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处女也疯狂(三更)

    雷云见自己的两位父辈被曲风训的和袜子似的,彪悍劲再次爆发了,不顾自己父亲的阻拦,跳脚指着曲风骂道:“曲风,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太师祖的关门弟子,得到昆仑的真传了嘛,论资历,我父亲比你入门早,论军龄,秦叔叔比你要高出几十年,你不就是创建了一个狼穴吗,不就是仗着自己是中央首长的爱将颐指气使嘛,除去这些身份,有谁买你的帐?”

    “云儿,闭嘴!”雷山炮急声怒喝。

    “让她骂,我看她能找出点稀奇的骂点来不!”曲风出言阻止了雷三炮,不屑地看着雷云淡淡说道。

    “你根本就是个大色狼,从小就色,先是然然,接着便是苏烟,身边还跟着五个女人,你和她们不清不楚,不伦不类,不三不四,你能骗得这么多女人,不就是凭借着手中的权势和自身的实力吗?我要是得到昆仑派的真传,我一定比你做得好!屁的狼穴,本姑娘不稀罕,什么特战大队,本姑娘不当了!”

    “骂完了?”曲风冷笑着问道。

    “骂完了。”雷云拍着双手,“骂出来舒服多了。”

    “好,既然骂完了那就歇歇吧。”曲风脸色变得平淡,看着雷山炮说道“你家的千金把处理意见自己都说出来了,你知道怎么办了吧?”

    “知道!”雷三炮感到了一阵无力感,他拿自己的女儿也没办法,只好苦笑着接受了结果。

    “知道就好,带她回去吧。”曲风挥了挥手,起身率先走出了秦冲的办公室,雷声大雨点小,让雷云愣住了。

    “唉~~”秦冲和雷山炮齐齐哀叹了一声,苦笑不已。

    “爸,秦叔叔,你们这是怎么了?”雷云不解地问道,“难道我骂的不对?”

    “也许骂对了。”秦冲无奈摇了摇头,叹声说道:“很多年前,也有人不服气,也曾经这么骂过他,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就是我能得到这些,你为什么得不到?而这么骂他的人便是你爹!”

    “啊~~”雷云愣住了,怪异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丫头,实话告诉你吧,昆仑派的绝学每个弟子都会得到完整的心法传承,但却无一人练成,只有你小师叔练成了,六岁便达到了先天,十四岁成立了狼穴,而我和你秦叔叔都是他选进狼穴后才有的今天这地位,没有他也没有我们现在地位,你还记得你上小学时咱家是什么样子的吗?”

    “记得,那时你才是个小连长,上尉!”雷云小声答道。

    “是的,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拼了一把,进入了狼穴,你小师叔祖并没有徇私,我在狼穴呆了三年,立下了一次一等功,这才得以提升,到了年龄后才退出狼穴重新带兵,可以说没有他也没有老爸的现在,更没现在的你。”

    “那他什么军衔?”雷云好奇问道。

    “他?呵呵,他没有军衔!”秦冲笑道:“他和一号一样,是没有军衔的,这是对老一辈革命者的尊重。”

    “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给他道歉!”雷云的脾气就是这样,想什么就说什么,说出来就做,是个直脾气,这种脾气是不适合带兵的。

    “别去了,他和苏烟相处了十年,这么久没见面了,你现在去不方便。”

    “啊~~难道她俩~~”雷云说了一半就不说了,因为她想到了曲风为什么摸她了,就是误把她当成了苏烟,那么两人的关系也就不需多说了。

    正如他们所料,此时的曲风和苏烟早已滚倒在床上,衣服扔得满地都是,甚至还有几片碎衣,正是苏烟所穿的性感内内,两人颠鸾倒凤,互相啃吃着对方。

    “老姐,我要喷了!”曲风嚎叫着,白色岩浆急速喷发,苏烟急忙稍稍抬起了头,这才避免被呛到,分为几口咽了下去。

    “小变态,越来越多了。”苏烟娇声说着,继续*吞吐,直到虬龙再次傲视着她后,这才媚声说道:“给我,我也忍不住了。”

    曲风哈哈大笑,一转身体,便和苏烟脸对脸了,热吻了一会,曲风这才说道:“老姐,我的比较大,而你的比较小,而且是从玉门到*是一样的,可能比较疼,你还得忍住啊,别到了一半就把我踢下床去。”

    “滚蛋,被你开苞了,我哪还有力气踢你下床?”苏烟恨恨说着,“快点进去,实在是忍不住了,老姐这身子都为你留了十年了,再不要,老姐真的老了。”

    “来了!”曲风欢呼一声,虬龙对准了玉门,一点点挤了进去,润滑无比,早已熟的不能再熟的苏烟并没有太多的疼痛,只是觉得里面奇痒,一对玉手按着曲风的屁股蛋一点点下压,直到自己的那层壁障挡住虬龙之后,苏烟这才笑道:“让老姐看看你这个花丛中的高手如何过关的。”

    “你可真疯狂!”曲风调笑道。

    “那是当然,处女也疯狂嘛,老姐当了三十多年的处女,也该享受一下做女人的感觉了,你就来吧!”说着猛地搂住了曲风的屁股蛋向下压去,壁障被刺破,硕大的虬龙势如破竹般便顶在了*之上,疼痛之余,苏烟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舒爽,颤抖着身体便淋出了一团精华,如液如雾。

    “老姐,你体内的极阴之气被激发出来了。”曲风怪异地叫道。

    “那你还不赶紧吸收?”苏烟闻言立即不顾破瓜之痛,挣扎着抱住曲风坐了起来,自己用很怪异的姿势让两人的结合处紧密相连,一边感受着虬龙在体内的脉动,一边注意着曲风的脸色变化。

    极阴之气迅速被曲风吸收干净,这速度比起吸收名器内的精气要快得多,曲风收功之后,直接便将苏烟压在了身下,运起了欢喜禅诀。

    这些理论知识苏烟早就倒背如流了,因为她问过无数次,曲风也回答过无数次,两人的关系整个狼穴的人全部知道,而外人却不知道,这也造成了苏烟在外面追求者无数,她是战略医院的医生,为了研究一个课题进入了狼穴,结果第一次出现在狼穴,便被调戏了,从那之后,苏烟变成了曲风的禁脔,无人敢碰,曲风在那些豪门大少中之所以有如此震慑力,绝大部分都是因为苏烟而起。

    算算时间,魏然和曲风在昆仑山呆了六年,而苏烟却和曲风呆了七年,论起感情也许没有什么差别,要论迷恋程度,魏然根本赶不上苏烟,因为苏烟对曲风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的,为了曲风甚至顶着流言蜚语一直过着独身生活,这种坚持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好了!”曲风看着苏烟咧嘴一笑,紧接着便吻住了樱桃小嘴,双手搂住苏烟的脖子贪恋的亲吻着,就像是搂着最心爱的东西一般,说什么也不肯放手,眼里只有那张小嘴,那条香舌,甚至忘记了下面两人还连接着。

    十年等待,一朝得偿,苏烟的疯狂尽复这一场欢愉之中,娇嫩的唇瓣不断地进出,白色的液体也随着进出溢出了体外,双手紧紧搂着心爱之人的虎背,任由心爱的男人不断亲吻着自己的耳垂和脖颈,苏烟的欢叫声美妙悦耳,没有任何的修饰,全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曲风运动了近两个小时,当他虎吼着爆发时,苏烟紧紧挺起了翘臀,将虬龙全根吞入体内,滚烫的洪流刺激着她再次达到了早已不记得多少次的巅峰,搂着曲风再一次的热吻,最后翻身趴在曲风身上睡着了,从两人结合处流出了一股淡如清水般的液体。

    而曲风也因为全身心的投入感到了一丝疲惫,如果其他女人还让他保留着两分清醒以照顾她们的话,那么现在的曲风绝对是付出了十二分的身心,苏烟不但是他的女人,也是他的姐姐,更多的时候更是在扮演母亲的角色!

    在苏烟身上,曲风得到了那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从未有过的陌生至爱,苏烟身兼数职,默默地站在曲风背后,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威风八面,看着他走向一次次辉煌,苏烟的付出,就连魏然也不敢在曲风面前非议,不敢说一句苏烟的坏话,这就是地位,这就是形象!

    两人一直没有分开,曲风就这么抱着苏烟睡着了,一上一下,看上去是那么的和谐美满,这一幕就算落入别人眼中,也是早该如此的认同之状,两人的感情之深,也许只有那些狼穴之人才知道,也许只有那些因为苏烟而被曲风惩罚过的豪门大少才能明白,曲风可以抛弃任何一个女人,却永远不会舍弃苏烟,因为两人之间除了爱情还有亲情,尽管年龄相差巨大!

    苏烟率先醒来,看了看外面即将到来的黎明,苏烟柔柔一笑,看着眼前俊逸到极点的脸,温馨地贴了上去,喃喃自语道:“我心爱的小男人,我一生中唯一的男人,我现在终于属于你了,自从你不惜耗费自身精气为我驻颜时我就知道我此生只属于你,不想海枯也不想石烂,只求能伴你一生!”

    “那我也得办你一生!”曲风忽然坏笑出声,翻身再次将苏烟压在了身下。

    “我晕,你说的办和我的伴不是一个字啊,你怎么能这样啊。”苏烟娇呼着,下一刻,娇呼便成了欢叫的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