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亲生的女儿?(一更求推荐收藏)

    潘岳一直在盯着二人,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厚,曲古看着这一幕,苦笑着对曲秦和曲楚说道:“这潘岳太张扬了,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和柳家联盟,还让我们在必要的场合力挺一下这个潘岳,比起,曲风和季林,这潘岳太不上台面了。”

    曲楚接口说道:“大哥,大伯也是没办法,我们家除了二哥和五叔外,我们几个更上不了台面,要不是有爷爷镇着,我们曲家估计在八大家族里只能垫底,小弟至今未找到任何消息,五叔根本不可能回首都的。”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二十多年,真苦了五叔和五婶了,要是这曲风是我们的小弟多好。”曲秦叹道:“他的眼镜像极了五婶!”

    “二弟,你也觉得这个曲风和五婶很像?”曲古怪异地问道。

    “嗯。”曲秦点了点头说道:“可是小弟是在云海省丢失的,而曲风是昆仑派的,两者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是不可能的,也许只是像罢了。”说到这里,曲秦苦笑着摇了摇头。

    三兄弟谈论之际,曲风和季林已经完成了交谈,曲风朝着邹小胖使了个眼色,邹小胖便先离去了,曲风和季林走出了会所,也没和任何人告别,以曲风昆仑派弟子的身份,自然不用低三下四地和别人寒暄,而潘岳脸上的笑意更甚。

    “这是五亿!”季林坐在自己的车上,交给了曲风一张银行卡,“其余的我会打在这张卡上!”说着从自己豪跑的驾驶座下扣出了一个芯片,“这就是那个芯片,我已经复制过了,本来准备以此博得萧雨的好感,娶她过门当挡箭牌的,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

    “你让我觉得恶心!”曲风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接过芯片打开车门下车了,鄙夷地看了季林一眼,转身离开了,季林脸上却没有一丝恼怒之色,反而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摸了摸蕾丝内裤,快速发动了车子朝家里驶去。

    曲风拿着芯片和那张银行卡直接回到了碧香苑小区,敲开了房门,萧雨穿着一件透明睡裙,看到曲风来到也没避讳,一言不发地坐到了沙发之上。

    “这是你那个芯片,我是从季林手中拿来的,不过他已经将里面的程序窃取复制了,这和我没关系,我的嫌疑也被洗刷了,从此咱俩两清!”曲风肃声说完,将芯片放在了桌上,站起身来便欲离开。

    “为什么?”萧雨看着茶几上的芯片淡淡出声问道。

    “何意?”

    “为什么帮我拿回来?”萧雨的语气平淡至极,“这是我给他的,应该由我自己拿回来!”

    “我拿回来只是证明我的清白,既然你这么说,我再给季大公子送回去便是!”曲风淡淡一笑,回身去拿芯片,不料自己的大手却被萧雨抓住了。

    “对不起!”萧雨突然泪如雨下,看着曲风泣声说道:“我不是有意的,因为我不相信任何人,把芯片给季林也是因为他是豪门大少,能保护芯片。”

    “我知道,这是你的东西愿意给谁就给谁,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而已。”曲风淡淡抽回了自己的大手。

    “在你心中,是不是我的人品太坏太坏?”萧雨啜泣着问道。

    “说这些没任何意义。”曲风淡淡答了一句,便开门离开了,只是芯片他没有拿走,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萧雨伏在沙发上失声痛哭!

    回到别墅,一夜风流,三女尽兴而睡,到了一点,曲风为林薇施针后再次离开了别墅,在路过萧雨所居住的楼下时,不期然向上看了一眼,下一刻便亡魂大冒!

    来不及多想,也不顾是否有人看到,身形猛地向上跃去,抓住三楼的窗户边缘,双手一使劲再次拔高了一层,一分钟不到,便来到了八层,一伸手,堪堪将正欲跳下的萧雨抓住了!

    “疯婆子,你想干什么?”曲风怒吼着,抱着萧雨扔到了沙发上。

    “你管我,我不用你管!”萧雨疯了似的捶打着曲风的身体,粉拳如雨落在了曲风身上,许久之后,好像是打累了,这才伏在沙发上再次痛哭出声。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死了囡囡怎么办?”曲风怒吼道。

    “囡囡也不认我了,她也觉得我不是好人。”萧雨悲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护着你?就连我的女儿也护着你?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你闹够没有?”曲风怕深夜吵醒邻居,抱着萧雨来到了卧室,将其扔在床上,怒斥道:“你为什么不想想原因,而是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囡囡总有一天会长大,你要她大了如何看待你?”

    “你说我该怎么办?”萧雨蒙被大哭,纤细的双腿露在外面,蜷缩着身体,丝毫没想到自己的*早已暴露在曲风眼前。

    “吗的,妖精,知道老子是色狼还敢诱惑我!”曲风恨声骂了一句。

    “你说谁?”萧雨在被中听到曲风的话后,止住了哭声,露出头怒吼问道。

    “谁勾引我我就说谁!”曲风毫不示弱地盯着萧雨答道。

    “我就勾引你了,怎么了?你敢上我吗?你敢吗?”萧雨变得竭斯底里,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吼着,一边尖吼用小脚踹着曲风,“色狼,流氓,你摸了我,亲了我,还说我勾引你,不要脸!”

    “吗的,老子有什么不敢的!”曲风也被骂急了,一下子褪掉了自己的运动裤,将自己扒光,一把掀掉了萧雨身上的被子,“嗤啦”一声,萧雨身上的睡衣便离体而去,用力抓住了一双玉峰,将萧雨一对修长的大腿抗在了肩上,虬龙怒立,觅洞而入!

    “啊~~”萧雨痛叫一声,眉头紧紧皱起,两眼使劲往上翻着,下一刻,头一歪,竟然晕了!

    曲风一愣,以为自己用强的原因,致使萧雨里面干燥,便欲拔出,却不料低头一看,便看到了几滴鲜血滴在了床单之上,吓得他急忙检查了一遍,发现萧雨并无异状,这才纳闷道:“奇怪啊,没破裂啊,这血哪里来的呢?”

    “你这混蛋王八蛋,我是第一次,你就算强我也得有水才进吧?”萧雨状若疯虎,不顾破瓜之痛,叫骂着便一口咬在了曲风的大腿上。

    “什么?”曲风愣住了,旋即骂道:“疯婆子,你孩子都四岁了,还说自己是处女,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一边说着一边掰开了萧雨的脑袋。

    “老娘挨了两刀不行?”萧雨喝骂着,一直自己小腹上那道浅浅的刀痕,“难道你不知道试管婴儿吗?”

    “我靠,真他吗的疯了,什么怪事都能发生,还都他吗的让我碰上!”曲风一个头两个大了。

    “我们结婚时他就查出病来了,我本想为他生孩子,可他没动我!”萧雨泣声说着,“囡囡不是我亲生的,是他前妻的,他前妻死于车祸,我和他结婚时囡囡才三个月,我对外宣称自己是未婚先孕!”

    “那这疤是怎么回事?”

    “你咬得!”萧雨恨声骂了一句,“你就是条疯狗!”

    “我艹!”曲风低声骂了一句,看着犹自梨花带雨的萧雨,不禁心肠一软,再次压到了玉人身上,大嘴开始亲吻,“我说上次摸你时为什么那么多水呢,原来不是深闺久旷,而是未经人事。”

    萧雨被曲风吻得慢慢有了反应,呼吸也越来越重,顾不上还嘴了,小嘴急色地寻找着那张大嘴,双手搬着曲风的脑袋到了嘴边,美眸一闭,便自动印了上去,香舌在曲风的大嘴中搅动着,贪婪地允吸着。

    慢慢松开了一只玉手,伸到了腹下,抓住了那根虬龙,慢慢引向了桃源之地,小嘴不断地发出嗬嗬之声,通道内早已春水泛滥,没有任何的阻碍,曲风便顺利地顶在了*之处,十重天宫的秘境让曲风舒爽地嘶吼了一声,下一刻,便变得更加疯狂。

    虬龙在名器中足足胀大了一圈,欢喜禅诀也不由自动运行,进出之际,其中的奥妙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体会到人生快乐之本的萧雨欢叫成曲,在曲风耳边演奏着,感受着那越来越粗壮的虬龙,她被杀的溃不成军!

    萧雨被搞得脱力而睡,而曲风还在继续,仔细感知着秘境的神奇,虬龙在内中不断地探索,突然,虬龙急速跳动,热浪将萧雨烫醒,享受着那股余韵,扭头看了看发白的窗外,萧雨这才啐骂道:“混蛋,你竟然干了我一晚上!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三个人用了!”

    曲风咧嘴一笑,待虬龙疲软自动滑出来之后,这才躺倒在萧雨身旁,感受着提升到二重中段的欢喜禅息,伸手抱住了萧雨,“我还想要怎么办?”

    “你。。。”萧雨无语了,扭了曲风一把,“回家找你那些女人去!”

    “我不,我就要你!”曲风迷恋地在萧雨粉背上亲了一口,嬉笑道:“没想到沾了这么大的便宜,不但得了个处女,还搭上了一个小的,哈哈~~”

    “死相!”萧雨啐了一口,竟然没有感到下边的疼痛,以为是弄得太久的原因,便没有矫情,低头*了那根给她无限快乐的东西,贪婪地吞吃着,在她看来,戴柔三人都是这么服侍曲风的,否则曲风也不会那么迷恋她们!

    “宝贝,你身上的疤痕怎么回事啊?”享受着萧雨的小嘴,曲风出声问道。

    “小时候做过手术,先天性输卵管堵塞。”萧雨轻声说道:“我嫁给他囡囡占了一部分原因,因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生育!”

    “洗洗吧,我也想吃你的。”曲风柔声说道。

    “你自己的东西你还嫌脏?”萧雨没好气地就挪着翘臀往曲风大嘴上靠,骇的曲风立马坐起,抱着萧雨冲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