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丑恶嘴脸(二更)

    曲风醒来时天早已黑透了,大干了近六个小时,此时已经差不多夜间八点了,佯装醉酒头疼的曲风揉着太阳穴走出了房间,接着便听到了一阵嬉笑声,纳闷之下,抬头看了看众人,发现楼下客厅内有坐有站的足有十多人,有男有女,齐齐哄笑出声。

    “你们笑什么啊?”曲风诧异问道,虽然早就感觉到了风吹jj凉了,但他还是很无耻地走了出来,让空调的风吹着自己的身体,反正你们家的女人都看过了也吃过了,更享用过了,看就看呗,你们看了我才有文章要做呢。

    “幽哥哥,你好羞啊!”柳黛儿红着脸指了指曲风的身体,红着脸背过了身。

    “啊~~”曲风故意惊叫一声,箭一般冲回了房间,迅速穿戴整齐,直接便从二楼跳到了客厅中,一把拉住了潘连才的大手,恼恨地问道:“世叔,我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没有没有,男人嘛,喝多了自然有些冲动,怎么能说是过分呢。”潘连才自以为得计,急忙解释着打消曲风的疑虑,他也知道,如果以此要挟曲风,曲风肯定会在第一时间翻脸,不但不认账,很有可能倒打一耙,别人怕他潘家,但在曲风眼里,潘家就是个笑话。

    “那是谁帮我脱得衣服啊?”曲风挠着头,佯装极力回忆过去的事情,好一会之后才一拍脑袋说道:“还是世叔了解我啊,知道我喜欢女人,所以特意给我安排的吧?”

    “哈哈,贤侄人醉心不醉,这些事都记得啊?”潘连才心中恨不能抽曲风几个耳光,“妈比的,你果然够无耻的,给我们全家都戴上绿帽子了,还把我们的女人都比喻成小姐,艹!”

    “是啊,是啊。”曲风激动地拉着潘连才的大手,一副感激之色,“世叔啊,我现在记起来了,那个美女的技术好高明啊,不但温柔而且服务周到,让我醉仙欲死啊,不知道是从哪个会所找来的,简直就是东瀛女优级别的,能不能告诉我地址?我现在就去找她,那滋味真是**啊。”说着还吧唧了几下嘴巴。

    “贤侄要爱惜身体啊,女色可以使心情愉快,但是多了就过犹不及了,来来,你也累了,我们先吃饭,都在等你开饭呢!”潘连才哪里敢说最后之人是自己的侄媳妇,只好岔开了话题。

    “也对,世叔教训的对。”曲风讪讪一笑,指了指洗手间,便几步走了过去,洗脸洗手,然后来到了饭厅,依旧是男女各一席。

    “贤侄啊,你中午喝的太多,不能再喝烈酒了,我特意让黛儿回家拿了几瓶特供酒过来,我们晚上就喝这个吧,夜间酗酒早上起来更难受。”潘连才怕曲风再耍酒疯,那么自己家的女人肯定得被干死几个,哪还敢让曲风喝醉啊。

    “行,世叔有心了。”曲风尴尬一笑,答应了潘连才的请求。

    不等潘连才说话,曲风率先举起了酒杯,对着潘家众人说道:“我中午酒醉,肯定有什么失礼之处,在这里先向各位道歉,还请勿怪!”说着便一饮而尽,潘家人自然鼓掌恭维。

    落座后,曲风看了看潘岳和潘泰,知道这两人是潘连才的亲生儿子,接替李怡的少妇便是潘泰的媳妇,也就是那个有着章鱼壶珍品的少妇,于是端起酒杯对潘岳和潘泰说道:“两位哥哥,弟弟以前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海涵,我敬两位哥哥。”说着又是一饮而尽。

    潘泰和潘岳受宠若惊,急忙将杯中酒喝干,潘岳笑道:“曲风兄弟说笑了,在此之前我们并不熟悉,如果不是经历过这两件事情,我们对曲风兄弟还是一无所知呢,我们潘家求才若渴,能得到曲风兄弟的帮助,我们潘家是如虎添翼啊。”

    “哈哈,潘二哥太抬举我了,我只是一个莽夫罢了,别的不会,只会打打杀杀,跟着师傅那老头子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就学会杀人放火了,三年前,也是因为一时冲动,将西北一个帮派给杀光了,政府碍于昆仑的威势,只判了我三年,可我在监狱时逃跑过两次,都被天狼那厮给破坏了,那个酒吧其实就是他补偿给我的。”

    “天狼此人实力如何,人品如何,有无爱好?”潘连才惊声问道。

    “和我在伯仲之间吧,反正在西北监狱,只有他能和我分庭抗礼,此人好像有这莫大的权力,在监狱里也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还纠集了一些能人和我对抗,要说到爱好嘛,我还真没发现,此人隐藏的很深。”曲风故作回忆说道。

    “如此说来,天狼这人不好对付了?”潘岳皱眉问道。

    “对付?”曲风忽然冷笑了两声,看了看潘家之人,不屑说道:“潘二哥,不是我危言耸听,天狼要想杀你们的话,用不上半天你们潘家便会鸡犬不留,据我所知,曲风有三大杀招,军刺、金针和金枪,枪法是弹无虚发,说打你眼睛绝不会打到眉毛,金针一出便是死穴,中者立毙。”说到这里,曲风拿出自己的军刺往桌上一放,“他的军刺和我的一模一样,也是五六式军刺,比我的略微大一些,而且也是得自昆仑山地狱之门的万年海辰铁!”

    “你说的这些我们也有耳闻,不知曲风兄弟能否挡得住天狼的三宝?”潘岳皱眉问道。

    “天狼这人吧比较正经,只要不是罪大恶极之辈他很少出手,看得出,进监狱对他的触动很大,他经常一个人一坐便是一天,什么也不做,就是在那里发呆!”曲风淡淡笑着答道:“要说到对抗,不是我自吹,年青一代中除了我没人能抵挡得住他!”

    “曲风兄弟被定为下一任的昆仑掌教,自是实力非凡,当哥哥的着实佩服,来,哥哥敬我们未来的昆仑掌教一杯,哥哥能和昆仑掌教同席饮酒,也是莫大的光荣啊。”潘岳大笑着端起了酒杯,和曲风微微一碰便一饮而尽。

    “潘二哥,季家大公子想杀你,你有没有计策?”曲风放下酒杯后,出声说道:“如果潘二哥有顾虑的话,小弟愿意去走一遭,将他和妹妹的糗事拍摄下来,给他个教训如何?”

    潘岳闻言一愣,旋即大喜,潘家人齐齐竖起了大拇指,潘连才更是拍桌高叫道:“高,实在是高,这是一招妙棋啊,只要拿到季林和自己妹妹行房的证据,那么季家就不敢和我们对抗了,别看季林现在没掌权,但却是季家的下一任家主,贤侄这招妙棋一定能让季林受制于我们,否则他的家主继承人之位肯定不保!”

    “好,世叔觉得此计可行的话,我今晚上就去走一遭,这次不算是对潘二哥的承诺,就当是我为以前的事情赔罪,只是季家的大门向哪开我还不知道,有劳世叔派个人给我带路!”曲风笑着说道。

    “好。”潘连才眼珠子一转,旋即笑道:“黛儿的身份特殊,由她接应你,就算季家人发现也不敢怎么着,就让黛儿带你去吧,她对各家是非常熟悉的。”

    “好,世叔就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我拍不到他们的丑事绝不收兵!”曲风嘿嘿坏笑道:“我就不信季林能忍一个月!”

    “哈哈哈哈~~”潘家之人全部大笑出声,曲风主动请战,让他们感觉自己头顶上的颜色稍微淡了许多,心中的芥蒂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么一来,曲风往潘家跑的更勤了,对林薇等人的解释就是为首都的环抱做贡献。

    曲风喝了几杯后,看了看表,已经接近十点了,便让潘岳准备好了微型摄像机等监控设备,由柳黛儿带着自己直奔季家。

    一出潘家,两人便换了位置,柳黛儿说明了季家的大概位置后,便迫不及待地趴在了曲风的大腿上,一路服务,直到来到季家附近这才意犹未尽地帮曲风穿好衣服。

    曲风如同一只野猫一般,腾身上房,借助大树和房屋的掩护便来到了季家的院内,成功避过几名保镖的巡查,悄然进入了季家的别墅!

    此时刚过十点,别墅内却早早关闭了灯,屋内漆黑一片,以季家这种家族来说,这么早睡觉是不可能的,其中一定有猫腻,心中想着便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二楼的卧室门前,刚走近房门,便听到一道声音响起,“爸,你少吃药,我不尽兴不是还有哥哥嘛,不要硬撑啊!”

    这话一出,差点惊得曲风一头栽倒,心中暗骂:“妈比的,比潘家还无耻,潘家虽然作恶多端,还不悖伦常啊,这季家真他吗的不是人啊。”曲风厌恶地摇了摇头,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房门,将摄像头装在了房门上方,正对着那张偌大的软床!

    正在车内盯着电脑的柳黛儿看到画面出现后,好奇地看了一眼,旋即捂住了小嘴,画面上显示出来的正是季家家主季乡原和季家大小姐季鸾交欢的一幕,图像声音俱有!

    曲风无声无息出了房间,对这对父女都懒得看上一眼,太他吗的不是人了,曲风恶骂连连,转身朝另一间卧室走去,另一间卧室内却是欢叫连连,曲风不由恶作剧地想到:“不会是季林那王八蛋和自己的亲妈吧?”

    门锁对于曲风来说就是摆设,打开一道仅容身体进入的缝隙,曲风便掩身在了黑暗之中,借着床头灯的灯光,发现床上的女人是一名三十左右的女子,女子身上的男人正是季林,两人正在激烈地嘿咻,对于曲风的到来根本无从发觉。

    “小林,还是你厉害,你那死鬼老爹都被你妈妈榨干了,还不到六十便有些力不从心了,还是你能满足小姨的需要!”

    “艾玛!”曲风都有一股想杀了这对狗男女的冲动了,集体乱那个,还他吗的是交叉的!

    曲风极度厌恶地看了一眼,将摄像头无声安装好,逃也似的出了房间,对于这种禽兽不如的行为,曲风是半点好感都欠奉,心中暗骂着来到了三层,三层更是靡靡之音此伏彼起。

    “难道这是季家的集体论那个的日子吗?”曲风忽然感到了一阵恶寒,挨个房间走了一遍,最后干呕着出了季家别墅,回到了车上。

    “这么恶心的东西你也看?”看着正盯着电脑画面欣赏的柳黛儿,曲风惊诧问道。

    “幽哥哥,是不是你觉得潘家比季家要好很多啊?”柳黛儿笑着说道:“其实潘家和季家差不多,只是没这么明目张胆罢了,女人对他们来说只是生育工具,只要是潘家的骨血就行,如果不是我身份特殊,早被那老畜生侮辱了。”

    “什么!”曲风现在终于知道潘家的丑恶嘴脸了,这些暴发户式的家族,缺少的就是文化底蕴,即便送出一两个孩子出国深造,回来后便会被家庭的染缸染回本质,潘家和季家虽然是个例外,但品行不端的富二代比比皆是,这不能不说是华夏传统文化缺失的悲哀。

    “别大惊小怪的了。”柳黛儿展颜一笑,便分开了自己的双腿,内内早已不知去向了,媚声说道:“我等了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