘿一笑,“不过我找了个借口,把大师兄忽悠回师门了,有他顶缸,我还能再潇洒几年,花花世界,三千红尘,我还没玩够呢。”

    “你就不担心首都的局面失控?”苏烟回到了原来的话题。

    “关我什么事啊?”曲风意有所指,“我在首都只有个阴鬼帮,就算是做炮灰也不够格吧?”

    “你倒是看得开,就怕你没这么多时间在我这里消遣。”苏烟坐直了身在,开始扭动了。

    “因为爱所以爱~~”曲风的手机响了,苏烟帮曲风拿过电话,曲风一看竟然是哈勃打来的,急忙接通了电话,“老大,速速回来,出事了!”

    “到底怎么了?火上房了?”曲风惊声问道。

    “是离若那个丫头片子啊,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我和黑鹰一天内竟然杀了八个杀手,全是冲她来的,杀手一个比一个厉害,你再不回来我俩可都得交代在这东海了,枪里都没子弹了。”哈勃急声说道。

    “我擦,我不是给你留了魏明峰的电话了吗?”曲风没好气地说道。

    “你给我装子弹啊?”哈勃反问了一句,接着说道:“先挂了,别忘了回来给我们收尸!”

    “收你个蛋!”曲风骂了一句,突然感觉虬龙见风了,这还是一天多来第一次见风,两人断断续续地竟然双修了一天多。

    “快回去吧。”苏烟笑了笑,“等老姐忙完了就去找你。”

    “嗯,那我先回去了。”曲风在桃源之处贪恋地啃吃了几下,这才穿衣服离开了,苏烟无声笑了笑,躺在了床上。

    曲风的速度倒也真快,就在哈勃喋喋不休埋怨的时候,曲风的身影出现了,几名埋伏在暗处的杀手直接被他解决掉了,一进门就骂道:“你这两个笨蛋,就会龟缩不出,你们难道就不会一个内一个外吗?就凭这几个垃圾杀手也把你们这两个天才难住了?”

    “呀,老大不说还真忘了。”黑鹰一拍自己的脑门叫道。

    “我去~”曲风无语了,坐在了沙发上,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离若那丫头受伤了。”哈勃说道:“杀手来的很突然也很离奇,我们只顾着大嫂们的安全了,没想到那些杀手是冲着离若来的,离若大腿上挨了一枪,我们还没来得及送医院。”

    “我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盯着!”曲风说着扔给两人一个包,两人打开一看,全是装满子弹的弹夹,这才松了一口气。

    离若此时正被自己的那个好友苏小小搂在了怀中,娇躯被放在了沙发上,此时沙发也已被鲜血染红了。

    “怎么会这样?伤到大腿了怎么不送医院?难道度假村里没有医生吗?”曲风皱眉说着,在离若身上点了几下,这才对苏小小说道:“把她平放躺下吧。”

    “老公,那些杀手把这里围住了,因为道路还没修好,前来支援的警察都被打伤了,派来的特警也正在搜索杀手,只是怕出什么意外,警察说等你来了再做决定。”

    “什么?!”曲风怪异地扭着头看着林薇,“我像警察吗?让我做决定?”

    “离若伤的不是地方,怕出意外。”林薇说了一句,旋即附耳小声说了一句。

    “我艹,这个魏明峰真把我当万金油了。”曲风再也忍不住了,爆了句粗口,看了看几女,说道:“你们都先回房吧,既然警察在搜索,那么应该没事了,我帮离若治伤。”

    苏小小脸色凝重,犹豫着不想离开。

    “苏小姐,你晕血,你确定你能坚持地站着的话就留下吧。”曲风淡淡说道。

    “我。。。我。。。你一定要救救若若啊。”苏小小一下子拉住了曲风,“求求你。”

    “我知道了,你先回房吧。”曲风笑了笑,送走了苏小小后,再次返回到离若身边。

    离若的眼神没有一丝神采,暗淡无比,小脸也有些灰白,看着曲风弱弱说道:“是我坚持不让他们送我去医院的,因为知道你能救我。”

    “呃,你怎么知道?”曲风愕然问道。

    “因为我心中的男神是无所不能的。”离若小嘴撅起了一丝弧度。

    “晕。”曲风脑门一黑,哭笑不得,只好说道:“可你伤的部位太尴尬了,为了避免难堪,你还是睡会吧。”

    “不。。不要!”离若的小脸突然涌起一团酡红,“我想看着你为我治疗。”一边说着,一边用一只小手轻轻地拉着裙边。

    “算了,还是我来吧,谁让我是医生呢。”曲风叹了一声,伸手将离若的短裙慢慢卷了上去。

    入眼之处,曲风面上突然升起一股怒意,杀气也萦绕在身体周围,精致到极点的粉嫩大腿根处,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血洞破坏了这完美的一景,子弹将大腿射了一个对穿,擦着大动脉的边缘穿过,如果不是这样,离若也许会因失血过多而死,即使是这样,离若今后的行动也必然会因为这次受伤而受到影响,说通俗点就是变成瘸子,如此精致的美腿却遭此横祸,这才是曲风杀机流露的原因。

    “知道我为什么坚持等你来了吧?因为我不想变成瘸子!”离若小声说着,语气中竟然还有一丝喜意,因为此时她的沾满血迹的内内早就被脱掉了,羞处完全暴露在曲风眼前,仅凭这点,离若以后有的是理由找曲风。

    “你和你那些哥哥都鬼精鬼精的。”曲风叹了一声,将真气运集在手心,然后按在了伤口上,真气通过伤口进入了体内,一点点修复着被破坏的软骨组织和血肉。

    “你和赵家人打了一场,又高调宣布自己以另外的身份回归,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只是你装的太像了,除了认识你的人外,只有我三个哥哥和赵家人猜到了你的身份。”离若笑着说道,“从我上高中开始,你就是我的男神,只是我从未见过你。”

    “见过的!”曲风一边运气为其疗伤一边说道:“曾经为你解过一道化学题,那时你上高一吧。”

    “可你那时带着一个死人脸的面具,很渗人的。”离若嘟着小嘴说道。

    “吓人你还把我当男神?”曲风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低头看了一眼,旋即又抬起了头。

    “想看就看呗。”离若娇笑道:“不让别人看就是怕我的男神嫌弃我,所以她一直很保守的。”

    “鬼丫头,你还小呢。”曲风哭笑不得,当年他出入离家就像进出自己的家门一样,虽然不和离家的第二代有交集,但他的名字却是传遍了整个离家,和离若认识也是因为离若因为解不开一道化学题而气的流泪,曲风正好路过,便顺手帮她解了。

    “不小了,都二十了呢。”离若声若蚊蝇,“都够嫁人的法定年龄了。”

    “哟,以前的小丫头长大了啊?”曲风调笑了一句,看着窗外幽幽说道:“丫头啊,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次会有多大的麻烦啊?而且还把麻烦引到我身上来了,我身边有五大一小,我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