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潘金兰(三更)

    觉得证据足够了之后,收获巨大的曲风和柳黛儿回到了潘家,众人看了一遍视频之后,脸上皆是兴奋之色,那种抓住对方把柄的喜色反而弱化了,正在曲风疑惑之际,便看到潘连才起身而去,每隔一分钟,一名少妇也起身走了,紧接着潘家男女双双离去,只留下了曲风一人,而柳黛儿和潘岳也离开了。

    “妈比,这群人渣啊,真是该死!”曲风心中怒骂着,胃中突然翻腾起来,干呕不已,此时他想到了自己上过的那些女人,忽然觉得肮脏不已,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铁青着脸盯着电视屏幕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没人陪感到寂寞了?”就在这时,一声娇笑声在曲风身后响起,紧接着曲风的双眼便被蒙住了,柔荑嫩滑,带着淡淡的香气,让人不觉心动。

    “没兴趣!”曲风此时对潘家人厌恶到了极点,伸手拉开了眼上的小手,便欲起身离开,没想到却被那双小手拦腰抱住了。

    “潘家是潘家,我是我,我可没有越雷池半步!”嗔怨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小脑袋贴在了曲风坚实的后背上,“从你出现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你有这出尘的气质,坚毅的内心,却甘愿沉沦,用胡闹来掩饰你的真实,你很可怕,也很难得,有你这样的男人,当真是造物主安排的奇迹!”

    曲风闻言一愣,慢慢转过了身子,并没有挣脱小手的搂抱,入眼处,便看到了一副美轮美奂的小脸,画着卡通式的彩妆,戴着蓝色的假发,高耸的胸部露出了大半个馒头,深深的沟壑宛若天成,如此娇娃此刻出现,让曲风也大为震动。

    “跟我走好吗?”娇娃轻声说着,松开曲风,拉着他出了别墅,左拐走了几十米便来到了另一栋别墅中,按着曲风坐在沙发上之后,娇娃坐在了曲风的腿上,“其实我才是那个真正勾引你的女人,柳黛儿只是个意外。”

    “你是。。。”曲风诧异问道。

    “潘金兰!”娇娃笑道。

    “什么!”曲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任凭怀中的娇娃掉落在地板上,“俺滴神啊,你父母怎么给你起的名字啊,叫什么不好偏叫潘金莲!”

    “什么啊,我叫潘金兰,不是潘金莲!”娇娃气的从地上爬起,嗔怒道:“你不要侮辱我行不行?”

    “侮辱?”曲风闻言冷笑道:“刚才的那一幕,我实在是没有侮辱的兴趣,只是觉得恶心而已,畜生也不会做出这类事来啊。”

    “大哥是大哥,我是我!”潘金兰将曲风再次按坐在沙发上,看了看表,说道:“都凌晨了,**一刻,我们也进房吧,放心,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之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除了你,谁也别想碰我一下。”

    潘金兰拉着曲风走进了楼上的卧室,轻轻帮曲风褪掉了衣服,自己也脱得干净,拉着曲风走进了浴室。

    双双躺在了床上,潘金兰搂着曲风的脖子亲吻着,口中说道:“此次之后,你我将天各一方,永世不再相见,我知道你是来杀我大哥一家的,他们为非作歹,早晚会遭报应的,享受荣华近二十年,现在是还债的时候了。”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曲风愕然说道。

    “听不懂便听不懂吧。”潘金兰笑道:“你上了潘家所有的女人,可那都是外人,而我才是潘家真正的女人,难道你要放过我吗?”

    “你多大了?”曲风突然问了一句。

    “三十七。”潘金兰呵呵一笑,“怎么了?我不像吗?”

    “我艹,天山童姥附身?”曲风突然兴趣大增,看着童颜**的潘金兰,低头吻住了一只丰满,“我以为你是潘家的第三代呢。”

    “咯咯,你真会恭维人。”潘金兰娇笑出声,随着曲风的亲吻,呼吸渐渐粗重起来,伸出小手抓住了虬龙把玩着,“教我怎么玩!”

    “什么?”曲风闻言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惊然看着潘金兰。

    “我是老处女!”潘金兰娇笑道:“便宜你这个小色狼了。”

    “为何如此?”曲风问道。

    “没看上的男人。”潘金兰笑着说道:“以前青灯古佛,幽居在这别墅中,大哥让我出山,我没答应,事后才知道柳黛儿也对你心仪无比,这才起了好奇心,你果然是人中龙凤,来吧,教我怎么成为女人,教我怎么服侍你!”

    “潘家尽出奇葩!”曲风摇头苦笑了一声,身体一正位置,虬龙便对准了牝户,感受着玉门之处的湿滑,慢慢挤了进去。

    “疼!”潘金兰的神情不似作伪,紧皱着眉头,“你慢点,温柔一点!”

    曲风坏坏一笑,堵住了小嘴,再次激吻起来,腰部也慢慢用力,待潘金兰适应了之后,腰部一挺,直抵*,潘金兰痛呼一声,抱着曲风动也不动了,曲风也是好久没动,亲吻着潘金兰!

    静止不动的曲风脸色突然大变,适应之后的潘金兰见状娇笑道:“感觉出来了?”

    “嗯,你真是极品啊,竟然是万中难觅的七窍玲珑穴,我以为我这辈子也不会遇到呢。”曲风唏嘘道。

    “我十二岁时便知道自己的特征了,那还是第一次来例假,处女膜完全堵死,疼的我死去活来,幸被一路过的尼姑所救,事后才告诉了我的特征,嘻嘻!”潘金兰如同少女般笑了,“所以我才以此为傲,普通男人我看不上,直到看到你之后,我动心了。”

    曲风点了点头,默默将欢喜禅诀运转到了极致,一边和潘金兰甜言蜜语,一边吸收着名器中的精气,欢喜禅诀的气息越来越浓,随着运转越来越快,精气不断涌入体内,直到巅峰之时才停了下来,七窍玲珑穴的奥妙再次将曲风震住了。

    “好舒服!”潘金兰娇呼了一声,“把第一次给了你这样的男人,也不算亏了。”未经人事的她哪里知道曲风刚才只是在修炼,根本没有让她真正尝到乐趣呢,如果把虬龙在秘道中韵动比作开胃菜的话,曲风接下来的狂风暴雨才是真正的大菜。

    “你真把我当成潘金莲了?”潘金兰不堪曲风的冲击,娇嗔道:“我可不是她,让我歇会啊。”

    曲风坏坏笑了笑,压在娇躯上,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说天各一方啊?难道你要离开华夏吗?”

    “我能吸引你吗?”潘金兰娇笑问道。

    “当然了。”曲风感受着*伸出的小触手,舒爽的轻呼一声,开口答道。

    “可惜我们只有一次情缘,多了反而不美!”潘金兰叹声说道:“潘家早晚会毁在你手里,到时不知道如何面对你,你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我,与其将来相互尴尬甚至反目,不如直接分开,再说了,我比你大十多岁,处子之身一破,也就成了昨日黄花,根本拴不住你的,就把今天当做一次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吧,最起码现在你还不是我的仇人!”

    “你为什么会认为潘家会毁在我手里?”曲风惊诧问道。

    “我都说了,我幽居此处十多年,青灯古佛,难道你觉得我感觉不到你心中的真佛气息吗?”潘金兰娇柔一笑,“大哥倒行逆施,报应是早晚的事,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算是我的恳求,好吗?”

    “你说”曲风将双手伸到了娇躯的背下,搂住了玉人。

    “放过那些女人和小孩子,给他们留下足够的钱维持生活!”潘金兰双腿抬起勾住了曲风的虎腰,动了两下说道:“行吗?”

    “好,我答应你!”曲风点了点头,“如果潘家注定要毁在我手里的话,我一定会做到的。”

    “我相信你能!”潘金兰笑了笑,高高抬起了翘臀,“小男人,好好爱我一次,哪怕我死去!”

    两人兴之所至,潘金兰索性拿来了一台笔记本,熟练地进入了一个国外网站,跟着电影里的动作学着,东瀛的,高丽的,欧米的,逐一尝试,那劲头比曲风还要疯狂。

    连续三天,两人足不出户,也没人前来打扰,最后潘金兰不顾疼痛,连雏菊也为曲风而开,欢喜禅的各种姿势也被两人用了一个遍,直到潘金兰实在无力应付,曲风这才意犹未尽地搂着她倒在了一起。

    “爱憎会,怨憎会,只不过是满眼空花,一场虚幻!”潘金兰所在曲风怀中,轻声说着,泪水也悄然流下,“小男人,分开是为了下次的相聚,死去是为了以后的新生,你会忘记我吗?”

    “不会!”曲风想也没想便答道。

    “忘记我!”潘金兰霸道地说道:“一定要忘记我,我能感觉出你身上的佛息越来越浓厚了,看来名器对你有着无尽的好处,你应该是密宗的传承。”

    “你感觉出来了?”

    “嗯。”潘金兰柔柔一笑,“等我歇息一会,恢复一些体力,便助你突破。”

    “你不觉得亏吗?”

    “呵呵,不亏,我都这个年龄了,能得到你这样的棒小伙,是我亏还是你亏?”潘金兰调笑着在曲风身上吻着,许久之后,才说道:“上来吧,你摸摸下面!”

    “一江春水向东流。”曲风笑道。

    “所以你该出手就出手啦。”潘金兰娇笑着身子一斜,将两条美腿搭在了曲风肩上,“我没力气了,只能当个小懒猪。”

    大战再起,满屋春色,甚嚣尘上,最后曲风虎吼着将一股洪流排进了潘金兰体内,自己的真佛气息也随之高涨,欢喜禅诀再次突破!

    清心境!

    紧接着,又是一道真佛气息,佛魔真气的壁障再次破碎,先天三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