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林薇的变化(一更求收藏推荐)

    “你又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呢?”戴柔的声音在楼梯上响起,然后光着脚丫走了下来,拿起茶几上的烟便点燃了一根,接着塞进了曲风口中,“以后戒烟,不抽了!”

    曲风愕然看了戴柔一会,这才开口问道:“你说的那个小女孩的妈妈是怎么回事?”

    “没结婚前是红客联盟的,她老公是留学归来的博士,比她大十岁,电脑奇才,只是学的是金融,他发现了很多金融市场的漏洞,便编纂了一套分析程序,本意只是分析金融市场的数据炒股,却不料被我那个朋友发现了这个软件的新用途,便在丈夫去世后加进了一些自己设想,让其变得更加完美,她的本意是献给国家,但是还不成熟,想试验一下再说,正好我和然然在楼上闲聊时说到了情报信息这点,我就想起她了。”

    “晕~~不搭边。”曲风一拍脑门说道。

    “笨蛋,她是电脑黑客,还说不搭边?”戴柔尖声叫道:“只要你能说服她,什么样的情报得不到?那些豪门家族谁家不是电脑管账?只要得到这些数据,用那软件一分析,什么猫腻看不到?要是没有那软件,在你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就算你的透视眼变成搓搓眼也分析不出来什么!”

    “哦,也有点道理!”曲风仍然不感冒。

    “不管你了!”戴柔愤愤说了一声,看着露在外面的虬龙,看着魏然问道:“然然,这东西好吃吗?”

    “你试试就知道。”魏然笑了笑,“你们玩吧,我回房再睡会。”说着便上楼去了。

    戴柔呆了呆,闭着眼睛*了虬龙,然后抬起了头,吧唧着嘴巴,“没什么特别的啊,怎么她们都这么喜欢吃呢?”

    “你问我我问谁啊?”曲风好笑地看着她,“不过我很舒服!”

    “哦,原来是因为你舒服她们才吃啊?”戴柔点了点头,又低下了头,不多时自己便娇喘吁吁了,吐出来,娇声说道:“我也要你吃我的。”

    “我们来点实际的吧?”曲风笑着说道。

    “好~”戴柔干脆的很,抬腿便脱下了内内,劈腿坐在了曲风的腿上,在虬龙上摩擦了几下,便缓缓吞了进去,“还真的疼,亲亲我,疼的没水了~”

    两人热吻在一起,戴柔的野性再一次显现,感觉差不多了翘臀一沉,便一坐到底,紧接着便死死咬住了曲风的舌头,曲风只感觉层层肉壁褶皱一层层向自己的虬龙包围而来。

    好半天,戴柔才松开了口,“好充实啊~真热~”

    “呵呵,你的玉门漂亮,里面更舒服,不愧是十大名器中的六面埋伏,换个人还真满足不了你呢。”说着便闭上了双眼,欢喜禅诀默默运行了起来,一阵奇异的蠕动在戴柔体内有韵律地钻行,强烈的刺激让曲风的欢喜禅诀运行的越来越快!

    戴柔受到这种刺激,也不禁闭上了双眼,自己也不起伏,只是紧紧靠在大腿上,让两人的结合更加紧密,逐渐的,舒适感一阵阵传来,玉门一松,率先泄身了,后面便开始尖声欢叫,那声音比林家姐妹可要激烈多了,吵得魏然用枕头捂住了耳朵,口中一个劲骂着狗那女!

    “姐姐,那事有这么舒服吗?柔姐姐叫得好夸张啊。”花芗开口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又没享受过!”魏然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又将耳朵堵住了,“你想知道自己去试,你风哥哥厉害得很!”

    “老公,好爽!”戴柔娇呼着,下一刻,曲风便抱着她走进了林家姐妹的卧室,他现在感到欢喜禅诀越来越快,也是即将突破的迹象,“柔柔,一会不给你了,我的心诀即将突破到问心境,出来的精华对薇薇的病给她好不好?”

    “嗯。”戴柔双腿盘在曲风腰际,娇呼不已。

    看到曲风抱着戴柔进来,林盈急忙将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将戴柔放好后,曲风又冲刺了一会,待戴柔身体软下来之后,这才刺入了林薇体内,将一股散发着庄严气息的热流送进了林伟体内,紧接着拔了出来,再次进入了戴柔体内,完成了一次巅峰之旅!

    林薇被热流一烫,双腿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以前毫无知觉的双腿此时忽然动了,足足颤抖了三分多钟,这才变缓,戴柔也顾不上欢叫了,斜着身子看着这奇异的一幕,事后才问道:“风,薇薇为什么会这样?你的鲜奶这么有效?”

    “我自小便修炼佛门密宗心法,佛魔心诀的要义便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为了中和我体内的真气,师傅又传了我欢喜禅诀,让我寻找十大名器来提升欢喜禅诀的修为,第一重是昧心境,就是那女之间有身无心,第二重是问心境,到了这一重便能和女人双修,也就是采阴补阳,阴阳互济,感情越深,提升的越快,第三重是清心境,说的便是有心无身,第四重是灵心境,心灵身虚,第五重是魂心境,双修之人达到心意相通,第六重是尘心境,身心回归红尘,此时方为小成,第七重是须心境,须弥芥子,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第八重是禅心境,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第九重是佛心境,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红尘万物是为佛!”

    “那你的佛魔真气怎么回事?”林盈开口问道。

    “佛魔真气是至刚至柔、至阴至阳、至善至恶之气,炼至极处便是混沌之气,师傅说本是鸿蒙老祖传下来的心法,是昆仑一脉的至宝,每个门人都会试炼,却无人能练成,唯独我是个例外,所以我就得传欢喜禅诀~~”

    “我知道了,你虽然练得是佛门心法,走的却是道家路子~”林盈恍然大悟道。

    “傻丫头,道是无言佛是空,大道是一样的,只是证道途径不一样罢了,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不要分得那么清,否则就是自误,明白了吗?”

    林盈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林薇突然一下子自己坐了起来,惊喜地叫道:“老公,我的腰能使上力气了。”说着突然一分双腿,一股腥臭无比的黑色液体便从*流了出来。

    曲风急忙从戴柔体内抽出,抱起林薇便进了浴室,林盈和戴柔不顾腥臭开始收拾打扫。

    浴室中,被清洗干净的林薇哭泣着站在了地上,娇躯颤抖着,泪水不住流下,“老公,我竟然能站立了!”说完之后便扑进了曲风怀中激动地大哭,“我感到自己好幸福~~谢谢你,老公!”

    曲风笑着抱住了林薇,“你该谢谢柔儿的,没有她的名器,我的欢喜禅诀就不能突破,不突破也就没有真佛气息,地阴血毒不会排的这么快的。”

    “可惜我和盈盈不是名器,帮不了你。”林薇哭的更大声了。

    “傻丫头,你们的身体也很特殊,能助我提高佛魔真气的突破,假以时日,等你们修炼出来真气,对我的帮助更大,我们现在出去,让她们看看你的变化!”

    “我不会走!”林薇哭着说道。

    “我扶着你,我家的宝宝该学走路了,哈哈~~”曲风调侃道。

    “去你的~你才小孩子呢。”林薇破泣为笑,站在浴室的地板上,扶着曲风的大手,缓缓迈出了一小步!

    “对,就是这样走,再来一步!”曲风也兴奋地大叫道。

    “我都忘了走路是什么感觉了。”林薇又哭了,在曲风的鼓励下又迈出了另一只脚!

    浴室中的大呼小叫声引来了戴柔和林盈,手中拿着换下来的脏床单的林盈看到这一幕后,手中的床单从手中滑落,渐渐地,她也慢慢瘫坐在了地上,泪水如雨而下,好半天才哭喊出声,“爸妈,你们看到了吗?姐姐站起来了,姐姐能走路了~~哇~~”

    哭声中有悲痛,有激动,有欣慰,更多的是解脱,多少年了,她一直充当着姐姐保护者的角色,幼儿园、小学、直到姐姐大了才没有继续上学,可她一放学就会第一时间赶回家陪伴姐姐,将自己学到的课堂知识讲给姐姐听,她永远忘不了,她花了半天工夫才将姐姐背上八楼,也忘不了那些骗她说会照顾姐姐的男人调戏她的事情,也忘不了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日子,家里买的最多的东西就是卫生纸、尿不湿和洗衣粉!

    林薇看到林盈的样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曲风的搀扶,紧走几步走到了林盈身边,也坐在了地上,抱着林盈大哭出声。

    “姐姐。。。”林盈紧紧抱住了林薇,两女互相拥着痛哭出声。

    戴柔也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将地上的床单扔进了洗衣机,悄悄关上了浴室门,又跑到卧室拿了块毛毯盖在了林薇身上,自己偎依进曲风怀中,看着地上痛哭的姐妹俩,轻声问道:“风,这就是幸福吧?”

    “也许吧,她俩受的苦太多了。”曲风搂紧了柳腰轻轻答道。

    魏然和花芗也被姐妹俩的哭声惊醒,冲了下来,问明情况后,两女也陪着姐妹俩一起流泪,姐妹俩哭了很久很久,嗓子都哭哑了,慢慢止住了哭声,林盈扶着林薇站了起来,“姐姐,我扶着你走。”声音嘶哑得旁人都没听清楚。

    魏然和花芗欲要上前搀扶,却被曲风拦住了,冲她俩摇了摇头,两女若有所悟点了点头,看着两女互相搀扶着走进了卧室,房门也被关死了!

    “啊~”花芗突然尖叫一声,捂着脸朝楼上卧室跑去,魏然低头看了虬龙一眼,啐道:“这丫头一惊一乍的,又不是没吃过,至于嘛。”说着也扭着美臀上楼去了,风姿卓然,引得曲风舔了舔嘴唇,抱起了戴柔!

    “还来?!”戴柔惊惧问道:“你是人还是牲口?”