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狮子吃肉大口吞(一更,求收藏推荐)

    “进来吧。”曲风淡淡说了一句,转身坐在了沙发上,却看到除了齐四和中间之人外其他三人各拿着一支枪对准了曲风。

    “会玩枪吗?”曲风淡淡点燃了一根烟,幽幽说道:“拿枪指着我的一个都别想活!”

    中间之人,也就是刘放坐在了曲风对面,阴笑着说道:“阁下手段狠辣,却不知为何那豆儿得罪了阁下,你却迁怒于我们?”

    “并肩子,芽儿不老实,睇爷为糕,没要他们的招子就是好的了。”曲风见刘放说了一句江湖切口,自己也跟着说了,用白话说就是,朋友,你那些小伙子不老实,把我当成老东西了,眼神不好,没把他们弄瞎就够给面子了。

    “呵呵,他们是有眼无珠,不知道那三个大小娘们可合兄弟的口味?”刘放见没蒙住曲风,只好说起了白话,称呼也变了,由阁下变成了兄弟,“那可是母女三人,兄弟的眼光够辣的。”

    “味道不错,老的还是名器,颇有九曲回廊之韵味,小的太紧,又太小,没感觉出来,不过韵味倒也不凡。”曲风笑着说道,突然眼神一寒,手中捏着的三粒瓜子便弹了出去,正中持枪三人的眉心,“吗的,老子都说了拿枪对着我的都会死,还他吗的拿枪对着我,不识好歹的东西!”

    刘放和齐四一惊,一扭头,便发现三个持枪大汉都倒在了地上,眉心各有一个血洞,血洞分明是瓜子的形状。

    “好身手!”刘放大声赞道,对齐四使了个眼色,齐四便离开了,不多时便带着十几个人走了进来,四人一个将死去之人抬了出去,将地板打扫干净。

    齐四此时开口说道:“大哥,我们帮主的意思想和你谈谈,不知道你怎样才能罢手,我们是生意人,不想多生事端!”

    “你毛病又犯了是吧?又敢向我提问题!”曲风眼神一寒,寒光一闪,军刺便抵在了齐四喉咙上,“你若敢再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便在你喉咙上刺个透明窟窿!”说着反手一敲,军刺的把柄便敲在了齐四脑袋上,一个大包瞬间便出现了。

    “五百万!”刘放很干脆地说出了一个数字,“每个月五万的份子钱!”

    “条件够优厚,继续说。”曲风淡淡笑笑,照旧吸着手中的烟。

    “加入阴鬼帮做副帮主,所有的场子有你管理!”刘放继续说着。

    “公安扫黄时,拿我当替罪羊?”曲风不屑冷笑,“换个条件吧。”

    “杀人你可敢?”刘放突然冷声问道。

    “我不是刚杀了三个吗?”曲风撇嘴说道。

    “我说的是公安、军人、政客、商界精英、企业大亨,或者普通百姓,你敢吗?”刘放脸色狰狞,语气阴戾!

    “刘帮主也算是商界精英吧?”曲风戏谑地反问了一句,“杀你如屠狗,眼都不会眨一下。”

    “好,够胆气,够气魄,一口价,一千万,每月十万份子钱!”刘放双手一拍,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大笑着说道。

    “目标!”曲风将军刺回鞘,伸手从齐四身上摸出了一把九二式手枪,拆卸了一遍后,淡淡说道:“此人身价的百分之二十!”

    “兄弟,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刘放脸色一变,冷笑道。

    “狮子吃肉从来都是大口吞的。”曲风淡淡说道:“你许下的十万份子钱我也得有命拿才行。”

    “好,这事就这么定了!”刘放咬了咬牙,放下了一张支票,“这事一千万的定金,余下的事后付钱。”

    “支票不要,准备五百万现金吧,其余的转账!”曲风瞧都没瞧支票一眼,淡淡说道。

    “好,请兄弟移步,去我那里一叙!”刘放站起身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曲风笑了笑,站起身来,将手枪抛给了齐四,指了指卧室说道:“她们我还没玩够,你敢动她们一手指头,我便让你阴鬼帮鸡犬不留!”说完之后,率先走出了房门。

    刘放脸色又是一变,恶狠狠地看了卧室一眼,一挥手,带着齐四跟着曲风下楼去了。

    曲风等人走后,少妇和两名少女才从卧室走了出来,少女说道:“妈妈,哥哥为什么说最后那句话?”

    少妇脸色苍白,好一会才说道:“如果哥哥不说那句话,他们一走便会有人上来要我们的命,哥哥那么说是为了救我们。”

    “那哥哥还会回来吗?”年幼的少女问道,此时的她完全没有了为曲风允吸时的风尘之色,就是一个邻家小女孩。

    “会的。”少妇点了点头。

    “那我晚上也像姐姐那样报答他!”少女的眼里闪烁着小星星,“好大,一定很舒服!”

    “哥哥不会要你的,你太小了。”

    “不会,哥哥走之前都说了,说他没玩够呢,其实我也没玩够,刚见时没给他吸出来,又硬又热!”

    曲风不知道两名少女已经因为自己吵嘴了,他和刘放坐在奔驰车的后座,齐四开着他那辆路虎,一起朝着阴鬼帮的老巢驶去。

    阴鬼帮的老巢在最著名的香山风景区内的一家商务会所,外面看去像是一家旅馆,曲风也没想到阴鬼帮的老巢会在这里,一坐下,便有几名身穿薄纱的少女送上了酒,曲风随意拉过一个便上下其手,最后按着少女的头伏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哈哈,老弟果然有过人之处,昨夜风流雄风依旧不减,老哥我真是佩服之至啊。”刘放看似豪爽的大笑其实是在观察曲风,他想知道曲风到底是好色还是假好色,甚至怀疑曲风的真实身份,一旦被警察派进来卧底,那么阴鬼帮可就惨了,而这些身穿薄纱的少女正是他可以安排的。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曲风是真色,而且天赋异凛,虬龙一出,刘放也是大吃一惊,这才有了所谓的过人之处一语,而且曲风不惧什么性病之类的,欢喜禅诀的奥妙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到,只要到了第六重,完全可以收发由心,而在王一鸣家中所说的不能要孩子的话也因为如此,欢喜禅诀只有到了第六重才能让自己产生的精华液化,所以,曲风根本不怕有什么私生子女的事情发生。

    突然,闭目享受中的曲风一把推开了腿上的少女,一提裤子便朝前面走去,刘放和齐四诧异地扭过头,顿时脸色大变,齐四急忙一把抱住了曲风的腰,即使这样,还是被曲风带出去五六米远,“大哥,你不能动她啊,她是帮主夫人!”

    曲风这才停下脚步,走回了沙发坐定,“帮主好艳福啊,身边竟然有如此美眷,当真羡煞我了。”说着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对于身边的少女直接无视掉了,眼神还时不时瞟向刚才那名美女惊鸿一闪之处。

    “兄弟说笑了,老哥我手中还有一尤物,是你这次目标的妹妹,本来我是准备拿她与目标做交易的,如果老兄真心喜欢,不如就让她陪兄弟一夜,共度良宵如何?”刘放眼珠子一转,毒计便出来了,这人一肚子坏水,眼睛一转便能想出一个馊主意。

    “我先看看你的目标是谁再说。”曲风笑了笑,“做我们这行有我们这行的规矩,杀归杀,*人妻女的事情绝对不干,否则我也不会去你的场子里寻欢作乐了。”

    “兄弟说的是。”刘放挥手摈退了左右,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曲风,“此人叫万家良,乃是港澳珠宝大亨万鑫梓的二子,在和我们争一块地,虽然他赢了,但我不想让他好过,只要此人失踪,工期最少也会耽搁半年,届时万家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转手卖与他人,二是赔本赚吆喝!”

    “帮主是不是觉得我曲风年轻无知,所以拿话骗我啊?”曲风冷笑着将照片弹了出去,照片嵌在了刘放脑袋旁边的沙发靠背上,红木沙发被一张薄薄的照片嵌入,这身手当时就把齐四吓傻了,刘放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要是曲风瞄准的是自己的额头,那么现在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兄弟,何出此言啊?”刘放颤声问道。

    “你阴鬼帮只是看场子的,虽然有些产业,但都是娱乐业,竟然买地搞房地产,别说资质你们没有,就凭你们的底子,政府会让你竞标吗?”曲风冷冷说道:“既然你没没诚意,我也懒得和你谈了,我每周都会去你的场子里转一圈的。”

    “兄弟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刘放急忙拦住了曲风,亲自为曲风点着一根雪茄后说道:“兄弟有所不知,老哥我自小孤苦,被潘家所救,成立了这阴鬼帮,暗地里帮潘家做事,也算是报恩,这个人不是我要杀他,是潘家想杀他,而且潘家背后还有柳家的影子,这两家都不是老哥我能得罪的,所以才想请你出手。”

    “我就说嘛,这样多爽快啊。”曲风一拍大腿,站起来说道:“你告诉潘家,二亿我帮他搞定此人,而且绝对不留任何痕迹和尾巴,不管谁查也查不到潘家头上去。”

    “这。。。”刘放沉吟了一会,为难道:“兄弟,这个价格有些高啊。”

    “帮主哥哥哎~”曲风一下子拍在了刘放肩膀上,“你是不是忘记潘家派人到我那里捣乱的事了?你就明告诉他,一亿是佣金,一亿是赔偿。”说到这里,曲风坐回座位说道:“实话说吧,潘家二公子夺走了我的相好,多出来的一亿我可以不要,但必须要潘家交出柳黛儿!”

    “啊~~”刘放和齐四都懵了。

    “老弟,这话我可不敢给你传啊。”刘放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柳黛儿是柳家之人,我这么说除非我活腻了。”

    “所以说我要两亿不多,老哥应该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吧?”曲风嘿嘿一笑。

    “老弟,你的意思是二一添作五?”刘放诧异问道。

    “老哥怕钱多了咬手?”曲风一副贪婪之色,“潘家家大业大,不拿白不拿,谁让他们把这么一个棘手问题甩给老哥了呢?”

    “好,就这么说定了!”刘放一拍桌子说道。

    “就是嘛,狮子吃肉都是大口吞的,我们何必客气,潘家拿下那块地,我们所得连零头都不到,你也没少为他们做事,可你这些产业与他们一比连根毛都不是,让你拿一亿你也得东拼西凑不是?可人家一动嘴就几亿,不拿白不拿!”

    新书上架,推荐收藏很重要,大大们支持一下,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