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九路军糊弄华民党(二更)

    曲风和萧雨一直呆了三天,足不出户,三天来,曲风探索着十大名器中最为神秘的名器,得到的好处也是多多,尽管萧雨因为小时候的手术使得体内的精气流失大半,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名器对欢喜禅诀的好处,唯一的遗憾就是萧雨得到的好处不多。

    欢喜禅诀如果说能带给戴柔三分好处,那么萧雨最多是一分,戴柔得到好处能保持容颜不衰,但萧雨却不能,也许再过三四年吸收了足够的好处后才能做到这一点,或者曲风不断地得到名器,将欢喜禅诀提高到六重,但名器岂是这么好找的。

    柳黛儿的是名器,四面漩涡,魏然是飞龙穴,苏烟是一枝独秀,戴柔是六面埋伏,而其他的却无从得知,但柳黛儿根本没有给曲风任何好处,也就是说,柳黛儿的名器精气早被人破坏掉了,所以说在东海时的柳黛儿是有目的的接近曲风的。

    萧雨带给曲风的好处更大,没交合一次,曲风的实力便有一丝提高,对于这一点,曲风比谁都清楚,只要假以时日,自己就算找不到其他名器,也能在萧雨和戴柔的配合下突破到欢喜禅诀的第三重清心境!

    三天来,囡囡也没回来,林盈曾经送回来一次,但是一到楼下便看到了曲风的车,然后便神情怪异地回去了,每天来看一次,见曲风的车子未动地方,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历经风波,两人终于在一起了尽管萧雨比曲风大着四岁,但林盈却觉得两人很般配,如果她知道萧雨在给曲风时还是处子之身还不知道怎么惊讶呢。

    “你可真够神奇的,竟然能在里面呆一夜,你也不怕泡的水肿了。”萧雨吞吐着面目狰狞的虬龙,“他可真丑,比起你的长相,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脸先着地的。”

    “越丑你们才越喜欢!”曲风大笑着,萧雨的身体一经开发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每一次都有着不同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

    “风。”萧雨学着戴柔叫着曲风,“我不想回别墅去,我想一个人呆在这里,你每次来只有我独自享受你,行吗?”

    “随便你,我发现你很厉害,竟然能承受住我的冲击,十重天宫果然非同寻常,只是等我的欢喜禅诀突破到第三重后,你就得回去了,否则你根本无法承受。”

    “嗯。”萧雨将虬龙塞进体内,想起三天前的事情,又开始生气了,“你这混球,当时没水你怎么进去的?”

    “你怎么知道没水?”曲风在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坏笑道:“一架起你的腿便已经流出来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你是不是要走了?”感受着曲风动作,萧雨问道。

    “嗯,哈勃他们做的软件应该差不多了,我得向潘家交差去,他们给三亿,我又从季林那里得到了十亿,我得一边拿着好处一边看戏,否则他们花钱请我看戏我不现身岂不是很不给他们面子吗?”

    “唉~~这些豪门,一出手就是几亿,钱真的不是钱了。”萧雨叹了一声,起伏地更加急切了,“风,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

    “我啊~~”曲风拉长了声音,突然一个翻身,将萧雨压在了身下,一边冲刺一边说道:“我是混蛋色狼加流氓!”

    “你。。。我咬死你!”萧雨勾住曲风的腰往前一勾,曲风便压在了身上,两嘴合在一起便再也不分开了。

    萧雨无力趴在床上,看着穿衣的曲风问道:“你不回别墅了?”

    “先不回去了,我的去做九路军糊弄华民党的事情去!”曲风嘿嘿一笑,“再说了,我这个色狼不出去找食吃你们肯定会惊诧的。”

    “去吧,去吧,多找几个回来。”萧雨啐道:“最好把你榨干!”

    “呵呵。”曲风伸手摸了摸萧雨的小脸说道:“我必须得色,不色的话就找不到名器,不找到名器你们终究会红颜老去,到时和我站一起知道的说我是你男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儿子、孙子辈的呢。”

    “行啊,那你喊个娘或者奶奶吧。”萧雨娇笑道。

    “我艹!”曲风脑门一黑,翻过萧雨,大嘴便堵在了桃源上,萧雨娇呼一声,伸手褪下穿好的裤子,再次将虬龙*,直到自己小嘴里灌满鲜奶,这才咽下求饶!

    曲风离开后,戴柔和林盈便出现在房间内,看着一丝不挂无力起身的萧雨,戴柔啐道:“活该,早该治治你的,风去干什么了?”

    “他说去做九路军糊弄华民党的事情了。”萧雨幸福一笑,不以为意,反手从枕头下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了林盈,“这是风让我给你的,说里面有十亿现钞,让你抽空转走,你现在是他的大管家了。”

    “怎么这么多钱?”林盈惊呼道:“他哪里来的啊?”

    “我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为人,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别人不给他他都想占便宜,别说自动送上门的钱了。”萧雨没好气地答道。

    “也是,前对他来说只是个数字,也许他喜欢这种占便宜的感觉吧。”林盈拿着那张银行卡略有所思,“财色他都感兴趣,不赚钱怎么色呢?”

    “阿嚏~”正在和刘放喝茶聊天的曲风打了个喷嚏,开口骂道:“艹,不知道哪个妞又想我了?”

    刘放闻言哈哈一笑,“怎么,那娘三还没让你尽兴啊?”

    “老哥说笑了,那娘三怎么能比得上嫂子呢?还是老哥有艳福啊。”曲风软刀子杀人,刘放哪里疼往哪里戳,意思很明显,我想玩你老婆了,说句话吧!

    刘放哈哈大笑,开口说道:“老弟不知道啊,你嫂子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我也两三天没碰她了。”

    “哈哈~”曲风朗声大笑,突然正色说道:“老哥,还有两天就是季林答应的日期,但是它让人传话给我,愿意加五亿让我帮季家搞掉潘家,要不咱俩联手将潘家二公子。。。”说着说了一个杀的手势,“那可是多了八亿啊。”

    “什么?!”刘放吃了一惊。

    “干完这一票,咱兄弟俩就可以金盆洗手了,躲到南美去吃香的喝辣的,有我这身手,咱哥俩在南美还不得称王称霸啊?到时什么样的美女不是予取予求啊。”说到这里,曲风的眼神又瞟向了在大厅中的少女,一副饥色之状。

    “兄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刘放皱眉问道。

    “老哥心里和明镜似的,何必多此一问!”曲风和刘放玩起了太极推手,“我是杀手,我什么活都敢接的。”

    “老弟,如果我帮你传了这话,估计先死的就是老哥我了!”刘放苦着脸说道:“毕竟在潘家看来,你是我的人,他们是不会让我好过的。”

    “老哥,你真是被潘家吓坏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去过豪门大少的聚会上闹了一场吗?现在首都有头有脸的豪门大少都认识我了,我之所以出名也是因为潘家二公子的介绍,他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根本不会怀疑到你头上,反而会让你尽量说服我的。”曲风笑道:“我不露面,潘家敢拿你怎么样?除非他们想让潘岳死!”

    “也对!”刘放重重地一拍大腿,“这事我做了,多出来的钱咱俩三七分,你七我三!”

    “老哥真是见外了,老规矩,二一添作五!”曲风很大方的说道,心中却是冷笑不已,拿得越多死得越快,你不死齐四怎么上位?

    “老弟,我还真得感谢你在我的场子闹了一场啊。”刘放双眼冒着精光,哈哈大笑道:“哥哥只用了五百万就得到了几个亿,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

    曲风笑了笑没说话,再次瞟向了大厅中的少女,刘放会意,这才说道:“去包间里喝一杯吧,让你嫂子陪你一醉方休,老哥不胜酒力,你嫂子才算得上是酒中女汉子。”说完之后便带着曲风上楼去了。

    再一次舒爽的kou爆,曲风不得不承认,妇人的技术绝对算得上一流,纪云未曾做过的事情,曲风在妇人身上全都享受遍了,为了给刘放留下贪财好色的形象,曲风一次次的和夫人*,让刘放产生了一种错觉,曲风之所以如此是舍不得自己的老婆,所以才会给自己这么大的好处,自以为得到了控制曲风的窍门,却不知曲风一开始就在糊弄他,相比家中的美人,妇人逊色了何止一筹!

    好戏继续上演,两天的时间里,曲风和夫人几乎就没离开过房间,直到曲风说出去拿东西,妇人才怒意盈然地跑进了刘放的房间,破口大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我被他那么折磨你也不当回事?我到底是不是你老婆?”

    “难道你不舒服吗?我看你和那小子在一起时叫的很欢实啊。”刘放的办公桌下匍匐着一名俊俏的少年,正在卖力的允吸着,刘放时不时会发出舒爽的吼叫声。

    “变态,你真够恶心的,竟然让男人为你做这事!”妇人尖声怒吼,“跟了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等我有了足够的钱我便会离开华夏,给你留下两亿,到时你想嫁人也好,养小白脸也好,都足够了。”刘放恼怒道:“不要不识抬举,否则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你太小看这个曲风了,你真的以为他的钱那么好拿吗?”妇人指着刘放骂道:“你拿得越多死得越快,到时老娘一样一分钱也得不到!”

    刘放闻言身体一阵颤抖,桌下的俊男竟然舒爽的叫了出来,一分钟之后,这才扭捏着钻了出来,看着妇人尖声细语地嗲声说道:“你好讨厌啊,这时候来打扰我们的雅兴!”

    妇人感到一阵恶寒,啐了一口,哆嗦着娇躯疾步跑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