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曲风的决定(三更求收藏推荐)

    晚饭是在沉闷的气氛中完成的,几个女人都没怎么吃,萧雨更是一口没吃,倒是曲风和囡囡吃得不亦乐乎,吃饱后,花芗和林盈将碗筷收拾了。

    “忘了给你施针了。”曲风歉然地看着林薇说道。

    “没事,都好了,不施针也没事了吧?”林薇小声问道。

    “没事倒是没事了,多几次没坏处的。”

    “现在不是有个小鬼头缠着你嘛,等她恢复了再说,她刚受了惊吓,你好好陪陪她。”林薇柔声说道。

    “好。”曲风笑了笑,一只手抱着囡囡,一只手扶着林薇来到了别墅后面,三人换上泳衣之后,便齐齐跃入了水中,囡囡的游泳技术相当不错,大笑着教林薇游泳,而林薇也渐渐适应了,在囡囡这个小老师的教导下,能游个五六米了,腿部力量得到了加强。

    三人嬉闹了两个多小时这才回屋,此时萧雨已经在戴柔的陪伴下上楼休息去了,林盈和花芗在客厅里说着话,曲风先让三女带着囡囡去洗澡,自己则去了以前自己住的那间卧室收拾开了,之前的床垫被他扔了,买了新床后也没睡,都是和林薇姐妹睡在一起,囡囡吵着和自己睡,那张床根本睡不开四人,曲风只好回自己卧室睡了。

    洗过澡之后,曲风这才抱着囡囡进入了卧室,为她讲着故事,渐渐地囡囡进入了梦乡,窝在曲风的怀中睡得甚是香甜,待她睡熟后,曲风这才起身来到了客厅,点燃了一根烟,想着白天的事情,回忆着每一个细节,一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发现那六个大汉拿到芯片的疑点。

    “芯片到底是谁拿走了呢?或者说根本不在鼓槌中?”曲风脑袋都快想破了,还是没找到其中的关窍,“还是先不想了,那些大汉本是潘家的打手,却一口自承是阴鬼帮之人,看来阴鬼帮和潘家的关系不浅,既然如此,我便从阴鬼帮下手,只是很多人都见过我的面目了,也只能如此这般了!”

    曲风做了一个决定,他将快刀叫进了客厅,落座之后,曲风说道:“快刀,你以前是混黑道的,教我几句切口。”

    快刀一愣,旋即问道:“老大,你学这个做什么?难道你要混黑道?”

    “有用,我现在掌握不了潘家的证据,只好从一个叫阴鬼帮的入手,因为之前和他们照过面,所以我得把自己伪装成正宗的黑道大佬,而不是半路出家的,这样才显得有神秘感,也能提高自己的身份。”

    “既然这样的话,老大,还是我去吧,我去比你去合适!”快刀笑道。

    “我不想你们重走老路,而且出了事情我能第一时间找人解决,而你进去是方便,但是中间环节你处理不好,我这么你明白了吧?”

    快刀点了点头,将自己知道的一些切口说了出来,江湖切口共分为几大类,第一类是人物,比如糕指的是老人,芽儿指的是小伙子,豆儿是姑娘,并肩子是朋友,老宽是外行,第二类是数字,一至十分别是流月汪则中神心张爱足,第三类是生活类,比如蹦火就是抽烟,托条是睡觉,倒烈阳莫是东西南北,第四类是器官类,经常说的招子就是眼睛等等,第五类是武器类,比如挺子就是匕首,片子是刀,串蔓子是买枪,串非子是买子弹,第六类就是过招用的,第七类是江湖对话,而曲风重点说的就是这第七类。

    曲风的记忆力强的惊人,快刀说了一遍他就记得差不多了,让快刀回去后,自己在客厅里练习着,“并肩子,念短吧!”“招子放亮点,把合住那糕”。

    练习了一会,便回到卧室看了看囡囡,小丫头可能是做噩梦了,小手不断挥舞着,曲风急忙上前按住了她的小手,囡囡立马不动了,小手搂住了曲风的脖子,再次睡着了。

    搂着她睡了一会,曲风看了看表,马上一点了,这才轻轻拿掉了小手,帮她盖好被子,进入了林薇的卧室,再次施针,只是抚摸变成了*,两人同时漏点,打扫干净后,看着有些疲惫的林盈,曲风反而不好意思折腾了,只是亲了几下便回到了卧室。

    回到自己的卧室,看到囡囡睡得香甜,便也钻进了被窝,双眼一闭,不多时也睡着了,这两天一直没好好睡,也有些累了,朦胧中觉得有人碰自己,以为是囡囡,便顺手搂进了怀中,中间醒了一次,是囡囡要去厕所,回来后,继续搂着睡着了。

    早餐是花芗做的,也只是熬了点稀饭,出去买的小笼包,今天她也得去上课,昨天下午有课就没去,学业说什么也耽误不得,而戴柔也说去上班,正好捎着花芗,两人觉得开布加迪太招摇,便开着法拉利跑了。

    也许昨晚上睡得很踏实,囡囡比昨天的精神好了很多,听曲风说有事要出去,便不再跟着了,没多久,曲风便回来了,只是回来时带着一车货,都是乐器,除了架子鼓外还有一架钢琴,“囡囡,叔叔教你弹钢琴好不好?”

    “可我喜欢架子鼓,妈妈说女孩子不适合打架子鼓!”囡囡鼓着小嘴说道。

    “囡囡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既然喜欢架子鼓,叔叔就教你打架子鼓,上午练打鼓,下午练书法好不好?”

    “好,但你晚上必须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囡囡讲起了条件,“你讲的故事比妈妈讲的好听。”

    “好。”曲风笑着说道。

    “拉钩!”

    曲风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接着大拇指也对在了一起,“盖个章!”

    架子鼓和钢琴都被摆在了客厅空闲的一角,如此一来,客厅便被摆满了,调了调音色,曲风笑着问道:“囡囡会跳舞吗?”

    “会,我会跳拉丁舞。”说着还扭动了几下,姿势憨态可掬,惹得三女尽皆笑了。

    “叔叔打鼓,你来跳舞,好不好?”曲风说着便坐到了架子鼓前,试着敲出了一段音符,摇滚的节奏,用英文问向了囡囡,“准备好了吗?”

    “好了!”囡囡答道。

    “开始!”曲风大叫了一声,上来就用上了镲片,一阵刺耳低沉的音符跳跃而出,囡囡随着节奏做了两个动作,虽然不到位,却是有板有眼,最起码的姿势做到了,曲风冲她做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高昂激愤的打击声便传了出来,正是一首恰恰的音调!

    囡囡虽然是一个人在跳,但是乐感极强,但是随着曲风的打击速度越来越快,囡囡跟不上了,也不跳了,跑到了曲风身边看着他打架子鼓,曲风冲着囡囡微微一笑,手中打击的乐曲也随之改变,变成了《站台》的音调,娴熟的技术轮番在器件上击打,细长的木棒也被他敲断了两根。

    音乐是相通的,也是最简洁的沟通方式之一,囡囡随着击打的音符扭动着自己的小屁股,而萧雨和林盈林薇也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或扭摆着柳腰或轻轻摇着头,全部沉浸在音乐之中。

    突然,曲风的双眼一闭,音调再变,赫然变成了华夏军队的军歌,比原来的音调更加的高昂,随着打击声越来越急,曲风的双目中突然流下了两行热泪,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痛苦无比,曲调逐渐低沉下来,最后归于沉静。

    “叔叔,你怎么哭了?”囡囡爬上了曲风的大腿,伸出小手帮曲风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呢喃着问道。

    “没事,叔叔,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曲风冲着她笑了笑,“来,叔叔教你打鼓好不好?”

    “好~”囡囡坐在了曲风的大腿上,小手也拿起了两根鼓槌,严格来说是打击木棒,在离自己较近的鼓上敲了两下,“叔叔比戴柔阿姨打得好,以后我跟着叔叔学!”

    “叔叔教你第一首歌,叫《相信自己》,不管以后遇到什么事都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行,相信自己可以,只有相信自己才能相信他人,因为人与人之间就是心与心的交流,记住了吗?”

    零点乐队的那首相信自己在曲风手中的打击棒下跳跃而出,囡囡似懂非懂,但这几句话却牢牢记住了。

    萧雨看着英俊得不像话的曲风和可爱至极的囡囡,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错觉,曲风才是囡囡的父亲,她不知道曲风为什么会流泪,尤其是在演奏那首华夏军队军歌时流泪,“难道他是军人?”

    林盈林薇早被曲风的情绪感染,悄悄抹了一下泪珠,姐妹俩进入了厨房,该准备午饭了,她们都知道曲风有心事,却不知道曲风的心在何处,就像李澜说的那样,自己不能恃宠而骄,否则只会失去曲风。

    午饭准备好了,曲风抱着囡囡坐在了饭桌前,拿着小碗盛了一些饭菜放到了囡囡面前,“叔叔,我吃不了这么多!”囡囡叫道。

    “以后不许吃零食,每顿饭一碗饭。”曲风肃声说道:“相信自己,能做到吗?”

    “能!”囡囡大叫一声便抓起勺子往自己的小嘴里塞饭。

    曲风笑了笑,看着林盈说道:“盈盈,我要带着薇薇离开一段时间,有些事情我必须去做,但是薇薇不能中断施针,我得把她带在身边,家里的事就靠你了。”说着递给了林盈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二百万,出门时让他们保护你。”

    说完之后又看着萧雨说道:“你最近少出门,囡囡上幼儿园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会有专人保护。”

    “那你去做什么?”萧雨愕然问道。

    “找芯片的下落。”曲风淡淡说道:“潘家势力很大,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出了这别墅,你的安全我保证不了。”

    萧雨黯然,她知道芯片真的不是曲风拿的,当初囡囡练架子鼓,因为腕力不足,她便听从了戴柔的建议买了两个小鼓槌,并将芯片藏在了鼓槌之中,此事只有自己知道,现在芯片没了,自己却冤枉曲风,曲风以德报怨,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心中不由感到一阵愧疚。

    吃完饭,曲风为林薇施针完毕,再一次将三楼上的八人叫了下来,一指林盈说道:“她出门必须有人跟着保护,嗜血你安排人,哈勃、黑鹰,你俩一旦发现别墅有人监视,立即告诉嗜血,戴柔和花芗也派人保护。”

    “放心吧,老大!”黑鹰和哈勃点头应道。

    “追命,你负责每天保护囡囡去幼儿园。”说着递给追命一张银行卡两本证件,“这是持枪证和驾驶证,卡上有钱,你现在就去买辆车,密码是我们认识的日子,先去吧,记着车玻璃换上防弹的!”

    “是,老大。”追命接过证件和银行卡先离开了,七人也先后离开了。

    “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林盈凄然问道。

    “不一定,有时间我就会回来,也许一天也许隔一天,看具体情况。”曲风笑了笑。

    “那你怎么找芯片啊?”

    “混黑社会!”曲风突然哈哈大笑,抱起囡囡坐到了钢琴之前,一首音乐之声的主题曲便在客厅内流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