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闹乌龙,被追杀(二更)

    “无聊!”曲风没好气地瞪了雷云一眼,将房门关死了,然后倒床便睡,迷糊中,感觉到了囡囡钻进了自己怀中,便将她一搂接着睡。

    一觉到天亮,曲风整整睡了十多个小时,连昨晚的晚饭都没吃,醒来时,囡囡都没影了,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慢吞吞地洗漱之后,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看了看头上的太阳,慢慢向沙滩走去。

    叫来哈勃和黑鹰叮嘱了一番,这才再次离开了,直奔海军基地,秦冲亲自出来接的他,进了基地之后,询问了一下昨天的处理情况后,这才朝着苏烟的宿舍走去,秦冲笑了笑便离开了。

    曲风来到苏烟的宿舍,也没用钥匙,只用了随手在路边折下的小树枝便将房门打开了,进门就叫道:“老姐,我来了。”

    “没人?”曲风没听到回音,便悄然走向了卧室,看到卧室的床上有人正盖着毛巾被背对着自己,不由笑道:“老姐比我还懒,都这点了还睡!”

    说完之后,曲风一下子便扑了上去,大手伸进毛巾被中便握住了一只椒乳,下一刻,随着一声尖叫声,曲风立即松开快速推开了两米之远,惊声喝道:“你是谁?”

    床上之人惊恐地用毛巾被盖住了自己的娇躯,看着曲风尖声吼道:“你这个色狼,竟敢非礼我,我。。。我和你拼了!”说着便将一个枕头砸向了曲风。

    “靠,怎么哪里都有你!”曲风没好气地看着床上的雷云,“你怎么会在我老姐这里?”

    “什么你老姐,她是我表姐!”雷云恨声骂道:“我昨晚上就在这里睡得!”

    “哦,你昨天在房间里换衣服就是来这里啊?”曲风脱口而出,下一刻便向一边闪了出去,刚闪出去,一只茶杯便砸在了身后的墙上,在墙上碰的粉碎,可见力道之大。

    “呀,你又走光了!”曲风直接雷云的胸部大叫道,雷云条件反射般一下子捂住了胸部,曲风趁机掏出了卧室,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自语道:“流年不利,老姐,看来这次又要泡汤了,先闪!”

    只是还未等他走到门前,雷云便从卧室里冲了出来,抬脚便朝曲风的肋下踢去,别看雷云显得很柔弱,但从小便被父亲培养的她如今也是后天高级的高手了,这一下子如果踢上,曲风也不好受,就冲雷云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咬虬龙一口便能知道她的彪悍之处了。

    曲风不愿再和雷云动手,怎么说雷云也是自己师侄的晚辈,虽然现在他还不知道两人确切的关系,但比自己辈分小是肯定的了,加上自己刚才确实是理亏,摸了人家一把,还是那么实在,所以曲风现在就是一个字,那就是跑!

    闪身避开这一击,曲风伸手拉开了房门,眼看就要冲出,雷云突然喝道:“你要是让人看到我的样子我就死给你看,我看你怎么向我爸交代!”

    曲风惊愕回头,下一刻接着转身过去将房门关上了,苦笑道:“我说你是我徒孙辈的,能穿上衣服再说吗?”

    “我呸,你这个色狼!”雷云啐骂了一声,伸手从客厅的沙发上拿起了自己衣服穿上,此时曲风才知道雷云的衣服竟然在客厅里,旋即叹道:“我来找我老姐的,你怎么会和苏烟认识呢?”

    “苏烟住在隔壁!”雷云尖声吼道,“这是我表姐的宿舍!”

    “什么?”曲风怪叫了一声,不信邪地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看了看房间号,试着敲响了隔壁的房门,苏烟果然出现了,哀嚎一声,曲风在自己额头上重重打了一下,让苏烟感到莫名其妙。

    “你怎么了?”

    “我走错门了。”曲风苦笑道:“还犯了错误!”说到这里,曲风脸色一紧,立马进屋关上了房门,这才拍了拍心口说道:“我走进隔壁房间了,在床上看到躺着一个人,以为你还没起床呢,就想和你开个玩笑,扑上去就摸了一把。”

    苏烟闻言瞪大了眼睛,哭笑不得地看着曲风,娇笑道:“你啊,什么时候不这么冒失?”说着便欲开门走出去替曲风道歉去。

    “你干嘛?”曲风堵住了房门,后怕地说道:“你别开门啊,隔壁那丫头是你同事的表妹,也是我的徒孙辈,和然然一个辈分,你要是现在出去,我非被她追杀不可,那妮子是d集团军女子特战队的中队长,彪悍的很!”

    “那你沾了人家的便宜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啊?要是我我也追杀你!”苏烟被曲风气笑了。

    就在两人说话之时,雷云却站在门口,不知所措了,失去了目标,让她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发泄了,被曲风看了也就看了,是自己不小心没办法,可这次她无论如何也过不去这道坎了,走光过无数次,可被摸却是第一次,而且还是没隔着衣服被摸,那是*裸的抚摸,一想到这里,雷云就有些发懵,尤其是知道曲风的真实身份后,她更迷茫了。

    她不出门,苏烟被曲风拦着不让出门,场面一时僵住了,到了最后,曲风不由分说地抱着苏烟便到了卧室,两人暂时忘记了刚才的不快,缠绵在了一起,只是在临门一脚时,苏烟停下了,“不行,我心里不舒服,老觉得这第一次会被人打扰,先不要你了,等你把这件事解决完再说。”说着便在虬龙上亲了一口,“快去,老姐等你。”

    “你定力真强!”曲风苦笑着伸了伸大拇指,无奈穿上了衣服,还未出卧室,敲门声便响了起来,两人对视一眼,曲风前去开门,苏烟也快速穿上了衣服。

    曲风打开门后,迎接他的是一把菜刀,寒光闪闪便朝自己的脑门砍了下来,曲风心中一惊,条件反射下便一脚踹了出去,只是当他意识到不对时,急忙收回了九成的力道,饶是如此,雷云还是被他踹了出去,踉跄着撞到了墙上。

    “疯婆子,你想干什么?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喊打喊杀的?”曲风被彻底激怒了,怒吼道:“这里是军队基地,不是你家,我看你当大家千金当习惯了,刁蛮蛮横,哪里有军人的样子,仗着自己会几下子,便不顾他人的安危,你觉得我拿你没办法是不是?”

    “你。。。”雷云被曲风一阵抢白,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弄到最后全是自己的不是了。

    “我什么我?”曲风继续吼道:“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了,你还不依不饶的,你到底想怎么着?杀了我吗?”

    “我就是要杀了你!”雷云咬牙切齿地吼道。

    “你有这本事吗?”曲风不屑冷笑,“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杀我?论身手,你这样的十个都不是对手,论职务,就连你爹也得向我敬礼,论辈分,你该喊我一声师叔祖,遇事不动脑子,只由着你的大小姐脾气来,是哪个混蛋王八蛋把你提成中队长的?”

    曲风越说越怒,通过沙滩和这次事件,曲风感觉到了雷云的脾气,顿时勃然大怒,本不欲计较的他此时当真是怒了,让这么一个做事不经大脑、一味蛮打蛮拼的人做大队领导,显然是失误之极,震怒之下,曲风直接打电话叫来了秦冲。

    曲风看了看表,对秦冲厉声吼道:“你给雷三炮打电话,让他三个小时内到达这里,把他的女儿领回去,我也想亲口问问他,他是怎么做的人事安排,竟然将这种货色安排到我的麾下来,告诉他,要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老子扒了他的皮!”说完之后,曲风返回到了苏烟宿舍中,重重将门关死了。

    秦冲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雷云说道:“丫头,你闹得过分了,就算首长有什么过错,我相信他都是无心的,他之前避开你是因为知道自己理亏,所以处处避让,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拿刀对着他,只有对待敌人才能挥刀相向,这是他立下的规矩,狼穴之人无不遵从,你还想进入狼穴,就这一条,就过不了关。”说完之后,秦冲摇头离开了。

    余愤未消的曲风在苏烟房中兀自大骂着,桌子被他拍的震天响,苏烟劝了两句,曲风便不耐烦地开门离开了,看着还呆站在走廊的雷云,厌恶地瞪了一眼,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曲风治军之严简直令人发指,要是在狼穴,雷云这种行为已经够枪毙的了,曲风一直强调的一句话就是,刀枪是指向敌人的,自己人不管再大的仇恨也不许动刀动枪,违犯者,死!

    也因为这条杀气腾腾的军令,令狼穴的人团结异常,形成了一种彼此为对方挡子弹的团结氛围,而雷云这次彻底激怒了曲风。

    雷云一直呆立在走廊里,一言不发,谁拉也不走,直到雷山炮赶到强行带走了她,当父女俩出现在秦冲的办公室中后,曲风一拍桌子,怒视着雷山炮,冷声说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说不清楚,你他吗的就给老子扒了身上这套军装,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拿着战士们的生命当炮灰!”

    “首长,我。。。”

    “老子现在不是你的首长,没说清楚之前,老子不是你首长!”曲风寒声说着,杀机闪现,让站在一旁的秦冲心中也是一颤,急忙帮雷山炮说起了好话。

    “首长,山炮经不住小云的闹腾,因为小云一心想进入狼穴,所以便提供了一些便利,希望在今年狼穴的选拔时小云有机会参加考核,这才提了小云一个中队长的职务,但小云没有指挥权,只是挂个职务而已。”

    “你什么时候改行当律师了?”曲风歪头看着秦冲,厉声喝道:“没你的事,给老子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