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给你全家戴绿帽子(一更收藏推荐)

    这场酒宴在潘家看来是宾主尽欢,因为曲风说出了所有之事,这与从刘放口中得到的口供相差不大,妇人因为贪恋曲风的威武,刘放心存侥幸,竟然都没有说出给潘岳下药一事,而当事人潘岳也因为曲风的手段隐秘而没发现,反而觉得曲风这人除了好色之外,无一不是他们最中意的人选,所以酒越喝越多,曲风也就越来越放肆,早就有心里准备的潘家男丁都做好了为环保做贡献的准备。

    果然,两瓶伏特加下肚之后,曲风便醉眼惺忪地跑到女席去了,挨个敬酒,敬酒途中咸猪手毫无顾忌地大肆抚摸,吃尽了豆腐,最后在柳黛儿和潘连才的续弦搀扶下来到了客房。

    潘连才一过花甲之年,却娶了个过气的电影明星,名叫李怡,正值虎狼之年,而潘连才又不能满足她,心中幽怨无比,今天听到吩咐便已欣喜,觉得以自己的美貌定能有机会浇灌一下干涸的枯井,颇有饥不择食的心态,但曲风到来后,更是见猎心喜,在曲风敬酒时,竟然主动言语挑逗曲风,在被大吃豆腐之下,不以为怒,反而为喜,人醉心不醉的曲风便趁机让其和柳黛儿送自己回房,而这两个女人正是潘家最重要的两个,曲风之心不言自喻。

    “终于到家了!”曲风故作醉态,一头栽倒在床上,大声喊道:“宝贝,帮我脱衣服!”

    柳黛儿和李怡面面相觑,柳黛儿娇羞道:“伯母,我。。。”

    “我来吧。”李怡此时早已春风荡漾,一脸媚相,推着柳黛儿出了房间,自己走到床前慢慢帮曲风的裤子褪掉了,谁知,因为脸挨得特别近,早已有了反应的曲风小腹下撑起了一片天,李怡不由舔了舔嘴唇,贴着小腹将曲风的内裤脱了下来,虬龙瞬间弹了出来,打在了李怡的鼻尖,顺势下滑,在李怡的两片红唇中间卡住了。

    哪怕李怡被无数男人睡过,或者睡过无数男人,也没见过如此巨物,不禁轻呼呻吟,小嘴一张,虬龙便顺势钻进了她的口中。

    心中惊喜一片,本来还有着一丝羞耻之心的她此时完全放开了,加上之前有着潘连才的吩咐和叮嘱,她乐得享受一番,吞吃允舔,雄壮虬龙的每个部位都被她细细舔了一遍,正欲脱掉自己的衣衫享用,却不料曲风一把抱住了她,按倒在身下,将她上衣撕掉,一双丰满便落入了魔掌之中,还未反应过来,未穿内裤的y洞便被虬龙顶着黑丝塞满了!

    发出一声出自内心的欢叫,李怡悄悄双手用力,撕开了丝袜,没有了隔膜,充分享受着那根巨物,李怡忘我地陷入了**之中,lang叫连连,一浪高过一浪!

    “好爽~~小男人,好壮,加油!”李怡忘情的欢叫,却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半小时后,她便丢盔卸甲,求饶连连,却骇然发现,曲风非但没有一泻千里之势,反而变得更加猛烈和急促,惊叫声传出了房外。

    柳黛儿此时正和几名俏丽少妇立在门外,潘岳将从柳黛儿处得来的消息告诉了潘连才,所以这有了这几人在场的情形,像潘家这种门第,是不敢让这种事传出去的,一旦传出,他潘家也就丢人丢到家了,但为了拉拢曲风,套牢曲风,潘家也不可能出去找不信任的女人,于是,潘家的女人齐齐上阵!

    柳黛儿听着房间内的声音,便知道李怡经受不住了,急忙对身后一人说道:“大嫂,你先进去吧,记住啊,酒后的曲风太厉害,你不要只顾着享受,受不了就早点说。”

    少妇娇羞地点了点头,推开了房门,宽衣解带躺在了床上,看着那进出玉门的虬龙,少妇先是大吃一惊,紧接着便喜笑颜开,拉着曲风压在了自己身上。

    曲风心中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心中骂道:“好你个潘家,真把我曲风当成了色中饿鬼饥不择食之辈了,妈个比的,既然你们想让我给你们戴绿帽子,那我就满足你们这个心愿。”

    虬龙到达少妇玉门之处,便感到了一股春水,当下也不说话,挺腰便刺了进去,少妇早已生育过,密道有些宽敞,尽管如此,还是被虬龙塞满了,当即发出了一声欢呼,闭着眼睛便开始哼哼唧唧享受了。

    曲风进去之后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潘家竟然还能有福气找到这种品级的女人,这是章鱼壶型的女人,是包容旺夫之状,潘家如果安分守己,不出二十年便能富贵到极致,可惜啊,人行不端,哪怕家里有神仙也免不了家道中落,我乐得享受一番!”

    这种器具比不上林薇和林盈,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对曲风的佛魔真气有着不小的好处,原因无他,欢喜禅诀主要的作用便是平衡曲风体内的佛魔真气,佛魔真气一旦修炼而出便是先天高手,先天九品,一品一重天,长期的修炼让曲风有着深厚的积累,可以说已经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只要欢喜禅诀提升,佛魔真气自然而然地也会水涨船高,既然欢喜禅诀有了突破,那曲风根本不用客气了,没有了对自己女人的温柔,面对潘家的女人,曲风当然是一味索取了!

    妇人不懂修炼一途,只知道欢实中的享受,泄身一次接着一次,从未如此开心过的她早已将柳黛儿的嘱咐抛到爪哇国去了,李怡却惊恐地穿好衣服迅速退了出去,如果不是少妇来接替自己,自己非被干死不可!

    少妇坚持了一个小时,欢叫声变成了惨叫声,秘道也变得干燥,*也不如以前畅快,柳黛儿眉头一皱,只好再让一人进去了,都是潘家二代子弟的女人,姿色没得说,但和柳黛儿的身份一比就不算什么了,对柳黛儿的安排也不敢有所微词,羞愤进入了房中。

    刚才还骂自己的大嫂不知廉耻的她,看到曲风的雄风后也懵了,一幅活春宫,加上曲风的威武,使她快速的爬到了床上,甚至衣服都没脱,嗲声叫着好哥哥,便引着曲风压在了自己身上。。。

    三个,四个,五个,房外的美女少妇挨个走了进去,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出来,脸上尽是满足之后的愉悦之色,尽管被弄得身体不适,但舒爽的感觉却让她们在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幽哥哥好过分,忘了黛儿了吗?”柳黛儿媚眼如丝,斜倚在墙壁上,双腿紧紧加紧,忍受着春水打湿内裤的不适,“已经是第六个了,到时你还有力气搞我吗?”

    柳黛儿想的多,曲风想的更多,既然潘家如此大度,他乐得给潘家所有人戴上绿帽子,柳黛儿早已被他弄上了床,根本不急着弄她了,直到第七个进去,曲风听着房外没了动静,这才加紧运动,让最后一人为自己kou爆后躺倒在床上。

    回味着*的余韵,最后一人没有离开,*着自己的嘴唇,意犹未尽,想起之前自己公公的吩咐,少妇又开始了行动!

    潘家的心计不可谓不深,曲风擅长久战,这一点他们早就从柳黛儿口中得知了,所以安排的这些女人之中有两三个是处在排卵期的,潘家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其中一个女人怀上曲风的种,从而达到彻底套牢曲风的目的,一个柳黛儿根本不足以引起曲风的重视,如果柳黛儿不是冒充而是真的柳婉婉的话,一个就足够了,而现在,柳黛儿的分量根本不够!

    曲风感觉着少妇的行为,心中一动,旋即冷笑出声,“潘连才潘连才,你真是只老狐狸啊,可你算错了啊,我欢喜禅诀未到第六重之前根本不能让女人怀孕的,你乐得拿你家的女人孝敬我,我就遂了你的愿!”

    曲风虽然这么想,可还是低估了这名少妇的能力,这名少妇是参加过华夏电视选秀的一名歌手,曾在落破时跑到东瀛做过女优,女优的技术早已学会,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被安排在最后,各种未曾体验过的花样让曲风欲罢不能,到了最后,干脆完全放开了,任由少妇服侍,自己假装酒醉不醒,一个小时后,少妇成功地让曲风排在了自己体内,这才喜笑颜开地揉着自己早已失去知觉的嘴巴离开了房间。

    看到人都走了,柳黛儿这才皱眉离开了,她从最后一人的动作和叫声中并没有听出任何不支的迹象,反而是曲风发出了两声嘶吼,想着潘连才的吩咐,柳黛儿颇为留恋地看了房间一眼,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对她来说她很想能怀上曲风的孩子,因为十年来,她已经无形中把自己当成了柳婉婉,熟知曲风儿时的一切,心中也被柳婉婉影响,爱上了曲风,尽管自己有着家族的联姻使命,但潘家的做法让她有了一种了却遗憾的想法,只是这次她注定要失望了。

    “哈哈,潘家,着实不错,首都的雾霾严重,你们全家为环保做出了杰出贡献,改天我一定让环保局给你们颁发环保卫士的奖状!”曲风心中失笑出声,想着晚间还有好戏开锣,驰聘了一下午的他便安然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