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尴尬的处境(一更求收藏推荐)

    乌尼莫克车上除了曲风外,还有他的大师兄,“小师弟,我不建议你这么做,潘家在首都虽然不入流,但也不能小觑,那些人不是自称是阴鬼帮的吗?我觉得你应该从阴鬼帮下手,至于然然说的那四个帮派也不见得一定能奏效,你要知道,篦子梳头尚且有疏漏,别说是四个耙子了,华夏地大物博,山川大泽无数,总有疏漏之处,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我懂了。”曲风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潘家如此可恶,不杀难以泄我心头之恨。”

    “关键是你没证据,杀了他们名不正言不顺,反而令其他人难做,尤其是你那个当刑侦支队长的兄弟,说不定会因为你的冲动丢了前程,你三年前闹得那场连累的人还少吗?有多少人从军队转业了,你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一号压着,你那些嫡系早就都被撵到地方部门去了,到时你更难做!”

    “也对,用证据钉死潘家!”曲风恨恨说了一声,“幸亏大师兄提醒,我差点忘了我还得指望潘家帮我找到血蚺的线索呢,一旦线索断了,再找到可就难了。”

    “现在才想起来?”大师兄笑了笑,“我莫琨活了近八十岁了,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只是你一身所学有着天道至理,你却未曾领悟!”

    “还请大师兄指点迷津!”曲风诚恳说道。

    “你学习的佛魔真气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这本身就是一种矛盾,能让你拥有绝强的实力,又让你转瞬间走火入魔而亡,就像一把双刃剑,可生可死,而欢喜禅诀却又应了天地万物相生相克的至理,在帮你调节体内危机的时候,却又让你无法专心对待至爱,虽然说大爱无疆,但这欢喜禅的爱也太博了点,哈哈~~”

    “大师兄的意思是让我凡事要一分为二的看待,遇事先看坏处,然后再看好处,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

    “是的,就像我们下棋,庸者看一步,中手看两步,高手看三步,可国手却能看五步,这就是差距!”莫琨笑着说道。

    “受教了,大师兄!”两人说着话,车便驶进了别墅院中,此时四女已经起来了,看到莫琨来到,纷纷到门口迎接。

    “师祖,你怎么来了?”魏然一把挽住了莫琨的胳膊,嬉笑道:“我正准备去看你呢。”

    “是吗?那师祖可是受宠若惊了,不敢劳你大驾,师祖来看你了。”莫琨板着脸说道。

    “切~~又装,你会板脸吗?”魏然轻轻揪了一下莫琨的胡子叫道。

    “然然,给你!”曲风将乌尼莫克的车钥匙交给了魏然,“你和大师兄今天就走,你不是一直惦记着我的车嘛,开车回去吧,放到中转站。”

    “哟,这次怎么这么大方?是不是觉得有个绝世高手在,你的车被打劫不了啊?”魏然撇嘴说道。

    “就是这意思,早去早回。”

    “知道了。”魏然脆声答应。

    莫琨笑了笑,冲着林薇招了招手,林薇慢慢走了过来,没办法,她还没学会跑呢,总得适应几天,“让我看看你的情况,你的二师姐医术比我还高,这次回去正好帮你问问。”说着便伸出手指搭在了林薇的脉门之上。

    “比我想象中要好多了。”莫琨笑了笑,对这一帮年轻人自然不能口无遮拦,扭头对曲风说道:“我和然然这就走了。”

    “嗯。”曲风点了点头,对魏然说道:“然然,你告诉你太师祖,就说我忙的要死,没时间管理师门事务,要他另选高明。”说着还冲着魏然使了个眼色,指了指莫琨,魏然含笑点头。

    魏然开车和莫琨离开了,等曲风送二人回来,戴柔已经将少妇和囡囡介绍给了三女,见到曲风进来,急忙说道:“风,快来,我介绍萧雨给你认识!”

    “萧雨是吧?知道了。”曲风淡淡说了一句,指了指楼上的卧室,“让她先住楼上吧。”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朝着囡囡伸开了双臂说道:“囡囡,走,叔叔带你出去玩。”

    “好耶~”囡囡挣脱了萧雨的怀抱,跑进了曲风的怀中,曲风抱起囡囡便离开了客厅,走出了小院。

    众人尽皆愕然,都搞不清为什么一个小女孩对曲风一点也不认生,只有萧雨知道原因,看着四女的惊愕之色,只好说道:“曲风在救我们时,提醒囡囡闭眼了,我也只看到了他杀了三个人,场面极其血腥,而囡囡一点也没看到,囡囡在他怀中感到了安全感,这是我给不了她的。”

    四女释然,花芗点头说道:“哥哥就是很好的,对人好得很,一点也没架子。”

    “可我担心他会受到连累,毕竟杀了九个人。”萧雨担心说道。

    “呵呵,他有办法的,不用担心。”戴柔笑了笑,忽然脸上现出一股柔情,轻声说道:“我在酒吧杀了一个调戏我的人,那些人去酒吧闹事时,他眼都没眨一下便杀了十几个,还斩断了一个人的手腕,你就放心吧,该死之人他不会留手,不该死的他也只是教训一顿罢了。”

    “他是什么人?”萧雨惊然问道。

    “我们的男人!”戴柔和林家姐妹齐齐说道,花芗没有说话。

    到了中午,曲风和囡囡回来了,只是两人回来时情景有些搞笑,一辆四轮小摩托上,曲风驾驶着摩托车,囡囡骑在曲风脖子上,抓着曲风的两只耳朵,一路喊着驾驾的声音驶进了客厅,让人忍禁不住。

    “你可真会玩,这么大的个子骑着这么小的车子,你就不怕这车被压爆胎!”林盈没好气地说道。

    “这车两万多呢,买回来给你们玩的,没事练练手,再去考驾照!”曲风驮着囡囡下了车,便欲将囡囡抱下,结果小丫头死活不肯下来,曲风只好拖着她进了厨房。

    “你们都成大爷了,我不在家是不是都得饿死啊?”饭菜上桌后,曲风看着林盈和戴柔斥道。

    “我们做的饭你吃吗?”戴柔嬉笑着问道。

    “吃,谁不吃王八蛋!”曲风张口就答。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囡囡敲着碗喊出了一句,气的萧雨又要打她,巴掌才抬起,囡囡便哭着跑到曲风怀里去了,“叔叔,这话是你说的,然后我就听到妈妈叫了。”

    萧雨的红晕一直到了脖子根,戴柔曲风恨声骂道:“大色狼,那种情况下你也揩油吃豆腐啊?”

    林盈却是促狭一笑,看着曲风问道:“色狼本质不减啊,没有再挨两个耳光吧?”

    “切~~你以为人人都像柔儿那么彪悍吗?”曲风撇嘴说着,夹了一口菜喂进了囡囡嘴里,正色说道:“孩子在这里呢,你们别把孩子教坏了。”说着,脸上竟然涌现出一片光辉。

    林盈眼珠子一转,看着囡囡问道:“囡囡,叔叔给你做爸爸好不好?”

    “爸爸是做什么的?”囡囡眨着大眼睛好奇问道:“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接送,就我没有,爸爸是不是每天接我上下幼儿园的?”

    “对啊,那你要不要呢?”林盈诱惑问道。

    “不要~”囡囡摇头说着,指了指萧雨,“跟妈妈么睡觉了才能做我爸爸的,嘻嘻,其实我知道爸爸的意思的,就是跟妈妈一块睡觉的叔叔!”

    “哈哈哈哈~~”四女被这句话逗得喷笑不已,最为含蓄的花芗直接笑喷饭了,萧雨的脸更红了,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坐在座位上也显得局促不安。

    “好了,囡囡好好吃饭了,叔叔要忙了。”曲风将囡囡放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抱起了林薇朝卧室走去。

    囡囡见状叫道:“叔叔好羞,大白天就和阿姨睡觉!”说着还对着曲风做了个鬼脸,曲风差一点撞到门框上,回头怒吼道:“以后都在囡囡面前少说成人话题,小丫头片子,雷死我算了。”

    大小女人这才开始正儿八经的吃饭,吃完饭后,林盈和戴柔收拾完毕,萧雨坐在沙发上和花芗闲聊,当她看到曲风抱着林薇从卧室走进浴室后,脸又红了,看着花芗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薇薇姐以前是高度瘫痪,哥哥每天都要给她施针三次,每次都是这样抱来抱去。”

    “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林盈和戴柔就不吃醋?”

    “不啊,薇薇姐和盈盈姐都是一块伺候哥哥的,柔柔姐拉着我也要加入,只是我。。。我不好意思答应!”花芗娇羞地说道。

    “靠,真*!”萧雨爆了句粗口。

    “她们三个都不行的。”花芗小声说道:“哥哥能折腾她三个一晚上。”

    “呃~~”萧雨看了一眼在旁边玩着平板电脑的囡囡一眼,说道:“太夸张了吧?”

    戴柔和林盈将卧室内收拾完毕,洗手也坐到了沙发上,此时曲风才抱着林薇出了浴室,为其穿上一套衣裙,林薇显得更加光彩照人,拉着她回到客厅,看着空空如也的饭桌,悲吼道:“我的饭呢?我还没吃呢!”

    几女愕然,这才想起曲风的确一口菜也没吃,齐齐现出了羞愧之色,林盈站起来内疚说道:“我去给你做点。”

    “算了吧,晚上一块吃吧。”曲风幽怨地看了几女一眼,哀声走出了客厅,一个小尾巴当即便跟了上去,也许是在自己惊恐之时遇到了曲风,囡囡看到曲风要出去便跟了上去。

    一大一小开车离开了,下午才回来,买回来一大堆东西,曲风指着那堆东西说道:“衣服自己挑,你们身材都差不多。”说着对萧雨说道:“你在这里住几天吧,晚上有个警察来给你录笔供,内容不用你管,你签字就行。”

    说完之后将一个大包提了出来,“这是给囡囡买的。”然后又提出一个大包,“这是花芗的,其余的你们看着自己拿吧。”

    “曲风,我想和你商量件事。”萧雨开口说道。

    “说吧。”

    “囡囡晚上估计不会找我了,你能不能哄着她睡觉?”萧雨看着囡囡叹了口气说道。

    “行,你什么时候兑现诺言?”

    “你。。。”萧雨顿时气结了,嗫嚅了好半天才说道:“一晚上三个大美女伺候你还不够?”

    “也许就差你一个了。”曲风吹着口哨无耻说道。

    “我同意!”囡囡举着小手说道:“我跟着叔叔睡,所以妈妈也得跟着叔叔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