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再起波澜(二更求收藏推荐)

    萧雨脸上怒气更甚,眼看着就要暴走,戴柔赶紧说道:“好了,你俩别掐了,说正事吧。”

    曲风笑了笑,这才制止了囡囡的嬉闹,看着萧雨正色说道:“柔儿说你手里有个软件能做数据分析,还说你是个电脑黑客,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也想要那个软件?”萧雨一脸戒备之色。

    “没兴趣,我只对你这个人有兴趣,那软件你就算给我我也不会用。”曲风三句不离本行,虽然这句话不是那意思,但是歧义还是有了,萧雨眼珠子一瞪,就要发火。

    “别激动,我的意思是我对你的电脑专长感兴趣。”曲风急忙解释道:“我知道你老公熟悉金融市场的漏洞,也能分析出账目中的破绽,所以我想请你今后帮我分析数据,找出其中的漏洞,帮我做成铁证!”

    “我凭什么帮你?”萧雨反唇相讥,“就因为你救了我们母女吗?”

    “帮不帮随你,你可以不答应。”曲风笑了笑,并没有试图说服萧雨,淡淡说道:“我可以告诉你,那些到你家的人是潘家派去的,如果你觉得可以逃过潘家的纠缠可以拒绝我,否则,你只能和我合作。”

    “你太自恋了,我已经准备将这套软件献给国家了。”萧雨摇头说道:“否则我宁愿毁掉它。”

    “好吧,我不强迫你,你随意。”曲风没有继续说下去,对着囡囡说道:“囡囡,给叔叔拿根烟来。”囡囡很乖巧地拿了一根烟塞进曲风口中,并为她点着了。

    戴柔看着曲风这么就放弃了,不由替他着急,急忙劝道:“萧雨,风也是一番好意,你需要有人帮你照顾囡囡以便完善那软件程序,而且你也需要数据找出软件程序的不足和缺陷,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和风合作呢?他给你提供数据,你帮他找到那些坏蛋的犯罪证据,然后由他将坏蛋消灭,这是多么完美的结果啊,你为何不同意?”

    “我不和无耻之人合作!”萧雨一口回绝道:“他趁人之危,还明目张胆地占我便宜,如此卑鄙之人,我不相信他的人品!”

    “我相信叔叔是好人。”囡囡一边玩着平板游戏一边说道:“鼓槌都给你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孩子看世界的眼光是和大人不一样的,此话一出,萧雨急忙拿出了被她放到沙发缝中的鼓槌,拧开后便向外倒,没有,拧开另一个还是没有,萧雨顿时变了脸色,想着曲风一伸手,“还给我!”

    “什么?”曲风愕然问道。

    “芯片!”萧雨怒吼道:“我把它放在鼓槌里的,现在没有了,只能是你拿了,还给我!”

    “不好意思,我没拿!”曲风摊手说道,“不是我的东西我不会动的。”

    “我也不是你的东西,你为什么动我,还上下都摸?”萧雨怒吼着,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话了。

    “我说没拿就是没拿,我没必要对着一个女人撒谎!”曲风也怒了,被人冤枉的滋味并不好受,“如果不是我,你的命都没了,要是我真是为了芯片去的,我就等那些人拿到后抢夺就是了,何必杀人救你?白痴,!”

    说完之后,曲风便气呼呼地站了起来,斜眼看着萧雨,“我会帮你找回来的,不管是落入谁的手中。”

    “鬼才信你!”萧雨竭斯底里地大喊着。

    “我相信叔叔!”囡囡又站到曲风一边了。

    “滚一边去,没你的事!”萧雨冲着囡囡大声吼道,犹如一头发怒的母狮,见谁咬谁,一把把囡囡拨倒在地,囡囡像是第一次见自己的妈妈如此神情,竟然吓呆了,而且没有哭,只是呆呆地瞪着萧雨。

    “别冲孩子发火!”曲风怒吼一声,将囡囡抱在了怀里,堵住了她的耳朵,“萧雨,我告诉你,你那狗屁软件对我一点用处都没有,惹急了我,我看谁不顺眼就一刀宰了,有你那破程序只是让你体现一下你的价值,别在我面前装什么科技精英!”说到这里,突然发出一声惊天怒吼,“猎影,你们都给我下来!”

    猎影八人正在警戒,听到曲风的召唤,齐齐从三楼跳下,奔进了客厅之内,每人都是全副武装,齐齐站成了一排!

    “哈勃,告诉她你进监狱前是做什么的!”曲风指着萧雨厉声喝道。

    “老大。。。这。。。”哈勃讪讪说道。

    “说!”曲风厉吼道。

    “是,入狱前曾是硅谷一家软件公司的ceo,因侵入纽约股市系统盗取信息,获利五千万而遭到国际刑警的通缉,为摆脱通缉,在国内将一个大家族的人杀死,被判处死刑。。。”

    “够了!”曲风阻止了哈勃继续说下去,接着一指猎影,“你说!”

    “侵入某高官的电脑,将其y秽视频曝光,又侵入银行系统将其赃款全部侵吞,被判处。。。”

    “蓝狈,你说~~”

    “我就不用说了吧。。。”

    “说。。。”

    “是,入狱前是做财务软件开发的,因为为国际跨国集团开发了做假账洗黑钱的财务软件,被判无期。。。”

    “狂人。。”曲风又是一声厉喝。

    “杀了七十八个边境暴民,被栽赃运毒,死刑!”

    “嗜血!”

    “打群架,将六个非礼女孩子的流氓剁去了四肢,不是,是五肢。。死了三个,死缓!”

    “好了,你们去吧。”曲风挥了挥手让八人退下了,八人离开后,曲风才冲着萧雨吼道:“我这八个人其中三个人对电脑的研究不次于你,因为这是他们的伤疤,所以我不想让他们重*旧业,只是负责这里的安全,我再告诉你,我酒吧里还有个神偷,就算他晚上跑到你家把你家搬走你也不会知道,就算把你身上穿的内裤扒下来你也没感觉,就算强jian你你也会在梦中喊爽~~”

    “啪~”曲风正骂着带劲呢,萧雨一巴掌便抽在了脸上,泪如雨下,尖叫道:“你无耻!”

    “是,我是无耻,那又怎么了?”曲风摸了摸脸,语气突然冷了下来,“我的无耻行为就算是救你的报酬吧,我们两清了!”说完之后,便抱着囡囡朝客厅外走去。

    “把孩子还给我!”萧雨悲吼道。

    “等你冷静下来再说吧。”曲风冷冷说了一句,便走出了客厅。

    戴柔四女期间一句话也没敢说,她们是第一次见到曲风如此火爆,在她们的认知中,曲风一直是个贪小财、有些无耻的色狼流氓,对自己这些人都是疼爱有加,有求必应,直到此时,她们才算见识了曲风的火爆,才知道曲风不是没脾气,而是知道疼自己。

    曲风抱着囡囡离开不久,刑利和李澜便到了,察觉出客厅的气氛不对,刑利急忙问道:“老大呢,你们怎么了?”

    林盈将二人拉到一边,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待她一说完,刑利怒视着萧雨,突然对李澜吼道:“让她签字,妈个比的,救人还救错了?早知道还不如让她死了呢!”

    “你少说两句!”李澜斥了刑利一句,走到萧雨身前说道:“在这份笔录上签字吧,我是市局治安处的,那是我老公刑警支队长,负责你家的案子,这份口供是按照曲风的意思编的,你看看还有没有不妥之处。”

    萧雨茫然抬起了头,看了李澜和刑利一眼,淡淡说道:“警官,我要报案,我不需要他的帮助!”

    “报尼玛的大头啊!”刑利一听便在一边跳着脚骂道:“你这白痴女人,还报案?我只要一给立案,立马便有无数杀手去杀你,直到你死为止,真以为你漂亮让老大动心才救你的?要不是我大嫂要老大陪着她去看你家女儿,你就算被剁成肉泥管他何事?还报案?没有老大你有命报案吗?白痴!”

    刑利这句话一下子就把萧雨骂醒了,突然捂着双脸坐在沙发上失声痛哭,她也意识到了,如果不是戴柔和曲风去看自己的女儿,曲风救了自己,别说那软件程序了,自己和女儿非被凌辱而死,死了也不得清白,更别提报案了,那些人绝对不会给自己报案的机会的,在曲风进门之前,一名大汉正准备非礼自己呢,想到这些,又想到曲风和他手下说过的话,她哭了。

    “好了,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李澜制止了刑利,坐在萧雨身边说道:“签个字吧,我们还要给你擦屁股呢,否则潘家不会轻易放过你们母女俩的。”

    萧雨泪眼婆娑地抬起了头,点了点头,在口供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李澜叹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曲风不是那样的人,他手下能人无数,你说他无耻流氓都可以,但不要侮辱他的人格!”说到这里,李澜看着其他四女说道:“以你们现在的身份,也不是能企及曲风的,他疼你们,你们不要恃宠而骄,唉~~真应该让你们见见苏大姐!”说到这里,李澜摇了摇头。

    “三八,走了!”刑利不耐烦地吼道:“有什么好说的,也就是她是女人,否则老子扒了他的皮点天灯!”

    李澜和刑利走了,客厅里变得死寂,没有人说话,都在沉头沉思着,过了好一会,曲风才抱着囡囡回来了,进门就问道:“盈盈,刑利两口子没来吗?我告诉他们来吃饭的。”

    “来了又走了。”林盈答道:“让萧雨姐签了字就走了。”

    “哦。”曲风想到了是什么事,也没多说,便将囡囡交给了戴柔走进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