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人过留名(三更,求收藏推荐)

    喧闹的音乐停了下来,邹小胖也因这个变故从痛苦中清醒了过来,看着已然来到的刑利和陈少雄,再看看刑利和曲风若即若离的站位,便明白了其中的隐情,也不和刑利打招呼,站起来走到了曲风身前,开口说道:“老大,我看到一件稀奇事,一个大男人穿着女式内裤,不知道是他老婆的还是情人的。”

    他这一开口,顿时让陈少雄和刑利知道曲风让自己二人带他来肯定是有目的的,为了不破坏曲风的计划,陈少雄当即放弃了自己的复仇打算,看着曲楚说道:“我们的帐以后再算,我先解决我陈家之事!”

    陈少雄说到这里,转身冲着陈少杰厉声喝道:“少杰,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给这位曲兄弟道歉认错!”

    陈少杰脸色一白,对于陈少雄的命令不敢违抗,悻悻走到曲风面前便要开口,却不料曲风摆手说道:“算了,都是一些俗套之事,感情之事不可强求,希望你能明白,我们还是听我的兄弟说说这稀奇事吧。”

    说完之后,曲风故意问道:“小胖,你说谁穿着女人内裤啊?这里可都是豪门大少,如果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啊?你敢乱说小心人家报复你!”

    “我。。。”邹小胖佯装害怕不敢说了。

    赵家四凶和离家三杰见状,互视了一眼,这正是和天狼攀上关系的机会,于是,离天杰抢在正在想措辞的陈少雄和刑利前面说道:“这位兄弟不凡说出来让大家乐呵乐呵,我们这种聚会这些年来毫无新意,你说出来正好为这场聚会增加点乐趣,如果日后有人敢找你麻烦,我们离家三人和赵家兄弟一定为你出头,他敢伤你一根头发我们便断其一肢如何?”

    本来脸上怒意闪现的季林闻言脸色立马变得惨白,躲闪着向人多的地方走去,虽然季家有着范阳两家的支持,但一旦触怒了离赵两家,范阳两家肯定弃季家如同敝履,更何况自己这种行为本就令人不齿,而且自己和妹妹**之事早就传开了,虽然只是传闻,但无风不起浪,哪怕自己一直拿着萧雨做挡箭牌也没起到任何作用,倒是无意中得知了软件程序之事,这才花言巧语骗到手中。

    现在一听小胖子将矛头对准了自己,本来要报复发泄的心,被离天杰这几句话一吓,顿时吓得漏跳了一拍。

    邹小胖人精得都成鬼了,听到离天杰的话后,顿时大声叫道:“好!”说着立马指向了正往人后躲的季林叫道:“就是他,他穿了一件女式的蕾丝花裤衩!”

    季林见小胖子指向了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的妹妹每次和自己上床后都会把沾有春水的内裤留给他,这对兄妹可谓是无耻之极,不以为耻,反而以此为乐,而季林也是,如此场合还敢穿着这种内裤来,足见其心理扭曲到什么程度了。

    “你放屁!”季林怒吼一声,气急败坏地怒骂出声。

    “我说的是真是假你脱下裤子来让大家看看便知,如果我说错了我便自承是放屁,但是你敢让大家验证一下吗?”邹小胖嘿嘿一笑,“我不知道你是哪家豪门的公子,但你这种行为连我这个平头老百姓都看不惯,只能说出来了,也许这里还有人和你有着一样的爱好呢。”

    说完之后,便故意朝四周之人看去,女的见状纷纷尖声骂着转过了神,男的则是怒气冲冲,哪个男人恐怕也接受不了这种事情,那些未待女人前来之人不禁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暗自庆幸不已,可他们哪里知道,看出季林底细的是曲风,晚上他只能看穿男人的,女人的就算是他想看也看不到。

    “季公子,这没什么的。”离天杰故意说道:“男人喜欢女人天经地义,有的男人喜欢收集自己心爱女人的丝袜、内裤和内衣都是情趣,你就算穿着女人的内裤也只是情趣深一些,口味重一点罢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大家不要听他胡说!”季林气急败坏地叫道:“我是个大男人,岂会有这种阴柔变态之好!”

    “切~~谁不知道你季大公子变态扭曲啊,难道你敢说你身上穿的内裤不是你妹妹的吗?”就在这时,似曾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曲风耳中。

    曲风心中一乐,戏谑地看向了声音传来之处,随着声音,从一角站起来一人,冲着曲风微笑点了点头,丝毫不顾季林的难堪之色,走到了曲风身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笑道:“曲兄,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是啊,还真是巧!”曲风亦是笑道:“不知黛儿小姐可好?”说着还舔了舔嘴唇。

    和曲风搭讪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潘岳,曲风最后的那个动作挑衅意味十足:我上了你的女人,现在你还是得和我套近乎!

    “多谢挂念!”潘岳脸色微微一变,嘴上却笑道:“还得多谢曲兄在东海时的贴身保护,否则黛儿就危险了。”说到这里,潘岳大声介绍道:“这位曲兄是昆仑掌教的关门弟子,地位尊崇,曾因过失和天狼在一起呆过,是年青一代唯一能和天狼分庭抗礼之人!”

    “你麻痹,傻比玩意,到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赵云郎不屑骂了一句,他们知道曲风便是天狼,可潘岳不知道啊。

    此时的潘岳心中正暗暗得意呢,他早就从刘放那里得到了消息,知道了曲风这个人,只是碍于面子不肯下交,刚才见曲风和刑家陈家攀上了关系,见有机可乘,便不顾曲风的挑衅,站出来拉拢曲风了。

    潘家和柳家的关系远非季家和范阳两家的关系可比,范阳两家是因为季家的胁迫才不得不支持,而潘家和柳家是利益相关,盘根错节的,如今更是发展到了联姻关系,这种同盟是很牢固的,可以说,潘柳两家现在就是穿一条裤子!

    潘岳的话一出,季林更是如丧考妣,不到五分钟,有了离赵两家护身符的小胖子又有了能和天狼相媲美之人的保护,天狼的名号他是知道的,天狼的嚣张和嫉恶如仇的脾性他也听说过,哪怕是现在潘岳当众揭穿了自己兄妹的关系,他也是敢怒不敢言,连辩驳之言都不敢说了。

    曲风心中当然明白潘岳如此做的意思,当下也乐了,“这潘岳真是好人啊,我正愁着没法和少雄和刑利光明正大的见面呢,你一露面便给我创造了这么一个机会,好人啊,亲人啊~看在你这么识趣的份上,你那个柳黛儿我可得好好爱护几次!”

    幸亏他没说出来,否则潘岳非气吐血不可,夺妻之恨对于潘岳这种豪门大少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偏偏有苦说不出。

    陈少雄和刑利闻言之后立即走向曲风,伸手说道:“原来兄弟是昆仑掌教的爱徒,真是失敬失敬啊,你的身份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只有仰视的份啊。”

    曲风和两人握了握手,嘴角噙着一丝坏笑,两人心中一突,急忙握完手后便远远躲开了,离家三杰和赵家四凶也上前握手寒暄,“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啊,能败在你的手上我们是虽败犹荣啊。”

    曲风一脸深意地看了看七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那神态还是说出了一个字,这个字就是:坏!这种神态让七人恨不能咬死曲风。

    七人之所以恨,是因为离赵两家家法规定,不得擅自向普通人出手,天狼的身份实际上就是华夏政权的禁军首领,七省的特种部队、包括那些特殊兵种,诸如导弹部队、龙组等神秘部门也隶属其麾下,龙盾局人家压根就没看上,而正因为如此,天狼是军政大佬心中的头号爱将,大的军政方略天狼不参与,也不会管,但是一些特殊事情,在人员调动和只配方面,没有天狼的点头谁也办不了!

    而入狱前的天狼是离赵两家的常客,对两家的家法知道的比这两家的底细子弟还清楚,但因为他一旦外出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除了一号和二号两个大佬外,谁也不知道天狼的真面目,而能镇得住天狼之人,也只有这两个人和他的大师兄了,也是魏然口中的那三个人。

    七人从曲风的武器上认出了曲风,也明白曲风的暗示,这才配合曲风,却不料曲风还是发坏了,这怎能让他们不急?那可是禁足三年啊!如今的花花世界,让他们禁足三年还不如杀了他们好受呢。

    曲风可不管七人怎么想,再次看向了季林,笑着说道:“季大公子,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其实你的内裤是什么颜色和款式我和我的兄弟都知道,而且上面有什么我们也知道。。。”

    “能否和你私下聊聊,对于昆仑山我是很好奇的。”季林逐渐稳住了心神,因为刚才邹小胖的发难太突然了,此时稳下心神,便想到了解决之道,闻听曲风再次提到此事,焉有不明白曲风的言下之意,遂开口说道。

    “没问题!”曲风笑了笑,在季林带领下走到了大厅一角。

    “你到底想要什么?”季林寒生问道。

    “你明白的,不是你的东西你拿在手里就不怕掉了脑袋吗?”曲风端着酒杯抿了一口。

    “你认识萧雨?”季林低吼问道。

    “不认识!”曲风淡淡答道:“我不管什么萧雨大雨,我只是受人所托来拿而已,我可以告诉你实话,消息是潘家放出来的,而让我来拿软件的也是潘家,他们开价三个亿!”

    “什么?”季林愣住了,“你会为了三亿出手?”

    “呵呵,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我只是昆仑派子弟,不是掌教,所以我也很缺钱啊,只要你出的价比潘家高,我可以帮你蒙混过关,不过软件程序原件必须给我!”

    “为什么?”

    “昆仑乃是万祖之山,我昆仑派当然不能让你季家拿着大肆洗钱破坏华夏的金融秩序,所以必须有反制措施,一旦你们危害华夏的利益,只能采取措施反制你们。”曲风淡淡说道。

    “你不会交给潘家?”

    “当然不会,但前提是你出的价比潘家高,还得给我原件,否则,呵呵,后果你知道的,身败名裂是小事,我可以保证你季大公子花不了你因此赚来的一分钱!”

    “你敢杀我?”季林惊骇问道。

    “杀你如杀鸡!”

    “好~我给你十亿,但你必须帮我扳倒潘家,事成之后,潘家一半的财产归你!”季林比潘岳还要阴狠十倍!

    “你不怕柳家的报复?”曲风笑着问道。

    “我季家有范阳两家支持,就算不如柳家势大,但也能让柳家不敢轻易对付我们季家。”季林眼神精光闪现,有一句话他没说出口,那就是聘请曲风加入季家,以曲风和天狼分庭抗礼的实力,季家一定能成为八大家族之后的第九大家族,假以时日,必会力压八大家族成为首都最显赫的家族,这就是季林的野心,在遇到曲风后,野心变得更加炽热。

    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曲风借着这次豪门大少的聚会,华丽地换了一个身份,再次出现在这些豪门大少的视线中,只是相比以前,他这次出现多了一分城府,多了一分沉稳,也多了一分心计!

    求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