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阴鬼帮(一更求收藏推荐)

    第二天一早,曲风在睡在自己身边的囡囡脸上亲了一口,将她抱到了林盈的床上,带着林薇便离开了,走的时候也只有林盈和楼上的八人知道。

    曲风开车来到了首都三环的一处中档的住宅小区,背着林薇进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精装修,布置的也温馨舒适,林薇看着这套房子笑道:“成语有云,狡兔三窟,你到底有几个窝啊?”

    曲风抱起林薇大笑了几声,走进了卧室,三下五除二便将林薇扒光了,“人家说晨爱一次相当于晨跑两公里,我们试试!”说着便刺入了林薇体内。

    “讨厌,还没水呢!”林薇白了他一眼,扭动了一下身体,神秘之处便变得润滑了,不多时便欢叫出声。

    “这里什么都齐全,我都准备好了,对面的那家就是我以前的一个属下,是你的兼职保镖,但是你不能随便外出,被禁足了!”曲风趴在林薇身上轻声说道。

    “嗯,我在家玩电脑看书!”林薇笑了笑,她以前就是过得这种日子。

    “乖~~老公我出去打工赚钱养活你。”曲风嘿嘿笑道。

    “打工?!”林薇愕然看了曲风一眼,“你是又去扮猪吃老虎吧?”

    曲风没有回答,只是大力的顶了几下,林薇尖叫出声,连声求饶,“老公,我一个人可没法满足你啊,怎么办?”

    “我抽空就溜回盈盈那边去,哈哈。”曲风很无耻地说道。

    “也对啊。”林薇笑了笑,丝毫不动气。

    两人吃过早饭,林薇因为晨爱睡着了,曲风则是将门反锁离开了,驾车赶到了王一鸣所在的分局。

    “老王,阴鬼帮的资料有吗?”

    “老大,你这是?”王一鸣惊奇问道。

    “我想混进阴鬼帮,你得帮帮我。”曲风淡淡说道:“我曾和那个四眼有过一面之缘,这小子可能是个律师,你安排一下,让我演一回拔刀相助的好戏。”

    “你说的这个人叫齐扬,绰号齐四,在阴鬼帮是四号人物,大三时因为挂科太多被劝退了,读的就是法律专业,很有头脑,没有多少劣迹,阴鬼帮看着势力不大,但水却很深,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我们也不敢轻易出击,老大你这次正好给我们做卧底算了!”王一鸣笑道。

    “看情况吧。”曲风笑了笑,“你不是说快升职了吗?有动静了吗?”

    “领导找我谈话了,可能调到市局当副局长,负责纪委这一块,直接归陈副市长指挥。”王一鸣笑道。

    “不错,上面那些大佬又开始找平衡了,知道我出来了,就开始提拔狼穴的人,只是地方上的人,军方却没动静。”曲风淡淡说道。

    “老大,你太心急了,你出来还没半个月呢。”王一鸣敏锐地指出了曲风的急躁之处,“如果部队出现大规模轮调或者人事调动,你就不得不露面了,你不出面,谁能震住那些狼崽子?一号和军委也有顾虑不是?”

    “哟,没看出来,这局长当的当出政治头脑来了。”曲风调侃着。

    “得了吧,你是没心思琢磨这个,你要是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估计没几个人能斗得过你。”王一鸣笑了笑,将天狼令递给了曲风,“老大,你收回去吧。”

    “怎么?用不着了?”曲风接过塞进了军刺旁边的小缝中。

    “不是。”王一鸣苦笑道:“我要是再拿着天狼令狐假虎威的话,估计我就得回狼穴重新回炉了,现在龙卫那帮人看到我就像看到仇人一样,我可不敢使唤他们了。”

    “呵呵。”曲风笑了笑,站起身来说道:“帮我安排一下,安排好了给我打电话,晚上回家说也行,我去你家蹭饭吃去。”

    “没问题,我媳妇也在家呢,大嫂闷了就去找我媳妇聊天。”王一鸣笑着,原来曲风现在所住房子的对面竟然是王一鸣家。

    “给你三天时间,安排好通知我,针对那个齐四就行,下午我会在我的酒吧里,上午在家。”曲风说完之后便离开了,直接开车到了嚎叫酒吧。

    酒吧还没开始营业,服务员正在打扫卫生,看了看表,才十点多钟,就算是饭店也没这么早,酒吧却开门了,不由感到奇怪,便走了进去。

    所有人都在打扫卫生,见到曲风进来齐齐躬身叫道:“老板好!”

    “怎么这么早?”曲风皱眉问道。

    “老板,你给那么多工资我们再偷懒就说不过去了。”一个男服务员笑着说道:“我这个月就能把学费凑齐了,这都该谢谢老板。”

    “你是艺术学院的学生?”曲风愕然问道,“今天怎么不上课?”

    “我想把学费赚够了再去上学,都欠了学校一学期了,怕同学笑话。”小伙子不好意思地说道。

    “胡闹,都快期末考试了还这么儿戏!”曲风沉声呵斥了一句,向经理招了招手,经理过来之后,曲风说道:“我们这里勤工俭学的学生多吗?”

    “不少,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很多人都是家庭条件不好,来赚取学费的,只有几个是为了买东西来打工的。”

    “那些条件不好的,交不起学费的以后我们垫付,让他们打工还钱,另外给他们一人开八百的基本工资,年轻人嘛,毕竟要谈恋爱的,在我们这里请客一律只收成本价。”

    “老板,这不合规矩吧。”经理小声说道:“那些非学生的员工怎么办啊?”

    “笨,你不会把那些报纸电台的记者找来,做一个宣传吗?这不是免费广告吗?我们资助了学生,帮他们解决燃眉之急,学生用劳动还我们钱,看似平等,但是经这么一宣传,我们省了多少广告费?”

    “还是老板高明~~”经理呵呵笑道:“这么一来,其他员工的心里就平衡了。”

    “你去安排吧,另外帮我打探一下阴鬼帮的消息,告诉员工们,不要说我是老板,我就是个看场子的。”

    “老板,你想对付潘家?”经理惊声问道。

    “你知道什么?”曲风拉着经理到了一个包厢,冲着章鱼点了下头,章鱼便开始留意所有的人,一双贼目闪闪有神。

    “老板,阴鬼帮的信息我多少知道点,阴鬼帮是潘家早年收养的一个流浪儿建立的,这个人叫刘放,是个阴狠人物,早年在社会上流浪之时曾经一个人将欺负他的五个流浪汉杀死,潘家就是看中了这点,花大价钱保下了他的命,然后又花钱将死缓变成了无期,接着又变成有期十四年,结果被关了八年就放出来了。”

    “你知道这么清楚?”

    “老板,实不相瞒,我也是吃过牢饭的人,先前的老板见我还算沉稳便让我做了经理,临走时还给我留下了十万块钱,让我另谋生路,却没想到你也没把我换掉。”经理讪讪说道。

    “你和那个刘放认识?”

    “不认识,我只听说过他的名字,那天发生命案之后,刘放曾经来过,我套了几句近乎,这才没动手,但刘放留下话要我告诉你卖掉酒吧。”

    “原来如此!”曲风拍了拍经理的肩膀,“做的不错,你只管放手干,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我只是想对付潘家,所以这里的事情你说了算,我的那四个人不会干涉你的管理的。”

    “谢谢老板。”经理感动说道。

    “我也不问你名字,你觉得哪一天有资格让我知道你的名字了就亲口告诉我,以后这间酒吧就是你的,所有的账目你说了算,亏本算我的,赚了算大家的,你自己拿三成。”

    “老板,这怎么行,我只是给你打工的。。。。”经理惶恐说道。

    “你别急着拒绝,我不要利润可没说让你亏本,你要是让我赔的太多我就让你去刷马桶,而且一分钱的工资也不给。”曲风笑着说道,“明天把阴鬼帮的资料写一份给我,好好想想,越详细越好。”

    “明白,老板,我先出去了。”经理重重点了点头。

    曲风点了点头,最后说道:“记住,人无所谓出身,也无所谓贵贱,只要肯干,就有收获,做人难,守心更难!”

    经理感激地抹了一把溢出眼角的泪水,打开门走出了包厢。

    又叮嘱了章鱼四人几句后,曲风离开了酒吧,回到了三环的住处,看到林薇还在熟睡,自己便玩起了电脑游戏,对于网络中的一些东西他不怎么感兴趣,电脑对他来说就是个摆设,别看他做什么都干脆利索,唯独电脑不行,一分钟能打出十个字来就不错了,身边电脑高手无数,但他就是提不起兴趣来。

    打着麻将,忽然被抱住了,“醒了?”曲风轻声问道。

    “嗯,我自己真的不行,你都没出来!”林薇歉然亲了曲风一下,滑落到了床下,跪在了地板上,没办法,只好上下两个洞服侍了。

    “等你身体素质提升去就可以了。”

    “才不信呢,你会越来越强的。”林薇嘟囔了一句,褪掉了曲风的裤子,低下了头。

    从卧室到厨房,再到客厅,林薇的嘴都发麻发酸了,才吸出了鲜奶,“每次都这么多。”林薇怪叫了一声,坐到了座位上开始吃饭。

    到了晚上,王一鸣回来了,曲风便带着林薇到了对面,王一鸣递给曲风几张纸,曲风拿过来看了一遍,“你知道阴鬼帮的帮主是潘家收留的流浪儿吗?”

    “啊~~这个我真不知道。”王一鸣愕然说道:“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酒吧的经理,曾经和那个刘放在一个监狱呆过,我从他那里知道的,阴鬼帮的产业有哪些?”

    “三环之内所有的高档会所都是他们的。”王一鸣说道:“这个阴鬼帮不简单的,控制着最少上百家高级商务会所,每次扫黄都找不到他们的证据。”

    “嗯,我知道了,我晚上去转一圈,要不要带你去?”曲风戏谑问道。

    “老大,你别害我,我老婆可不像你家的那些夫人那么大度,我敢去非得把我阉了不可!”王一鸣哀嚎着。

    林薇和王一鸣的媳妇闻言齐齐发笑,王一鸣的老婆没好气地说道:“你要是有曲风那么厉害,我也很大度的,可你笨得连我都喂不饱还想找别的女人?”

    “闭嘴!”王一鸣老脸通红,看了看孩子的房间,呵斥道:“孩子还在家呢。”

    曲风哈哈大笑,并没有插话,而是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手中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