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糊弄交差(二更求推荐收藏)

    曲风离开酒吧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当他驾车到了小区门口时,却发现萧雨正站在门口,看到他的车子过来便拦住了去路。

    “什么事?”曲风熄灭了车灯,让萧雨上了车,“囡囡呢?”

    “自己在家呢!”萧雨轻声说道。

    “你怎么把她自己留在家里了。”曲风呵斥道。

    “她听我说来找你,自己乖乖睡觉了。”萧雨苦笑了一下,“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哄得她。”说到这里,将脸扭到了一边,不让曲风看到自己留下的泪水。

    “找我什么事?”曲风微微皱了皱眉。

    “能和你好好谈谈吗?”萧雨轻声问道。

    “好吧。”曲风发动了车子,将车停在了楼下,和萧雨一起回到了家中,谁知囡囡根本没睡,听到开门声便跑了出来,哭着扑进了曲风怀中,在曲风怀中没五分钟便睡着了。

    “我和季林没什么关系的,他追求是真的,但我没答应,因为囡囡不喜欢他。”萧雨看着搂着囡囡睡觉的曲风一眼,轻声说道:“我和他认识是因为季林的妹妹和我是大学同学,我还上学时就认识他了。。。”

    “没必要和我说这些。”曲风淡淡阻止了萧雨继续说下去,“我也不八卦,对这些豪门大少的感情史也没兴趣,对我来说,这世上只有两种人,好人和坏人,很不好意思,在我心中,你不属于好人之列,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我知道你要对季林下手,求你不要伤害他。”萧雨这才说出了自己真实目的。

    “不会,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曲风淡淡说了一句,看了看睡熟的囡囡,“我带囡囡回去睡,她这样子是心焦之状,我回去给她施针治一下。”说完之后,顺手拿过沙发上的毛巾被盖在了囡囡身上,抱着下楼去了。

    曲风走后,萧雨坐在沙发上发呆,忽然眼神一变,自语道:“我真笨,他手下那三个人任何人都能编写出那种程序,而且比我的还高明,我却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的却是最好的,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真是可笑!”

    萧雨猜对了,曲风早已想起了桃李代僵之计,一旦哈勃和蓝狈完成程序的编写,他便会拿着去交差,至于怎么编话让潘家人相信,曲风有一万种说辞,而且是天衣无缝的。

    “我为什么一直想着让他原谅我呢?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吗?不会的,他那么多女人,而且跟他时都是女孩,而我早已成了女孩他妈了,他不会喜欢我的,对我只是觉得我漂亮一点调戏我罢了,或者说想沾点便宜。”想到最后,萧雨竟然不是在问自己是不是喜欢曲风,而是想着曲风是不是喜欢自己了。

    第二天晚上,戴柔将囡囡送了回来,看着萧雨淡淡叹了一口气,看着萧雨说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本来我想把风介绍给你们认识,可你却和季大公子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明明知道那个季林也追求过我,而且囡囡也不喜欢他,可你还是那么信任他,甚至冤枉你的救命恩人,我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他呢?”萧雨开口问道。

    “一大早就离开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戴柔淡淡答道:“这次出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这次他连薇薇也没带着,车也没开。”

    “戴柔,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宁愿不要名分也跟着他吗?”萧雨开口问道。

    “我喜欢他的坏,爱他的坦诚,坏也坏到明处,他是那种宁做真小人也不做伪君子的人,跟着他有安全感,所谓的名分只是一张纸罢了,你没看到他的那些手下对我们几个都很尊敬吗?根本没有厚此薄彼,一律称呼大嫂,这就是区别,也是他对我们的态度,所以我愿意和其他的女人分享他。”戴柔悠悠说道:“只有爱过了你才知道其中的幸福。”

    “他是你们的幸福,不是我的。”萧雨叹道,“我曾经离着你所谓的幸福很近,可是我自己放弃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去冤枉他,后来我也想到他早晚会想到我中间做的手脚,便想解释,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昨天风说潘家已经开始对付季林了,开价三个亿。”戴柔幽幽说道:“萧雨,难道你就没想过你有这个软件的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吗?”

    “啊~~”萧雨闻言突然惊呼出声,看着戴柔呆住了。

    “知道其中内情的除了我之外,我不知道你是否还告诉过其他人,而我也只告诉了风,我本来就是想借这机会让你们合作一下,以他的色狼本性根本不会放过你的,作为男人他肯定会好好对你和囡囡的,只是事与愿违!”

    “除了你之外,就是季林兄妹了。”萧雨低头回忆着说道:“我把芯片交给季林的第五天家里变出事了。”说到这里,萧雨身体一晃,差点摔倒,戴柔一把扶住了她。

    “唉~~”戴柔叹息了一声,“这个消息我必须告诉风,免得他判断错了。”

    萧雨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旋即伏在沙发上痛哭出声,后悔、愧疚、自责一起涌上心头,哭声悲切,让戴柔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了,事情很明了了,根本不用多说,萧雨用一次本末倒置的行为彻底让自己陷入了绝望之境。

    “为了孩子,你要振作点。”戴柔只好拿着囡囡说事了,此时也只有囡囡能让萧雨不致于绝望而做出傻事来了。

    “我想见见他!”萧雨停止了哭泣,“我知道软件中的关键源代码。”

    “不用了,哈勃和蓝狈已经开始编写了,风只给他们七天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两天了,估计骨架早已完成了,那两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那天要不是他们自己说出来我也没想到他们都是所谓的精英。”

    “哦”萧雨失望地瘫坐在沙发上。

    “你知道嘛,风前几天救了母女三人脱离苦海,母女三人为了还死去丈夫欠下的赌债,不惜带着一对女儿出入风月场所,两个孩子大的才十三岁,小的才十二岁,风不但帮她们还清了赌债,而且还将她们安置好了,而她没主动动那两个孩子一手指头,这就是差距。”

    “你怎么知道?”萧雨愕然问道。

    “他亲口对我说的,而且我还知道他和另外一个黑帮帮主的老婆发生了关系。”

    “啊~~他。。。”萧雨感觉简直不可思议,“你不生气吗?”

    “为什么生气?”戴柔笑道:“他回来坦白总比什么都瞒着好吧?不瞒着说明他心中有你,把你看得比外面那些女人重。”

    “可他有你们三个了。”

    “我们满足不了他。”戴柔叹声道:“每次我都感觉出他没有尽兴,可自己实在是没力气应对,萧雨,我真的不想你错过他,他真的很优秀,如果你错过了,将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包括囡囡在内。”

    “我。。。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他现在对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萧雨幽幽叹道,回忆着自己被曲风抚摸的情形,沉默了。

    两女长谈之际,曲风此时已经坐在了纪云家中,沙发上还坐着一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齐四,而曲风叫他前来的目的便是要他挑起潘家和刘放的矛盾,配合妇人的行动。

    “跟了刘放多久了?”曲风笑着问道。

    “八年!”齐四答道。

    “此人心性睚眦必报,没少受气吧?”

    “呵呵。”齐四尴尬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但以他的精明,倒也猜出了一些。

    “猜到了就说出来。”

    “大哥的计划是想让刘放死在潘家人手里。”齐四老实说道。

    “聪明,但某个人不同意。”

    “你说倪兰吧?”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我感觉她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所以我找你来问问。”

    “倪兰此人心狠手辣,除了刘放的命令外,谁的也不听,而且她手里掌握着刘放所有的财产,两人看似面和心不合,其实穿的是一条裤子,倪兰想得到阴鬼帮,刘放却不甘只做潘家的走狗,两人一直计划着将潘家扳倒然后攀上柳家这棵大树,可阴鬼帮起点太低,柳家根本看不上。”

    “如果我设计将这两人铲除,让你做帮主呢?”曲风笑道:“我知道你学法律的,其中利害关系应该知道,如果你来做这帮主,你会怎么办?”

    齐四闻言一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惊然问道:“大哥是想要情报?”

    “没错。”曲风笑了笑,也准备实话实说了,“我小时候的相好,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小女友便是柳家之人,但现在却是下落不明,我怀疑柳家之人对她做了什么,要想找到她,我必须找到足够的证据,而潘家和柳家现在已经结成同盟,而我想扳倒柳家拿到证据,必须断其臂膀,使其慌乱之际露出马脚,这才是我去你们的场子找事的初衷!”

    “我懂了,大哥是想先挑起潘家和刘放的矛盾,然后让刘放站出来与潘家为敌,走投无路之下必会求助警方,只要揭发出潘家贩毒走私的事情,那么潘家自然也就完了,而柳家也会被削弱!”

    “没错。”曲风笑了笑,“有什么好主意吗?”说着将一张银行卡扔给了齐四,“这是五千万,潘家给的定金,想出主意来告诉我,别糊弄交差,否则我只能亲自动手了,那样少了一些乐趣,也让我看看你的脑子到底好使不好使。”

    齐四低头想了一会,将银行卡郑重放在了桌子上,正色说道:“大哥饶了我两次,一次是在酒吧,一次是在会所,而且一点也不吝啬,我齐扬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是识时务之人,一旦我想出好主意,必定会告知大哥。”

    “好,事成之后,你便是阴鬼帮帮主。”说着拿起银行卡再一次扔给了齐四,“拿着吧,对自己的手下兄弟好点。”

    “谢谢大哥!”齐四鞠了个躬,拿着银行卡离开了。

    “你就不怕他糊弄你?”纪云疑惑地说着,褪下了曲风的裤子,*虬龙问道。

    “他知道我的手段,知道我要想屠尽阴鬼帮轻而易举,他知道怎么办选择的。”曲风被纪云撩拨起了情趣,伸出手按住了纪云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